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黑虎、金字塔、烏龍

   

        一隻暴佞貪吝的純種黑虎,黑到血都是黑的(心自然也就隨之而黑了),蜷縮在陰濕的隧洞堙A餓眼閃爍著貪婪的凶光,躍躍欲試地望著外面飄落著的初冬雪糝。即將步塵而來的黑兔還在母胎媊躟囍a擺動著未能豐全的胎身,母兔懶懶的挪動著笨重的身軀,彳亍的跟在黑虎後面爬行……。  

    一聲冬天少有的驚雷,帶著微弱的閃電,劃破了沉悶的雪空。雷聲過後,在閃電的餘輝媔穠篕庰菑@座海市蜃樓般的土坯塔沖出洞穴,騰空顯懸在灰黑色的夜幕中,漸漸地……漸漸地清晰起來……。

 

    黑虎俯視著大地,口中不時發出令生命不寒而慄嘶嘶的怪叫。它圓睜著充滿黑色血絲的努睛,尋覓著可以為土坯塔築基添彩的獵物——欲以土坯塔的添彩來獲取自身依附的光環。

 

    忽然,一道金光刺痛了黑虎眼睛,乜斜一瞅,黑虎頓時心血來潮。呵,來了!循目望去,金光源發自悠悠古城的上空,厚重的無與倫比,這是一群金身聚合古往今來的強光。黑虎撲將過去,以其狡佞、溫柔的兇猛折磨了金光的光刺,金光順從地附著在土坯塔的外表。頓時,土坯塔的金光四射,成了名符其實的金字塔,在灼灼的日光下更顯得錚亮。那亮,咄咄逼人!金字塔的光環照耀在天空,與日競輝。吸引且折服了天下無數以趨利為目的的崇拜者。於是乎,那些被金字塔光環誘惑,只望見金光而忘記了這塔仍是海市蜃樓的土坯質的崇拜者蜂擁而上,設身處地的為金字塔再添光彩(其實,更重要的是想借助金字塔的金光來光大自己)。金字塔更亮了,更輝煌了!而崇拜者們也借重金字塔的光彩光彩起來,土坯在金光的籠罩媔}始臃腫了……金字塔就像一快膿包欲鼓的瘡搖搖欲墜在渺茫的天空。而黑虎卻昏昏然地全然不知(本性所致),依舊是舞盡渾身的解數如滾雪球似的打著滾,招搖著崇拜者……。

 

    正在黑虎得意忘形的時候,一條血管堿y淌著鮮紅血液的烏龍在宇宙中逐漸生成。正在烏龍成形的時候,巧遇了口銜金字塔的黑虎。龍睛堿M出了黑虎的純種——黑血,乃至黑心。紅血的烏龍怒從心中生,義在角上起,欲奪取金字塔,剝其金衣,露其土坯,還原其性,以敗其欺。但見龍雲風虎,太空爭鬥而起。黑虎興黑風,烏龍起烏雲,如黑龍江的巨浪翻滾在太空。霎時間,天昏昏,地暗暗,四方六合皆混亂……。

 

    突然,烏龍一聲震天吼,不知從哪里喚出無數小青龍前來助戰。刹那間,雲頭驟聚,黑風消氣,只見黑虎惟有招架之比劃,沒有還擊之鬥力。黑虎自恨怎麼沒生三頭六臂……黑虎因種太純,不能旁生,只好孤軍奮戰。眼見得體力不支,只好把金字塔從口中戀戀不捨地拋出,墜落在地球上摔了個粉碎,海市蜃樓頓時化為烏有。金衣被崩成無數散落的金星,墜入泥土而不知所蹤——金終歸土,乃金原性。而土坯塔也隨之粉碎的與沙土無異了——假的就是假的。此時,只剩下苟延殘喘的純種黑虎,在那堬晴C睜地看著金字塔的粉碎,還欲奮爭。烏龍憐其是條生命,不欲再迫,遂逼其遁之,自生自滅去吧……。

 

    這是一則將會發生在此後的八運堙A且是近幾年的一個預言……。

 

    “假的就是假的,偽裝應當剝去。”這時,筆者忽然想起了毛澤東曾經說過的這句話。

(本篇完,執筆於2011年8月21日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