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我說風水畫   

    沿海考察歸來,趣聞多多。每想起一些雜談熱議,筆者常常,形如小兒,自思自笑,有時還搖頭嗤鼻,呈現不屑一顧狀。

   
不管怎樣,筆者在風水界和書畫界也已有年了,名雖不揚,但也有些聲響痕跡。泛泛半個多世紀櫛風沐雨的閱歷積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好多地方都留下了筆者學習、學習、再學習的“作業”。有個朋友說得好,“朱老師這個行當是個辛苦活,還真夠累的”。這次沿海考察,也是與風水有關。看填海作業,觀山下平川,無不風風火火,累了個不亦樂乎。雖累,卻也高興,目睹著朋友功業的興起,能為之出把綿薄的“點撥”小力,使之少走彎路,也覺得是很開心榮幸的事。

    小憩之際,酒店閒聊,因為筆者又是書法家,有個朋友便把話頭扯到了目前書畫界盛行的風水畫(指國畫,含書法,後同)上。關於風水畫的氾濫,筆者耳聞已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去年就有朋友讓筆者寫一下有關風水畫的看法。筆者總覺得,這事不值得一說。因為,畫風水畫的畫家們多不是風水界的人士,根本不懂風水。即便有的能說上個“仨核桃倆棗”來,也不過是為了推銷他(她)自己所謂的風水畫,現“八哥學舌”的學了幾句風水術語而已。筆者見過當下的一些風水畫作,從畫功角度,大都不入流,更談不上意境了。即便有些畫功尚可,也有點意境的畫作,也非上乘之作。至於這些作品的畫家,懂不懂風水,從畫作上就感覺得出來,無需再述。只是可憐了那些不懂風水的求家,卻破費了不少銀子。筆者早就說過,看風水是以“主人”為本的。不論風水家勘察何處風水,都要圍著主人的運氣轉。主人運氣適合的,又正好符合風水的向好理論,這才是主人的好風水。一塊向好的風水地域,並不一定適合任何人。而一塊不好的風水地域,也是不適合任何人的。因為,人的運氣有強弱變化,而地域運氣也是好壞輪流的,“風水輪流轉”,不就是這個道理嘛。這人看壞的地方,那人不一定壞;這人看好的地方,那人也不一定好。三國上有一個很生動的例子——別人都不敢騎的那匹讓人犯嘀咕的,“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能妨害主人的凶馬的盧,而劉玄德卻在危急關頭,騎上它“一踴三丈”便跨過了闊越數丈的檀溪,不但救了他的命,還由此成就了他的功業。同是一馬,而龐統卻無運受用,因騎的盧,卻被亂箭射死在落鳳坡。究其原因就是,的盧馬正適合劉玄德將盛的運氣,劉玄德能鎮得住,能享得來。而龐統運勢卻與的盧不相吻合。這就是“主人”的運氣使然,也是“風水輪流轉”使然。一旦主人的運氣,和地域風水協調了,一切都好。反之,不協調了,也就是不適應主人了,那就要向壞處變化了。筆者早就呼籲風水界,看風水,一定要“先有吉人,後有吉地”才行啊!絕不可一好都好,一壞都壞的把“主人”扔在一邊通論。否則,誤人不淺。

  
 還是回過頭來說風水畫吧。其實,講的例子都是因為風水畫而講的。一個不懂風水,又不知主人運氣的畫家,他能畫出風水畫來嗎?他畫的風水畫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筆者想,這個無須多說了,讀者會自明的。筆者只從藝術角度講一句,如果畫作藝術品質高點,能起到個對環境的藝術點綴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何談風水。

