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文、圖•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五 七:

忠烈振英魂

八鄉觀音古廟後靠觀音山落脈化結風水地,全港之觀音廟均無此殊聖條件。

    近期,香港因政治鬥爭而爆發出來的潛建風波,原本是某政客用來攻擊對手政客的招數,在各政黨及報章大肆吹噓及煽風點火下,星星之火燒至全港九,甚至全新界原居民的材屋搭建(非潛建)可憐政府當局,因無法招架居心不良的政客淫威下,竟由林鄭月娥單方面宣布,由何時何日起,凡超過某些數據的搭建情況下,在半年限期內定要申報,而超過甚麼數據,就依例(她本人定的?)一律拆除。本人雖是原居民一份子,卻家徒四壁,但被一名所謂政府官員,不經立法局商議,不問鄉議局可行之道,就扼殺原居民百年來應有權益,簡直不知所謂!筆者嘗試代表原居民細說因由,讓香港九龍的新移民(100年內到港及出生之人仕),了解問題及評評理。*註

    1894年,日本挑起侵略中國的戰爭,清朝海陸軍在李鴻章的失敗主義指揮下,陸軍戰無不敗,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清政府危在旦夕,卑怯地向日求和,訂立《馬關條約》,賠償二萬萬兩,割讓臺灣和遼東半島。清政府的無能和中國的積弱,引起列強紛紛在中國爭奪地盤。德國佔據了膠州灣,俄國佔據了旅順、大連和東北,而法國則霸佔了廣州灣(湛江)。於是英國亦以此為藉口,聲稱為了香港的防衛問題,要求中國將九龍半島(深圳河以南,界限街以北)以及連同附近大小二百多個島嶼,租借給英國。

    189869日,《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在北京簽署,專條內容規定將『新界』及九龍半島租借給與英國,自189871日起,九十九年為限期,至1997630日止。

    翌年清朝委派官員王傳善與港府輔政司駱克共同勘界,簽訂《香港英新租界合同》,將九龍半島北面之土地,南自界限街,北至深圳河,東則由大鵬灣起,西至后海灣,共約三百七十六平方英里之地,及大嶼山一帶之小島,佔前清新安縣土地三分之二,交與英國為租借地,但租金多少,未有提及,亦從來沒有交收。

    英國強迫政府簽訂《展拓香港專條》之後,因為準備不足,並未有按時接管新界。為了順利接管新界,18986月英國派出港府政府輔政司駱克對當地的實地情況進行全面調查。駱克8月初到達「新界」,於月底完成調查,立即回英國,在回國途中,於船上寫成長達31頁的《香港殖民地展拓界址報告書》,簡稱《駱克報告》。駱克報告全面敘述了「新界」各方面的狀況,向英國政府提出了今後統治、管理「新界」的重要建議,力主「應該在英統治下盡量維持舊中國的現狀」。

    18993月初,駱克檄諭新界居民,將土地印契呈驗,並有加稅之說。327日,港督卜力派遣警察司梅軒利率人,到達大埔運頭角泮涌附近的一個小山丘(今稱圓崗)搭警棚,準備接收新界。328日(農歷二月十七日),梅軒利到屏山與當地父老商談覓地興建臨時警署,遇到強烈反對。新界各鄉村之代表齊集於屏山的達德公所,召開會議,商議抗英。翌日,各村張貼「抗英揭貼」。

    42日梅軒利帶領6名錫克族警察前往大埔,途中又在九龍城中國駐軍中借來數名兵士,準備接替駐守警棚的印度警察。

    43日,警察司梅軒利往大埔巡視臨時警署蓋搭的情況,鄉民以妨礙風水為理由,提出強烈反對,包圍圈子越來越大。晚間並在附近山頭部署武力,包圍運頭角小山丘,用密集火力射擊,將警棚燒毀。梅軒利在大埔遇襲後,帶同三位隨從,連夜從大埔後山山邊步行逃到沙田火炭山邊,並向港督報告在大埔的脫險經過。梅軒利在大埔歷險和警棚被燒,促使卜力決定派兵前往新界。

