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龍玄學會

《新玄機》雜誌主頁   觀龍師傅其他文章 

流程圖: 資料: 風水個案
                                   

 

孫權祖墳:孫鍾--鶴舉()

                                                                                            圖、文•觀龍   

鶴舉騎龍富貴穴    照烈問答風水書 

在東漢時,中國各地洲郡縣都有很多山川地靈的富貴龍穴,都能夠庇蔭出不同時代之英雄豪傑,東漢之後如三國時代的魏王曹操、蜀王劉備,及吳王孫權等,但為什麽在風水學術界中,惟獨對吳王孫權的祖墳極為推崇備至呢?

首先孫權之祖先孫鍾雖然貧窮卻能數代行善積德;此善果行為感應於上天,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故上天賜孫鍾一穴『騎龍』富貴地。

孫氏祖先骸骨受山川地靈庇蔭所影響,故能在短時間內;即一兩代之後蔭出的子孫,如孫堅、策和權等父子,能成當世豪傑,吳、魏與蜀、形成三國而鼎立,獨佔一方而成三代四世之天子。

世人行善積德都是不分富貴貧賤,男女老幼,只要有心行善而不求任何回報,感應上天後自有善有善報,此種神仙化作『鶴舉』的騎龍穴事蹟是後世人和風水家所津津樂道。

在三國時,諸葛孔明更精通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佈陣兵法,對天文地理風水學的詣藝更高深莫測,並著有【照烈問答】一書。

      由此事蹟證明在東漢時期,風水學術己有深入研究,及民間大行其道和深入百姓家。 

三國劉備,號漢昭烈皇帝。向國師諸葛孔明詢問陽宅王都和陰宅風水的問答。

風水承漢啓盛唐   地理真訣能富貴 

繼承先秦、漢和三國的風水學基礎之後,在晉朝時(276-324)風水明家輩出,最有名氣的有郭璞之【葬經】,內葬承生氣。和隨朝時(578-613)蕭吉之【宅經】。

唐朝時,風水學說又承繼由漢至隋唐約数百年歷史的引證和考驗,歴代明師輩出,唐初國師(618-670)李淳風有【相宅經】和【地理小卷】。盛唐時(750-850)有丘延翰著【理氣心印】和卜應天之【雪心賦】。都能證實在唐朝時中國風水學術極其鼎盛,而朝中各公卿王候大臣及人民相繼學習研究。

  

(左)晉朝時(276-324)有郭璞之【葬經】;(右)盛唐時(750-850)卜應天之【雪心賦】。

到了唐朝末期僖宗年間(公元八七四年);距今約一千一百年時,風水仙師楊益、字筠崧,世人稱救貧先生,為當朝之國師,官至金紫光大夫,掌管靈臺地理事,自黄巢破京城時,乃斷髮入崑崙山步龍,為的是鑽研中國的龍脈風水,亦曾專程到浙江省富春縣,孫鍾之騎龍穴的『鶴舉』墳。 

在其著作《都天寶照經》的中篇內,敍述過孫鍾(孫權)祖墳的坐向是『玄機妙訣有因由,向指山峰細細求,起造安墳依此訣,能令發福出公侯,真向支山尋祖脈.干神下穴永無憂。寅申巳亥騎龍走,乙辛丁癸水交流,若有此山並此水,白屋科名發不休。昔日孫鍾阡此穴.從此聲名表萬秋。

唐末楊益,字筠崧,風水祖師,箸作非常豐富,其中是都天寶照經及明末蔣大鴻補傳。

浙江金華大仙地   富陽天子是騎龍 

筆者自幼很喜歡研究風水學,更愛好陰陽二宅的傳奇故事,並喜翻閱古今風水名箸,特別對孫鍾之騎龍穴深感有極大的興趣。 

在九0年時,因尋訪晉朝時黄大仙神仙的故鄉,親赴浙江金華縣實地考察,證實黃大仙叱石成羊的遺蹟是在浙江省中部之金華山,於是回港後帶领善信到金華山朝聖,使香港和金華兩地多些善信人物互相交往。

   

(左)1993年浙江金華市長-陳章方到香港遊,在九龍龍翔道元清閣-黄大仙祠贈送筆者之字畫作紀念。

(右1990年時黄大仙扶乩指示筆者親赴浙江金華市尋訪其故鄉遺蹟,並賜誠心乩筆作勉勵。

亦是因緣考合,便請求金華市的好友代尋訪查孫權故鄉和孫鍾騎龍穴。我們曾三次親赴浙江省富春江桐廬縣(古時稱富陽縣)一帶尋覓,最後才能一嘗心願得以實地堪察。   

當日零晨五時由金華市坐車出發,到富陽市桐廬縣鳳川鎮一帶,查詢當地土人,不論男女老幼亦非常清楚天子崗是有一個皇帝之龍穴。所以本人深信此行所找到孫權之祖墳,亦肯定是沒有找錯了!到了天子崗山腳,己經是九時多。

 

我們聘請當地土人作响導,一行五人已帶備充足粮水,準備需要攀登數小時高峰後,才能夠到達孫權祖墳作實地勘察。

 

