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宏泓道者其他文章

道家文化(廿五)          文•宏泓道者抄錄(敕奉祖師泓道, 正统之道)

 

道德經白話意譯(續)

 

第三十一章偃武-偃兵息武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軍隊和軍械都是不吉祥的東西。任何人或物,都厭惡它,故所以持道修德的人,不會投身於兵凶戰危的機制上,去立身處地。 

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

君子閒居於家室,就以左方為上處之位,行兵調將,則以位處於右方為上策,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己而用之,

窮兵黷武是不吉祥的東西,並不是君子聖人所嚮往的事物,萬不得已的時候,方去使用它, 

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

輕描淡寫,點到即止,不以獲得豐碩的戰果為美譽,認為勝利的戰果是美譽的話,這個就是嗜血為樂的殺人王了。 

吉事尚左,凶事尚右;

吉慶的事情祟尚左位,悲凶的事情崇尚右位; 

偏將軍居左,上將車居右,言以喪禮處之。

偏將軍居左位,上將軍居右位,這就是說用喪禮去處理它。 

殺人之眾,以悲哀蒞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殺人或戰死得太多了,應該用悲哀傷痛的心情去泣告它,打了勝仗,也要發喪禮去對待和行事。

 

第三十二章 聖德-聖人之德

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

道總常是無名,淳素而未經處理,加工的原料雖小,天下沒有人能臣役它。 

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

侯王若果能夠守著這樸質的資源物料,萬物就將會自歸於賓服,俯首稱臣。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天氣下降,地氣上升,氤氳相合,於是降下甘露,萬物滋榮,人民沒有指令它,都可以自自然然均沾雨露。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

邦國立基之始,已經制訂丁尊卑上下的名分,既然己制訂了名分, 

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

也應該點到即止。知所進退適可而止,就可以沒有災咎。 

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於江海。

譬如大道彌蓋盈滿在天地之間,就好像百川萬水,盡向東流,終歸於江湖,匯集於洋海一樣。

 

第三十三章 辨德 辨德知所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能夠知人善任者,就叫做智,知彼是也,能夠看清自我就叫做明,知己是也。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能夠戰勝別人,就叫做有威力,能夠戰勝自己,就叫做自強剛堅。 

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

能夠知足,安分守己,必致富有,強這婺悝@勤的意思。勤行不懈的人,就是有志之士,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不失根性規律的所以然者,必得長久,平等看待生死,而精神與道共存而不亡滅者,方得稱為永壽。

 

第三十四章 任成 任重大成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

大道秉浩然之氣,無邊無際,汜汜無垠,若浮若沉,似有似無,充塞滿盈於天地之間,可上可下,可左可右,無處不屆。 

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而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

萬物依恃此浩然之氣,生生長養,而它任自任然,不推不辭,成就了大功業,也不據名己有,衣被溫養萬物但不主宰它們。 

常無欲,可名於小

尋常日用之間,沒有欲望,至於至小而無內,故可以名為小; 

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

萬物歸附依順它,但它又不作為主人,包容都到大而無外,故才可以名稱它為大。 

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

就是它到底都不以恃自己是大,更不自以為大,故所以才能成就它的大事業。

 

第三十五章   仁德        至仁至德

執大象,天下往。

聖人守一抱樸,掌握大道之至仁至德,天下萬物都移心歸往,天下的四維八表都依賴它而大蔚有成。 

往而不害,安平泰。

大道所往攸宜,投入和靠近它都絕對安全,因為它不會害人害物,安穩和平孚泰。 

樂與餌,過客止。

娛樂和美食,能使上路的過客,止步暫且留駐。 

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

若用口舌去說出道的所以,就覺得道之為物,淡然無味。 

視之不是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可既。

用眼睛去看它,卻不足以看見,用耳朵去聽它,卻又是聽不著,但是大道的功用,卻又取之不竭,用之不盡。

 

第三十六章 微明 機微顯明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

將想要收縮歙斂它,必定要固然將它張開使它盈滿; 

將欲弱之,必固強之;

將欲想要去削弱它,必定要先把它強化起來; 

將欲廢之,必固興之;

將快想要把它廢卻不要,必定要先把它振興壯盛; 

將欲取之,必固與之;

