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周師傅其他文章

流程圖: 資料: 玄門記緣
 

 

                          文、周師

 

恩怨得失卦中求

 

    中華傳統學問之中,包含的範圍五花八門,但卻存在文武之分。文者,由士農工商,直至棋琴書畫,醫卜星相。武者,由拳腳功夫或兵器刀刃,到內家氣功。文科或武科分科極細,而且必須長時間投入才有成績。

    無論文科或理科,學習的精神都很十分注重 “勤力” 的原素,兩者之中,從不觸及 “好玩” 的成份。

    術數的領域之中,少了一份練武的克苦耐勞,但卻多了一份如如煙亦如霧的 “悟性” 。假若一眾學子同時修讀術數,無論是命相或風水,到了最後只有少數能達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又或如同一個卦象或命盤,兩位懂術數的人同時閱讀,大意可能相同,但論及細節的巧妙,就是造詣上的分界了。

    今附以一例:

    巳年酉月丁酉日
   女占事業 - 謀求轉工


    某日會客,一位年輕客人來問卜,打算占問一下事業前程。搖起銅錢數下,得出卦或如下。


    世爻持官臨日,但應爻受剋,白虎發動。

    我開首便道:“姑娘仔,此卦見你現在事業不錯,但已臨樽頸位置,去年曾有升職之事,然乎?”

    只見客人點頭,說:“其實這公司待我不薄,每年升職加薪已屬例牌動作,但是去年加幅特別優厚。先生所言,也是算是對的。”

    我習慣每次會客,都排起幾個命盤參考。除了八字還參看斗數命盤,以補不足。此命武貪照命,大限事業宮化忌,短期內很難有一番大作為,現職能有如此造化,已是運限的最佳結局。

    不過,卦象除了顯示事業運的訊息,還有其他更重要之事情,希望可以提點一下這位客人。

    我說:“姑娘,依這卦看來,你家尚有一女丁,不知姐或妹 ? ”

    客人不料有此一問,答道:“是姐姐。”

    我說:“唔,此姐事業一般,她的現職沒有什麼前途可言”

    因此卦離宮為脫氣,兄爻遇日月也是脫氣,必然運道不就。而三傳之中,中傳巳兄逢空,又怎會是行運之輩 ?

    客人點頭道:“師父所言也對,姐姐只是做合約工,完約後不知何去何從了。”

    我再道:“姑娘,你家附近為大水之境,是臨海之地吧 ? 而且大門附近,又放了好些植物。如是這般,家宅母親必有木壓雷驚之災,然也 ? ”

    只見客人一凜,料不到問事業竟然扯上母親的事,連忙點頭說:“家母素有嚴重抑鬱症,而且近來經常遷怒於家父,說他在拈花惹草。不知往後又會如何 ? ”

    術數比起功夫,多了幾道變化。因為功夫是格鬥技擊之術,埋頭苦練自可功多藝熟,就算是隨手一揮,只要角度合乎法則,簡單如 “小念頭” 或 “圈手” ,都可以制敵傷人於不備。但祿命占算之道,除了對陰陽生剋熟練之外,還多了一層因果法則,把這一層都透視了,才可以造出立體的效果。

    我問道:“汝母屬何生肖 ? ”

    她答道:“屬豬”

    從課傳之中,只見宅剋命卦,而年命臨太陰遇對宮勾陳。最要命的,是亥位遇丑宮。無論三傳四課,或地盤星曜,統統都對母命不利,此為之 “重重剋入,喪門掛縞衣” 。 其母命道之中,必曾有大傷陰德之事也。

    我緩道:“姑娘,你與母親是否無所不談 ? ”

    她說:“唔,也算是的。”

    我道:“你可知否,母親於你出生之前後,曾有墮胎之事 ?依我看來此事應曾發生,而且從未為亡嬰做一份功德。你母於零八己丑,曾大病一場。如以上屬實,則羊年也要小心了。

    只見客人抽了口涼氣,說:“ 師父是否有陰陽眼? 我母果曾於我出生後意外懷孕,但後來怕養育不來,故唯有打掉胎兒。她於零九年曾緊急入院開刀,幸好死去活來。不知往後應該怎辦? ”

    名言有云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命理之中沒有無端端的行衰運,必有鮮為人知的事實在背後。卦中顯示此宅誤放水種植物,如坤宮受剋,已是有違風水之兆。其母命卦重重剋入,逢陰司凶將,是每多陰德業報之數。唯有教其從今起廣種善業,始有扭轉命運之效。

    從事命理星相,因謀生不易,業者每多苦練數項殺手鐧以備不時之需。故此,日常會客我除了八字斗數,更配以文王卦和六壬數同參。希望把一個命盤或卦象,透視到如親歷其境的效果,那才是算是真功夫。(本篇完)

 

周師傅電子郵箱:jimbookmaster@yahoo.com.hk

周師傅網頁:http://blog.yahoo.com/_IVD7BAO3STTWYOJ6XBIZEIAABA/articles/page/1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