    為什麼要調風水,就是因為某個環境的風水有了不適合主人的“毛病”,用風水的辦法去調整它,使之適應主人的運氣。調風水,就像人有病要看醫吃藥一樣,是去治病。說到這堙A筆者想起了前幾年發生在筆者身邊的故事——一個朋友忽然問筆者說,有一個畫家給他畫了一幅鍾馗打鬼的風水畫,讓他迎門掛在家中,以防鬼害,不知可否。筆者隨即問到,你家遭遇什麼了?有“鬼”嗎?朋友卻笑答,一切都很好,哪來的什麼鬼,做個預防吧。筆者也笑著反問到,你沒有病需要吃藥嗎?朋友遂悟,只好把鍾馗“收藏”起來(那幅畫有沒有調整風水的效力,還是個問號。撇開風水不說,在一個和諧的環境堙A憑空掛上一幅怒目揮劍的鍾馗畫,心堹鉞峈A嗎?)。筆者再說個看似題外的話——現在的餐桌上,經常有炸蠍子這一道所謂的養生菜,美其名曰:能協調人體機能,促進新陳代謝,增強細胞活力,對人的心腦血管,神經系統……等等都有好處,還能預防癌症云云。殊不知,蠍子入藥的使用是有講究的。大都知道,蠍子的作用是祛風、解痙、鎮驚,凡有此疾患者,中藥的組方堣j都有蠍子這一味藥。人們在吃食蠍子的時候,卻忘了蠍子是藥,是治病的,不是食品。蠍子的功能是兩面性的:有風祛風,無風動風。就是有風疾的時候,吃蠍子,會治療風疾。而沒有風疾的時候,如果吃食,會引動風疾,也就是會招致風疾的。這一點,就如前說的那位,本來居住環境很好卻要鍾馗打鬼的朋友一樣,這叫自找麻煩,無事生非。吃食蠍子的這個道理,對不懂風水,卻亂調風水者是不是也有所提醒呢?千萬別“庸人自擾之”,讓那些不懂風水的畫家憑空送來麻煩。

   
凡是中國傳統的學問,大都貫穿著陰陽的理念。風水佈局講陰陽向背,明堂靠山;畫作透視也講虛實遠近,留白濃淡……兩者無不有著互相的關聯。但風水畫一說,筆者卻孤陋寡聞,無論是風水史,還是中國畫史,都沒見有“風水畫”之說。看來,這還真是當代畫界的創新,可這氾濫又是怎麼回事呢……

    筆者覺得,不論什麼事物,要基於傳統,不能割斷宗脈,還要有時代性的創新。但創新,雖具有時代氣息,但不能是“無本之木”。筆者以為,“風水畫”畫家,一要明人運,二要懂風水,三要有畫功,四要有學識,五要有感應環境和貫注意識的能力,六要有德性。六者少一,便不可以風水畫論。否則,只能是誤人損己而已。

   
一要明人運:不懂人的陰陽五行運氣、運勢、運路和運律,怎能知人的進退盛衰,又如何能為人畫畫調風水。

    二要懂風水:不懂巒頭理氣,不知元運變化,不曉龍脈局勢,地理陰陽,又怎能為人畫出“拾遺補缺”“治病”的風水畫來。

   
三要有畫功:真正的畫家,是要有極高的藝術修養的。畫家作品的藝術水準是畫家功底的體現。畫家的功底是“日月磨礪”的結果。畫家的畫作有形無形的都滲透著畫家的心血、歲月痕跡和精神。尤其是這種精神,是能感染他人和環境的

    四要有學識:畫家要有畫外功,畫風水畫的畫家更應有畫外功。歷史上的畫家,不是為畫而畫,大都是文人騷客,有的還是政治家、軍事家……等等。否則,是畫匠,其作品與名聲也不會流傳到現在。而風水畫畫家,還要多一項“陰陽理論”。

   
五要有感應環境和貫注意識的能力:畫風水畫的畫家,要有“慧根”,要有“慧眼”,要具備“天人感應”的特性。能對一個新的環境、新結識的人等等事物具有感覺融通的天性。還應有把風水意識通過自身意志的力量,貫注到作品中去,使作品能在環境中佈施風水力量。否則,畫作只是一個補壁圖形。

    六要有德性:應具備高尚的品德情操,以助人為己任。成人者才能成己,人即我,我即人,人我同體。但要在施助的時候,還要注意不要因此風水調整,傷害到其他任何人和任何地域。明瞭循緣扶正,不要趨炎附勢,狂言詐語,欺人謀利,務要持正人格,恪守舌德。要誠實守信,取財有道。還應該明白,任何人的運律大道是自然的天道,是任何力量也不能改變的,所調整改善的只是“微調”。就如必去某一目的地,目標是不變的,但殊途各有,就看走哪一條道為好了。

   
人遵自然,天道永行。依順運緣,即可德成。風水畫者,然也。
 

 

(本篇完2013723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