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青羊故事會

    說明:本篇是從筆者2008年末始撰,曾經發表過的,有關運氣的諸多文章中,選擇摘錄的部分關於2015年,以及以後運氣的文章段落,意在使讀者能夠集中快捷的瞭解筆者的研究,並與筆者一起觀察和探究運氣規律。所辑文段以撰寫(發表)時間為序。2015年,歲在乙未。乙木色青,未土肖羊,故為青羊。

    己丑年是中國(或以中國為首)崛起的轉化樞紐年段的開始,在遭受“罕見”的危機變革“陣痛”(或可遷延後幾年)之後,會在數年之後(真正走出這場危機應在2015年,即乙未年。其間,2012年,即壬辰年時,雖各方面出現轉機,只是趨緩而已。應有應對危機的較長打算),一展“東方龍”顏,令世界追隨,刮目崇仰!
(摘自《烤夾生的牛肉》2008年12月15日 )

   
根據上海的運氣推斷,筆者以為在八運中(2004至2023年間),上海的發展不盡人意,綜合狀態事與願違,或恐是處在易發不測並首當其沖的不利地理位置,對此不得不慎。尤其是2009年至2018年間,更是重中之重的時段。上海的發展應當守成緩進,切不可憑感情意氣躁動冒進,爭一時之快。否則,後悔不及。八運中的上海猶如在淺水中逆水航行的巨輪一樣,稍有不慎便有擱淺的危險。遲至八運末年,才會逐漸回緩。(摘自《淺水中逆航的巨輪——上海》2009年5月18日)

    隨著中國運氣進入八運後的逐漸遷變壯大崛起,和日後中國應運或可遷都中龍故都生發之地,屆時中國本能的會掌控四周而立於世界之巔。那時的東南亞九運生氣,自然會生向中國,又會成為中國的“朝貢”之國的集結地域。在八運堙A中國接受著東北方的當旺之氣,而東南亞各國,卻在中國受旺的時候,受東北方的衝擊而七零八落,一片狼藉。雖然前面說過,東南亞盜泄中國的運氣,但結果是損人不利己。任何一個運氣到來之前,都是有徵兆的,南龍領九運之氣,在九運到來之前會出現迎運轉折,即“龍體翻身甩尾”的極端現象。尤自2009年己丑年始,地異災變,戰亂民怨,凡諸多變化,會隨時發生。至庚寅年(2010),“東南”二字卻招來“金木混戰”之局。這種混亂現象此起彼伏,斷續之間會延至2015年以後才可以逐漸平息。此間,東南亞各國尤其是會先後產生極得民間擁戴、富有新思想的應運新政人物,更替間,這些新人物會北望中國漸生一團和氣。現任和近任領導人大多會下臺去職,辭職或被推翻,以及意想不到的“離崗”現象,有的甚至還要有“囹圄”之苦和被刺之災,等等。老舊政人亦會先後駕鶴飛西(尤在2015年前),空留一腔遺願作為後人笑談。(摘自
《神龍翻身,東南亞一片狼藉》2009年11月29日)

   
走背運的馬英九又坐鎮在地運不濟的臺灣,能有好事嗎?“摁下葫蘆瓢起來”的災禍麻煩會陪伴著臺灣,陪伴著馬英九,就是擔心,馬英九千萬別成了落湯螃蟹,也未可知。(摘自《落湯螃蟹馬英九》2010年1月15日)

    以中華民族為核心的思維方式會有整體上巨大的明顯凸現,大有統領世界的趨勢。國際社會將逐漸脫離西方科學的“物質”化,而走向崇拜“精神化”,也就是走向“東方化”。目前的西方現代化科學已經走到了極端末路,國際社會已經逐漸認識到所謂現代科學的發展是人類極度自私的表現,從而破壞了自然,人為的造成了諸多滅絕人性的災難。筆者在《烤夾生的牛肉》就已說明,這次世界性的大危機(其實經濟危機是思想意識及信仰危機的體現),非到2012年後逐漸趨穩,真正脫離困境走向充滿希望的發展還得等到2015年後。
(摘自《白虎下山,時如秋風掃落葉》2010年1月10日 )

