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懷念南海十三郎

 

 

 

 

   

 

燕青(劉乃濟)珍藏惟一的南海十三郎黑白照片

    (編者按:本文上載之後,作者劉乃濟先生近日偶然找到珍藏了幾十年,南海十三郎惟一的黑白照片.這張照片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看來它是很想與世人見面.因此,劉先生特補來插進這一期的文稿堙A以饗讀者及網友。)

    何國寶同學追隨我研究掌相已有幾年了,他說來找我看相之時,是這一生中最低潮的一天。經過我指點後,出乎意料的否極泰來,得到大公司的延聘,擔任高職,工作十分順利。但他仍念念不忘當日幾乎窮途末路,亦驚訝命運的變化起落,竟是那麼的出奇。之後,他要向我學習相法,以探討命運的奧秘。由於是單獨授課,我教得用心,他學得努力,進步極為神速。每次回到香港,我們都會時常相處,感情十分深厚。 

    有趣的是,他在加拿大獲碩士學位歸來,這個“番書仔”,竟然迷上了粵曲,跟隨過最近去世的梁漢威師傅習藝。我在少年時,曾經拜師學戲,粉墨登場,當然會唱粵曲,又會玩二胡。於是,我們除了研討相學之外,又增多了一種話題,有時還會相偕到廟街的歌壇聽曲。興之所至,我亦會登台執樂器拍和或高歌一曲。廟街很多歌者都認識我,叫我做劉師父,不是看相師父,而是音樂師父。 

    在溫哥華,很少出門,在家中自彈自唱,自得其樂。何同學在電郵中問我,近來喜歡唱那一支戲曲,如果需要曲詞,他可以在香港為我搜羅。我告訴他,最近常唱的一首戲曲,是名伶薛覺先的《玉離魂──寒江釣雪》,這首戲曲是我的老友南海十三郎撰作的。 

    南海十三郎這個名字,像何同學這般年紀的後生之輩,可能會覺得陌生。我有一次提及廣州粵劇名伶陳小漢,一位年青人說:“陳小春,我就識。”出乎意料的,何同學竟然知道南海十三郎是誰。可能是南海十三郎的傳奇故事,曾經演過話劇,又拍過電影。他的師傅梁漢威亦有份演出,在話劇和影片中扮演名伶薛覺先,大展歌喉,唱的就是南海十三郎撰作的這首《寒江釣雪》。 

     何同學對於我把南海十三郎稱為“老友”,覺得十分出奇,很想知道這一段來龍去脈。其實,人生聚散,講究在一個“緣”字,俗語有云:“有緣千里能相聚,無緣對面不相逢”。 

    那時是日軍侵華年代,我才十七歲,在韶關江村師範學校剛讀完高中一年級。讀師範有一個好處,不但食宿免費,還供給書本衣物,因為政府急需栽培教師。這一年,日軍在太平洋戰爭中節節敗退,困獸猶鬥的在華南一帶發動猛攻。於是,粵北告急,韶關退守,學校緊急將學生疏散。 

    在兵荒馬亂中,我北上南雄投靠父親。父親在管理徵兵事務的《嶺南師管區》任上校科長,安排我當上士文書,做抄寫公文的工作,這就可以穿軍服,吃軍粮。日後,編輯們稱讚我的文稿寫得清晰,就是在那時候練來的。 

    這個軍事機構屬下有一個粵劇團,宣傳愛國抗日與軍民同樂。我被派去劇團做文書工作。劇團的團長就是南海十三郎,扣著黃邊一粒星的少校領章。但他的面相和體格,真的不敢恭維,穿上了軍裝,也不會令人有威武軒昂的感覺。我還記得,劇團的文武生梁少珊,喜歡演出桂名揚的袍甲戲。正印花旦鄔麗珠,武功很好,能夠表演踹上十多個沙煲的輕功。丑生是練醒民,走的是廖俠懷戲路,《乞米養狀元》是他的拿手好戲。他的女兒練玲珠是第三花旦,由於年齡與我相若,所以我們特別談得來。 

    劇團當然會演出南海十三郎撰寫的戲曲,那是他以前為名伶薛覺先度身訂造的好戲,例如《玉離魂》、《女兒香》、《雪擁藍關馬不前》等。每天吃過早餐後,大夥兒便集合在舞台上排戲。南海十三郎手執劇本,在台上走動指揮,嘴上唸著鑼鼓點子,示範一些戲劇動作。這時候,他是威風凜凜,像個總司令,大家都不敢怠慢,因為他罵起人來是很兇的。 

    南海十三郎不吃早餐,排完戲之後便上茶樓。可能是做到團長,出門也需要一個跟班,此時便叫一聲:“細路,跟我去飲茶。”在劇團中,我的年紀最小,長得也不算高大,所以他叫我做“細路”。去到茶樓,他一邊喝茶一邊看報紙,常看的那張報紙,叫做《陣中日報》,是軍部出版的,所以前方的戰訊特別多。看完報紙,放下茶杯,他便會和其他茶客談論時事,興緻勃勃,口沫橫飛,把敵我形勢分析得十分清楚,大家都很佩服。我心媟Q,軍部不請他去做參謀長,真是委屈了人材。 

    韶關失守,我們的劇團跟隨著司令部退入山區的和平縣,大夥兒在民間祠堂席地而睡,情況十分狼狽。這堛漫~民是客家人,聽不懂廣東大戲,所以劇團演出的機會不多,大家便沒有收入。幸而團員都編入了軍隊,每天兩頓粗飯是不必擔心的。 

    縣城堣]有簡陋的小茶樓,南海十三郎仍然可以每天過著飲茶看報紙的生活。在山區塈x頓了幾個月,突然爆竹嘭嘭,日本因為捱不過兩顆原子彈,宣佈無條件投降。劇團回到南雄便解散了,因為今後不須打仗,便不需要徵兵,連那個“大樹可遮蔭”的嶺南師管區都裁撤了。我的父親脫下軍裝退役,我也轉到韶關師範學校繼續學業。 

    以後再見到南海十三郎,已是在廣州和香港了。後來他的神經失常,說來話長,不再贅述了。由於有過這一段共患難的經歷,所以我把南海十三郎稱呼為“老友”,也很恰當。 

    如今,每當歌興大起,唱到《寒江釣雪》的“傷心淚,灑不了前塵影事。心頭個種滋味呀,惟有自己知。”便不禁悠然思念起,這位一代戲曲奇才的老友。 (本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