    44日,卜力命加士居少將率兵百名,會同駱克前往大埔,翌日,駱克於新界各處張貼兩廣總督府所頒之曉諭告示。

    47日公佈接管新界儀式將417日舉行。

    自從43日晚上大埔發生鄉民武裝夜襲警署之心後,港英方面,計劃在租借地設立東西兩區的軍事政治中心,東區是大埔的運頭角山,西區是屏山的浦滘山(蟹山),分別各建一座臨時警署。大埔鄉民夜襲警署之後,駱克即積極策劃鎮壓反抗的軍事行動部署。他和皇家瞧鳩號艦長韓斯秘密會商,探討水陸並進的夾擊計劃。

    駱克的軍事行動攻擊目標有兩個:第一個目標是大埔,第二個目標是元朗。以大埔為基地,逐步推進。接管計劃是先以軍事行動清除障礙,以小型兵艦開入吐露港,用機關槍掃射元洲仔、泮涌、錦山一帶山崗,並在運頭塘山四周佈防,使鄉民武裝隊伍不能迫近,保護升旗禮場合的安全。第二個目標在元朗及屏山建立警署,進行施政工作。

    青山的杜堂滔、上水的廖雲谷、泰亨的文湛全、大埔頭的鄧茂、新田的文禮堂、粉嶺的彭少垣等先後與廈村鄧菁士取得密切聯系,決定以元朗為抗英總部基地,以林村谷走廊及屯門谷走廊,為元朗與大埔之間及元朗與青山之間相互支援的交通線。新界廈村鄧氏族人鄧儀石、鄧菁士、屏山族人鄧芳卿、鄧世英、廖氏族人廖雲谷、文氏族人文湛全、侯氏族人侯翰階、彭氏族人彭少垣等人,聯同其他新界鄉民,在元朗成立「太平公局」,進行抵抗。

    410日(農歷三月初一日,星期日),鄉民於元朗舊墟內大王古廟附近之東平學社開會,部署行動,並把指揮部定名為「太平公局」,為當時部署抗英之指揮機關,議決每村最少出銀一百兩,充作抗英費用,各村團練處作戰狀態。「太平公局」對於號召鄉民抗英入侵鄉土,頗起領導作用。以屏山人為首的主導力量,結合錦田、八鄉、十八鄉、青山一帶鄉民,迅速組成聯鄉力量。元朗太平公局成立以後,鄧菁士、鄧植亭、鄧朝儀等商議,在覲廷書室秘密設參謀部。

    412日,清廷派廣東大鵬協右營守備方儒率水師抵青山灣,向村民曉諭順從英軍之入駐,無效而回。而駱克則於屏山接見各父老,迫其簽交「請愿書」。

    415日,卜力加派警察,監督得修蓆棚,豎立旗桿,并16日增調軍隊兩連,輕炮十二門,及軍艦兩艘,前往保護升旗儀式進行。

    416日,英軍在大埔舉行升旗儀式,正式宣佈接管新界。後於該處建築警署。1900年,該警署落成,是為大埔警署,至1941年,該警署一直用作新界警察總部。現作為水警北分區臨時設施。

     417日新界居民在太平公局的指揮下,在大埔林村對英軍進行反擊,英軍被迫退至上村。418日英軍在上村與鄉民戰斗,由於英軍火力強大,鄉民終被擊退。八鄉石頭圍鄉民抗英戰斗結束,香港政府在屏山覲廷書室設立臨時辦事處,由駱克主持善後工作。英軍取得上村勝利後,繼續進攻錦田、屏山。

    419日,新界村民投降,駱克往元朗太平公局搜尋文件,抗英領袖逃往廣州及南頭等地。420日,英軍往屏山等村落搜尋抗英領袖,迫繳武器。鄧儀石逃往深圳西鄉,鄧芳卿匿居屏山家中暗格,足不出戶,但未能避過港英耳目,最後逃至屯門泥圍,隱姓埋名,當教書匠。多年後才詐顛扮傻,返回屏山家中。鄧菁士則被港英捕獲,被判絞刑。