   
醒來吧,東方雄獅!一聲怒吼,全球抖擻!偉大的中華民族一定會讓未來世界仰目相看的!(摘自《即將醒睡的雄獅》2010年5月25日)

    在2015年,歲在乙未之年,大陸與臺灣統一的民族大業,將會隨著運氣的發展逐漸進入實質性程序運作,說句現代時尚的話,就是會步入“倒計時”吧。這個劃時代的開端,真正是值得整個中華民族共同歡呼慶賀的,臺灣就要回到祖國的懷抱,兩岸炎黃子孫能不歡欣雀躍。
(摘自《2015,是台灣回歸的起步之年》2010年7月15日)

   
運氣,是自然界運動的規律,天地間的一切都逃脫不了運氣的擺弄。為了自然界的平衡,運氣無時無刻不在起著“裁判”的作用。在有的事物(物種)發展到極端而威脅著自然界其他事物(物種)存在的時候,大自然就要教訓那個霸道的忘乎所以的傢伙了。霸道威脅的時間越長、越大、越重、越狂,大自然教訓的程度就越是慘烈,非讓那傢伙回到原先的位置不可,甚至還要矯枉過正,讓那傢伙去替自然界修復它霸道時造成的創傷。

這些年以來,坐落在北美的美國,就是這麼個傢伙(以及世界上傍著美國的利益集團,狐假虎威,搖旗呐喊,助紂為虐)。在天地間橫行霸道,以掠奪世界資源為能事,欺行霸市,弱肉強食。訛資奪土,霸國侵民。假和平之旗號,行戰爭之惡實。招搖於地球之上,行騙於國際之間。干預他政,挑撥事端,遇有悖逆,便炫以高端科技的最新武器戰爭伺候。欺天下之欺,霸天下之霸,無所不用其極。如今,在元運交八以後,自然主宰為了警示美國,除天災人禍預警以外,還以釜底抽薪的經濟危機風暴進行警示。而美國,不去“自我省身”,痛改前非,卻全然不顧運氣的“點撥”,我行我素,更加變本加厲“逆天行事”,竟然針對運氣促使強勁發展的中華民族以及其他弱小國度大行不道,實施圍堵。欺中國之忍讓之美,騙中國之寬容之德。倒行逆施,妄圖逆運遏制中國的崛起來拯救美國自身之既倒。此,天理不容,自然發威,因運氣之律,筆者以為,美國即將迎來暴異大迸發的時代。自此往後幾多年,無論天災人禍和無端怪異魔難,都會讓美國措手不及,持高端科技而無用,在驚恐之中滑頹下去。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呼啦啦似大廈傾,在樹倒猢猻散的時候,到那時再看美國還能橫行否?
(摘自《暴異沴氣籠罩下的北美》2010年7月20日)

    按照筆者所推演的中國經濟運氣規律,2012年是壬辰年,納音屬水,地支辰土屬於水庫,天干壬水坐庫,真是水波蕩漾。水主流動,該年必定會出現各方面的大變化,樓市也要隨在變化的大軍堨R當變化主流。巧合的2012年的立春在乙未日,而乙未日又正好是2015年的流年干支。這巧合堶情A隱藏著一個因緣關係,壬辰年的變化會直接影響到2015年後才能“收兵”,那時才能使中國經濟在整體運氣的規律中和諧的真正步入繁榮之道。運氣這個東西就是這樣,有時看似不屑一顧的東西,卻正好是那玄機的機關所在。
(摘自《2012,悲泣的中國樓市》2010年8月25日)

   
聯合國運氣自2011年起便會進入風雨飄搖的時代,至2012年更會進一步加劇衰敗散亂、異端迭起、無所適從的運氣。再至2016年由於世界上的“美國利益集團”內部倒戈大潮的興起,聯合國處於徹底分裂的邊緣。最終至2019年,隨著美國強勢的帝國運氣的徹底(或瀕臨)垮塌,聯合國已是六神無主,存在已無意義,或與當年秋天宣佈解體。抑或另行其它體制,抑或遷移東方,抑或重組……其時,美國已不能再左右所謂的“聯合國”了,灰溜溜或如喪家之犬,只能是夾著尾巴露候著眼瞅著了。至此,全世界畸形的單極世界消失(或迅速消失),由一個聲音變為合唱,以世界東方為主導、以中國為領袖的和諧的地球環境開始形成……。(摘自《聯合國面臨解體》2010年9月24日 )

