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野田上臺,中日有戰

    公元1957520日,一位猶如好鬥的雄性火雞般性格的男子——野田佳彥在日本千葉縣誕生。野田先生是日本軍人的後代,生性強硬,自幼在充滿火藥味的環境堛齯j。他,幾經半個多世紀的命運爭鬥,終於在他55歲的公元20118月脫穎而出,實現了他的宿願,成為日本國第95任首相。這是日本五年來的第6任首相,前五任皆“短命”,被日本民眾戲稱為“冰淇淋首相”,耐不得日子,說融化就化了。野田先生一上臺,國際輿論並不看好。雖然,野田先生將自己比作“能在爛泥中覓食的泥鰍”,以此來顯示自己政治生命力和天生能力的強盛。可是,輿論還是認為他仍難避免成為“日本政治旋轉木馬上掉下來的又一個‘一次性領導人’”。野田的運氣到底如何呢——

    先從面相部位來看(網絡照片難辨氣色),野田先生倒是比剛下臺的菅直人似乎是強一點,無論城郭氣勢,還是五嶽搭配,都好像均稱且朝拱。只是地閣略欠方圓,可也算渾厚有接。他的雙耳廓堅附腦,形闊垂厚。額頭雖方,略欠闊滿,壁立不峻。印堂狹促,雖光不明。雙眼稍含秀潤,神濁但氣定,深厚而帶剛殺之氣。中嶽挺拔,可財庫淺狹圓小,蘭廷遜勢。唇吻厚闊,覆蓋得當,齒遠腔深。法令雙文,深刻明顯廣闊。頸項余皮,略呈燕頷。兩顴本來中停三嶽相當,卻被鬼文劃破,拱托力便顯單薄。再看他的兩頤,表如橘皮……由此面相可說,野田先生性急躁剛暴,機警善辯,氣量狹淺,有怨必報。且能翻雲覆雨,呼聚喝散。他的品行較為方正,誠信有加,意志堅固,爭鬥心強。在現實之日本,能獲得些許人心,主政時間或能超過前五位。只是日本大運衰頹,野田先生有心,力亦不及,任跳閃騰挪,也難有太大建樹。於是,野田先生在顧前難顧後,顧左難顧右,自顧不暇的時候,殺氣本性勃發,轉移矛盾,仿效他尊崇的那些好戰搞侵略的前輩們——向外擴張了——挑起事端,發動戰爭,欲借此緩解日本國內外糾結的各種矛盾。 

    再看看他的生日局勢(時辰不詳): 

      年 月 日

    丁 乙 壬

    酉 巳 辰 

   逆行五歲大運: 

    05  15  25  35  45  55  65

    甲           

    辰             

    野田先生日元壬水,生於巳月,雖不得時,但巳酉會金局,坐下辰水庫,亦應算強。巳因會局,火力變質,丁火柔弱,年月柱人元火亦不旺,巳辰雜氣微薄,只有大水蕩漾波濤肆虐了。幸虧大運己土來屯,又值八運土旺,波濤有壩,不及成災。奪魁主閣,號令天下。但往後流年壬癸甲乙,一路水金旺,決堤之勢,或不可擋。更何況野田先生,傍西方後院失火的金主——疲於奔命的美國,雖難借力,終因美國屬金,又長水勢,實為運氣之不幸。屆時,野田先生運氣環境走背,會如四面楚歌,唯憑其性,心無障礙,或如脫韁驚馬,肆無忌憚,任其狂飆。野田先生決策走險,衝破人性的護欄,如潑天大浪,劈頭蓋臉,哪還顧得上國界的約束,更談不上國際法律的制約,漾漾乎滌蕩無羈,向無辜之國漫延。初現身手,或有小捷,但終因自身運氣的過猶不及和日本國衰運掣肘,任有天大本事,也是無濟於事,非敗不可了。 

    野田耍飆,首指中國,多為海戰。屆時,泱泱華夏非戰不可了。戰端既肇,南海諸醜,緊急呼應,群起跳樑,欲析奪中國於須臾。中國,被逼上戰爭的戰場——一場自東而南,環繞中國近一半國境線鄰國的混戰由此拉開帷幕…… 

    筆者望著地圖上東方的彈丸孤島,仿佛聽到東海彌漫著硝煙翻騰濁浪的咆哮,乃至由此而南引發的環中國國境線的戰亂呼嘯,心潮起伏,想著那由外侮挑起事端,即將興起的硝煙戰火——東海——南海……,筆者默默的祈禱著,為即將崛起的中國加油! 

    令人可喜的是,戰爭——正迎合了世界元運八運的契機,為中國強大崛起開運!戰爭中的中國,在歷經風雲變幻,艱難險阻,荊棘坎坷之後,節節勝利,以強大的民族正義之力,掃平群倭,一戰定局,握圖臨宇,迅即成為主導世界的地球領袖。從此,中國又呈現出周邊“朝貢”般的歷史美景,四海承風,真正步入世界八運為以中國為首的東方騰飛帶來的正途。 

    中國,大踏步地帶領地球人進入東方世界的鴻運美境已為時不遠了! 

(請參閱筆者《即將沒落的日本》、《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即將醒睡的雄獅》等有關中國、日本和世界運氣的其他文章)

(本篇完,執筆於2011年9月18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