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南京古都將煥新貌

    筆者在《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中說到,中國“新的首都應選取在東經線107-110;北緯線33-34.5(粗略計算)間的交匯點範圍尋‘穴’,大體就是以盛唐時期的‘長安’為中心點(並非按原穴),即西安市南部區域。這個區域,在下元八運後便又能呈現出‘乾坤聚秀,陰陽和會’能舉天下之勢承運強國的‘王氣’(凡佔據者不得不為王)。新建首都可取名曰:盛京(含括西安)。為應風水運氣九運的順生和後面所講的‘三元不敗’的風水大局,設四個陪都: 

    1· 北京,恢復‘北平’名稱;

    2· 哈爾濱改稱新名‘德門’;

    3· 南京,恢復‘建業’名稱;

    4· 廣州,改稱新名‘陽城’或‘南陽’。 

    盛京獨領政治中心之氣,獨操政治大權,兼領軍事,統率全國。自東北至南順運而設的陪都——北平領全國文化中心之氣;德門與陽城(南陽)南北呼應,中間裹挾港口重鎮,領全國經貿金融中心之氣;建業與盛京也是南北呼應,共領軍事中心之氣。盛京的中心“穴”更要重新慎重勘察,壓子午線以運氣發展趨勢(雖取中軸,但整體城建不必中規中矩,道路也不必縱橫平直,務要依地理地貌有利形勢而來),用現代前瞻性眼光,結合傳統建築要旨,子山午向,形成‘七星打劫’‘三元不敗’的強勁局勢。設內外兩院(並非獨指院牆城郭,喻形勢),前分‘左祖右社’(就像天安門前所建的歷史博物館、人民大會堂),建設中央政府所在區域,最高決策機構的環境應設在此區域相對而言的至高點處。中央政府可於八運末或九運初擇日正式遷都進入,穩坐中國版圖的‘九五’尊位(九運)統領天下,以成世界首強之國的大業!屆時,因地運轉化,隨遷都搶運的形勢,中國的西部也會一改現在的落後局面,寶島臺灣也會入懷歸祖。若真能如此建設,之後國運當可旺盛180年,雄立於世界之東方。” 

   文中按照運氣佈局所說的圍繞中國新都盛京,必要建立四個陪都,其中之一就是位於南龍之端的六朝古都勝地南京。南京之名始於明代。1368年,朱元璋登基,國號大明,改應天府為南京,後為京師,首都大明。南京之名從此享譽天下,曆明初53年。南京東部山嶺突兀,古稱金陵山,漢稱鐘山至今。漢末因秣陵尉蔣子文追剿盜賊,戰死後葬于鐘山,故又稱蔣山。鐘山還因岩石紫色,光照金閃,又別稱為紫金山。據《松窗夢語·堪輿紀》朱元璋建都選宮殿時,還有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南京,是朱元璋在開國之前的1366年由劉伯溫領命選定的都址。大明建立後,朱元璋再次召劉伯溫于鐘山之陽堪定宮殿基址。劉伯溫遵命,在堪定穴位後立樁為記。但明太后卻對朱元璋說:“天下由汝自定,營建殿廷何取決於劉也!”於是,朱元璋遵順太后懿旨,當夜便按照己意,變更了樁位。次日淩晨,朱元璋又召來劉伯溫實地察穴,劉伯溫已看出穴樁改動,遂說道:“如此固好,但後世不免遷都耳。”因此,南京都城輝煌53年後,終因運氣衰颯,北遷於北京。真個是風水附運,運附風水! 

