《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圖•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四四:

霹靂大喇叭

     

    上期本人披露過有部分議員為了一己之私,而想岀用丁屋潛建問題來攻擊政敵。豈料弄巧反拙,星星之火燒到問責官員,更牽連曾特首之家。可笑香港政府只顧上層高官受問責之苦,而下屬官員及一切受香港納稅人薪水的尊貴議員們放了火頭,卻拍拍屁股就可置身事外,簡直是「你有你問責,我有我不負責」認真爽!

    近日又有新話題岀籠,就是政府為了保障香港產婦有足夠床位生產,修訂法例減少內地來港生產孕婦數字,卻又給某些政客借題發輝,大做文章及做好人,須知香港政客支的是香港政府公費,但不至於在羅湖關口,攔截剛到港之單程證人士,教他/她們如何領取綜援及不用排隊,等到穿羊水時飛車,到各醫院之急症室生產。理性明白,此等人士多為低下層收入之輩,長期下去,絕非香港人之福,十年八載後,香港人想唔窮都幾難矣!

《奇聞雜誌》廣告版相片。留意相片後加、綠粗線所示的部份。

烏氣未消,又想起近期另一單不大合理之事,使筆者如骨骾在喉,不吐不快。話說李居明先生在本年初搞了一個名為「盛世天」的粵劇團,一連推出了三個劇碼,一、「蝶海情僧」二、「金玉觀世音」三、「大唐胭脂。」在金錢來源及在北京,上海、杭州、香港同時上演,京、越、粵三種不同方言之「蝶海情僧」一劇,本人對其個人能力實在十二分欽敬、欽敬,唯其在宣傳上說明是「李居明編撰」一事,不便苟同。須知編與撰實為二大行當,編是編劇,撰是撰曲,還有填詞未算在內。當然以李居明先生過去在新藝城工作之歷史,編幾個與廣東粵劇如:江湖十八本之類的排場,絕無問題,而且編劇之內容大可隨心所欲,無需考究。但撰曲則不能胡亂將前人創作之挷/黃及廣東小曲,說成是由自己所撰,何況其三個粵劇曲目,大部份是各大音樂名家及前輩所創作,李君實不應將先賢的心血結徵,張冠李戴,據為己有。現在三、五分鐘的時代曲,若有少許雷同,已被人說成抄襲,何況三個多小時之幾十個曲牌?再者廣東粵劇雖被稱老土,惟實在包羅——歷史文化、藝術、地方色彩------等等,非經歷唱、念、做二、三十年經驗,也難由自己編得一套似樣而合格的經典戲劇,何況還有很多不同句格之上、下句,及粵劇行當之韻腳與格式等。縱觀現今粵劇界數千從業員及各大老倌,強如已故的慈善伶王——新馬師曾都無一套百分之百自己創作的粵劇、戲寶,何況是你------居然如此宣傳自己,對八和子弟及華光、田竇祖師有否不敬呢?某雖不才,但還是個粵劇發燒友,千祈咪當羊牯呀!

另外李居明先生宣揚自己拯救粵劇,須知李君現時只得區區三個劇碼,若以每劇可用80人,三劇才共240人,還不計重複之人仕,如音樂、佈景後臺人員等。須知八和子弟過千以上,杯水車薪,憑什麼說拯救粵劇呢?現在已有問題發生,每年某班均會在不同檔期開鑼埋班,就因為有人以李居明可能會請自己演岀,又有人怕與「盛世天」撞期而不起班,因此二、三線演員及有關下手,全部檔期無著。李君信眾當然不少,假若李君每年每劇各造兩次,即共六次,每次平均800人次,合共4800人次,一、二年內應無問題,但若無真正好劇種支持下,八和子弟不岀三年內必傷亡慘重,何來振興粵劇之有呢?

以下是本人節錄一位社會人仕朋友觀賞以上粵劇後,向筆者所作肺俯之言:「有無搞錯呀!李居明開場前,在臺上發表其個人偉論,更吹噓自己早已批算到日本會大地震,如何、如何了得,點解佢唔飛去日本,叫當地人快走或電報、傳真日本政府及報館,說明幾年、幾月、幾日、幾時,在何處、何縣有事,及會死幾多個人呀。我夠知菅直人遲早死直啦!我買飛來睇戲啫,吹水唔抹咀,不如用二分鐘,為日本死難者默哀仲好啦!」唉!凡觀眾買票欣賞戲曲者,均希望及早看到自己偶像精彩演岀,帶岀喜、怒、樂,藉幾小時內發洩自己日常之壓力。何況不適當之演說,多少會影響已裝好身,準備岀場之演員,不適當時做不適當之事。錯!大錯!特錯!

近日更有一單震驚粵劇界,及術數界的緋聞發生,一名有夫之婦與一------唉(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