我們從山脚慢走了一小時內,只見沿途有些小鄉村,村民在四周山嶺開墾田地作種植五毂和果樹,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務農生活,筆者回想千年前三國戰爭時期,此處人蹟稀少和山水秀麗,當時應是一塊世外桃源的福地。

 

 

富陽縣天子崗一帶山巒重峰叠帳如水之波,若馬之馳,氣勢不凡

 

入山尋水口  登穴看明堂

 

再攀高仰望來龍;高大遠祖山如龍樓寶殿,只見分出很多龍脈辭樓下殿而行,主脈從正中穿心而出,走勢如之字和王字行龍。左右兩旁共有數條龍脈作侍衛,左青龍山峰堆壘如印筆,或大或小如倉庫,有如左文臣。右白虎方似石骨顯露如戈戟,起伏頓跌如旗鼓,恰似右武將,重山叠帳如貴人陞殿,眼前山峰美不勝收。

 

正合雪心賦云:『左必降,右者伏,精神百倍。前者呼,後者應,氣象萬千,』

 

一眾風水熱愛者;繼續攀登了三個小時的歧嶇小徑,到達較平緩半山腰上,當年的筆者學習風水和堪察古名墳巳有十年經驗,便立刻利用『登穴看明堂』定龍穴的方法,筆者近視山腳下有很多叠壘小山崗,排列如屯兵朝拱作小明堂。

 

眺視平原田連阡陌,萬頃田莊,五毂豐收的禾田如片地黃金,峙立於前中明堂,形勢方廣可容萬馬。

 

在半腰平缓地可見山腳圓崗形似屯兵及遠有平田萬頃。

 

遠望富春江大河水從黃山千岛湖而流來,左水倒右流向杭州錢塘江出海。富春江形似環抱如玉带環腰。

 

數十裡外隔江遠有天目山峰,外聳入雲霄,如旗鼓展帳,帶甲馬,招軍旗,兜鍪劍戟,金甲金鼓,禦傘將台,屯兵列陣,貴應重疊。

 

古書云:『明堂光明照萬方,寬濶始為良,四環翕集,將相公輔,千騎簇立,雄霸天下。』

 

又云:『眾山聚水團聚,謂之廣聚大會明堂,主貴至王候,富堪敵國。』

 

根據明堂定穴口訣,於是筆者便大呼離穴不遠,大家可以在此尋找孫鍾鶴舉的『騎龍穴』了。土人响導立刻說:『還需要步行一小時後才能见到天子崗孫權的祖墳。』,我心想那不是需要攀登至最高頂峰,這樣四周環峰變得低伏,定是風吹能散龍氣,平視則不見低下之屯兵和平田粮倉。只能見到遠峰千騎干x簇立之城垣,心中頗有疑問? 

 

重重包裹紅蓮瓣,穴在花心

 

再繼續登高山;稍後看見十一腦芙蓉帳,帳中頓起大貴人在衆山擁從中,聳立特異,立木天子崗有如鶴立雞群,在峰頂穿心脈出而下,屈曲成水木籚鞭貴格,到頭束氣冲起高崗,又開面成太陰金穴星,再得白虎砂回頭捲案,青龍近砂較短,形成似窩非窩,卻實是白虎之邊窩,俗稱『白虎捲案』。

登涉頗難,及至穴場,窩藏安穩,有如密室,不覺其陡峻之山,穴前又平坦,数尺注下泉眼,四時不涸不溢,此池即內堂也,堂之前有白虎捲案作朝拱,近可攀摘,秀媚方平,不迫不欹,整然端拱,惟見此山,則不見其外洋及右方山水,如坐密室,旺恬然安靜。此為天然奇穴之最貴。

筆者在穴前白虎捲案前,可見左右有五重文臣和武將峰作侍衛

當時筆者認為『王者之明堂,』必有数百文臣和武將峙立於左右作侍衛。近前方有屯兵或珍貴財寶作朝貢,遠有數十勇將聽命於前,千軍萬馬作迎拱,才是『君臨天下』之氣勢,王者之霸業。

現今穴在花心,須近有四面圍牆如皇家宫殿之帝室,但不見其雄圖偉略之霸氣,於是便向當地响導查詢,此是否真是孫權的祖墳騎龍穴?他說此地方圓數十里遠,我們歷代祖先居民;都會在重陽節登高拜祭孫權的祖墓,它會庇蔭江東子孫,所以肯定是孫鍾(權)鶴舉之騎龍穴了。

