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圖•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五

老蟹回塘

 

    忍、忍、忍,筆者千忍萬忍,終於等到過了325之選舉日後,才提筆寫一下自己對今年三位選舉候選人的中選機會分析。但在寫三位候選人之前,在此向各位文化界執筆者及廣大術數行業前輩作一個心理輔導分析。主要因為近日各大傳媒及術數師父多以龍、豬、狼來簡稱唐英年、何俊仁、梁振英三位特首候選人,此等街頭文化及無禮外號扣在三位候選人身上實在是有失大雅。不管是哪一位仁兄最後勝出,都會代表香港處理本港同大陸及外地的外交事務,此等無禮花名對代表香港700萬人的特首來說,可謂【難以抬起頭做人】!而另外兩位競選對手,在此之後又怎樣面對日後自己的工作安排呢?最可笑者,除了何俊仁面相有一點點像豬外,唐英年根本在動物形態來說是馬面人,與陳欣健面相相同,其面相哪一處像龍形相呢?說到梁振英是狼相者,倒不如說梁振英的面相其實是鷹形相,哪一層似狼形面相呢?梁振英一雙銳利雙眼如鷹般環顧四周、炯炯有神的眼神、加上一把緊閉上下唇的嘴巴,冷面無情的正宗官相是也。各位若有懷疑,不妨找出李柱銘先生的真正狼相對比一下就知端倪的。分辨鷹相或狼相在於其人眼神銳利與否,鷹眼之眼神為三角外射,而狼眼之眼神主要分別是三角內射及眼神閃爍不定。若果有個別術數名家過去曾發表過梁振英是狼相,及認為唐英年必勝者,相信香港各地均遍地眼鏡矣!

    若說憑面相就能分辨此三位元候選人誰能當特首的話,理應香港政府每年可省卻很多選舉經費。其實能否當選特首均離不開天、地、人三才學說。一、天時者——時機也,靜靜話你知,香港第一屆特首已經內定由梁振英出任,但後來有其他因素才由董建華替上。即是說梁振英當時之時機未成熟也。二、地利——風水條件,陳方安先生能做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其祖父方振武將軍居功至偉。曾蔭培、曾蔭權兄弟在港當上文武雙狀元,其祖輩墳塋肯定是龍虎生峯或明堂雙峯。(很多風水名家說是其父曾雲墳墓之力。傻嘅!其父去世時,曾氏兄弟已出生,哪來福力影響曾蔭權兄弟出生之八字的先天命格與後天大運呢?)更何況唐英年在自己大宅中挖深小小,明知自己將要競選特首,曾蔭權都被傳媒披露潛建陽臺,更提醒各下屬要自律。唐英年掘深坑跳下而引火自焚擺明是送大禮俾梁振英啦!三、人和——本人所指的人和不是說民意,而是指中央之人和。若有特首候選人之治港理念是與中央對抗或只為個人及部分人仕謀利益的情況下,絕對是特首夢碎。有千萬家財的嚴父,都不一定會將自己一生積蓄留給一個罵父之子,更何況是一個有十三億人民的國家?唐英年在公開場合披露對手行政會議秘密,不惜違反會議守則,希望與梁振英兩敗俱傷、玉石俱焚。好一個梁振英,臨危不亂,欣然應對,此一情景一瞬間已取得全港市民及中央百分之九十人和分數,勝數在握矣!從今開始,且看梁振英在將來五年內或未來十年間雙普選,怎樣為全港市民謀幸福及向中央上呈下述做好這份工。本人鄭國強特此向你忠實支持者、人大常委劉夢熊先生及你梁振英準特首致敬!

蟹地及前明堂水局(養蟹之用)山頭之石是蟹地星頂。

    本月325日是香港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日,而本人則在深圳西麗麒麟山莊為深圳大沖村因舊城改建而要將祠堂重建方案一事,與各村委及村中父老們分析改建祠堂各方案之利與弊,好令各父老們投票,選出重建祠堂方案。話說大沖村是深圳鄭氏五大房之一,本人香港鄭姓亦是百年前從深圳分支而來,即是同宗兄弟。深圳鄭氏祖墳、二世祖及三世祖蟻地都是本人風水撰文,筆者更豪言凡我鄭氏祖墳、宗祠均義務風水堪察,只收紅包一封即可。因此,大約八年前大沖村祖祠,就是由當時村中司理鄭照宗叔請本人為現時的祠堂重建、重新分金、立向、擇吉上樑。有見及此,最近因村民與舊城改建的發展商華潤集團意見爭執,所以老村民想起找本人分析出比較合理及對全村有利之方案,避免因重建祠堂而影響各村民之丁、財、貴、壽。

    青龍左蟹鉗。

 

   白虎右蟹鉗。

 

    上星期天經過各村民代表到本人深圳寫字樓面議後,大家決定請本人親自到現場堪察及擇日在麒麟山莊與更多村民分析重建方案,使他們在投票之前有多點支持理據。

    本村祠堂及全村大局為坐北向南,來龍源遠流長,遠祖來龍為右後方之塘朗山,入首北環大道後方,左方大沖河界水護脈,直出中脈前結蟹地成村,左手青龍方大王古廟即是蟹地之左鉗,右手白虎方山丘(有地名)成右鉗,龍虎護穴。祠堂之地就是正穴所在。蟹為多產水族,此地大旺人丁也。以前深南大道前必是魚塘水聚之地,凡魚、蝦、蟹之結地,面前必有蔭龍水為證。因舊城改建關系,方案有三:

   蟹地明堂。

    一、原址重建——深圳近30年因發展關係,大沖村前之深南大道(本人戲稱是香港彌敦道)不斷擴闊,致令大沖祠堂面前犯扯水之局,才走財散之局。對面更建一大型建築物,有壓頂之勢,對村內各子孫後人前景多阻滯,尤其二房子孫。而新建之商廈必然四面包圍成困局,祖先不安寧,子孫必然災禍立至,不吉。

    二、原址升高重建——雖然升高,但只是三、四層樓高,依然為各方高樓所壓,對面巨大建築物壓力是有減輕,但新祠堂前面不足二米已是將來的消防車道,起碼八米闊,頓使祠堂成無明堂更無藏風聚氣之地,子孫立足困難,亦不取用。

大沖祠堂前TCL大廈壓廹,不利各子孫。

大沖祠堂左手方大王古廟青龍蟹鉗護穴,後面榕樹華蓋擔遮護大王古廟,另一風水小結之地。

    三、原址後退約28米原樣重建——有村民聽聞祠堂應只有向前,不應後退,忌諱子孫後人倒退有不吉利之說。此點亦是大部份村民與發展商對峙不下的原因。但筆者卻贊成此一方案,原因是從前祠堂之蟹地的確是真龍結地,惟經過30年的城市變異,本來之堂局已破,而來龍盡結於蟹地,不可能再向前建祠堂,因前面之地方已脫離龍脈及犯界水。為今之計,最好在發展商未規劃好後面空地中時,根據龍行蹤跡,配合天心十道或後建築物包拱,加強左龍右虎、前案後靠,根據風水之運,重建一間三元不敗的宗祠,使其暗祐子孫後人之功名利祿。

    最後本人在一片歡愉掌聲中離開,讓各村民靜靜地為其宗祠方案投其神聖一票,當然筆者答應各村民,不管最後用哪一個方案,均會信守承諾為鄭氏宗祠義務作風水佈局,飲水思源也!

    讀者若唔信有蟹形結地,請看本人去年在吳川某村為客人堪察其村中祖墳,便知一二。

   保護方案圖。

鄭國強老師在深圳麒麟山莊向大沖村講解重建祠堂方案之優劣。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