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宏泓道者其他文章

道家文化(廿九)          文•宏泓道者抄錄(敕奉祖師泓道, 正统之道)

 

道之傳盛於呂祖 ()

《道藏輯要》是清代嘉慶年間(年17961820年)編纂的一套大型道教叢書。這套叢書分為二十八卷,以天上二十八宿依次命名。根據學者對現存各個版本的研究,基本可以肯定這套叢書最初是由北京覺源壇(又名第一覺壇)信士蔣元庭(蔣予蒲,1796年-1820年)所編輯及刻印。蔣元庭先後主持刻印過數個版本,它們的裝禎、冊數及卷數不盡相同,較好的版本收錄的近300部經典中,約三分之二輯錄自《正統道藏》和《萬曆續道藏》,而其餘約三分之一是「藏外」經典,大多數為明清時期新出或新撰的經典。《道藏輯要》收錄經典的總數,隨著日後重刊而有所增加。《道藏輯要》的出版過程和其收錄經典,反映了清代中晚期的道教發展,尤其是當時全真道及呂祖道壇的狀況。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莫尼卡發起了道藏輯要研究計畫,旨在發掘、整理與出版關於《道藏輯要》的各類學術研究成果。  

叩請師父再論百字碑

養氣忘言守            降心為不為

動靜知宗祖            無事更尋誰

真常須應物            應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在            性住氣自回

氣回丹自結            壺中配坎離

陰陽生反覆            普化一聲雷

白雲朝頂上            甘露灑須彌

自飲長生酒            逍遙誰得知

坐聽無弦曲            明通造化機

都來二十句            端的上天梯 

百字碑中其點睛之寶筏四字者是應物而不迷也。「應物而不迷」,「應世而不遺」者,上稟所言者,知足知用以「止慾」也。 

孔孟聖言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是知所止也。降心之養氣亦是養吾浩然之氣也,百字碑是自性內斂性命歸結合和成一真氣之功夫,「長生酒」是真性發現於玉鼎降成甘露下十二重樓真入絳宮之神與氣降結於腹中氣穴之法門也。 

百字碑是簡單一衹言修真輪廓,本仙之鍾呂一門道丹法訣應見於『金丹心法一書焉,必需讀之!』

 

呂祖道德真經

道德經序

夫六經皆載道德之書。而其文散著。未有以道德名經者。九之。則自太上五千言始。夫太上之言道非可道。太上之言德不自德。誠至矣妙矣。顧函關已過。疇登眾妙之門。紫氣不來。誰解玄元之奧。仰雜  呂祖純師。由儒入道。化身為三教之師。脫凡昇仙。立言救萬民之苦。黃鶴樓頭。恍覩青牛遺蹟。玉清觀堙C直衍柱下丹章。是以垂為訓者。微之則聲臭俱無。顯之則物理燦著。放之則彌綸六合。卷之則清淨一心。始則推原天運。見道德之大同。繼則力懲人欲。明道德之無我。終則默守吾真。還道德之本來。千言萬語。無非克己之精心。曲喻旁通。要恂盡性之極詣。尚得曰道其所道。非吾所謂道。德其所德。非吾所謂德也哉。夫然而道德之說。不獨太上發其蘊。有此經以繼之。直與太上共垂不朽矣。