    422日,新界村民返回各自鄉村。港英於大埔、元朗凹頭及屏山三處,各建警署一座,派兵駐守,以作鎮壓。大埔警署建於運頭里小山上;元朗警署建於八鄉與十八鄉交界處;而屏山警署建於屏山鄧氏宗祠之小山上。三座警署皆於19004月落成。

    426日,新界居民反抗英軍的運動被鎮壓,卜力報告抗英運動已經全部平息,英國對香港新界的殖民統治得以確立下來。駱克被任命兼任新界專員,還將吉慶圍及泰康圍兩度連環鐵門取走,作為對「當地人抗英的一種懲罰」。駱克將兩度鐵門獻與卜力。卜力卸任後,將連環門運回英國,裝飾其鄉間別墅。直至1925年,鐵門才在鄧族鄉民的要求下,物歸原主。

    屏山由於位於后海灣之旁,水陸交通便利,成為附近一帶鄉村的中心。康熙八年,清政府撤回了「遷界」的野蠻政策,復界招耕。經過多年的經營,東莞及寶安一帶逐漸富裕,但盜賊滋生。由於要抵禦來自對岸南頭的海盜,屏山於是成立聯村更練團,名為「達德約」,當時出生於乾隆丁酉年(1777)的鄧族二十世祖鄧輯伍自幼習武,十八般武藝件件精通,兼懂兵法,成年後便加入更練團,及後考取了武秀才,便被推為更練團團長。據屏山鄧族父老憶述,達德約除了屏山三圍六村外,還包括沙江圍、新舊牛磡、石埗、山廈、欖口、水邊圍、水邊村、鳳池村、橫洲鄉、大井三村、吳屋村、大井圍、新屋村、輞井圍、輞井村、龍鼓灘、掃管笏、大欖涌、田肚仔(花山)、元墩(青龍頭)、馬鞍崗、八鄉、元崗、牛徑、蓮花地、石頭圍、上村、橫臺山等三十九條村落。

    1899年,英軍武裝接管「新界」,達德約組織了這三十九條村的村民,連同錦田約、沙埔約、新田約、廈村約、屯門約等聯合起來,募集款項,購買武器,組織青壯男丁,抗擊英軍,但最終為英軍所敗,許多抗英志士流血犧牲。

     後來英國政府為了安撫新界原居民及不想新界各鄉鄉民阻止英國人管治香港、九龍等地達到間接控制中國深圳、羅湖之交通綱,所以接受了駱克報告中「應該在英統治下儘量維持舊中國的現狀」因此成立了「新界鄉議局」原居民的權益亦因保留下來。概知歷史,問題如下:

一、英國政府由189871日起以九十九年為限期租借香港(100年)無交租至1997630日止,已將香港歸還中國,199771日後的特區政府,只是命於中國政府,中央無指示某人處理,新界原居民一切事務,現任特首亦無頒令某人發起清拆行動,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還未走馬上任,清拆全新界人之建築物未在立法局决議過,更不尊重歷史因由及無視新界鄉議局之存在,法理何在?

二、 原居民100年來黙黙耕耘,與世無爭,除了保衛家園,拋頭,灑熱血外,從來無傷害社會外界。更可笑者原居民在自己祖業上建屋而居,要向當時之鷹犬申請,還要五年以上才獲批准,何解?

三、香港、九龍等地,從百年前最高三層,到現在起碼十層至廿十層不等或以上,難道鄉村地唔夠填海,堆填區結實?原居民之丁屋一直三層半未有改善,為何高港九而低新界呢?

四、原居民本村之版圖,會因年份日長人丁興旺,而令村中可建之丁屋,日漸有丁無地起屋,現時很多村民已有此壓力,特區政府又如何營救他們一代又一代呢?各位請注意,原居民一生都無資格申請公共屋邨

五、 雖然原居民之村屋多有加建,為何自九七以來,日益增加,而無政府人員阻止呢?那些房屋管理官員拿了薪水走到堙A蛇王呀!林鄭月娥應找岀有關官員問責、問責才合邏輯。

六、 新界有加建,但原居民十分認真地做好一切設施。從來未聽聞有發生加建傷人死人大事,但港九(當刂)房之凶險、死人之多、災難之嚴重,點解唔第一時間處理呢?難道林鄭月娥覺得問題唔大,定係欺善怕惡乎?

