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心驚膽跳說降頭


  

    我曾經去過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做報館編輯,來來去去十多年。香港人叫那邊是南洋,老婆很擔心,因為她聽到姨媽姑姐說,南洋的女人會落降頭。


    據說降頭是這樣的:以前唐山男人去南洋打工,與當地女子相好。若干時日之後,唐山男人鳥倦知還,行前許下諾言,何時回來重聚。豈料該男人返回故土之後,便把諾言置諸腦後,不作崔護重來。豈料就在約定時日之後,該男人的健康竟然發生某種變化,這就是中了降頭。中了降頭的人,若不立即返回南洋與該女子相聚,施術解除降頭,那就可能性命不保。降頭又稱為「蠱」,撲朔迷離,連最新醫術也治不了,怪不得許多人「聞蠱色變」!

    偶閱王亭之著的《方術紀異》,他說有一個女徒弟就在南洋中過招,王亭之懷疑她曾經與人結怨。據那女徒弟說,是吃了人家的月餅就出事,第二天起床照鏡嚇餐死。滿面金粉,每個毛孔都給一粒金粉堵住,洗不去也擦不掉,弄到本人幾乎想自殺。後來她去北京請到高人來解降,雖稍遏止惡化,但情況亦時好時壞。

    當時王亭之住在夏威夷,遇到一位大馬來的高人,便以此事向他請教。這位高人問清楚情況之後,便說這只是小降頭而已。因為巫師替人下降,必會問清恩怨,若覺得對方並無大過,便只下些小降頭來嚇嚇人。這些降不會要命,但會使人不安。過些時日,降頭便會自動消失,那就是懲罰已經完了。果然過了不久,那個女徒弟面上的金粉陸續褪去,恢復了本來面貌。


    我在南洋十多年,雖然時常聽到人家講述降頭的事,但還未曾親眼看見過。郤料不到,反而在香港見過降頭的受害者。雖已事隔多年,仍然印象深刻。


    那時候,越南西貢(現在是胡志明巿)的堤岸,是華人聚居的地方,當地戲院放映香港影片,還不時有香港明星去登台。張英才和林鳯去過那邊登台,戲院老闆的千金趙小姐郤看中了阿才,時常來香港探望。他們在客地登台時,趙小姐十分熱情招待,如今遠客來訪,投桃報李,阿才不能不盡東道主之誼。

    趙小姐長得很漂亮,性格外向,由於生長在富貴家庭,未免有些嬌生放縱。可能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每逢趙小姐的約會,阿才都找到一大班好友來湊興,設法不讓自己與趙小姐單獨相處,避免讕言誑語(那時還沒有狗仔隊)。

    當時我替邵氏拍過兩部粵語片,是寫《傻人捉賊》、《天山猿女》的劇本和做副導演,與阿才很談得來。後來他約滿出來,因為在邵氏蹲了八年,對外邊的環境全不熟識。由我穿針引線,他為嶺光拍了《大丈夫日記》(我是宣傳),為仙鶴港聯拍了《碧血金釵》(我是製片)。電影圈向來是一窩蜂的,看見阿才那麼搶手,都爭著請他拍戲,阿才收片酬收到手軟。所以阿才和我,就像北京人所說的,是「鐵桿兒」兄弟。

    接待趙小姐的大夥兒中,當然少不了我。我覺得她這個人很好,就是愛錯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但又不能對她坦白說明。後來聽說趙小姐進了瑪利醫院,我和大夥兒去探望。


    在病房堥ㄗ儢砟p姐,我們都大吃一驚,因為她的頭顱拉長了一半有多,像個長形冬瓜一樣。除了顏容改變之外,她是一切如常,仍然笑容滿臉的招呼我們,有說有笑。我們暗地婺葥摀音蛬砟p姐從越南同來的女傭,據說她兩代都在趙家打工。她說趙小姐是中了降頭,因為她在越南已經訂了婚,趙家懷疑未婚夫因為惱恨趙小姐移情別向,找來降頭師痛下毒手。

    我們又問,趙小姐是否知道自己的顏容已有改變。女傭也覺得出奇,因為趙小姐每天早上都是自己梳頭,竟然不覺得自己的顏容有所改變。可能她在鏡中看到的自己,仍然是以前的容貎。


    趙小姐不久便香消玉殞,我們大夥兒都去行禮,阿才因為身份尷尬,吩咐我們代上一柱香,暗禀一聲。趙小姐的未婚夫在靈堂上,哭昏了幾次。這個青年一表人才,若說是他落降頭下毒手,這個說法在我們心埵麻I動搖。

    這是我親眼見過的一個降頭受害者,真是十分可怕!如今回憶起來,仍然是心驚膽跳。(本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