崇陽趙璧敬序

道德真經

天運初來。與人同得。此謂之道。與人同有。此謂之德。動靜有時。彷彿空虛。

有身之始。愚聖無分。情慾所羈。多遭疾苦。力能超鼎。安免輪迴。智可全軍。

焉能自全。功名香餌。人何爭吞。妄想如絲。徒勞何益。在在可悟。他心自迷。

為昌為殃。皆所自肇。能動不久。能銳易折。守其真神。毋損毋剋。眾靈初成。

先通至性。因無思慮。所以悠悠。人手最毒。遭之不留。他在宇宙。與人何由。

誰不愛生。視之獨輕。此在他物。或謂無關。人之一身。何甘自戕。身雖為累。

實道之基。此基一失。復墮輪迴。清靜自如。不貪不癡。以心思身。以身思情。

何起何沈。靜中一念。為善為兇。防禦功深。惡念自消。打空塵慾。守定清真。

形如枯木。心若寒灰。總皆棄物。烏用躇躊。道非幽異。幽異非道。德不自知。

自知非德。太上虛心。光明如月。普照無窮。究竟無物。有物即暗。如雲掩月。

雲過月明。原無纖塵。草色花光。隱隱動人。花草無心。人自為動。心何不在。

獨在萬慮。勉力驅除。若防寇然。電光易過。見者目炫。當今之人。亦復如斯。

利味何餳。道味何淡。淡則常存。適意悅耳。如物之蠹。道妙無窮。如月在空。

深澗細流。悠悠千古。野鶴孤松。神仙所契。性靜心潔。不近華靡。覺後易惑。

況其未覺。即覺何惑。心慧機多。恃其聰明。好為辯折。舌鋒所觸。造業罪深。

守吾定默。凝吾真神。若愚若屈。功不易居。居之無益。還我本來。穆然無懷。

鏡之對人。人自為現。鏡本無心。妍醜畢現。完全不虧。有如圓月。究竟非久。

一室相聚。終必日散。四大非無。百動從心。心能不動。四大亦空。曠然無礙。

魔亦自遠。一著貪癡。萬魔已圍。此時欲破。恐已無期。勿謂偶過。正罪之基。

所起一念。善惡自知。人何昧昧。謗道曰非。大道盡此。敬修奉行。

呂祖道德經終 

《呂祖師三品經釋教原委》一段,以闡是經真法實效。

釋教清微, 肇於浩劫。觀空以空,虛無寂滅。昔有至人,名曰然燈,

立於中古,轉大法輪,教化度脫,無量眾生,佛傳始盛。次有佛出,

號釋迦文,自種民天,降神贍部,是時周昭,甲寅之歲。西印度國,

有迦維衛,其国王者,名曰淨梵,四月八日,太子斯誕,三十二相,

八十种好,以夙願故,舍国修道,雪山六載,精思苦行,鵲巢於頂,

藤穿膝脛;臘月八日,覩明星出,豁然超悟,具六通識,負龍象力,

開來繼往,闡教西域,初於鹿苑,繼祇陀林,黃金佈地,佛教崇興,

四十九年,應化不一。是時比邱,暨比邱尼,並優婆塞,與優婆夷,

凡數千人,俱同聽法,無不得度。有舍利佛,智慧第一,佛嘗因之,

宣說法要。有大弟子,名大迦葉,得佛心印,傳佛正宗,佛親授記,

是為初祖。又有弟子,名阿難陀,多聞第一,於佛滅後,傳佛教典,

流佈人間,今之佛藏,皆所宣傳。延及達摩,以大神通,一夕收攝,

三十六處,邪魔外道。設洪誓願,自西印度,歴恆沙河,至南贍部,

說法演教,宗門大展,授秘密旨,从起悟得,明心見性。佛法無多,

一切掃除,片言隻字,參悟本來。凡諸聰明,聞見知識,杜絀不事,

渾渾默默,頷領宗旨,悟諦因緣。無無所無,空無所空,內觀此心,

如虛空際,如千江月,如鏡如泡,如花中香;如是空空,以無無空,

故無所執。一字之妙,通達無礙,前無無前,後無無後,匪由聞見,

玄覽超忽,任諸見聞,頹然自喪,以因緣故,得無因緣,禪宗乃熾。

又有歷代,諸大法師,通經律論,取大法藏,闡譯文字,搜剔妙蘊,

傳諸三千,大千一切,閻浮提界,廣為眾生,說無量因,解諸煩熱,

化清涼境,拔諸苦惱,離火宅厄,濟諸幽魂,脫地獄趣,化諸六道,

獲天人樂,利賴無窮,蠱教以昌,流傳既久,厥旨無聞,凡彼緇流,

岡得真傳,東西剽竊,言語為宗,機鋒相對,口舌爭雄。所謂禪者,

闡演秘典,認本來面,毋用浮飾。若究厥弊,貽害後人,迷失真宗,

累主人翁,出居故舍,入無何有,渺茫漂泊,隨野狐禪,迷惘狂悖,

呵佛罵祖,儼大知識。抑又甚者,謬妄罔悟,以譌傳譌,譌以譌承。

我佛如來,法法何法,為究本根,故空諸法,文字不立,非去文字,

恐後學流,求文字中,昧失本根,故去文字;豈知文字,正難盡去,

去文字者,曾何沿流,但執文字,作文字觀。若从文字,究佛秘旨;