    說起南京的風水,無人不豎拇指稱道。C型山巒環抱,朝面寬闊,長江、秦淮、諸湖等一眾水脈,或屈曲有情,或聚精納氣,縈繞凝神期間。青龍鍾山與白虎石頭城東西相向聚勢,誠可謂“虎踞龍蟠,興王之居。”南京整個區域,因處於山脈綿亙群簇丘陵之中,氣勢起伏(筆者以為,雖大氣浩蕩,卻是王氣起伏不定之顯,此是王朝難坐久遠,並遭曆劫的天數,實在是風水中的致命缺陷。對此,有史以來,風水典籍、故事中從未提及,不知何故矣?)。南北朱雀玄武,陰陽互受,諸山拱勢,眾水集聚,天然自成“萬國朝宗”之象。然而,再好的風水寶地(況且尚有自然缺陷,再加之史傳中的斷、鎮、鎖、泄之說),也是有運氣的。只要有運氣,就有盛衰,就有更替。“風水輪流轉”雖為民間熟語,卻也是一個永恆真理 

    所以,南京為都,大都短暫(除大明遷都外)。但南京作為陪都,卻是綽綽有餘。筆者在另一篇《騰飛的“鳳冠之城”哈爾濱》中也已簡要捷當的闡述了南京為陪都的重要性。文中說“哈爾濱與南龍之端的王氣勝地南京(筆者所點後運中的陪都,名複建業。雖然,歷史上諸多王朝因‘洩氣’都以短命而告終,但作為陪都,其氣運形勢還是綽綽有餘),遙相呼應,環護聚攏中龍龍氣(三大幹龍,中龍最重,北龍次之,南龍再次之),庇佑中國東方疆域一線貫通,形成護持氣運屏障,並相攜天津重鎮巨港,吐納成勢,乘運發揮,有百利而無一弊。” 

    南京風水主靠鐘山,鐘山又稱紫金山。2024年,元運交九紫運,紫金山正應此運(八運中,南京已應艮山之運。只是因上海八運逆反,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運氣牽連。但終歸南京應運,雖挫無礙)。大運三碧,以及後運四綠均為木火而生之,南京此後生旺運氣綿遠無疑。名複建業,不但是因應五行銜接之生,更是因應“德門”與“陽城”(或南陽)之氣的相互作用于“盛京”之旺氣而名之的。南京旺氣,重振輝煌,已在眼前!  

    但是,整個八運,中國崛起,“陣痛”頻現,多文有表,此不贅述。在此唯要提及的是,南京會因“上海”逆反八運而受波及(請參閱筆者《淺水中逆航的巨輪——上海》),不得不慎!事情一過,勃發無疑矣!南京(建業)必定會為中國領軍世界之崛起(尤以軍事),發揮出不可或忽的棟樑之作用! 

    關於南京,再說一個歷史巧合——其實是風水運氣所致。蔣介石主政中國之時,南京為都。南京鐘山,又稱蔣山,玄武湖又稱蔣陵湖。無論蔣山與蔣陵湖,看似與蔣介石有緣。但細琢之,卻不然也,其緣也晦氣!“蔣”之字,均因蔣姓子文戰死葬地而名,以此為都,蔣姓介石主政,迎頭撲臉,晦氣一身,已寓敗中,實在是不利蔣山(指蔣介石政府)矣,不敗者何?!“先有吉人,後有吉地”,從運氣風水而言,蔣介石背運主政南京,其實是在衰運敗地為後來天下強大福主勝出的鋪墊之為。雖苦撐二十餘年,幾次下野,戰亂頻仍,無一日安寧。敗績日厚,內訌連連,國基渙散,民望流離。事實就是如此,都也蔣,敗也蔣,到頭來把一個中國弄得混亂不堪,大失民心。戰也敗,守也敗,被打得居無定處,只好拍拍屁股,逃之乎也。真乃時也,運也,命也,風水也!冥冥之中,天數難移! 

    (請綜合參閱筆者《一定要保護好西安的龍脈》、《即將醒睡的雄獅》、《烤夾生的“牛肉”》、《世界運氣已經到了過篩子的時期》,以及文中所提到的文章全文和有關世界運氣的文章)

(本篇完,執筆於2011年11月20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