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以往運程書發行商的混帳操作

 

    最近與香港玄學界有關的新聞中,最熱爆的當然首推陳振聰在千億遺產爭奪中敗訴了。陳振聰似乎心有不憤,還不斷透過傳媒為自己開脫。其中一項說法是後悔聽從律師團的建議,公開了與小甜甜的親密關係。他沒有說的,可能是埋怨誤信律師團謂此案有得打的說法。沒有旁人的「指點」和賦予希望,他可能不致走到後期以金錢換取時間、希望拖得多久就多久避免坐牢的境地。無論遺囑是真是假,他如何獲得遺囑,陳振聰自己應該最清楚,天惘恢恢,疏而不漏,他,正是「貪」字得個「貧」的活生生例子。

    此外,另一單以業餘風水師自居者、在有關性罪案中被判入獄事件,也引起坊間廣泛討論。有時想想,真係敢講就有人肯信嗎?看來小學、中學的課程中,要加入神棍防禦術這單元了。民智未開,看來並不只是落後社會的專利啊!

Facebook群組——抵抗惡勢力入侵玄學界!——繼續肥皂過肥皂劇

    短短一月,在香港玄學界捲起千層浪的玄術會事件,又有突破性發展,某曾高調為玄術會調停及發聲的師傅,最近已退出了玄術會。相反,某位一度是反玄術會陣營中的一名悍將,「潛水」一段時間後,竟被發現疑似變了節,在敵對陣容中現出,言笑晏晏。表現得如此朝三暮四,有時又豈可怪外界輕視此界從業員呢?唉!

▲出版行業生態改變, 運程書聲勢大不如前

    未到年尾,運程書又週街都可見到了。在大陸,各大師的「龍年運程」當然有咁早得咁早就出版了。筆者手上有一本六合一版本,扮香港書號和barcode,訂價六十港幣,實售十元人仔。(應該可以更平的,筆者純粹見識,無謂花口水講價也。)

    如果網友心水清一點,不難發覺香港運程書的聲勢,已是一年弱過一年。 以往有名家新運程登場,都是一大「棟」一大「棟」的,現在則變了一小「棟」一小「棟」的。名氣稍遜的,更只是陳列三數本而已。冇辦法,依家地方矜貴,報攤愈縮愈小,加上名家的運程書愈來愈厚,愈來愈重,佔的地方愈來愈多,每日搬來搬去都挺花氣力的呀,乾脆買完再拿出來擺吧!

    其實運程書的經營生態,一如香港其它印刷物(包括雜誌、單行本)的市場,這幾年已起了重大的變化,以下略就所知,湊高興來探討一下。

名家自已打自己, 百萬版稅神話破滅

    早幾年還有名家對傳媒大放厥詞,謂自已收幾多幾多錢版稅,數目之大令人誤以為出版運程書是一條大財路。其實除少數名家外,名氣略遜的師傅,筆者大膽說,近十年來絕大部分都是虧蝕的,分別只是誰蝕得多,誰蝕得少一些而已。

    二、三十年前,因香港娛樂事業不及現在發達,閱讀風氣比現在好得多,加上競爭的師傅少,運程書的銷路曾經很好,發行商更肯包一定數量。現在包銷此調不彈久矣,雖仍有極少數師傅有相熟發行商肯包銷,但數量已大幅減少了。

    所謂百萬版稅,在差不多十年前,或許有一兩個名家在名氣最顛峰期間可能有過,且很可能未計要分擔的推廣成本在內。出版社都有經營成本的,偶然一兩年以高價分紅誘名家過檔省招牌也非不可能,但經年如此等同白做的話,條數計唔掂也!

    更有甚者,現在每年未到年尾,各周刊已找來幾個名家聯合講運程講風水布局,加上網上不斷將這些濃縮版轉載又轉載,名家等同自己打自己。周刊搶走了部分讀者,出版社無從干涉,只好騙自己說當作運程書的宣傳好了。

    名家版稅收入少了,對名家來說,小意思而已,最重要是「谷」名氣,接多幾單大生意已除笨有精。

發行、便利店狂加收費,趕絕小型出版

    名家運程書收入少了,唔傷肝。名氣稍遜者,今年更要面對發行商狂加收費的問題。香港報攤已漸成夕陽行業,面對牌照不斷被收回、面積受嚴格限制,還有免費報紙的衝擊,已沒有多少年輕人肯入行,仍在經營者,很多已經意興闌珊。代之而興的,不受天氣影響、兼且廿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成為愈來愈重要的賣書渠道。便利店集團也深明此理,7-11的入線費這幾年不斷增加,正所謂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成本大增,且不保證你的書陳列得好。要做櫥窗位推廣,或放在特別位置推廣,要另收數萬元起的費用。OK暫時未收入線費(看來離也要收費之期不遠了),但入書很揀擇,好些師傅的運程書被拒之門外。而其櫥窗位及特別位置的推廣費用,也按年不斷提升。

