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閑話拆字   

    說起拆字來,也是挺有意思的。這個意思,就是耐人尋味,越琢磨越有滋味。筆者小時候,就對這門子遊戲有點上心,也經常到處去撈取這一類的故事。

  
 話說清朝康熙年間,蘇州民間有一位怪異方士,姓朱,專門為人測字,奇准,人稱朱鐵嘴。因為筆者與他同姓,所以,筆者也就對這位朱鐵嘴的事記得格外清楚。

    這位朱鐵嘴,為人測字,有個怪癖——每天只測一人,而且還必須預約。沒有事前“掛號”的,一律不予接待。就和現在預約專家看病一樣,提前掛號,排隊前來,只是比那些喜歡多多益善的現代專家“獨”點。他這個怪癖,一生沒變。

   
突然有一天,已露端倪叛亂的平西王吳月所,修快信一封給江蘇官吏布政使慕拱極,欲借蘇州“國庫”的銀子。慕得信後,左右為難。不借給他,恐怕吳反目成仇;要是借給他,又怕日後吳叛,豈不成了大清國的賊子。慕正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的門下便給他出主意,何不去請教一下朱鐵嘴,必能從那堭o出一條明路來。慕拱極聽了很是高興,可是又一想,那個惱人的排隊,得等到猴年馬月呀,豈不誤了大事,真是“遠水難解近渴”。於是,愁雲又一次湧上心頭。還是門下人聰明,其中一個說,咱給那個挨到號的人一筆銀子,把他的號頭買過來,不就萬事大吉了嗎!還真行,“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慕拱極如願見到了朱鐵嘴。

    因慕見朱心中急切,見面後一時卻不知怎麼說好了,更不知要寫個什麼字好。情急之下,見朱鐵嘴案子上放著一本書,便隨手拿起來一翻,看見一個“正”字,就順手指了一下,便又把書放回原處。朱鐵嘴見狀,什麼也不問了,畢竟是經過歷練的“大家”。隨口就斷出:“正字,像王字。中間一橫腰折成豎,王心已亂,欲立天下。你又將書本返回原處,看來亂心之王,反叛在即,卻難成功。”於是,朱鐵嘴問慕,想明白什麼事?此時,慕拱極心緒已定,隨即把吳月所想借庫銀的事說了出來。朱聞後,輕輕一笑地說道:“此事萬萬不可借與他,否則日後必有牽連。”

   
慕拱極還算是一個識相理智的人,接受了朱鐵嘴的點撥,回去後,想盡辦法把此事推脫了。後來,吳月所謀反,被朝廷平息,受牽連者不下上千人。而慕拱極聽了朱鐵嘴的話,活生生躲過此劫。此事,被後人傳為佳話至今。

    由於上述故事的“刺激”,筆者又聯想到最近全世界紛紛嚷嚷地美國政府關門、開門的事。說起這個以個人利益為核心,自私、貪婪到極致,在地球上稱王稱霸,且又日薄西山的國家的運氣,筆者也講了、寫了不少了,想必關注筆者文章的看官也都有所瞭解。前邊講了拆字的事,這媯妒怳]試著玩玩著遊戲,再看看美國這個“龐然大物”到底會怎麼樣呢?

   
即便稱“美國”,就以“美”字來說事吧——

    拆字的自古以來,美字多以“天上天”來拆斷,筆者這堣ㄦQ蹈人舊轍。筆者覺得。這個“美”字,上邊是“羊”,是“斷尾羊”。下邊是“大”,大屬火形,是火字的連體。斷尾羊“有頭無尾”,結果終是不好的,想一想,什麼事有頭無尾能有好結果。而且,斷尾羊烤在火上,生生一個烤羊排,除了是人們分食的飽腹美味,那羊還有什麼好果子呢?現任總統奧巴馬是“馬”,馬也是火,火上加火成炎,這個火燒火燎的日子難熬啊!馬羊六合,已成一體,惹火燒身,看來必須烤下去了,奧巴馬可就是美國倒運的里程碑式的人物了(說實在的,任何運氣到來的時候,都會有應運而生的人物。奧巴馬即是其中之一,從運氣的角度來看,全世界倒是都應該感謝他,儘管他的初衷不是如此)。既然是羊,諸事明顯焦點可能就會應在羊年。可巧,後年乙未,正逢羊年(明年甲午,由“馬”合入,農曆六月即漸引入羊年運事)。

   
凡事都有個對應,美國與日本對應。羊者,陽也;日者,亦陽也。那就來說說美國在亞洲的那個跟屁蟲樣的日本吧。日本那個“日”字,俗拆多以“口上口”來說事。就在上世紀的1945年前後,日本鬼子在中國的土地上向中華民族無條件投降的時候,不也有“走了口上口(日),來了天上天(美)”的民讖嗎。筆者卻以為,口上口有借代之嫌,不論上下,總有一口有缺口。缺口者,被敲掉大牙之謂也!呵呵,諸位看官,你說是不是這樣。兩口有一缺,相對應的那個必然要深陷坑底,兩口缺一,孤立無援,哪裡還有好運可走。日本後運或許失在“口”上,隨著他的美國主子,一塊兒翻跟頭去吧。

    倉頡造字有玄機,一點一劃都相宜。天下興亡多少事,方塊之間總不離。哈哈……(請參閱筆者其他有關美國、日本運氣的文章)。   

 

(本篇完,20131018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