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咱不能這樣    

(一)

    前年秋天,筆者應邀去西安,這是近年來筆者再一次去西安了。在處理完工作之余,自然還要在朋友的陪同下到處去遊覽一下——雖然已是駕輕就熟了。就在法門寺外不遠的一處地攤上,擺著筆者在1992年出版的《秘訣集注》,那書,已經被翻得看不清“廬山”真面目了。只因為是自己出的書,筆者老遠就下意識的感覺到了。這是一處“闖江湖”算命的地攤,地攤周圍圍著幾個人正在聽那算命先生給其中一人批算運氣。看客們不多,記憶堿O四個人,有站著的,也有蹲著的,稀疏的圍著那位求測者。所以從人的縫隙間,遠遠地筆者就“感覺”到那本書是自己的。 

    算命先生看上去有四十五六歲的年紀,一臉長短深淺粗細不一的皺紋,清晰的刻劃在他那黧黑消瘦得的面龐上,兩邊的顴骨尖削,像十字的橫橫在兩頰,有點凸露。大概是走南闖北辛勞的緣故,算命先生的背有點駝,雖然面有蒙塵,但精神還可以稱得上足。一雙機警的、大小適中的眼睛,像兩顆滋潤的紫葡萄嵌鑲在他那低疏、有點散亂的雙眉下,只是眼眶有些凹小,紫葡萄般的眼珠顯得很深邃,很亮。一身深藍色的西裝,極不相稱的罩著他那撐不滿的軀體。求測人的模樣卻是令人欣賞,有點白胖,面色柔潤,眉宇間透發著紅黃相間、且厚重有根的氣色,笑眯眯的,說話的腔調,一聽就不是當地人。看舉止就是一個從城市堥茠滿B多少有點來頭且正走紅的人士。看來求測者也是應邀來西安的,周圍的那幾個人都是當地口音,雖蹲站的高低不同,但都一個神色地仰附著求測者的表情在微笑著,輕聲的附和著。求測者那白胖的手掌,指根上還有幾點小小的泛著紅潤的肉窩,很柔嫩。在算命先生骨節明顯、粗拙黝黑的手掌堙A顯得是那麼柔軟和不太相稱,就像是鷹爪中的一隻白兔。算命先生一邊漫不經心的揉搓著他的手,一邊略有所思,拉著長腔問著他的生辰。只見算命先生用兩手稍一用力地搓了搓他的手,又攥了攥,鬆手放下,從耳朵上取下圓珠筆,就在小本子上熟練的排出了求測者的八字四柱。然後,便拿起擺在地攤白布上的筆者的那本《秘訣集注》翻看著,找著堶悸漲r句。只見算命先生口中念念有詞,左手的大拇指在其他指頭肚上慢慢地挪動……而後,眼睛一亮,抬起頭來對求測者說道:“先生今年有喜事了,大概在回去後,最晚年底就有升遷。”求測者一臉疑惑,似乎聽到的太簡單,半信半疑的張嘴剛要說什麼,就又被算命先生的話打斷了:“說不準不要錢,再說這是我老師書上說定的。我跟著老師學了整整五年,是關上門獨傳的。不信你去找別人!”看樣子,算命先生還有點脾氣。呵呵!筆者聽到這堙A暗自好笑,咱們什麼時候認識過?……。陪同筆者的朋友,上前要和算命先生說什麼,卻被筆者的手勢給制止了。這時,求測者也覺得再問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一邊從手提包堮野X了一張百元大鈔,塞在了算命先生手堙A一邊說如果准了,再來時給你帶酒來!算命先生接過錢來,先是一怔,隨即一臉正經地塞進了西服媄銂漱f袋。算命先生再正經,他的嘴角邊縮動的細紋堣]透出了他心中的興奮——看來,他沒有收到過這麼大的案頭錢。 

    筆者一行離開了算命的卦攤,朋友疑問筆者,為什麼不戳穿算命先生的謊言。筆者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咱不能這個樣。你看那算命先生的外貌,清苦勞作,風塵僕僕,眼神堥癡S有惡氣,也算是一個以個人技能掙錢糊口的老實人,說得也還有點在譜。他的謊言不過是他為了掩蓋沒有師父傳授的短處,謀生的策略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說,自始至終,算命先生並沒有‘當頭一棒’嘿唬訛詐人的行為,也算是‘守德’了。如果砸了他的攤子,後果可能會造成不止他一個人的難處的……。社會上有句俗話說得好,做人總要給人留點面子,‘揭人別揭短,打人別打臉’嘛,這個短又不是‘原則’上的。” 

(二)

    一位挺有名氣的地產商,托筆者的熟人來到筆者家,說要自願出資給筆者出版有關風水和書法的集子,來徵求一下筆者的意見——這是五年前的事了。

    當筆者聽完熟人興致勃勃的話後,自是很高興。可筆者知道一個道理:無功不受祿。天上掉下來的好處,背後總有隱藏的秘密。所以,筆者並沒有直接答應這個事情,而是向熟人執意問起了“為什麼?”熟人拗不過筆者,便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果然,出版書籍的後面是隱藏著明顯的利益目的的,只是不想先說出來罷了——地產商出資開發建設的一個小區面臨著開盤,但購房的客戶卻不理想,價格頂上不去。他久慕筆者在易經研究上的名聲,又苦於不熟識筆者,便想以出版書籍為由,先讓熟人與筆者通融。而後,再讓筆者在他的廣告上以筆者的名義,用風水理論替他“無限度”的吹捧這項樓盤風水的好處,還無須勞駕筆者蒞臨。只是欲借筆者之名,開盤時把價格托上去就行,同時還能招徠更多的購房客戶,以便早日售罄。而且,地產商還慷慨地說道,一旦樓盤開盤順利,將會付給筆者一筆不菲的回贈。 

    筆者聽到這堙A面對熟人笑了起來。筆者常說——再好的樓盤風水,也不會是全部都好,堶悸眯w會有不好的位置,雞蛋堶惕Y使挑不出骨頭來,不還是有硬殼嘛。再壞的樓盤風水,也不都是全部都不好,堶悸眯w也能“矬子堶惟瑄N軍”。而且,選擇樓盤風水的優劣,應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業而異,因大環境而異……一個事物在同一個環境堶情A因個體的運氣不同,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所以,樓盤風水絕對不能一刀切,說好都好,說壞都壞。更何況只能說好,不能說壞呢。再者,筆者不能親臨其境勘察,就叫筆者如此“無限度”地去吹捧,這怎麼行呢?若這樣,豈不是為了利益去說謊,去騙人嗎!筆者做不到! 

    筆者一口拒絕了熟人帶來的“好事”,並告訴熟人:“咱不能這麼做!” 

    於是,地產商為筆者出版書籍的事泡了湯——可是,筆者對此,心堜Z然地很是自在,只是熟人在其中左右為難……。 

     筆者不埋怨地產商,商人的目的不就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嗎。況且,地產商還是帶著對筆者的信任慕名而託付人的。只是這利益應該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啊! 

    筆者也不埋怨熟人。因為,熟人更是滿懷對筆者的尊崇之心,想借此為筆者表示一下情誼的。只是筆者的回絕,令他非常尷尬,不知如何是好,以致對筆者產生了不滿。筆者理解熟人的心情和處境,沒多說什麼。筆者知道,熟人一定會想過來的——果然如此。

 

 

(本篇完,執筆於2012年8月23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