     可能基於發行成本不斷增加,而有些師傅運程書的銷路又過弱,有些報攤發行商這兩三年已拒接新的運程書。另一些則看準師傅想宣傳的心理,當正自己是服務提供者來經營,要徵收多項費用,且開的條件甚辣。有些要收運輸費每本若干;有些要師傅先付數萬元(其中有些應是預繳費用),退書時再按退書數目逐本徵收書價的某個百分比作服務費。付了錢是否可保證書一定能在大小報攤陳列?未必,書印得不多的話,每檔分配不了多少本。愈少書愈容易被塞在角落,或乾脆應酬了發行就算,隨手塞在櫃底,退書時拿出來退掉就是了,不用每日搬出搬入。印多些書又如何?報攤未必肯拿這麼多,可能只堆在發行商的倉裡原封不動,幾個月後又可收師傅錢了。發行商不至如此冇品吧?不知,就算發行硬塞給報攤,報攤如何處置也是未知之數。

    面對種種惡劣環境,眾多師傅如何自處?有些是忍著痛說YES,俾就俾啦!有些是不出版了 ,但要面對外間各種揣測,包括:好唔掂、移咗民、退咗休、轉咗行,年紀大的甚至被以為「走咗」!有些師傅是運程書照印,但印量少些只放自己館裡送給客人及學生,不作公開發行!其實運程書只印刷不發行已不是新鮮事了,但以往一般是國內印的,但隨著國內印刷費不斷提升和人民幣不斷升值,加埋運輸費,現在於國內印刷不會便宜多少了。前幾年知道有師傅印CD代替,成本輕一些吧!

以往發行商的混帳操作

    所謂族大有枯枝,有些發行的行為也蠻特別的啊!筆者也曾親歷兩件事,但先此聲明,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可能有些人、有些公司,現在已經發財立品了。話說很多年前,筆者代某名家處理運程書發行事務,收書後由發行報回來的數字嚇了筆者一跳,書局賣的書數竟比報攤好。那時便利店尚未有這類書賣,而書局和報攤的發行折扣有頗大差異。後來與名家談起,他的運程書以往一直找某出版界名人出版,再經某發行商發出街。後來名家覺得銷售數字有可疑,某年起由自己一手一腳處理,至此恍然自己很可能被人騙了這麼多年。名家妻子謂怪不得他們作此決定後,發行商在他們的寫字樓坐了一整天,不斷哀求希望他們改變主意,更險些兒哭了出來。梗係喇,咁大隻金雞話走就走,唔喊有鬼了!

    是另一發行商的故事。某次因交收期間出誤會,印刷有幾百書送漏了給發行商。翌天補回囑他們發行出去時,他們唯唯諾諾。誰知退書時在他們倉裡發覺那幾百本書竟然原封不動。事實說明,他們的工序只是一次過的,發完一次也就完了,不添、不補、不跟。

    此外,好些師傅因不熟出版事宜,都會淘腰包找製作公司或私人包辦一切。很多年前,有師傅找來某君幫忙,某君拍晒心口謂與某發行商多熟多熟,定可發得好好睇睇,一紙風行云云。其後安排與發行公司高層飯敘時,對方一句咁少書唔夠發喎,講到師傅心雄起來加印了近倍。發行當晚卻週圍都不見書,發行謂全發了出街,可能好好賣卦。師傅仲滿心歡喜……結果賣了多少,筆者不知,只知自此之後再未見該師傅的運程書面世了。

    還有沒有?還有很多,聽說的更多,只是一時三刻說不了這麼多。例如為何明明發行截了退書數,點書時卻又多了退書,此中很可能並非報錯數那麼簡單。扯遠些,書店如何操作整靚盤數,讓高層可以分紅。如何表面開放、 揚言提供銷售平台,實則透過軟釘子控制言論等等。雖並非甚麼牽洩巨大利益的大黑幕,但已足以令筆者對香港出版系統十分失望,這也是筆者雖熟悉行情但不肯輕易出版書籍 、或承接製作書籍生意的原因。既然吃力不討好,又易惹怨懟,性推得就推吧!乘此機會對被筆者推過的師傅,說聲「對不起」,情非得已,有怪莫怪也!(全篇完)

 

駱思嘉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