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訪李傳倫大師談堪輿及道術

 

    有關玄術會的種種,正如上月本文所述,劇情仍然不斷推展。這個月內,不斷有業內猛人加入Facebook有關群組,追蹤事情發展或發言,但內容有時離了題,變了爆不同師傅的「醜聞」

Facebook群組——抵抗惡勢力入侵玄學界!——肥皂過肥皂劇   

    而玄術會其中一鋒頭分子,被指立場一時一樣,及疑似屬二五,在疑似和頭飯局後,因言論驚人被眾人圍攻。後Facebook有關群組出現疑似洗版、疑似欺凌事件,兩張棺材照片更加強火藥味。原來是有人大言不慚,甚至自言幫中聯辦辦事,又謂自己被派往某人身邊當特務,搜集罪證,肥皂過肥皂劇!乜特務唔係要有咁口密得咁口密的嗎?竟然在十多行家面前自爆?誰當他的主子,誰注定倒一世的霉了。

    接下來,有人要求某人道歉,有欲當和事佬者亦忍無可忍爆某人的瘋顛說話。結果事情急轉彎,有人剷去留言,否認洗版,否認自認幫中聯辦辦事,謂不認識當和事佬者。又自稱是受害人,謂遭網上欺凌想報警,卻又表示想低調處理。

    其實有時想想,眾位師傅再理會如斯一個疑似知覺失調,或扮知覺失調的人間極品,是否浪費了精力及時間?有人講大咗、玩大咗,噏得出就噏,已經引起了各方注視,此人再欲宮折桂,路,只會愈來愈難行吧!

    此Facebook群組叫甚麼? 抵抗惡勢力入侵玄學界!  是也。群組是公開的,只要是Facebook成員都可瀏覽。

香港《爽報》灑鹽花,施永青不了解黎智英

    若論月內最受街坊議論的事情,相信香港《爽報》的出版必佔一個很高的位置。鬼咩,免費喎,情色喎,伍十萬份喎,其後更出一佰萬份喎,你想唔被告知都很難啦!話時話,筆者於本年8月10日,曾在faceook 自己的wall這樣寫著:

    「施老闆的分析。我的看法有點不同,可能真是台灣《爽報》的香港版,少少鹹,多多脆,香港的免費報都未有風月版,必爆!但要派到50萬份,此路又不通,可能會是《蘋果動新聞》的印刷版!」

    為何「此路又不通」,恐怕被杯葛也,現在已出現這種勢頭。香港《爽報》出版後,證實是以上所述的結合版。

    咁,究竟中原地產兼免費報章「am730」老闆施永青說了甚麼。施老闆在當日該報C觀點《蘋果為何辦免費報》最後一段這樣寫著:「台灣的爽報(也是黎智英先生辦的)是一份大眾化小報,曾以大幅少穿衣服的美女照片作招徠。香港的爽報肩負政治任務,應該不會行這條路線吧!不明白為何黎智英先生還要沿用這個已經蒙有成見的名字。」

    對免費報章的生態環境,施老闆一定比筆者知道得更多,他的見識也是筆者望塵莫及的。唯一比施老闆優勝的是:筆者屬局外人。而根據以往對肥佬黎的觀察,好聽的,佢冇包袱行事不顧細行。不好聽的,佢係乜都夠膽死,也可以去得很盡。君不見此君曾膽粗到在家中養熊,又明知鄭經翰必計較,竟敢偽造對方臉部傷勢,作封面銷書。作為一個 天主教徒,他又任由旗下報章在台灣大灑鹽花。business is business,他骨子裡是個徹頭徹尾的生意人,為達目的,佢會不惜一切。

你與XXX有仇乎?

    基於同樣道理,筆者一開始即對玄術會的始創人很有看法。致使某多年朋友也在給筆者的電郵中大致這樣寫著:有人問我,你是否與XXX有仇?

    唉,點會有仇啫!筆者與任何圈內人都無私怨,是朋友看扁了我吧!之所以一開始即察覺有問題,原因是夠八,其實類似運作在好些非牟利機構或慈善團體中一直存在,只是遠較低調而已。而且筆者是局外人,並無任何希企或幻想,站得遠些,故看得清楚一點吧!

嗇色園有心無錢莫進來?

