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龍玄學會

《新玄機》雜誌主頁   觀龍師傅其他文章 

流程圖: 資料: 風水個案
                                   

 

孫權祖墳:孫鍾--鶴舉(下)

                                                                                            圖、文•觀龍   

騎龍穴後知口訣 翻查註解定真偽 

筆者自幼喜歡研習陽陰二宅,特別對騎龍穴非常感興趣,凡古書記載之順騎龍、順側騎龍、橫騎龍、逆騎龍和廻騎龍等,都專注研審,無論在香港及中國各地的仙跡騎龍穴,筆者都會極力爭取機會去實地堪察,所以唐朝楊公仙師書中對孫鍾騎龍穴,和清朝各風水名家的註解都各有不同。在我心中存疑十數年,最後有緣能親赴孫鍾騎龍穴,目睹山川巒頭為體及二十四山方位理氣為用。必須體用互配合,才是真正的風水學,筆者如獲黑暗中尋得明燈之路。

所以從浙冮杭州回港後,便立刻再翻查堪輿古今書籍,以筆者親赴孫鍾騎龍穴後作對証:首先是在唐朝楊筠磪P師(834-900年)的都天寶照經中篇之記載,此書是楊仙師晚年之著作,主要是教導後學者,如何配合龍峰向水,先要達到收水為主,來龍亦可以配合出煞之要訣,楊公仙師以孫鍾(權)祖墳作實例來教導後學者,相信此山墳定是楊公仙師最喜愛之一名穴。

孫鍾騎龍穴前有天目山朝迎,左有分水江流入富春江,富春江長流水玉帶環腰作拱照。

地理辨正--華亭張澤(現今上海市郊)之蔣大鴻 (1620-1719年)

    後至明末清初,另一風水大師「蔣大鴻」(1620-1719年),書中所述他親臨「孫鍾」之祖墳,作實地勘察,後才註釋都天寶照經,所以他的註解較實用和清晰易明,書中云:「通篇皆言平洋,此章乃插入山峰者。何也;蓋八卦九星,乃陰陽之大總持,故凡有山之水,可以不論山。而有水之山,不能不論水。若遇山水相兼之地,未可但從山龍而論。還須細細尋求,亦必合此玄空大卦之要訣,而后墓宅產公侯也。」

    以上所述,是指山龍之收山出煞口訣的袐旨。若山龍無水局,則以收峰收龍為主,若穴前是見有水之局,水則日夜流動,所產生之吉凶禍福力量相對宏大,易曰:『吉凶悔吝生乎於動』。故必須以收水為主,收龍峰則較次之,此為孫鍾騎龍穴收水出煞之秘訣。

蔣氏又云:「孫鍾墓在富陽天子崗,木山龍而收富春江長流之水,故引以為記。」

    兩位風水明師都描述孫權祖墳時,都是以祖墳四周的山川走勢,而立寅申巳亥(人元卦)之坐向口訣,筆者實地堪察後,確定實是坐巳向亥而收富春江乙辛丁癸(人元卦)之來水,並未有說清楚富春江其實是辛水的秘旨,若未能親眼目睹,用羅庚去量度方位,就不能知道孫氏騎龍穴的山川形勢,更難得知楊公的隱藏的口訣之秘中秘密。風水學都是以巒頭為體,再配合理氣方位為用,達到體用合一後,故穴前立向以(寅申巳亥、乙辛丁癸)人元一氣的收山水口訣,才能庇蔭出皇帝之穴。

    自古至今風水師只多談理氣方位,不論及山川巒頭形勢,便是有用(理氣)而無體(巒頭),怎能發三國皇帝之龍穴呢?實屬妄想。所以後學者最好能夠親往孫權之祖墓,這樣才能真正了解兩位大師所提及之秘訣。

地理辨正直解書中--無錫之章仲山 (玄空飛星) (1821年)

    在清道光元年(1821年)與蔣大鴻時期相距一百三十多年後,江蘇省無錫縣之章仲山在其《地理辨正真解》中亦曾記述孫權之祖墳。

    在直解書中:「上四句(玄機妙訣有因由,向指山峰細細求,起造安墳依此訣,能令發褔出公候),言體用兼到之妙。

    在直解書中:中二句(真向支山尋祖脈,干神下穴永無憂)承上文而言祖脈,此祖脈非太祖少祖,山龍之來脈,又非干支公孫子母之祖脈,乃玄空之祖脈,所謂天心是也,數語當細細察之。