離失真宗,是文字障,斯害道矣。更可憫者,罔知是經,是佛心印,

傳流人間,為彼眾生,廣為說法,俾有解悟;即彼下等,愚暗不明,

資經懺悔,原令此輩,生恭敬心,朝夕諷誦,久或生明,了生死念,

力諸善行,脫輪迥趣,或悟精微,超諸上乘。非第口誦,無悔悟心,

便可宥罪,即假口誦,亦獲利益是彼誦時,生大歡喜,高吟朗咏,

令諸幽明,一切眾生,邪魔異類,幽魂餘孽,得聞是經,普沾勝利,

咸蒙濟度。非說是經,但假口誦,無持受心,無恭敬心,無誠信心,

無踴躍心,無均利心,無無私心,乃為誦經,乃獲功德,自流日下,

日下日壞,一切佛典,指為衣食,誦經之家,以虛文求,誦經之人,

以虛文應,一切眾生,以虛文故,故輕是經,而諸佛法,罔有存者。

要知是經,具大解脫,如廣陵散,化諸煩燥,如摩尼珠,化諸煩惱,

如般若船,度諸溺者,如波羅密,生諸津液,如漆室燈,燭諸幽暗。

具此种种,無量利益,但作文字,草草看過,便如糟粕,曾無所賴。

以故禪宗,知此等故,掃除一切,冥心內觀,空內外相,寂坐玄默,

領一參頭,究極旨趣,有歸於空,空無所空,以無空故,乃明斯旨。

若住暗室,張一焰炬,無物不見,無不明朗,罔所障礙,無障礙故;

心體俱備,性天完足,與天地俱,不為物宥,不宥於物,斯之為梵;

梵音清徹,幽明交濟,斯之為禪;禪理淵微,天人悉究,究厥旨者,

佛菩提種。如是如是,西來大意,作如是觀,佛法盡矣。

九品仙經

九品仙經自序 

吾乃唐朝進士。夙世好道。感正陽師。引入終南。投進玄門。自起弘願。度盡眾生。大願已出。追悔難及。嘗聞天地最高。玄妙用之無窮。天高地奧。玄之生玄。三教一理。迷凡不參。虛空生無。復本還原。吾蒙正陽師。立傳金丹。一紀飛昇。朝拜上帝。蒙帝開憐。領旨下方。普度群迷。迷失不醒。顯身留傳八品仙經。廣陵二品。臨江信州共成八品。又奉旨復下濟水。開透凡心。凡子不識。賜之乩鸞。戊子年命諭子。立求九品仙經。拔心寶懺心經。五處留傳八品。少傳一品。後淮揚潘延吉。湊成九品。又有拔心寶懺。玉文賜青靈真人。取回濟水。指引眾生入道。遵天地君親師。仁義禮智信。不敬天地。雷震電隨。暴雨混死。不敬地。屍首落水。體現鴨飱。不孝父母。天地難容。萬劫不免。不忠君王。敗國欺君。後墮沈淪。不遵師教。天地循環。後醒難逃。夫天命之為性。不離理也。離理非道。道理竝行。方成人禮。夫義者。敬重天地。尊事長上。莫犯五愆。義也。夫禮者。禮義廉恥。上不失於鄉黨。下不失於庶民。敬其天。尊其地。孝其親。慈其幼。禮也。夫智者。上智之虛無一氣。中智之於國家。下智之於人倫。智也。夫信者。信之於天地。信之於國家。信之於親黨。下不失信於幼子。此是人倫。仁義禮智信也。吾開迷愚。出凡界。引進眾生入玄門。先敬其天。天降吉祥。天清也。敬其地。地生萬物。地寧也。自然百種生芽。五穀豐登。夫人倫。必行善念。躲獄門。出迷途。離凡界。登覺路。通大道。出海岸。明虛無。漸漸加工。超列仙班。吾親留傳九品仙經之序。有還真會弟子。甄章趙等善。甲午年發願。在白鶴觀。立刊仙經。世人若求道者。休論千萬路遙。誠心進道。何言萬堬蚴n。世人請吾仙經。所謀皆遂。利益皆順。靈符九道。蕩蕩除魔。掃盡人間之禍根。引進乾坤之妙門。尊人倫。有仁義禮智信。信參道。上有精氣神。三教皆有。無所忐忑。印經即印心。刊經即刊道。人道既就。仙道可成。豈不恬於天地之間。存於後代之凡迷。上不測於文。下不失於禮。名登仙譜。九祖生天。豈不快哉。余身列仙班。親筆而成。 