將快想要取得它,就必須要先給它一些甜頭。 

是謂微明。

這就是洞觀幽微,明察秋亳觸機於先的大智慧,而能秉正道理顯明微妙。 

柔弱勝剛強。

柔弱是可以戰勝剛強。 

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在水中的魚,是不可以脫離深淵而還可以生存的,國家的權力和武力,是不可以放置不理或交給別人的。

 

第三十七章   為政 無為之政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

道總恆常是無為無欲,而自定自靜,復歸自然的,而且又是無所不致其用,應當做的,又無所不能作為。 

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侯王如果能夠守持秉正大道的無為之體,無不為之用,天下萬物將自然地,沐淳風而得教化了。 

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

在這淳化的過程中,它們欲念妄起有所做作時,我就用無名的樸質,無名的原始狀態,無名的大道去收斂鎮撫它。 

無名之樸,亦將不欲。

無名的原始狀態,亦將會無欲。 

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萬物無欲無求,回到守始古而歸無名的狀態,便會寧宓,天下一切將會自己自然然地從動歸靜,由亂返定,總歸安定於大同之境。

 

第三十八章 論德 德之所宗

上德下德,是以有德。

有上等道德修養的人,不是有心為德,去彰顯表揚他的德行,所以看不出有道德,因而德臻大全。 

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行下等道德的人,是有機心去為德,而且他的德行不完美,有心為德之餘,做事藏頭露尾,戰戰兢兢,惟恐失去了謹有的殘缺不全的德行,所以無德。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

行上等道德的人,抱無為之心而更無意有所作為,行下等道德的人,做事是有所為而為,也就是做作行為是有機心和目的。 

上仁為之兩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

行上等仁愛的人,辨事是沒有做作之心,上義的人,做事是有作為之機心, 

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

上禮的人,有所為事,提倡禮教但是無人響應附和,於是卷起衫袖,舉起手臂膊胳,以表示見義勇為,義憤填胸去遊說人追隨他, 

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

所以失去了大道而後找德去補救,失落了大德然後則求之於仁,失落了仁然後講求之於義,失去義理然後求救於禮教規範。 

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

而所謂禮,就是忠信走到了薄末亦是禍亂的罪魁禍首。  

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

能鑑前而識知事物將來發展,具先見之明者,乃是道的虛花浮果和表像,不是大道的本身,而且是愚昧的開始。 

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所以大道者,處身立足於厚德的狀態,而不居於淺薄無德的行止,處理事情實實際際,不去賣弄花巧。故所以去其輕宨浮躁而取其穩重踏實,質樸無華。

 

第三十九章 法本-法道之本

昔之得一者,

從古而來,得一者道之本的有如下,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

天得到道就清明,地得到道就平寧, 

神得一以靈,穀得一以盈,

神得到道就聖靈,穀得到道就滿盈, 

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

萬物得到道就會生生不息,王者諸侯得道,他統治的天下就會堅貞正固。 

其致之,一也,

它們致使的『清』『寧』『靈』『盈』『生』『貞』各以其一,統攝於一, 

天無以清,將恐裂;

天不能失去了道,如果失去了道,天就不能保持清明,恐怕就要崩裂; 

地無以寧,將恐發;

地不能失去了道,如果失去了道,地就不能保持平寧,恐怕就要崩陷; 

神無以靈,將恐歇;

神不能失去了道,如果失去了道,神就不能保持靈聖,恐怕就要消歇; 

穀無以盈,將恐竭;

穀不能失去了道,如果失去了道,穀就不能保持滿盈,恐怕就要枯竭;

萬物無以生,將恐滅;

萬物不能保持生生不息,恐怕就要消失滅絕;侯王無以貞而貴高將恐蹶。

「蹶解作顛撲。」侯王不能保持堅貞正固,恐怕就要國傾城傾,並失去他的高貴一切。 

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

故所以高貴就是要卑賤作為它的本根,高尚是以下層為本基。 

是以侯王自謂弧、寡、不穀。

所以侯王帝主都自己謙稱為,孤家、寡人、和不善。 

此非以賤為本邪?非乎?

非乎?這還是不是都以卑賤謙下為基本嗎?難道不是嗎? 

