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本刊編輯室其他文章

編者的話——                                                             文•駱思嘉 

年難得一 讀的花錦大鱔稿

    記得編者在上卷本欄這樣寫著:

    「……現在情況已演變成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估計兩位宣布參選的時間不會相差多於一日,甚或不會多於十五分鐘。……」

    事實果然如此。編者不 是妄自菲薄,但的確並非編者料事如神,因為遊戲必然要這樣玩的。只不過猜不到梁振英團隊如此高招,一早預告宣布正式參選的時間,佔了先機,並預留了時間讓唐英年團隊插隊,讓他們因爬頭而失分。

    一直居 於下風的唐營最近換入幾位高手,戲碼加強了,兩營日後招來招往,應該會更好看。但我等小市民在香港目睹的一切都只是虛花,決定權 只在中央。從走勢看來,只要唐英年在這段期間無大錯失,特首之位已是其囊中之物矣!相信梁振英及其團隊也 諳此理,現在是邊做邊待可乘之機罷了!

    今卷,編者想與大家分享的是剛讀到的一篇很精彩的文章,可稱之為近年難得一 讀的花錦大鱔稿。作者是大名鼎鼎、才氣迫人的蔡東豪(原復生)先生。

    蔡先生在上週五(2011年11月25日)《蘋果日報》其主編的「金融中心」版面「Lunch with the FC」專欄內,發表了一篇很長、佔了整版 位置的文章《我唔同意我唔識做生意  我只係行先人好多步》。題目中的「我」,是即將在自己經營的電台重新開咪的「大班」鄭經翰先生。

    編者稱之為「近年難得一讀」,皆因現在文化氣候已不一樣,已很少有報紙敢刊登如此大篇幅的訪問稿,亦已鮮有人有文字駕馭能力(年輕一輩)、有魄力(年長一輩)寫如此既長但又好看的文章。之所以稱 之為「花錦大鱔稿」,重點當然是一「鱔」字。為何以「鱔」字形容,容後分析。又為何形容之是「花錦大鱔」呢?一般都認為鱔愈大愈好味,而此文的確是很好看的,可讀性強,且愈讀愈有興味,「花錦大鱔」,當之無愧。

    現在解釋為何說是「」了。其實此稿表面鱔味不重,可謂鱔在骨子裡。且舉 一例:

    內文第一段這樣寫著:這是一個不一樣的訪問,因為大班是我的朋友,而且大班和我有一段共同經歷,這段經歷多年來我一直不多談,但訪問大班怎可不提起。請大班食飯,當然去大班樓。大班樓跟大班沒關係,跟我卻有關係,因為我是大班樓的小股東,有折扣優惠,或許能夠解答 Lunch with the FC總是在大班樓進行的疑問。講一句題外話,鹵水店咖喱屋有星,大班樓無星,這是香港飲食界之謎。」——連消帶打,為大班樓省了不少廣告費, 且明白地告訴大家:此「無星」,實勝彼等「有星」!

    細讀文章,若你有幸被提及的話,你都應該會很高興,因為都是直接或間接地被大班或蔡先生稱讚了,或最少不予惡評(林瑞麟除外)。

    數數手指,第一個被讚的當然是大班了,又「Power  Broker」,又「阿甘」,又「先行者」,又 「數碼廣播之父」,又「我做人不夠狠」,又「希望做有意義的事」,甚至連「煲呔針」也好像變了正面形容詞。

    其餘被提及的曾蔭權、黎智英、何國輝( Morris)、俞琤都應該很高興。但最最高興的很可能是大班的妻子、前港姐——勞錦嫦( Irene),一句「一生人最明智決定」,勞錦嫦高興,很錫老婆的鄭經翰自然更高興。大班呀大班,朋友肯為你如此,你必有很過人之處吧!

    至於「大班指傳媒是一個不停需要破舊立新的行業,不過每一個先行者最初階段都不被看好,商台最初不被看好, TVB、《壹週刊》、《蘋果日報》全部不被看好,但最後令質疑者跌眼鏡。」一口氣把以上四傳媒都稱讚了

    前後呼應,接續大班述及與商台決裂的話語:「我當時係衝動,心想幾十年交情,有甚麼事情不可以同我慢慢傾,竟然要用這個方式去處理。但今日回想,我應該冷靜一點,假如我靜靜地行開,專心去做立法會議員,整件事可能會更好,今日我可能擁有更超然的地位。」蔡先生最後一句:這番話食飯時我沒對大班說:『靜靜地行開,感激商台,我當時做到,好爽』。曲線刷自己鞋的功力,無出其右!

    寫訪問稿寫到自己、被訪者、全世界都這麼「爽」,蔡先生你的筆鋒,超讚,好嘢!

    各位術數師傅或術數愛好者,歡迎以文字檔案形式投稿《新玄機》,只要內容健康、不涉人身攻擊或版權問題者,我們會盡量刊登。我們的電郵地址為:fengshui00@hotmail.com ,謝謝! (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