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宏泓道者其他文章

道家文化(廿三)          文•宏泓道者抄錄(敕奉祖師泓道, 正统之道)

 

道德經白話意譯

 

青牛蹄的的     太上寸寸心     五千言德道     萬象始一真

強名為樸大     有無往复恆     玄玄之又玄     生生大廣生

襲常襲明守     益謙益躬身     清靜歸自然     虛無立本根

呂祖純陽先師降示序賜道德經白話意譯-何聯道註譯 

 

第一章       體道-體道觀妙

道,可道,非常道

道,如果是可以用語言去為它描形塑態,窮根盡本的去表達它的具體情況的話,那麼它就不是永琲犒D了; 

名,可名,非常名

名,解為大道的名稱,如果是可以用語言去給它訂立或命一個名字,那麼它就不是永恆的名稱了。 

無名,天地之始

無,這個虛空竅冥鴻蒙妙化的混元之氣,可以稱名得上是流布宇宙,化生一切的開始根源,以其無名,常稱大道; 

有名,万物之母

有,這個由無極造他而形成太極,演衍其妙含兩儀所具象的陰陽貳氣,可以稱名得上是統育天地萬物,化成的開始本源。天地又是陰陽貳氣的最大具象,因而始制有名。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

妙解為妙化,運化。故所以常契心於無,是要深觀宇宙虛無境界中大生的幽妙,從無到有的道妙; 

常有,欲以觀其徼。

徼解為歸結,歸終。或解界限。說文解作:循。有巡遊往還的意思。亦解作由此至彼,由始至終。常常契心於有,是要深觀由虛無道體所成全的有名天地的萬物的從廣生以至歸終的從有還無法則。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

這無和有兩者,無妙自無。因有以顯無,都同出於道但名稱不同而已, 

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玄解為深遠,微妙。抱樸子曰:『玄者,自然之始祖。而萬殊之大宗也』。

它的從無生有,又自有歸無的相互演化往復程序,就一同叫做幽深遠奧的玄。它幽深又幽深,淵遠又淵遠,但那奡N是有、無往復妙化的出入之門戶和路徑。

 

《編者按》:

對於有和無的問題,朱子(朱熹)有一首詩云:

『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若識無中含有象,許君親見伏羲來。』 

這首詩的白話譯文為:當我在思考有,無的歸根究本意義的時候,惟恍惟惚,找不著頭緒。忽然有一絲靈感進入我的腦海中,就好像半漆黑的天空,響起了一聲驚雷,於是我腦海中。千重萬阻的困惑和不解,也好比像重門疊戶一樣,一扇一扇的打開了,對於無和有的問題要義,使我能登入室,徹底領悟了。如果,你們能像我一樣,了解無中生有的兩儀所具法象時,也許你就好像親身見到伏羲氏,到來和你談玄說易了。憑著這首詩。也許能對有,無的問題有進一步的心領神悟,意會融通。

 

第二章       養身-善養吾身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

天下如果有一套規則,鑒知怎麼樣條件的美,是謂之真美,這就物極必反,真的有醜惡出現了; 

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都知道怎樣才算是善,就有不善相對的存在了。 

故有無相生, 難易相成,

所以有和無互相轉化,難與物相對比較, 

長短相形, 高下相傾,

長與短是長度的對此,高與下是位置的比稱, 

音聲相和, 前後相隨

聲和音是清濁配合與區別,前和後是人們走在一起,才有先走和隨後的分別。 

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於是聖人處事,是不勉強去做,順乎自然的形勢而施為,不用語言教化但用心靈相通,感應信息,得者豁然頓悟,領會融通。

萬物作焉而不離,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

任教萬物做作與興起,千變萬化也順其自然,不加干預,不加反拒而逆其展勢,生養萬物而不據為己有,撫養萬物而不恃功恃勞,行為利世而不靠恃依賴,成就了大功業但不邀功自負。

夫惟弗居, 是以弗去。

正是因為不邀功逞勞,所以功勞才不會失掉。

 

第三章       安民-安民知欲

不尚賢,使民不爭;

不抬舉,不崇尚賢良人士,可使人民不會為名望而去鬥爭; 