紛紛拱衛紫薇垣  尊居帝座 

結穴後坐在最頂高山天子崗之下,立木高峰有力,龍脈穿心而出,高低起伏峰巒;形成水木籚鞭之格,餘氣甚長,不免傾跌之勢而似順局為異。

然山勢高大,雖極高猶似山麓平緩之間,而登穴夷坦藏聚,卻不知為高,亦不知有外面傾跌之患,此所以為美。

高金結穴,內堂緊夾,四勢尊嚴,不啻端居幃幄之中。只見白虎捲案而暗拱;則不見外面諸山,重重叠叠,擁護羅列,合◎t拱,有萬卒影從之勢。

左方富春江來水與天目溪之两水江交合夾送,然後暗朝不見之玉带環腰于數十里之外,水口諸山皆大龍交纏。

天子崗木星龍灑下水木蘆鞭脈後,再沖起太陰金穴星。

經過我們大家研究之後,才知道昔日之君主,即現今之國家主席,居住在北京之釣魚台內,自新華門外已有數千名武警作精密遠方護衛,在新華門口有守衛來查察往來車輛或客人,又在釣魚台的道路上,每隔半里遠有數百武警守衛,遠處四周保衛深嚴。

但國家主席的辦公室或居住房間,只有主席在內寧靜地工作和生活,只有一兩個近侍衛和袐書守護於住室內。此辦公室有數個部長輔助,就能掌管中國二十多個省份及三個自治區。更能調動数百萬軍隊來守護數千里外的中國邊彊,並保護國民及全球華人的生命財產。

在人事和龍穴上,其理論都一樣的,龍穴前近案明拱而局小,又得近案外背後之暗拱山峰(即武將軍隊和輔弼文臣),古書曰:『不貴其見而貴其不見』,此騎龍穴暗中之珍貴口訣,所以又說:『外局山水大勢,而奇形怪穴而越真。』

天子崗騎龍穴前有富春江及分水江交合於辛方後,江水環抱如玉帶環腰,遠有天目山衆峰朝拱作迎送侍衛。

都天大卦總陰陽,玩水觀山有主張 

筆者花了一個多小時,把山峰巒頭堪察清楚,確實龍真穴的無誤,然後再看方位理氣的配合。天子崗企身立木;形似贪狼星旺于『』方東南位,是地元龍(卦)。

山龍朿氣沖起太陰穴星,右白虎近案過堂作正朝向,但左青龍砂短縮,獨是左上方有一空缺在『』位之人元龍。穴前可以看見遠處有富春江水光影照。 

穴前巳經沒有碑文及山墳形狀,可以根據穴前十字明堂法,騎龍穴必須立坐巳向亥,人元龍。正對案之分金,才能收到『』方之水勢,是人元龍(卦)。

所以楊公說:『寅申己亥騎龍走』,實地堪察是確實立坐巳向亥的廿四山之人元龍(卦)。

又說:『乙辛丁癸水交流』,因必須要收在『』位富春江水之人元龍(卦),必定要放棄天子崗的『』龍之地元龍(卦),又因收水力大必須收水而放棄收『』龍天子崗,總言之以立人元龍一氣:寅申巳亥、乙辛丁癸收水為主,而棄龍(地元龍卦)就局之格。

所以明末清初蔣大鴻仙師在其補傳註解內云:此章乃插入山峯者,何也?蓋八卦九星,乃陰陽之大總持。故凡有山之水;可以不論山。而有水之山不能不論水。若遇山水相兼之地,未可但從山龍而論,還須細细尋求(水)。又云:孫鍾墓在富陽天子崗,木山龍而收富春江長流之水,故引為證。

孫鍾() 鶴舉騎龍穴之來龍祖山開帳,左右龍虎侍衛,明堂富春江環抱和直長的分水江

能知山情與水意  配合方何論陰陽 

筆者忽然想起,為什麼孫堅(生155年-終191辛未年),、孫策(生175年-終200庚辰55日)兩父子都是受敵人用毒箭射死呢?最後仔細查看,左青龍上方位,即八卦之位,廿四山是庚酉辛有一空缺,原因在穴前是富春江和分水江交會之處;見有一條直流而狹窄的直射水。

寶照經下篇云:『水直朝來最不祥,一條直是一條鎗』,狹窄而直長,形似長箭,穴前左青龍砂是屬長房管。所以孫堅是孫鍾之長孫,死於天干『』同宮,而孫策又是孫堅之長子,亦箭死於天干同是『庚辛』之位,這樣便可以證明風水學說是必須從山水巒頭及理氣方位断,形氣兼得,決一不可断其吉凶禍福。

從理論中找實驗  尋求風水學真理 

雖然只能逗留三個多小時,但我們仍能詳細一一紀錄下來,以便日後回港可作參考研究分析之用。資料搜集妥當後。筆者發現兩位風水大師,一在唐代而另一個在清初,兩者時間相距有一千一百多年,而在他們的著作中,大家不約而同所描述孫鍾() 騎龍穴祖墳的四周山川環境,卻風水口訣不同,其真理是真實無誤。

 

我們便匆忙下山,馬不停蹄地趕回杭州,當抵達杭州香格里拉飯店時,已是晚上八時多了,此行雖則路途遙遠,攀山越嶺,捱飢抵餓,但尚算能滿足本人對風水學的求知慾,使眼界大開。 (待續)    

     

2012-08-27  於觀龍學舍

 

觀龍網址:www.koonlung-fengshui.com.hk

觀龍電子郵箱:koonlung@koon-lung.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