    筆者認為章仲山先生未曾親赴堪察過孫鍾的祖墓,不知道其祖宗山的來龍去脈,四周山峰高低起伏,八方之河流來水多及去水少的形勢,只能支吾其詞用體用兼到之妙。
章仲山先生並未談及孫鍾騎龍穴之太祖少祖山峰,山龍之來脈形勢,更沒有提出須要用羅盤量度父母山的方位,及入首來龍是何二十四山之卦位,只用乙辛丁癸,寅申巳亥的人元一卦之方位,只要合當運當令的山水,便可立旺向。

    後再說孫鍾祖墳之玄空祖脈的理氣,只論及天心正運(即現今2004-2023年 是下元八運),便是玄空飛星之理氣,必要立旺山旺向之祖脈,不宜立上山下水之局。
如乙辛丁癸,寅申巳亥,時師都謂此山此水,易犯差錯之龍,學習三元派的學者都知道,凡(乙辰、辛戌、丁未、癸丑,寅甲、申庚、巳丙、亥壬。兩宫交界,雜亂禍侵)皆棄之不敢用,卻不知此山此水,亦有發褔者,特引孫權墓為証。

    章仲山先生在其直觧中,大部份只是從玄空飛星理氣方位下去解釋。聰明的讀者,相信亦很易便能察覺到章仲山先生,並沒有親身到過浙江省富陽縣的天子崗孫鍾騎龍穴,故只能用玄空飛星去註觧,所以大家應察覺稍有偏差。

地理辨正續解--溫榮鑣(明遠) (玄空飛星) (1897)

    清光緒二十三年,歲次丁酉,(1897)上元二運,在江蘇省錫山的溫榮鑣(明遠),著有《地理辨正續解》,在此書內亦曾有解釋孫鐘(權)的祖墳。

    温氏續解內容謂:「玄機因由,細求山向之用法,尋祖脈者,即尋中五也,要將玄空對待之山向,均入中五交媾,依洛書九數﹒陰陽順逆尋去,水口三叉,有干神之旺星,排在此處,即為永無憂之吉也。

    寅申巳亥,要排玄空流行之乙辛丁癸,干神得旺到向,或到水口三叉,山上水裹,處處合法,白屋可出公卿,孫鐘之墓為證也。

    玄空之祖脈,所謂天心是也,天心即天運,玄空大卦之一隻眼,乃中五也。」

    筆者依照温明遠是說明去解釋:玄機妙訣是首先求立穴之坐向,然後再得知下葬之天運,便是三元九運之法,即以天運(即現今2004-2023年,下元八運)之數入中五(宮),順飛至九宫,再以坐向飛星之天盤運數入中宮,翻天倒地,別陰陽,分順逆,而山向飛星之吉凶方位便可明確知道,又只要將當時得運之飛星,飛到穴前之向首,合成旺星到向或向之旺星飛到水口三叉,配合旺山旺向及旺水。

    巒頭理氣處處配合,便可由貧轉富,並能改天命合造化,天地合運時,便能改凶禍轉為丁財兩旺,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

    温氏續解又說:「學者勿忽,此三節,方說出子午卯酉配乾坤艮巽。辰戌丑未配甲庚壬丙。寅申巳亥配乙辛丁癸。十二支配十二干,陰陽相錯,天地人三元之三卦也。」

  

天目山脈和金華山嶺互相光輝朝拱,成雌雄龍,中有富春江成天河界水,天目山雌龍結杭州省會陽居,雄龍結孫鍾騎龍穴陰宅。

    筆者以上內容可作解為,二十四山之陽紅陰黑的干支分佈:
    天元龍 - 子午卯酉為陰黑 配乾坤艮巽陽紅
    人元龍 - 乙辛丁癸之陰黑 配寅申巳亥陽紅
    地元龍 - 甲庚丙壬為陽紅 配辰戌丑未陰黑。

    溫明遠在補註書中,並沒有提及孫權祖墳之坐向,水口三叉在何方,只是把章仲山之《地理辨正直解》,重覆詳細解釋飛星之運用方法,況且孫權之祖墳在埋葬後數十年﹒才能蔭出三國時代的東吳大帝--孫權。
 