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

不珍惜和貴重奇珍異寶,可使人民不因為起貪念而去偷竊; 

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可欲之物,可欲之情都視如不見,聽而不聞就不會心亂神迷。 

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所以聖人修身治事之道,物我咸忘,空虛無欲則心無罣礙,道充德厚,則身腹碩實,韜光養晦,減去自矜自恃自居去削弱志求,保持神精氣足,使髓滿骨堅。

常使民無知無欲

常常使人民沒有知見,沒有欲求, 

使夫智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

可使到即使是巧智狡猾的人,也不敢妄作妄為。順乎自然,不勉強去作為,則天下大治了。

 

第四章       無源-無的本源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

『沖解作盅,說文器虛也引申解作虛或空虛。』道是虛空玄奧,就像一個盅的中空,虛而有用,然而取之用之,卻又不盡不竭,澆之灌之也灌不滿。 

淵兮,似萬物之宗。

道真的是幽深淵冥,似得是萬物的宗源。 

挫其銳,解其紛,

道體純融,似被銼去了尖銳鋒芒,道體寧靜,似被解脫了煩雜緒擾的紛亂, 

和其光,同其塵。

『和解作調和或和同。』與兇猛暴烈的人,能和睦相處,與光彩的萬物比並,道的光華又混和其中而不顯露,歸乎平靜,與君子聖人相處亦能和他們一齊發出同濟的光輝,大道混於世塵也能卑下同流混同一體,因任同化他()們,因勢利導他們,使歸於善境。 

湛兮,似或存。

大道精深莫測,澄明安靜啊,確確實實是存在著的,但又看似或者存在著。 

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我不知道道是誰生育了它,好像在混元太易太初之前,就巳經存在了。

 

第五章-虛用-用虛守中 

天地不仁,

仁這婺悝@親或愛。仁亦引申為好生愛物之心。天道在平,無心而成物,做作運演萬物之際,沒有偏親私愛,也沒有好生愛物之心,萬物寄生其間,只有一段因緣造化的過程; 

以萬物為芻狗;

對待萬物的生死榮辱,就如祭祀鼀君老爺用的草織芻狗一樣,祭祀之後就扔掉不顧; 

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聖人也效法天地之道,以行不仁,所以方有大仁,至仁的表現,對待人民,也好對待芻狗樣。 

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

天地之間,各自為形,萬象俱備,就好像混元之氣,進出大風箱一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以孕育萬物嗎? 

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空虛寂寥,卻不窮盡,動而益生,生生不已,愈動愈出。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廢話講得太多,則言多必失而至窮理絕數,所以不如養神在心,守中進道。

 

第六章-成象-兩神成象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

「谷神可解作大道的功能。」谷神就是與道同體的混元真一精氣,它具乎大道功能,是永恆常在的永不湮沒,這就是幽遠淵深的化生天地的母系。 

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是無和有互相轉化的總樞機門戶和路徑,它是天地根的根源本始。 

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道體綿綿不絕,似有若無但它蓄存於宇宙,彌滿於六合,虛空難觸,竅冥難睹,『勤解作窮盡、勞動的意義。』發揮從無到有,自有歸無的往復化生作用,卻是不勞不動、潛移默化、無窮無盡的。

 

第七章-韜光-韜光養晦 

天長地久。

天地的存在,悠悠已久,遠古無垠。 

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

天地之所以能夠長存久遠的原因,就是因為天道無私,育化萬物,它不是為自己而生存的,故所以才能長存永生。 

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因此聖人,凡事謙躬禮讓,先人後己,因此天下人民都敬愛他,推他為首長,所以己身反而領先,置身於度外,物我咸忘,無名無利所以能任其事而存其身。 

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

不正是由於他的大公無私的作為嗎?所以才能大成其聖人之私下偉業。

 

第八章-易性-利物無爭

上善若水

道德高尚的聖人,言行舉止都好像水的品德和屬性一樣,諸善皆備,齊同眾德。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水的德性善澤萬物,而且不會和萬物相爭,

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水流卑下不逆,淖約且無微不達,無孔不入,樂於停聚在眾人所惡的卑下低穢地方,故幾近於道了。 