太上玄元開化仙經品第九 

爾時純陽大帝。在兜率之天。清虛之府。趺跏蕉園。手執如意。晏然默坐。諸天仙神。雷火二部。城隍堛嚏C凜肅侍立。大帝曰。吾奉帝敕。遍歷九洲。普度群迷。闡揚大道。鹹登正覺。為因眾生。迷而不悟。吾今弘宣經教八品。一在廣陵。二在金陵。三在毘陵。四在信州。五在臨江。共成八品。為世津梁。眾生信者。百中一二。謗者不可勝紀。吾奉帝命。體好生之德。施廣濟之仁。諄諄告戒。明明敷說。眾生如聾如瞶。以致上帝震怒。水火刀兵。瘟疫蝗蝻。人不聊生。父子兄弟。夫妻骨肉。離散流亡。眾生不知儆悛。反起怨尤。鑒茲冥頑。深加憫惜。故不厭滾滾塵凡。萬億化身。演說道法。超拔苦根。眾生不知玄妙。妄說妄行。謗道謗法。吾湣不咎。益加提醒。但眾生為利慾情愛。迷卻本來。不忠不孝。不友不悌。不公不直。不信不義。祇有剝利於己。不知貽害在人。一味溫飽自求。不念君親兄弟。鰥獨孤寡。忍心毒害。違背聖賢。輕蔑天民。大過不改。小善不為。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種種孽障。自墮坑穽。猶然不悟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一入輪迴。人身難再。三途六道。墮落阿鼻。雖欲改悔。望救何及。茫茫苦趣。惟道可提。清真虛朗。湛然太空。無人我相。乃見元極。眾生懞懵。如夢如醉。醉猶有醒。夢猶有覺。何以眾生。茫然不醒。眼前皆道。三教一識。儒曰執中。釋曰空中。在吾之道。惟曰守中。所以儒者存心養性。若其釋也。明心見性。惟吾之道。修心煉性。惟心之修。忠孝以成。君親兄弟。莫不鹹宜。惟性之煉。安份忍辱。不彰人短。不恃己長。治國齊家。惟公惟正。敬感上帝。水火無侵。盜賊消弭。疾疫不生。刀兵永息。父子團圓。骨肉不離。珍禾嘉穗。五風十雨。福祿洊臻。災祲消除。國祚永寧。民生常怡。諦聽吾言。修真入道。同登彼岸。超脫生死。昔在廣陵。謗吾大道。欺侮上帝。毀仙詈佛。貶聖排賢。以致降戮。吾救不能。深為垂憐。特遊淮海。渡人迷津。眾生其念。勉力為善。毋為自誤。罪墮丘山。慎之慎之。改惡奉行。清虛子。長跪叩曰。道何以名。願指教明。使眾生醒覺。為入門蹊徑。大帝曰。大哉斯問。汝其傾聽。洗心滌慮。諸天仙神。鹹禮彤庭。大帝放大光明。三華聚頂。五氣朝元。為諸天雷火城社。而說道曰。夫道也者。位天地。育萬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於恆河沙數。曰道。獨明孤然無侶。曰道。開鴻濛而歸溟涬。曰道。奪造化而超死生。曰道。處卑污而大尊貴。曰道。居幽暗而極高明。曰道。細入微塵。曰道。大包天地。曰道。從有入無。曰道。作佛成仙。曰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吾經言言玄諦。汝當細細參求。普為世說。以悟群迷。即說偈曰。 

大哉至哉道。天地萬物生。孝悌及忠信。為人之大經。力行休自怠。本立而道生。

刀兵永無劫。水火總不攻。虎入南山臥。龍歸北海瞑。常使神馭氣。馭氣煉真精。

精化神還虛。引汝拜太清。超然三界外。不在世五行。舉步風雲合。言談鬼魅驚。

自心清湛湛。九祖盡超昇。慎哉吾所言。大道此中尋。 

大帝說偈已畢。諸天神將仙子。鹹起恭敬。發大歡喜。大帝曰。吾經八品。傳世已久。人未廣信。今上谷潘延吉。欲佈揚玄妙。弘傳大道。受經行世。凡經所在之處。諸天仙神。雷火二部。城隍堛嚏C自加擁護。諸天神將。作禮唯命而退。  

讚曰  

救劫延生日月長。返魂歸命紫雲鄉。浮羅寶蓋洪鈞合。妙法璠琰不可量。無極大道。元始法王。寶珠一粒在中央。說法放祥光。普演金章。萬聖禮虛皇。萬聖禮虛皇。

九品經終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