父母山是木星龍,土名白鶴山,又名天子崗,太陰金穴星而白虎捲案成孫鍾騎龍之窩穴。

地理辨正抉要--沈竹礽 (玄空飛星) (1890年)

    杭州錢塘沈竹礽約在1890年箸地理辨正抉要,在都天寶照經中篇內云:「此節言人元龍也,寅申巳亥,乙辛丁癸,為人元龍,寅申巳亥,陽也。陽順行,遇之即上山下水,不能起造安墳,故曰寅申巳亥隨龍走,隨龍走者,去而不留之意,故曰真向支山尋祖脈。」
    「然寅申巳亥與乙辛丁癸,非元旦盤也,指流行之氣而言,若有此山并此水一句,言寅申巳亥之局,倘能挨排得乙辛丁癸諸字,則山與水,旺星皆到,何愁不發。」

    由沈竹礽先生的說法,都是從玄空飛星下去註解,稍懂風水的學者都清楚知道三元二十四山之陽紅陰黑的分別(参看上圖),此二十四山稱之謂地盤或元旦盤,只要將當時下葬之天心正運(現今八運)入中飛佈,尋得天盤坐向飛星之數後,再尋找得乙辛丁癸之陰黑,便能得旺星到山和旺星到向水,便何愁不發。

    若遇得寅申巳亥,陽紅順飛,立刻便成上山下水之局,丁財兩敗之衰局,本運切忌立此衰向,不能起造安墳,凶禍立見,故曰隨龍走,去而不留之意。

    富春江在唐宋時往來江蘇黄山千島湖及浙江杭州一帶,水路交通非常暢旺,(宋朝有富春江山圖),筆者認為楊救貧仙師一定親赴看過孫鍾騎龍穴後,才得知騎龍穴之坐向是寅申巳亥人元龍,(不告訴後學者是巳亥向的袐訣),而收乙辛丁癸富春江水,(實收富春江之辛水是風水口訣),是必須親身堪察過四周山川形勢,定出山峰水勢方位的力量大小,這是有力證明楊仙師到過浙江省孫鍾之騎龍穴。

    自古至今,有很多風水學者,都誤會以為《天玉》和《都天寶照經》是談論理氣方位,大多數人都是從干支方位內推斷,此種方法只可能成為一個屋內風水師,只得理論而沒有親赴實地的驗証,更容易誤解書中的義理,形成錯漏百出的解釋,學者應多注意此點。

地理辨正疏--張心言 (玄空64卦) (1827)

    又在清道光七年(1827),張心言居於浙江省海鹽縣,在其著作地理辨正疏一書中,利用易經先天玄空六十四卦來解釋楊公之著作:青囊序,青囊奧語,天玉經和都天寶照經等。而楊公在都天寶照經內並未有用玄空六十四卦來解釋孫鍾之祖墳。

    而張心言則利用玄空六十四卦來補註楊公都天寶照經云:「此即重演人元,蓋此八龍在陽儀、陰儀交界之地,如收寅中家人卦之龍,必須左濱插斷甲中之豐卦,或豐卦中有活水領來,則更妙,此之謂騎龍,是水交流也,非收寅申巳亥之龍,、必敢乙辛丁癸之水為配也」。

兩宫交界 雜亂禍侵

    筆者根據張心言之解釋是在寅申巳亥,乙辛丁癸,八龍之中,在二十四山內,而寅申巳亥,乙辛丁癸,容易挨左,挨右,兼收兩宮交界之位,此方亦是玄空六十四卦之陰陽兩儀交界之地,雜亂禍侵之所。

    二十四山中甲寅是兩宫交界,雜亂禍生,又在玄空六十四卦之中是巽卦陰儀,震卦陽儀,正是兩儀交界,差錯莫櫻。雙收兩宮和兩儀之大小水,便凶禍立見。

 
兩儀交界,差錯莫櫻。

    故要收二十四山的寅宮,其中內有風火家人卦位之來龍,此指是玄空六十四卦之卦名,此卦象其外卦是巽為風,是陰儀之開始,切忌兼收左旁甲宮雷火豐之卦象,該卦位外卦是震為雷,正是陽儀所生,若兼收二十四山之「甲寅」兩宮之來龍,更容易一齊兼收玄空六十四卦之雷火豐和風火家人兩卦,便形成陰陽兩儀交界,差錯莫攖。

