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趙敬賢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趙敬賢 (子曦)    

 

貓之骨的成敗哀榮    

   

    2013年4月8日,大米國傳來前首相「貓骨列。貸茶」夫人去世的消息,結束顯赫一生,終年八十七。消息指其最後歲月在五星酒店中渡過,是否晚景淒涼?仁者見仁……從平凡雜貨店少東走上世界之顛,政壇上叱吒風雲三十年而名垂青史。功業而言此生無悔矣!然造就了國而損了家,作為女性,是否能又一無遺憾? 智者見智……

   
有趣的是,鐵娘子成功之道,與「末代港督」彭公展示「民主」大義天淵競庭。在任初期,大米國百廢待興,工業一片蕭條貧於崩潰。工會談判橫行,號召民眾上街無日無之;街頭暴力不絕;分離暴力主義猖獗……今天康港人的什麼主什麼派,拿著這些以為「黃金鐧、上方劍」 悍然傚之不誤。每天抗爭什麼「公義」云云……都是女首相努力揚棄的垃圾! 鐵娘不鐵,大米國那還有今天繁榮?專制、強橫、非民主的「貓刮主義」,正是老黃狗今日百計千方,對而抗之的「目標」……。大米帝國因此力挽狂瀾。今人看來,「貓刮」卻是非常人行非常事,屬情有可原……的非常手段!

   
更妙是敵對黨的「通哥」貝理雅,曹隨蕭規八年,依舊斐然於「貓刮」的非常手段。若有人說,貓骨主義是今經退的始作俑者,那當年為大衰退作俑的又是誰?再追下去,是不是要把瓦特先生拿出來受鞭?

    今天康港有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努力爭取……寧受日晒雨淋,拿著紙板標語上街,表演街頭把戲……高調維權,一無創意的……。強索還什麼於誰?! 最低的什麼什麼? 目的是否要癱瘓政府,重演大米改革前的戲碼? 然後接受當政者的『強政、厲治』呢? 從來國泰則民安,治之不平則法亂。知足者不辱,子曦敢問一句,大家想要的是怎樣的生活?

    - 人人有飯開,救國自救的貓刮主義?
    - 暴力不文,以瘋采血染世界,惹來暴力回饋的桂冠正義?

    鐵娘子六十多歲時行動遠不如昔,天子自居的驕態有增無減。目空一切,以為一隻手可以遮天! 如她所言: “Failure?
Failure,it’s a word that could never exist!”

    然而敗了又怎辦?不作瓦全……! 站台十一年半,唐街十號禍起蕭薔,唯有黯然接受籠裡雞迫宮而下來。當年迫宮的「籠雞」,如今換個身份又在鏡頭前為鐵娘子臉上貼金,歌而頌之。薑還是老的辣,不愧老狐狸!…^^” 適時務者為雋傑,反正「cunning」非貶詞,只代表「機智」! 呵呵~~ 大家何必為死人嘔氣耶!

    易以乾為九。至於極,為有悔亢龍。坤為六,陰人主政而極於亢。「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福島戰役已肇其端……!然而人既在劫中,當然視之不見。丈夫去世後的鐵娘子一直獨居。最後遷入五星「安老院」。一代強者雖然五餐不缺。長伴床前的只有希斯羅的起落客機、幾本小書和痴呆病發後的半生回憶。人生孤獨走到盡頭,是衰到無人有?還是老到無朋友?都是她努力一生換來的「終極代價」!

    忽然想起幾句老歌詞……
    When I was young,I’ve needed anyone.
    Making love was just for fun。
    Those days were gon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be all by myself
anymore!!!

    位高權重的她,1982年不意絆了半跤,丟了會生金蛋的百年母雞。死後換來堂皇的外交冕詞,終非始料! 大半生活在生物鏈的頂層,在權謀中打滾的人。去後一雙子女不約而同「騰不出」時間奔喪,豈是人情之「常」? 人死如燈滅,終不離四偏一蓋。光榮過後唯有枯塚!中國人以晚年兒孫滿堂,承歡膝下為福。東西概念雖不同而人情如一。不知大家如何取捨?

    一般認為大米人性格陰沉若狐,既縮亦狡。末港督彭君在玫瑰園計劃展示無遺,佔盡上風。為其中佼佼者。大米跟狐狸從來像倫敦與大霧,有著不解千絲。國都成為狐家實無大不了!廣府人謂:人衰行路打倒褪!國衰呢?

    農曆新年傳來的嚇人消息,一隻狐狸走入倫敦一個民居,把初生嬰兒咬住拉下床舖……除了被咬斷一隻手指,頭部亦有四處傷痕,眼睛撞瘀。鄰居表示,狐狸數目近年大增,甚至聯群結黨出沒……。狐狸疑闖民居傷人的目的大概只有一個 -- 吃字! 只是代言狐在「家裡」生事,此刻中興重臣「息勞」歸主意象什麼? 未免予人代入聯想的空間…… http://news.tvb.com/world/511896a96db28ceb51000000



   
2008年雷曼爆煲,大米經濟再陷困境。同鄉花旗成為難兄難弟: 無論誰長誰幼,大哥也不比二哥……好!

    傳統卦意,晉者進也。是向前發展之象。可惜卦象游魂。目前處境是有家歸不得。唯有努力而為。春秋互霸之一晉文公重耳便在外流放近二十年來能歸國。其中心情,可以想像。之卦天水訟同是游魂。訟者眾言也,爭拗吵鬧之象。世爻月破,五爻玄持父母臨未,進化為兄弟耗神。再回合勾陳巳官化退。老問題猶豫不去。終又回到了原點.^^”

    米政府本年的管治日非,由中下層人士觸發。國家在卡霉輪手上要重整其鼓,看來大有難度
. = . =


(本篇完)

趙敬賢網址:www.tsehei-utopia.com

趙敬賢電子郵箱:vckings@sinatown.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