    最近嗇色園黃大仙祠公開招募男會員。申請者要參與面試及特定課程,獲該園「會員招募委員會」取錄後,必須參與該園之入道儀式,才能成為普宜壇的道長,日後可在該園從事義務工作。各位有興趣申請嗎?唔好咁快答覆,皆因有心有力也是不夠的,還要口袋裡有閒錢才成。要多少錢?入會費盛惠港幣三萬元正,並要繳年費,現在年費港幣六百元正。

   吓,咁貴?唔貴囉,做東華三院總理咪仲貴!你唔知咩,隨緣樂助在嗇色園已經唔興好耐了。在元辰殿壓太歲已經好貴,要做事義務工作嘛,你的勞力不值錢,正所謂有心有力但無錢的,莫進來。嗇色園現在搞成咁,唔知神仙會否被激走呢可?

李居明的信徒,你們醒未?

    最新消息,前電台名DJ「慢必」(陳志全),將代表民建聯參選區議會。吓,咁快?還記得在9月初出版的第1122期《壹周刊》,A Book《非常人語》內刊登了一篇人物專訪:《百轉千迴又相逢 快必 慢必》(撰文:陳偉超、阮淑賢)。當筆者看到以下有關「慢必」(陳志全)提及其師傅李居明的文字時,很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連李居明也少見了。「有次跟師傅談六四,他從佛學維穩角度看,認為(鎮壓)是需要,聽後我心裡很不舒服。」他寫了封信反駁師傅,終沒勇氣寄出。

    在大陸建寺廟那段日子,慢必要去人民大會堂跟統戰部開會,和前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食飯打關係。「開會其實是聽演講,他們說社會主義發展到極致,謀事在人成事亦在人,宗教已沒必要存在。佛教講和諧,佛教徒信因果,不會示威遊行,是很好的河蟹工具,所以胡錦濤也出席世界佛教論壇。

    「唐朝時期密宗傳到日本,不少祖師都是為日皇服務。密宗相信若信仰度了領導人,便是國家最大得益。其實過程中誰度誰也不知,對方也借你來包裝。」他不趟這渾水:「我是為眾生服務,不是為皇室服務。」


    如果撰文者冇寫錯,「慢必」沒講錯,唉!李居明的信徒,你們醒未?

    寫此文之際,電台又傳來蓋鳴輝宣傳李居明新劇《聊齋驚夢》的廣告,國慶日開賣,有綽頭!相信正式公演之日,也很可能就是李氏運程書出版之時吧!不愧前宣傳大員。只不知該新劇的劇本又會引起甚麼反應了。
 

▲訪李傳倫大師談堪輿及道術

    今次之所以走訪李傳倫大師,乃屬機緣巧合。事緣上月翁寶長師傅欲在《新玄機》撰文闡述他的師徒關係及傳承,其後致電欲找筆者代筆或以採訪形式出之。但由於真的分身不暇,且牽涉人物眾多,實不願因萬一出現的手民之誤捲入漩渦,不得已推卻了。及後得見翁師傅的鴻文,洋洋灑灑數千字,一是耗竭心力,一是對己要求極高,之前乃屬謙虛之詞而已。

    及後某天工作期間,有相熟的陳子健師傅發來短訊,謂約了翁師傅午膳,問筆者會否也往一敘。辦完事剛好尚有時間,遂匆匆前往,欲當面向翁師傅表達歉意也。茶敘期間,翁師傅提及其師李傳倫,筆者因剛好帶了錄音器材,遂請翁師傅轉達欲一訪之意。難得李大師爽快應允,飯後遂一起驅車過訪。

李傳倫大師對平板電腦很感興趣,追問翁寶長師傅有關事宜。煙也吃得厲害,幾乎煙駁煙。

    眼前的李大師,精神不錯,反應敏銳,說話更新是連珠爆發,加上濃厚的浙江口音,筆者沒法聽得一清二楚,故要勞煩翁師傅在旁翻譯及補充。

    據李傳倫大師表示,他現年八十一歲,學問由父親所傳,而他自己早已青出於藍。1949年由浙江來港後繼續以此為業。他自言以三元派風水營生,另一身份則是茅山弟子,但他說只用道術來為人免費醫病,連紅包也不收。他用的是暗符,有別於寫於黃紙上的明符。他的暗符是用劍指寫的,結構和步驟與明符沒有分別,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他又擅長飛符,近至香港各醫院,遠至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飛符醫病。他謂現今坊間很多謂懂飛符者,其實只知其中部分,步驟已不完整。