    運氣學說埵部妊{土必變”的說法,“逢土必變”就是自然之道的變化機緣。因為土生萬物,“土主四季”,土性是貫穿始終的。在五行中,土不同於其他四行,譬如,木主春,火主夏,金主秋,水主冬的季節性等。而土,雖為土,其性卻包含著其他四行的性質,而其他四行無土不成。所以,土性是“廣泛的”,是貫穿於春夏秋冬四季的。而四季之土又會隨著季節的變化,呈現出每一個季節的特性來。土又分為“四庫”,辰土為水庫,未土為木庫,戌土為火庫,丑土為金庫。而各庫之土所體現的事物又會不同。2012年,歲在壬辰(壬辰歲運,在2011辛卯年壬辰月即漸引出)。壬辰納音為水,辰又是水庫,壬水當頭一坐,浩瀚蕩漾,碧波粼粼。壬水合丁,通根化木,木旺生風。水主動變,見風起浪,嘯頭翻滾,大有衝擊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自家人的陣勢。大浪淘沙,汰劣留精,運如漫漫洪濤,勢將滌蕩全球。“逢土必變”“有的沒有沒有的有,成的不成不成的成”的世界性大變革的“過篩子”的時代已面臨全球。滌蕩污垢,掃滅魍魎,淨化人心,清除惡孽,“有德、有福的老實人留下”,勢不可擋。還是那句話,這個陣勢將在2015年,運逢乙未後始得收斂,漸漸刹車。直至2018年,歲在戊戌,沖散辰庫之後,一個清明和諧睦處的世界在沖刷乾淨污垢之後,必將以新的面目,闊步向人們走來(請參閱筆者其他有關世界運氣的文章,不贅)。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一定會隨著運氣轉換的步伐,重新閃爍在地球的東方!那光,那彩,一定會隨著中華崛起大運的腳步,絢麗的撒播在世界的每一塊地方!
(摘自《世界運氣已經到了過篩子的時期》2011年5月8日)

   
烏龍一聲震天吼,不知從哪里喚出無數小青龍前來助戰。刹那間,雲頭驟聚,黑風消氣,只見黑虎惟有招架之比劃,沒有還擊之鬥力。黑虎自恨怎麼沒生三頭六臂……黑虎因種太純,不能旁生,只好孤軍奮戰。眼見得體力不支,只好把金字塔從口中戀戀不捨地拋出,墜落在地球上摔了個粉碎,海市蜃樓頓時化為烏有。金衣被崩成無數散落的金星,墜入泥土而不知所蹤——金終歸土,乃金原性。而土坯塔也隨之粉碎的與沙土無異了——假的就是假的。此時,只剩下苟延殘喘的純種黑虎,在那堬晴C睜地看著金字塔的粉碎,還欲奮爭。烏龍憐其是條生命,不欲再迫,遂逼其遁之,自生自滅去吧……。(摘自《黑虎、金字塔、烏龍》2011年8月21日)

    八字雙刃過處,平靜的渾球表面乾淨得嚇人,很快綠茵茵的芃茸覆蓋了刃過處的表面。那夾在刃縫中遺留下的枯茅也隨著芃茸的鵝黃漸漸地從根部變的翠綠起來。呵,一派生機出現了,一個新的綠茵茵的渾球在羊兒的歡跳鳴戲中,開始向著遠方的一股暖融融的霞光普照的地方滾動過去,一輪和煦的日光環緊緊地罩住了渾球。哦,這不是渾球的軌道麼,一切都是光閃閃的……

    恍惚的筆者,似乎有些清醒,極力地尋找著渾球影像的源頭。迷蒙中筆者似乎感悟到了——這不是八運中的預示麼……那霞光普照的遠方不就是九運麼……
(摘自《剃頭與地球》2011年10月20日)