    補註內:「故必須用左濱(小河溝)插斷甲中的雷火豐來龍之氣,或雷火豐中有活水(河流溪澗)領來更妙,更並非收寅申巳亥之龍,一定必收乙辛丁癸之來去水為相配。」

    由上段可見,張心言在補註中是誤解了楊公描述孫鍾之祖墳是平洋龍之結穴法,所以在註解中便寫出了「必須左濱(小河溝)或活水插斷甲中之豐卦的句語。」
 

    孫鍾騎龍穴祖墳是山龍结穴而收富春江長流水。

 

    上海、嘉湖及海鹽等一帶都是華東大平洋地多是湖泊、魚塘水鄉、及平田地有利農耕,是中國的大糧倉。

    凡平洋穴法有三種看法,坐向前後有水為騎龍,左右有挾水為倚龍,向首有水聚為攀龍,所以水交流必是穴後有水,更需配合穴前明堂,亦必須有兩水交流,才可以稱為騎龍,所以在張心言補註內只有:「活水領來時更妙,此之謂騎龍,是水交流也。」並沒有描述過孫鍾之祖墳的四周山川形勢,又木山來龍在何方位,該穴之坐向,富春江水來去位置,所屬之先天玄空六十四卦之卦位,是何卦象,如何可達六十四卦之收山,兼取木山龍之脈氣,和收納富春江之來去水,書中更隻字未提及。

    蔣大鴻仙師在傳中清楚告訴大家:「通篇皆言平洋,此章乃插入山峰者,何也?故凡有山之水,可以不論山。而有水之山,不能不論水。若山水相兼之地,未可但從山龍而論,還須細细尋求」,即都天寶照經內通篇皆用平洋水龍為例,惟獨此章是用山龍结穴的方法,若山水相兼之山龍,並非只收來龍及山峰,還須細細尋求來水,向收聚水及來去水。即有水之山,不能不論水之句。

    在九四年台灣曾子南先生来香港,筆者有幸帶領曾師實地堪察過香港十大龍穴,筆者親口問曾師有否到過孫鍾的騎龍穴,他說未到過並再問騎龍穴的地方位置,所以在三元地理函授講義內註觧都是重復張心言補註中之一同解釋,並無新義。

    九四年筆者與曾子南先生在古洞看一富貴穴     曾子南夫婦在沙田大圍曾大屋門前合影

    由此可見在清朝時,章仲山、張心言和温明遠等人,都是未有親臨孫鍾之祖墳,可能路途遥遠,交通不便,或不知道正確位置,只是「按字索驥」罷了,只能用自己理氣方位的玄空飛星或玄空六十四卦去解釋孫鍾騎龍的方法作罷了。

看格多時心易曉,見多勝耳千回聞

    筆者只是向現今各位風水學者,舉孫權騎龍穴的例子,學者雖知書中的口訣,並無實際考驗成果,是無真憑實據,必須要追尋騎龍穴的仙跡,是何龍穴沙水,如何山川形勢,在穴前各二十四方位的立向收山水法,怎知寅申巳亥騎龍走,四方向是何方位,親臨穴場便知坐巳向亥而收辛方富春江之水,看此格式愈多愈熟,則愈久愈精,及知道書中更深入之隱藏風水秘旨,故實驗成果尤勝於看書。

    雪心賦云:『追尋仙跡,看格尤勝看書,奉勸世人,信耳不如信眼。』世人如隨聲附和而信耳之所聞,不如親看其格而信之。所見者為有得也,蓋耳所聞者,未必真而眼所見也。』

    楊公云:『勸君且去覆好墳,勝讀千卷撼龍文。』,現今學者,多是屋內風水先生,在屋內研究書中各文字的解釋,自我陶醉,就不能再上進,卻夜郎自大。
筆者在此只是拋磚引玉,將數百年孫鍾騎龍穴隱藏的口訣,公諸同好,希望各方風水學者,能把自己的陰陽二宅考驗成果,共同研究。勝過秘而不談,卻自吹自擂是獨家秘訣。則中國國粹風水堪輿學,就能永遠長久地發揚下去。(全篇完)

2012-09-17  於觀龍學舍

 

觀龍網址:www.koonlung-fengshui.com.hk

觀龍電子郵箱:koonlung@koon-lung.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