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無聊之聊       

    癸巳年的元宵節過了,天還是清明不起來,霧霾天氣一直膠著在中華大地上。即便是有些省份下了帶著雷電的暴雪,高鐵停運,飛機停飛,可就是撕不破大霧籠罩的幕布。哪怕是預報的晴天,也是昏沉沉的,猶如處在冬天饅頭房的蒸汽之中。羞澀的太陽就像是一個“團圓媳婦”,齷齪著臉,舒不開心,“猶抱琵笆半遮面”的,就是睜不開眼。那陽光怯生生地,顯得有些慘澹,若有若無的讓人提不起精神來。筆者的腦袋也象霧霾天氣似的,懶洋洋的,灰蒙蒙的,百無聊賴,好似一鍋漿糊。這可惡的霧霾,卻又叫媒體來了勁。前些時把霧霾歸咎於汽車排放,而今一過年,卻又鼓噪著歸咎起煙花爆竹的燃放來——儘管今年自覺的人們,煙花爆竹燃放得可謂是極少了,卻也沒有逃脫製造霧霾“主要嫌犯”的罪名。其實不然,化學氣體的排放和煙花爆竹的燃放,雖然會增加大氣的污染度,但霧霾的起因是自然現象,應與什麼排放是沒有必然聯繫的。

   
打不起精神來,頭腦媄茫茫的一片空白,自然也就沒有了創作的靈感,任筆者怎麼“使勁”的尋找刺激,這個靈感就是不來,一丁點作意也沒有。筆者只好“比著葫蘆畫瓢”,聊點本不想聊得翻版的小故事吧。

    在《唐•李肇•國史補•馬燧雪懷光》中有一段文字記載:“馬燧討李懷光,自太原引兵,至實(實,可能是刊抄之誤,明後改為寶)鼎(寶鼎,今應屬山西永濟轄地,古名已不存)下營。問其地,名埋懷村(今已無)。乃大喜曰:擒賊必矣。”果不其然,此一戰不但大獲全勝,還致使李懷光自殺身亡後被人割了首級,弄了個身首異處。這段古文說的是,唐將馬燧奉命征討叛將李懷光的故事,馬燧軍在寶鼎一帶駐紮時,獲知營地地名叫“埋懷村”,馬燧非常高興,從地名便預知一定能戰勝李懷光。因為,那個地方是埋葬“懷”的地方。後來,果然大勝凱旋。運氣就是這樣,一點一滴,一聲一畫,都暗藏著玄機。有些事看似巧合,其實是運氣歸宿所至的昭示。

   
不由得,筆者又想起了一生篤信風水運氣,因運氣改名的原國民黨軍統首領戴笠。戴笠原名戴春風,因求卜問運,摯信命運缺水滋潤,忌土克制,遂改名戴笠,字雨農。說來真“巧”,自改名後,其運氣升騰,一發不可收拾。經輾轉騰挪,能隨心所欲,呼風喚雨於君側。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的軍政要員,哪個不是畏他三分,敬他三分,幾乎到了人人都敬畏他的地步。說當時的戴笠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不為過,他遂得一個極為強亮的稱號——蔣介石的佩劍。就是這樣一位舉足輕重,權傾一時的人物,在1946年3月17日,因氣候原因往返于南京上空時,在戴山截雨溝的戴湖機毀人亡。好一個“戴山”、“截雨溝”、“戴湖”,真是無“巧”不成書啊!這難道是真的巧合嗎?答案是實在的:非也。是命運所至,更是名人命運的玄機故事所至,這難道不令人深思嗎?!還有一點被後人也傳為神話,在戴笠出事前,軍統局一位袁姓青年秘書,在戴笠出差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替戴笠擬定了一個工作上的化名,叫做“高崇嶽”。而當時主持處理戴笠事務的戴笠的工作助手精明絕世的毛人鳳,神差鬼使,卻忘了戴笠的忌諱,未經請示就迷迷糊糊地批准了化名的使用。山嶽厚土,把水克絕,卻成就了戴山空難,能說不神……神的還在後頭,也正是這毛人鳳無意間的糊塗,反而助旺了毛人鳳自己日後的官運。一陰一陽謂之道,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輔成。誠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

    還有一個古代“反語”預言的故事,也很有趣,筆者在這堣]說給大家聽聽。在說之前,先把“反語”解釋一下——反語,就是古代一種用聲韻反切法修辭而造成的一種隱藏著玄機的語句,簡稱“隱語”,也叫“翻語”,民間叫“切口”,現代稱為“反切語”。據唐•張鷟劄記小說集《朝野僉載》記錄:“唐魏僕射子名叔麟,識者曰:‘叔麟反語,身戮也。’後果被羅織而殺之。”原意說的是:唐朝命官魏僕射的兒子,名字叫魏叔麟。有明白人說“叔麟”這個名字是反語名字,將來會有殺身之禍的。後來,魏叔麟果然被人構陷而遭殺害。這其中的“叔麟”二字,“叔”的聲母和“麟”的韻母相切得“身”;再以“麟”的聲母和“叔”的韻母相切得“戮”。這樣,一個暗藏凶機“身戮”的名字就展現在世人的面前。從書中所言魏叔麟的歸宿來看,既是事實(無從考據),又似乎是有點牽強俯會。但是,不論書中的敍述是否屬實,它卻說明了一個道理——命運的玄機,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都會滲透在任何一個能得以隱藏,而又能昭彰的地方,只是不被世人而注意,而捕捉,而提取罷了。

  
 一聊就多,一多就囉嗦,不聊也罷了。望著窗外的霧霾,灰蒙蒙的,分不清也看不出是有日光還是沒有日光。不遠處的樓房隱隱約約的只露出一個毛茸茸的輪廓,好像和筆者在捉迷藏。這景象……難道是萬物的主宰——老天也犯了糾結?筆者站在窗前,凝思著上一篇寫的《霧霾》文章,浮想聯翩,心潮澎湃,好像有了一絲作意的靈感……

    愁天苦日羸民心,恰如黃病發哀音。何時環宇起風暴,吹淨霧霾見朗坤。真好!又見天氣預報——冷空氣裹挾春雨北風將臨,“霧霾可能被一舉吹散”……

 

 

(本篇完2013226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