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朴槿惠命運分析      

    20127月,韓國先總統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宣佈:將參加當年12月份舉行的韓國總統大選。頓時,輿論譁然,成了世界上萬眾矚目的東方焦點人物。 

    朴槿惠是否真的能在此次競選中勝出,能否真正成為“韓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統,更將成為近代以來東北亞地區首位女性國家元首。”她的命局運氣到底如何?  

    根據媒體公佈的有關朴槿惠的信息,195222日(無時辰)朴槿惠出生在韓國大邱,至今未婚,並精通漢語。1979年其父朴正熙被刺殺後,她無奈離開政壇,痛忍悲苦,以“臥薪嚐膽”、蓄精養銳的宏志,“隱居”近二十年,於1997年高調複出,介入政治。遂於政途,屢創奇績,誓言返主青瓦台。觀其網媒影照,面容雖有化妝雕飾之嫌,但無論笑顏肅面,雙目深沉,透著帶有怨憤的英淩之氣,咄咄逼人。

    朴槿惠的運氣(不知時辰)局勢是: 

     年月日時

     辛辛戊 0

     卯丑寅 0 

    行一歲大運:

    壬癸甲乙丙丁戊

    寅卯辰巳午未申

 

    統觀朴槿惠的生日格局,大致可認為是時地皆非的傷官格。喜財星泄傷,如不礙財,見印也有益。運氣流年最怕金木。如比劫過旺,亦有傷害。年月透傷,雖生總統之家,運亦兇險蹇迫。朴槿惠性格果敢獨斷,堅定沉冷,扶弱抑強,手段鋒辣。她敢於擔責,敏疑善變,行為詭異,幻化妄轉。具有極強的繼承、競爭、抵抗和復仇心理,不枉有“冰公主”之稱。 

     回觀過往,青少年之運的朴槿惠,在初運的壬癸大運階段,有財應接,尚還平安。大運一交甲辰,禍遂踵至。作為總統的父親,險象環生。流年1974,歲在甲寅,凶煞聚党,母親遇刺身亡,父親僥倖脫險。至1979,流年己未,值大運辰庫,劫刃成夥,父親終未倖免,命殞槍下。而朴槿惠無奈之際,只好退隱避險,以俟東山,也正應了乙木否運的徵兆。從客觀上講,此舉甚高(身邊是否有高人指點,也未可知)。日元戊土坐殺,年支逢官,月丑生傷,滿局戾氣,殺機躍躍。以六字而論,財印不顯,唯取劫財而用了。1997年,流年丁丑,大運丙午,印星合力,托起朴槿惠返身政壇,遂奇跡多顯。雖2007年敗選總統,但運勢未減,呼聲更上。究其敗因,實乃大運與運元不合耳。從客觀上講,便是選機不當了。 

    筆者在此,插上一句與競選關係不大的話語——朴槿惠至今雖未有婚姻,但從運勢而看,卻是在青少年時期,就曾有過膠漆般的戀情,不過是豔陽下的春雪,成了鏡花般的心頭記憶……。

    2012年,歲逢壬辰,正值喜財,運勢強勁。又逢大運戊土,元運行八,比助有力。再是傷財官連環相生,若那不知的時辰恰好有助,定能在攻訐逆討聲中,贏得大眾支持,坎路生發,疾步入主青瓦台無疑矣。只是攻訐逆討卻埋下了危險的伏筆。(時辰若無助,競選之事或會失之交臂,功敗垂成,還會伴生旦夕之危,鑄成刻骨銘心之遺憾。) 

    朴槿惠一旦執政,期間雖難以密交中國,但與日本爭端卻會疊起,至激烈處,或有摩擦走火(抑或與戰事之類事情發生)。有意無意之間,卻幫助了中國八運之中的崛起之力,也是一大快事! 

    由於運局性質所限,朴槿惠執政激進有餘,權衡不足;決策率意,造生紕漏;矛盾突顯,異聲嘩起。雖權杖在握,卻無法掌控全局,恐難以任滿而悻悻落台(尤要注意甲午、乙未流年)。再者,時辰若有助,雖勝選得位,能安然(不管屆滿與否)走出青瓦台,唯是筆者的足願與祝福。只是,亦恐重蹈雙親之覆轍,豈不悲哉!慘哉!倏地,筆者一個激靈,眼前一陣模糊,一個若有若無,渾身似乎漬跡斑斑,踉踉蹌蹌的女子的身影一晃而過……一串模糊的數字也隨之消失…… 

    至此,筆者有一由衷建議,朴槿惠與其競爭總統寶座,倒不如做議長最適宜。誠不知她意下如何?

 

 

(本篇完,執筆於2012年8月22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