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因看相而忘形


  

    近幾年來,我們夫婦好像候鳥一樣,在加拿大與香港之間兩頭飛。


   
最初來到溫哥華,遇到下雪就很高興,覺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個白色世界堙C如今,這種感覺已經消失了,可能因為年老體弱,覺得這堛漸V天實在太冷,加上近幾年已不駕車了,在雪雨連天的日子便很少外出,恍如關閉在有暖氣的籠子堙C所以,每逢冬季來臨,我們便坐十多個鐘頭航機飛去香港,到翌年春回大地時才返回加拿大,重新享受這個北國的無限美景和清新空氣。


   
回到香港,我郤沒有閒著,除了仍然毃電腦寫稿之外,也為人看相,還開辦了掌相研究班。學員都是看了我在網上的文章來報讀的,所以都是知識份子。其中有大學副教授、律師、會計師、警司、銀行職員和企業老闆等等。說句笑話,我看過他們的面相,將來都不會在廟街擺檔替人看相的。他們對中國的相法真的很有興趣,也覺得莫測高深,所以願意花時間和學費來探討這個領域。


   
促使我開辦這個掌相研究班,完全是太太的「一言驚醒夢中人」。她說:「我嫁給你幾十年,看到你對於相學的研究如癡如醉,也積聚了不少心得和經驗,給你看過相的人都說很準。可是,你如今已經幾十歲了,如果有一天雙腳一伸,你的看相學問全都化為烏有,就好像億萬富翁不能把財產帶進棺材一樣,不覺得可惜嗎?」


   
老妻的話說很有道理,因此促成了開辦相法研究班,把我在相學方面有限的學問和研究心得,傳授給對相學有興趣和與相學有緣的人,還希望他們學成之後,更加發揚光大。傳說有些師傅教授徒弟,會留下一兩手,我郤是毫無保留,惟恐有所遺漏。打個比方,就好像要把家財花光,那才去得心媯峈A。


   
老妻以「如癡如醉」來形容我對相學的沉迷,這又是另一個「一言驚醒夢中人」 。因為老妻時常在身邊,我的行為舉止,她確實是最清楚不過。有時在公眾場合,看到一個面貌有某種特徵的人,我會突然目不轉睛的凝望著對方,腦子堣ㄟ悸甄鈰吽A是在找尋對此人命運的判斷。若是那個人是女士,我這樣的注視人家,就會很失儀態。太太知道我有這種毛病,立即在旁邊示意,有時還會拉拉我的衣袖,使我恢復常態,才不致於被人誤會是色狼。


   
有一次,我在吉隆坡《馬來亞通報》工作了一段時期,鳥倦知還,向報社辭職返回香港。同事們為我餞別,在酒樓擺了幾桌,一杯酒一世情,我至今仍然銘感在心頭。可是在這次酒筵上,我的精神有點恍惚,不是因為酒力不勝,而是在筵席上看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是做傳菜的一位女士,看樣子約摸30歲左右。我把她由頭看到腳,還特地逗引她說兩句話,覺得她無論是容貌、舉動、儀態和聲音,都不該做這種粗重的工作,甚至應該加上「淪落」這個形容詞。之後,我便一直偷窺著這位女士,刻意想找尋出她在相法中「淪落」的缺點。可是,始終找不到。


   
酒樓經理過來打招呼,說是我的忠實讀者,尤其是喜歡看我寫的相學風水這類文章。他既然喜歡看這類文章,當然對於相法風水有些認識,便對他說:「我看到你們有一位同事,相貌和工作好像不是很配合……」我的話還未說完,他已經搶著回荅:「我知道你是說誰了。這位同事來了三個月,我的感覺和你一樣。說來慚愧,我到現在還未能找得出答案。」


   
我說:「希望你能找到答案。下次我再來吉隆坡時,你記得告訴我!」我們還煞有介事的握手約定。


   
這晚,經理一直在我旁邊殷勤招待,真是很有面子。其實,那是因為我們對於相學有著共同的興趣,話題說不完,就恍如「酒逢知己千杯少」。


   
有人說,這是職業病。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只承認對於相學有著濃厚興趣。就因為有興趣,於是樣樣留心,隨時隨地會因為看到有些特別的面相,情不自禁的作出探討,便會因為忘形的注視而有失儀態,以致「有失斯文」。(本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