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古「醜書」不醜

 
    近讀《中國書法報•觀照「醜書」》,引錄古人「醜書」論兩則,傅山、劉熙載各一,並望讀者「開展對『醜書』的討論與爭鳴」。推崇醜書者皆引其論為據。筆者讀之總覺胸中有噎,遂寫此文,以解胸腹塊壘。

   
中國文字,內涵頗多,象形具上,會意次之。遠于初祖,軒轅帝時,倉頡造字,光大文明,天喜降粟,以益蒼生。文字既成,醜惡可明,有鬼夜哭,無處藏身。「醜」字,以「酉」以「鬼」組合。酉為西方,為夜入時屬陰。對衝東方卯,卯為日出屬陽。所以,自古東西難和。而「醜」字酉、鬼組合,即明西方為鬼地,有鬼便是醜。陰氣賊害邪祟陋惡皆為鬼,鬼字從厶(私),故西方所推崇,大都以個人利益為上。寰宇之間,凡是醜惡之事物,大都是孕自西方鬼地,而今更甚,萬萬不能推崇之。神陽為公,鬼陰為私。我巍巍中華即為神陽大正之地,宏德揚正崇公,舉真善美,抑假惡醜。鬼私陰害,雖有來者,無論多少早晚,終會化私為公,轉害為益。噫籲嚱!偉哉華夏,泱泱五千年前,便知東西矛盾矣。

   而今,文字簡化,丑醜統丑,故丑含醜義。時下大運行八,正值地支丑地,華夏運起之時,因丑含醜,故時現醜伴運生。九運一到,掃淨醜惡,天下歸德矣。

   
明末名醫傅青主,被後人稱之為書法家、思想家等,他無所不通,明亡後入道門。他在《霜紅龕集•作字示兒孫》中曾說:「甯拙毋巧,甯醜毋媚,甯支離毋輕滑,甯直率毋安排」,此句卻成了「現代書法崇醜派」之鼻祖綱領。再斂夥上清代文學家劉熙載《藝概》中所云:「醜到極處,便是美到極處。一醜字中,丘壑未易盡言」。但「現代書法崇醜派」們卻忽視了兩者全文旨意,以斷章取義去理解傅、劉之文,直讓人捧腹掉淚,啼笑皆非。

    若論書法,首先論人。「書如其人」,人正則字正,人不正則字不正,此「人」字是指人心與行為內外之統一。如何理解傅山「字論」,切不能斷章取義,也不能脫離當時之情境,否則,會差之毫釐,謬誤千里。

   
傅山「四甯四毋」之中,被書法界爭議最集中、最多之處就是「甯醜毋媚」中之「醜」字。崇「醜」者皆把此字解釋為與「美」相對之「醜陋」之「醜」字。如此,那個「媚」字自然就是相對之「美」了。其實,這是因沒有細讀傅山有關此句前因後果全文所理解之錯誤。

    傅山在《作字示兒孫》開篇詩中,首先說明「字如其人」之理,「作字先做人,人奇字自古」。而後,他又在文中對偶得趙孟頫墨蹟贊之「愛其圓轉流麗,遂臨之」,此謂覺趙書甚美。但終因趙成為「如徐偃王之無骨」,「只緣學問不正,遂流軟美一途」,而厭之。故有「甯拙毋巧,甯醜毋媚,甯支離毋輕滑,甯直率毋安排,足以回臨池既倒之狂瀾矣。」故此,四甯四毋中的「甯醜毋媚」 是針對因為趙孟頫「無骨」「學問不正」「軟美」核心之反駁。「軟美」之前提是趙人格無骨氣,習術不正而寫,是諂媚之為,並非真美。此即道出趙因是南宋遺逸而出仕元朝,有悖宗廟之卑鄙人格而被人「薄其人遂薄其書」。 《傳》曰:「醜,眾也。」筆者以為「甯醜毋媚」之「醜」字,在此應依《傳》義而釋為「大眾、隨大流」之意,而絕非是現在認為之「醜陋」之「醜」。「媚」因趙逢迎後朝,應是「阿諛、討好、巴結」等義,並非是「美俊」之義。也就是說「甯醜毋媚」,應釋為:寧肯隨大流,走大眾化,亦不能像趙書那樣沒有骨氣諂媚巴結後朝之卑賤。此足以顯示傅山人格中高貴品德骨氣所在,也正如他詩中讚揚顏真卿「平原氣在中,毛穎足吞虜」之正氣磅礴之勢。故此「甯醜毋媚」之「醜」,非真醜也。另外,古醜字即多義字,如:類比、兇惡、醜陋、羞慚、卑賤等義,其字義還通「儔」通「尻」。

  
 再說,劉熙載的醜書論,亦必以整段文字去讀,才能獲得真意,絕非只取「醜」字便能得到。

    劉熙載《藝概•書概》說:「怪石以醜為美, 醜到極處 ,便是美到極處。一醜字中,丘壑未易盡言。」劉熙載以此論書,一個「怪」字,點石出奇。文眼在於「丘壑」二字,雖「以醜為美」,但要「丘壑」深邃優雅,才能雖醜卻美。如無「丘壑」,便是盡俗盡庸盡陋盡惡,真正之醜陋也。再看此句前後,整體理解方為整個意境。此句前說:「學書者始由不工求工,繼由工求不工。不工者,工之極也。《莊子•山木篇》曰:『既雕既琢,複歸於樸。』善夫!」一語道破學術之三個境界。至最高境界不工者,並非是無法,而是遠離刻意雕鑿,心手相應,隨意法度,法之精也,從而達到爐火純青,可謂「工之極也」。但必須明白,「不工者」來自於「工」,未有先「工」,絕無後來之「不工者」,這就說出書法功底之磨煉,並非是一揮而就者。劉熙載之「不工、工、不工」與孫過庭「平正、險絕、平正」三境界大有異曲同工之妙。再看此句後段:「俗書非務為妍美,則故托醜拙。美醜不同,其為人之見一也。」即說,俗書錯誤認為書法要刻意追求妍美(非,錯誤),或故意把字擺佈寫醜,即是不對,如此即失去自然。所謂「以醜為美」,是指非刻意雕鑿之淳樸(醜為樸意),因為,原生態之淳樸,蘊含自然之美。說到家,淳樸之醜,其實是「丘壑」自然之美,不是真正讓人厭惡之醜陋。那種現實中故意雕鑿之醜,才是真正之醜陋,是不齒的。亦應包括沒有功底之「故作老」亦是真醜。

   
綜觀傅山、劉熙載論「醜書」,非真醜也。而今,那些崇拜推舉醜書以此為據者,不是少知無識,便是以西方醜惡是舉之西奴,此類所言是極不可取、不可信、不可揚者。凡承繼發展中華傳統文化、文明者,對此務必慎之!

(本篇完2015年9月29日 定稿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