故致數輿無輿

故所以說人就車而數之,很多車的零件分開就沒有有車了。 

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琭琭解作美玉的樣子珞珞解作惡石的樣子。所以不願像翡翠美玉,為人所重貴,也不願像崢嶸礫石,為人所賤視。

 

第四十章 道用-道之為用

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

返本還元,向對立面轉化而至物極必反就是道自虛無至靜而發生,繼而又從動再還歸於靜的運動規律,虛無柔弱,無所不通,示人以弱就是道的為用的法門。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天下萬物都是從有而衍生的,而這個有又從無而產生的。

 

第四十一章 始成-善始善成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器根猛利的人,聽聞大道,由心往神慕開始,而去探訪履行,必定勤修苦學,由始到終。堅持實踐不懈; 

中士聞道,若存若亡;

悟性和道緣都是一般的人,聽聞大道,則似明似暗,半信半疑,所以修持大道的時候若即若離,不能堅持到底; 

下士聞道,大笑之,

走卒凡夫的人,聽聞大道,就會哈哈大笑,一任置之, 

不笑不足以為道。

不大笑,就不足以證明大道的玄妙幽深,至理真詮,非一般人所能認識。 

故建言有之,

故所以從前有人說過, 

明道若昧,進道若退,

了明大道的人,就好像是表現得很愚味,進道精進的人,行止表現得好傢道心退化, 

夷道若纇,

「纇解作崎嶇不平,原意是蠶絲上攪亂了的結。纇:音內。」大道平坦無垠,好像是崎嶇滿途, 

上德若穀,大白若辱,

「辱解作汙黑的意思。」上德的人,是虛懷若穀的人。大明大智的人,好像汙黑暗昧,

猶如最潔白的東西看似是不潔白的樣子, 

廣德若不足,

道高德廣的人,彷惚立德不厚,積德不足, 

建德若偷,質真若渝

「偷解作薄。說文:解作變汙。」道德修持得敦厚反而看似淺薄偷減,氣質純真澄明又好像是浮汙掠垢,不像又不著重質真, 

大方無隅,大器晚成,

正大方直,反似沒有尖梭銳角,大器物大建設是要費心勞力,曠時累日,積久才能成功,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洪量的聲音,聽來反似無聲,事物具象到極點,反而看不見形象和輪廓, 

道隱無名。

大道冥隱幽深無名可引。 

夫唯道善貸且成。

,一版本作貸,貸解施予,意即只有大道能擅長於施予而成就萬物。大道,才能一開始就秉其理於至善,一直去到終結也敬其善於大成。

 

第四十二章  道化-大道生化

道生一,一生二,

大道化生成混元之氣,其可名一,這混元之氣,流布廣施,於是轉化變成兩儀具象的陰陽貳氣, 

二生三,

陰陽貳氣互衍互含,相交而生成保合太和,的成形氣質,人和器物也得此氣質而成形,於是架構成天、地、人,這三才之道, 

三生萬物。

這三維空間的天、地、人,三才之道;用其已得的太和之氣,成其基本生化要素形、氣、質,演化廣生而成形而下的天下器界和萬物。 

萬物負陰而抱陽,

萬物負倚靠攏陰方而含抱懷涵陽方, 

沖氣以為和。

而此陰陽貳氣互相沖虛接觸統一起來,周流不息而至歸中和為用,用這個天下之大本的中,與天下之達德的和,使人民和萬事萬物,各得其宜,處於大和諧之中。 

人之所惡,惟孤、寡、不穀,而王侯以為稱

人民所厭惡的,不穀解作不善的意思。唯獨就是孤家,寡人和不善,但王侯將相,開口埋口也稱呼自己是孤家、寡人,並以此卑下之譽,沾沾自喜。 

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

故所以事物謙躬自損,而實受其益,或者天道厭滿惡盈,不喜歡萬事萬勸物過乎其益,大失中和之道,於是益增其益反而去減損它。 

人之所教,亦我義教之。

前人給我這些教益,一版作我亦教之;我亦用這些道理去教化後人。 

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橫豪霸道的人,不得好死,我就將這句說話的願則,開宗明義,承先啟後,作為教化的開始,並以之為座右銘。

 

第四十三章 尊柔-以柔制剛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天下的最柔弱的大道,或最柔弱的事物,能在最堅剛環境和事物中,走竄回還。 

無有入於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虛無所有,但卻無處不入。我從這一方面,得知道無為的益處。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

不用語言,而只是用心傳默授,意會融通,自然無為的教化天下。不作強為,而以無用為大用,無為為宗極的益處。 

天下之稀有者哉。

在天下間,能和它作一比較或相題並論的,畢竟很稀少了。(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