居善地,心善淵,

隨緣應勢,隨遇而安,善處於與人無爭之卑下之地,心性響往深遠寧靜的壑淵,清澈能容,澄明無爭, 

與善仁,言善信,

與人為善,無求無爭。與物交往,普利仁愛,言而有信,誠實可靠, 

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正物治平,制衡無私,知人任事,人盡其賢能,物盡其致用,動靜行止,順時應勢。 

夫唯不爭,故無尤。

唯獨是與天地同濟,與萬物無爭,尤解作怨恨,關係,過錯。故所以不會招來責難和怨恨。

 

第九章-滿損-滿損退益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盡力追求盈益,窮物之能,恃勢之盡,以致物極必反,滿極必溢,不如知所進退,適可而止; 

揣而銳之,不可長保。

揣讀作追,解為椎擊,冶鍛的意思。鍛冶器物,使之由鈍厚變為尖銳鋒利,必招崩缺裂滅,不可能長期保持這種狀態。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

即使富貴滿華堂,金玉如山積也無法長作守財奴; 

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在上位的人既富且貴,驕橫無道,必定自種惡果,招災惹禍,遺害無窮。 

功成身退,天之道。

成就了大功業,而不居功,全身而退,這就效法了天道盈昃,知足知止能消能息的自然法規。

 

第十章-道養-修道養德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營解作魂,古時營、魂、云三字通用。元神所寄的魂,和元精所寄的魄,合抱真一,互倚互存,能夠永遠不分離嗎? 

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

專氣就是常保持元氣大聚匯,以致形神糅合,能像嬰兒赤子一樣,氣柔如水,體軟如綿,無為純真嗎? 

滌除玄鑒,能無疵乎?

拼除雜念,洗滌瘕垢,使心光慧照,自歸玄明,能夠沒有瘕疵嗎? 

愛民治國,能無為乎?

恩澤萬民,仁政治國,能夠像天道一樣,無知無為嗎?

天門開闔,能為雌乎?

天靈蓋的泥丸宮,張弛開合,能使神氣致虛守靜,雌柔寧靜,以待坎中的真陽上交嗎? 

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明白自然法則,能法天象地,心中通曉一切,無所不達去改良,去改正,主觀與客觀的事物和環境,能夠虛心了悟,忘卻後天的知見嗎?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

生養萬物但不據為己有, 

為而不恃,長而不宰,

用無為之心而去有所作為,但不自恃其功,為萬物的首長但不去主宰它們,

是謂玄德

這就是所謂幽深淵邃的大德。

 

第十一章       用虛-虛而致用 

三十輻共一轂,

三十條輻條都順次的集中在一個車轂上, 

當其無,有車之用;

當然車轂的軸是空的,才能製造出車,而去使用它; 

埏埴以為器

埏解作用水倒進土中,去和泥。埴解作一種陶質細黏土。  埏埴這一種泥土,就是用水調和的陶土,可製作陶器, 

當其無,有器之用;

當製成的陶器是中間空的,才有陶器可以使用; 

鑿戶牖以為室,

開鑿門窗以作居室, 

當其無,有室之用。

當窗戶內的居室,是中間空洞的,才有居室可以使用。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故所以有形而下就能給人器精事利的方便,還要依靠無形而上才可以起到相關作用。

 

第十二章-儉欲-儉欲歸樸 

五色令人目盲,

五彩紛繽的顏色,使人眼花繚亂, 

五音令人耳聾,

抑揚頓挫的五音,喧嘩得使人震耳欲聾, 

五味令人口爽,

酸甜苦辣鹹的五味,使人口舌麻木, 

馳聘田獵,令人心發狂,

騎著馬車,縱橫奔馳於田野去打獵,追逐野獸,興奮得使人貪婪過度,狂性大發, 

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奇珍異寶,價值連城的貨物,使人為了得到它,而不顧一切,去違犯法紀,

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

所以聖人衹是虛其心而實其腹,滿足於基本生活並不追求五官眼目的享受,以免損耗精神,濁亂心性, 

故,去彼取此

因此,拋棄拼去聲色犬馬及一切慾望,躬取持守淳樸無為,養心忘跡,遣情破執。

 

第十三章-忘我-忘我忘身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至辱至譽皆以心為形役,都會令人驚喜交集,不知所措,就是將大災患,視作知己身一樣重要。

何謂寵辱若驚?