   
黃衣人不知是什麼時候站了起來。遠遠望去,黃衣上漬透著大小不一的斑塊,但精神矍鑠……一群青山羊自由自在地在遠處山坡上吃著嫩草,一條黃狗圍著羊群警惕的來回跑著,保護著羊群的安全。黃衣人抖了抖衣服上的斑塊,頓時高大起來——柱天柱地,兩隻手臂向前伸著,寬大厚實的兩手罩籠著下方……黑衣人撫摸著被摔傷的坐骨,一臉愁苦的抬頭望著什麼。綠衣人忽然變得像個懦弱的侏儒,來回跑著。紅衣人一臉笑容的在做著什麼,好像是在“趕任務”。白衣人兩手在胸前擺動著,像摸到什麼,又像是視力不行了,原先豐滿的體格明顯的瘦了許多…… (摘自《春峰神游小記》2012年2月29日)

    拆字的自古以來,美字多以“天上天”來拆斷,筆者這堣ㄦQ蹈人舊轍。筆者覺得。這個“美”字,上邊是“羊”,是“斷尾羊”。下邊是“大”,大屬火形,是火字的連體。斷尾羊“有頭無尾”,結果終是不好的,想一想,什麼事有頭無尾能有好結果。而且,斷尾羊烤在火上,生生一個烤羊排,除了是人們分食的飽腹美味,那羊還有什麼好果子呢?現任總統奧巴馬是“馬”,馬也是火,火上加火成炎,這個火燒火燎的日子難熬啊!馬羊六合,已成一體,惹火燒身,看來必須烤下去了,奧巴馬可就是美國倒運的里程碑式的人物了(說實在的,任何運氣到來的時候,都會有應運而生的人物。奧巴馬即是其中之一,從運氣的角度來看,全世界倒是都應該感謝他,儘管他的初衷不是如此)。既然是羊,諸事明顯焦點可能就會應在羊年。可巧,後年乙未,正逢羊年(明年甲午,由“馬”合入,農曆六月即漸引入羊年運事)。

    凡事都有個對應,美國與日本對應。羊者,陽也;日者,亦陽也。那就來說說美國在亞洲的那個跟屁蟲樣的日本吧。日本那個“日”字,俗拆多以“口上口”來說事。就在上世紀的1945年前後,日本鬼子在中國的土地上向中華民族無條件投降的時候,不也有“走了口上口(日),來了天上天(美)”的民讖嗎。筆者卻以為,口上口有借代之嫌,不論上下,總有一口有缺口。缺口者,被敲掉大牙之謂也!呵呵,諸位看官,你說是不是這樣。兩口有一缺,相對應的那個必然要深陷坑底,兩口缺一,孤立無援,哪裡還有好運可走。日本後運或許失在“口”上,隨著他的美國主子,一塊兒翻跟頭去吧。
(摘自《閑話拆字》2013年10月18日)

   
在未來的2015年之後,便會形成東方世界勁升和西方世界猛挫的交匯點。從此,以美國為首的、曾經稱霸一時的西方世界在美國的『帶動』下逐漸屈居於東方世界的階下。而此時的中國,卻正在朝著成為東方世界核心的領軍國的『目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發展著。(见《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2015年,歲在乙未。時在下元八運期間,正與八運丑土對沖。丑為濕土金庫,金者西方之屬;未為燥土木庫,木為東方之屬。未丑對沖,木金二庫既開,囹圄破垣,木金無約,燥濕無束。於是乎東西方運氣較量在全球開始明朗化。東中有西,西中有東;「陰中有陽,陽中有陰」,諸多矛盾交錯擺向「臺面」。渾渾雜雜,撕撕扯扯,鬥智鬥勇,不論運勢強弱,不論自然,還是人為,東西雙方皆會「陣痛」頻仍。逢土必變,更何況燥濕衝擊,此較量運氣,會日漸趨廣、趨重、趨大、趨深,雙方甚或「明火」相向。大運趨弱者的西方,「陣痛」後會更弱;大運趨強者的東方,「陣痛」後會強盛。「青羊跳,黃狗笑」(見《中華龍運大開》),這個較量時段會延至2018戊戌年。在這戊戌年中(抑或稍晚),會出現決定性勝負明瞭的時機,大局趨定後方會慢慢走穩。時至下元九運,我強大之中華民族統領世界無疑矣!這也正如筆者所說的:「中國,會在2024年後,一躍發展成為世界最強國。這是自然發展的必然,也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見《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摘自《較量》2014年10月24日 )

(本篇完2015年1月22日輯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