    李大師又說凡三茅(上、中、下茅)弟子,要在貧(不富)夭(早死、傷殘)孤(無後代)中任選一樣。而他們這一派的門規是不能用法收錢的。茅山下另有破衣教一派,弟子穿的衣服必要是有破損的。至於法名中有「法」字者,均屬六壬,入門後上天自會安排要走的路,但一般都無法大富大貴。兩派行的都是道術,即為要達到某些目的而做的某些操作。

    至於法科,是指道教的科儀,是道士依循固定法本進行敬天祭祖、讚星拜斗等儀式。道教派別眾多,包括傳真派、靈寶派、正一派等。傳真派的正式弟子稱為「戒子」,正一派正式弟子需在龍虎山「受籙」。以往道術是道術,法科是法科,是兩碼子事,但現今好些人已刻意將兩者混為一談。

    他又謂雖然正統的道長對「醫卜星相山」各方面都要學習,都要有認識,包括練丹在內。而所謂風水,是指一般的風水,沒有獨特的道教風水或法科風水這回事。

    至於羅庚,李謂是道教的八卦,包含陰陽、天地。羅庚也是預測的工具,36層,層層不同,內中包含了很多資料,可以從中看出很多事情來,包括各年生人的運程。但很多時師只當羅庚為道具,只懂得用之來度坐向,對各層內容不甚了了。

    李謂羅庚只可順時針推動,時師卻拿著左轉右轉,不僅不合法度,更會倒轉乾坤。若屋宅的風水已經不好,影響所及,宅中人會衰上加衰。李謂他出外看風水必帶大小不同的幾個羅庚,配合不同情況使用,而小羅庚因為指針較敏感,可以用來睇鬼(看是否有靈界)。此外,他度坐向,要前,中、後各度一次,若發現出現大差異,此屋宅必較麻煩。另因為對各區街道的坐向已了然於胸,若入屋後度出來的結果相差很大,則心中有數矣。而同一街道,坐向雖大致相同,但因每舖配不同的爻,吉凶可以有很大差別。

    以下是李傳倫大師主動拿出來供我們拍照的部分講義。他說不視自己的講義為秘笈,喜分享,對徒弟毫不保留。(可能因此之故,有幾個近身徒弟把他全套講義,在中、港、台及網上高價出售。李以前曾與眾徒交涉,但他們充耳不聞。其中包括曾被台灣曾子南師傅在港控告侵權的李某在內。)

  

  

 

    至於陰宅方面,李傳倫大師更是鼎鼎大名,可以說是香港現今最老資歷的堪輿大師。經手的墓葬無數,現仍有幾卦山作教材,不時帶學生前往覆墳。而荃灣川龍總數有二百多個金塔之大塚,則是李當年應著名鄉紳、前荃灣區議會主席、前荃灣鄉事委員會主席陳流芳太平紳士之邀,所作的大型墓葬。當時他率眾徒,包括李熾英、馮樣、彭拾麟、陳耀强等一起於半夜操作。

    另有「猛虎下山」古墳,因山龍太惡,後人聘地師重修。第一位地師重修期間逝世了,後來請來當年非常著名的高州三合派大師李子遊重造。李子遊大師定好坐向後又仙遊了,結果由李傳倫接手續造完成。李傳倫指自己當年與李子遊齊名,一三元一三合,而李子遊正是李丞責的阿爺。(筆者當時已感奇怪,李丞責今年四十多歲,李父發文六十歲生李丞責,若李子遊二十歲得子發文,李傳倫與李子遊豈非相距四十年以上?其中是否某些東西被記錯了。後向李丞責求證,原來李子遊的確是其長輩,是其父李發文的堂兄弟也。李丞責印象中小時候見過李傳倫大師,謂李很提攜後輩。)

    陽宅方面,經傳倫大師策劃興造的包括李嘉誠旗下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 (HIT),故李又被稱為李嘉誠御用風水師。而由永惺法師當主持的西方寺,因卦線屬「龜甲空亡」,邀李重修時,被要求全部拆卸重建,至成現狀。

    臨別,筆者就行業認證制度的可行性請教李大師,他說向來不理外邊事情,但斷言認證制度無可能做到,關鍵是應由誰來作評核呢!大家又認為如何?(全篇完)

 

駱思嘉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