甚麼的樣子,謂之被寵被辱皆驚於疑心,失於手足無措呢? 

寵為上,辱為下,

就是因為寵則為人尊於上,而辱則被人貶於下, 

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

得到寵幸,就驚怕會被取奪,所以惶恐終日,喪失了榮寵,則更加憂心耿耿,更大的恥辱就快降臨。這就是遇到了難寵辱,都會驚慌失措。 

何謂貴大愚身?

甚麼樣叫做視大災禍和自己身體一樣重要呢?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

我之所以擔心有大咎患,就是因為我太重視一己之身,不能物我咸忘。 

及我無身,吾又何患?

如果我能夠無身無相,我那埵竟衒w的憂慮呢? 

故,貴以身為天下,則可寄於天下;

故所以,貴重自身必先忘卻己身,而視天下若己身,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樣就可以,寄以天下的重任了; 

愛以身為天下,乃可托於天下。

以仁愛己身的法則,推而廣之,去善治天下,則天下萬事萬物,皆可以相托了。 

 

第十四章-贊玄-贊道玄風

視之不見,名曰夷;

看也看不見,就只好給它一個名字,叫做夷; 

聽之不聞,名曰希;

聽也聽不著,就只好給它一個名字,叫做希; 

搏之不得,名曰微。

接觸也接觸不到的,就只好給它一個名字,叫做微。 

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

對於此三者,道理的玄妙,是不可以究本窮源,查根問柢的。故所以此三者,三妙歸一虛,舉一可反三。 

一者,其上下皦,其下不味。

「皦解作光耀、炫耀或白色的強光。」一者,指大道當它在上風的時候,不會耀目刺眼,難睹其真,當它處下勢的時候,不會昏暗冥昧,難洞其蘊。

繩繩兮不可名,

「繩繩解作綿綿不斷,沿古至今之意。」

垂之永久,千秋萬世,也不可勉強給它一個名字, 

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

往返來復,歸回到無物若虛之境。這就是所謂,沒有狀況的狀態, 

無物之象,是謂恍惚。

沒有物象的現象,就叫做恍恍惚惚,似虛似實,若有若無。 

迎之不具其首,隨之不見其後。

迎著正面去領會它,又不見它的開端,跟著後面去領悟它,又不見它的歸終。 

執古之道,以御介之有。

根據遠古早已存在的大道法則,去駕御今時現世會實際規律之萬有。 

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能夠知明宇宙的原初,自古太易,太初的盤古初開天地的鴻蒙妙化,才能體察大道總綱的紀元和法度,實質和內涵。

 

第十五章-顯德-明形見德 

古之善為道者

古之善於修明大道,由凡德而入聖賢的人, 

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精深遠邃,通化天地,幽贊妙明,玄正難識他的品格和內涵,故所以不容易描塑,和探識。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正因為他幽深而難知識,故所以只能勉強給他一個描摹去形容,如下: 

豫兮,若冬涉川,

遲疑謹慎,就好像冬日踏著冰塊去趟水渡川, 

猶兮,若畏四鄰,

猶疑審慎,就好像不亢不卑的去和前後左右的鄰國交往抗衡,

儼兮,其若客,

莊嚴拘謹,就好像過門謁貴,拜訪作客, 

渙兮,若冰之將釋。

輕鬆沒有壓力,就好像春回大地,冰雪即雪將融化。

敦兮,其若樸,

敦厚敬誠,就好像樸玉一樣的淳美, 

曠兮,其若谷,

心曠神怡,就好像壑谷的那樣,深大而能容, 

渾兮,其若濁。

渾混同流,就好像河水一樣的循流混濁。 

孰能濁以正,靜之徐清?

誰能制業濁濁流,讓它安靜下來,徐徐沉澱轉清? 

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誰能長久安定,安定得太久,則必求動求變而變動則徐徐發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夫惟不盈,故能敝不新成。

保守這種道理的人,不欲自滿而持盈。惟獨是不自滿,善藏善晦於故舊而安其身,不去標新立異以昭其大成。(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