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解字說運——兼論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

   

    測字,本來是文人墨客的遊戲,可久而久之,卻“遊戲”出了玄機,這玄機附于那些固有天分的神知,以此來點播世人的迷蒙。 

    據說,中國歷史上有一位名揚天下的測字神知,他的名字叫謝潤夫,大都說他是四川人士,可生卒年卻都不清楚,只知道他生活在南宋初期,這也許是神知的特點吧。 

    這個謝潤夫的測字功夫,確實是不同凡響,就連當時的皇上宋高宗都仰慕他的大名。諸君想想,那南宋時哪有先進的信息網路,要想知道一點信息,不都是憑著風送口傳才能得知嗎。就是皇上,也只能是等著天朝堛滿壯眥芋豕茬齱C高宗能知道謝潤夫的大名並仰慕之,就足以證明這謝神知的厲害了。就在高宗巡遊江南察情賞景的時候,說來也巧,正好碰上謝潤夫在杭州設硯。宋高宗便微服前去他的設硯處,故意考察一下神知的“神”力。那時候,又沒有影像傳媒,神知再有名也不會認得皇上那真實面目的。

 宋高宗來到謝潤夫的面前,神知先是一驚,暗歎此人相貌非凡,一股強大的磁場力量把神知牢牢的籠住。當然,這一切只有謝潤夫自己感覺得到。宋高宗用手杖在地下寫了個“一”字,隨即謙恭地說,要謝潤夫測一下他的身份。神知低頭一看,自忖道“土上畫一即是王字”,隨口對高宗說道:“先生恐是非常之人”。高宗聞語,心中自是一驚,但又仍不服氣。就像研究現代科學的某些科學家一樣,雖然對某些自然界的未知領域沒有認知無法解釋,不是俯身去研究探討,而是去排斥,甚至是反對,這怎麼能行呢。可高宗畢竟是皇上,哪能放下龍顏。於是,裝出一幅繼續求問的樣子,實際是想刁難神知了,到底想看一看你小子的真本事!宋高宗一邊說著:“非常,非常,到底非常到什麼程度?!”。一邊用手杖依然在地上寫著一個“問”字。不知是地不平,還是過於心急,這個“問”字兩邊的豎劃都寫得向外撇。神知一看,真是神知,毫不含糊的斷言:“左看是君,右看是君。凡人之前,天子立身”。隨即要跪地謝罪,卻被高宗扶起。由此,宋高宗不得不佩服謝潤夫的“神知”了。於是,便召神知入宮,在偏殿封以四品之職,以應御用……。於是,謝潤夫的測字神知,一下子爆滿當時的朝野……流傳至今而不衰。諸君想一想,有誰能讓皇上給“做廣告”呢?!此是古話,無從考究真偽,權作茶餘飯後的笑談吧,抑或不無益處的。 

    測字一功,奧妙無窮。一從天地之義,盡顯聖賢之心。字有其源,事有先兆。隨機應變,不拘窠臼。便能預得其象,參透玄機矣。

    日前,筆者在博客上戲解了一個“愚”字:愚者,從心,從禺。凡刊字、詞典均解曰:無知蠢鈍。又曰:禺,猴類,皆謂之獸類蠢笨物。其實不然,禺與心合,而心藏禺下,有心不顯,藏知於內,實在是大智慧的隱者,俟機而發之謂也。難怪世人多稱謂:猴精。呵呵,筆者以為,“愚”的字義當改為明智于內,藏知於心,隱忍俟發,為善,為妙,為好。諸君,請想一想,“愚”字是不是外表蠢鈍,內涵有知,壯志不露,以假像示人的大智慧者。呵呵,一笑之際,筆者忽又閃出了一個“俄”字。 

    說起這個“俄”字,萬萬不可小覷,它可是上世紀世界兩個超級大國之一的國稱。雖然,現在它已解體多年,解體後的俄羅斯雖然綜合力量較前有所遜色,但仍竭盡全力撐持著代表著“超級”,以“俄”立於國際之間,起著不可替代的大國作用。 

    俄字,從單立人,木火俱全。又從我——我字,從禾少捺為一手,金缺不收;從戈,即戰,又火、土、金、水俱全,必為波濤之上浮硝煙。俄字,即為人應當為己(我)之意,也就是自私之極,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俄字,乃為己不惜戰者。再說,我從禾少捺為一手、從戈。禾者,田稼也,社稷養命之本,少捺,禾缺,無以立土,非饑不屬。一手,唯己之握,他人勿奪。戈者,戰器也,護衛奪掠之物件,意謂爭戰。去禾為伐,伐者,攻戰是也。還有,俄字,意本傾斜;所從我字,也具首腦不正的意思。所以俄字,也就是己身不正之象了。俄字,又謂時間短暫,瞬間飛逝。看當今世界,俄字,非俄羅斯莫屬之字。入于八運,東北丑土,俄字之域,人腳受制,西北蹩腳。東南、西南有缺,懷中傾斜,似成一體,大為不利。俄土,或因人禍天(糧)災而生變化。俄外,又或將有慘烈失手的海(空)戰。因而俄域,再或因內亂而生把矛盾拋外的歹意,遷怨他國。所以,筆者以為:俄羅斯或即為了自身的利益,假以道貌凜然,示以空言虛正誆行,實以蠅營狗苟之心,不顧仁愛正義,反悔友朋,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無端行徑。 

    如今,流年壬辰(或延後幾年),象顯水盛風驟,正應俄羅斯臆奪亞洲之王的心態。俄會罔顧運氣蹩制,更不懂九運大勢所趨,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朝秦暮楚,潛移默奪,致鄰邦於尷尬境地,不仁不義,實為中華崛起的掣肘隱弊,不得不慎防之。筆者以為,近年運中,中華崛起,大略應放眼量,遠禦西美之東侵,近防北國之佞陷。美國東侵,早已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而北國佞陷,卻是“烏雲後邊的月亮”,難以看清。至於東瀛挑釁,南海囂亂,看似一美之唆使,實是美俄(雖為當今世界兩大相爭對抗勢力,潛移默化之中,角力目標卻會漸漸地集中為一的)爭奪戰略之表現。務應慎對,俟機一擊。但西運衰退,美國所為(明擺著)只是霸權運氣“謝幕”前的一搏。任其用力再大,兇險既出,雖中華“陣痛”淒淒,不過一晃耳。唯,近恐北國,借機漁利,乘中華“陣痛”之隙,欲陷中華於虛佞暗井(隱蔽中),與美分中土之羹。對此,中華大土,務必上心應對,以免誤墜。幸天下大運不允美俄,必助中華,以出明智,定會四拳八腳,平夷六合,雄立炎黃于寰宇之內。屆時,舉國歡慶也不晚矣! 

    一家之言,赤子之心!運氣論天下,醒睡雄獅心;中華必崛起,東方照乾坤!(請參閱筆者有關世界與中國運勢的其他文章)

 

 

(本篇完,執筆於2012年4月23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