忠烈祠火燒通頂,但四面絲毫無損。

       話說政府與原居民為了加建問題爭持不下時,上月某天,上村八鄉觀音古廟左方之忠烈祠無名火起,一燒通頂,惟奇怪得很,火燒過後,只見眾烈士之神位及拜桌,全部燒成灰燼,但四面牆身,絲毫無損,對觀音主殿更全無影響。由於本人是八鄉原居民之一,近十年間一直有為八鄉附近村民起丁屋分金立向,關係不錯,今次八鄉古廟委員會經筆者村中父老、兄弟介紹,擇吉出火及在觀音古廟內擇一吉位,作臨時擺放眾烈士之神位,待重新裝修好後再擇吉做入火法事。出火及清場化煞法事擇吉於:2012年陽曆516日,農歷四月廿六日星期三午時,日課四柱是:

               乙     

               巳     

                   ∧

                    

    本日為天干壬水生乙木、再生日元丁火之三行順生格,月、日支暗拱(酉)金天乙貴人,午時更為當日(丁)火之日祿時。

    忠烈祠坐辰向戌,即本年坐太歲向歲破,前方工地吊機動起煞方,近方小鐵皮屋之屋頂沖門內,明堂犯屙尿水,右圍牆盡頭正對廟門,巒頭破局,本年44日至55日(辰月)沖動殺方,水火兩庫相沖,應事之期。

  

(左)忠烈祠門前左下方之紅色神位為一女義士之香位,古時男尊女卑之做法。筆者提議各父老重修時應將此女義士同刻在神牌上一起恭奉。
(右)後面大樹成華蓋風水大地之徵。

    很多鄉親及父老有見忠烈祠無故起火,怕有不吉凶兆,惟筆者看來,此乃凶為吉兆,原由何在?想當年,八鄉忠祠內之義士,不顧生命都誓死保衛家園,最近外來港人,竟然因政治目的,而燒到原居民子孫利益身上,豈能坐視八鄉子孫後代被英國人欺寧百年後,又被市井無賴借題入侵原居民利益,所以發出警號,警告外面狗官看清歷史真相,英國人管治香港100年後,新界原居民之一切問題,不是應由中國中央政府與新界鄉議局眾鄉親議員商議嗎?何謂回歸祖國呀!深圳邊沿鄉村的原居民的村屋,都放寬到五至八層高,及有特赦本土居民之方案,林鄭月娥此等做法,能不佛都有火!另一提示八鄉子孫後人,千萬不要忘記當年眾義士為保家園,流血犧牲,否則各新界原居民之產業權益,必像忠烈祠現時一樣,玉石俱焚!

岀火儀式前道家師父開壇請神到座,各鄉村長父老代表誠心許願。

法事完成後,香火燒岀如蓮花佛手狀,前面一枝香更成一條龍形,大吉兆頭。

    本人除了有緣份得神靈感應外,更有幸悟通天地山川靈氣等陰陽學問,所以能有以上之靈異見解,絕不吹牛皮!而風水結地方面,八鄉觀音古廟來龍源自新界祖山大帽山,廉貞作祖,右手方落脈,山腰聳起一貪狼木成紫炁透天,巒頭學稱之為觀音山或觀音頭,十大名穴「玉女拜堂」就是以此山為特朝之山。八鄉觀音古廟所在地就是來龍化結之穴位,而忠烈祠後面之大樹更成華蓋遮陰。因此八鄉古廟忠烈祠重新入火之後,定必暗中護蔭八鄉甚至全新界原居民,爭取回合理之一切權益,更希望本文有緣落到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手上,在他知情達理,高瞻遠見調停下做到三贏效果。正是:「精誠昭日月、忠烈振英魂!」(本篇完)  

*註:部份歷史資料節錄自蘇萬興先生著作:《坐言集之屏山鄧族》,由超媒體有限公司出版。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