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金毛陳的故事

 

    為人看相,當然是以相論相,直言無諱。但在為對方預測運程窮通得失之時,有時連自己都會覺得情節的發展實在是匪夷所思。那是因為人生的劇本不是自己寫的,而是上天的傑作,因此劇情的奇情變化,實在無法預料。即使是人間最著名的編劇家,也都寫不出那麼奇異的情節來。

    小兒大琣b油麻地開設售賣泰國佛像的店鋪「請佛堂」,有一位熟客姓陳,個子不高,皮膚黝黑,尖嘴瘦臉,前額染著一撮金髪,因此有個綽號叫做「金毛陳」。

   
金毛陳很多時候都來請佛堂「打躉」,因為他喜歡賭博,雞記麻雀館就在對面,手癢時便進入雞記打幾鋪,輸也好,贏也罷,都會走過來請佛堂歇歇腳,和一些熟客吹吹水。請佛堂旁邊是一間泰國菜館,金毛陳很豪爽,嬴了錢固然是他請客,輸了錢便在賬單上簽個名字,貼在櫃枱的黑板上,等到出糧或者在麻雀枱上手風順時,便來結賬。

    金毛陳相信命運,時常去看相算命,曾經請教過很多師父。我在請佛堂為人看相,他當然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到處稱讚我的相法了得,因為我說他「不是專業人,郤做專業事。」他誇獎我說:「別些師父就沒有人看得出來。」

   
他坦率揭露自巳的身世,早年只不過是廟街的一個小混混,人頭與地頭都很熟識。有一天,一個外地來的華人遊客遇到了一些小麻煩,金毛陳挺身而出替他解決了。和這個遊客傾談起來,原來是個來自荷蘭的渠道專家。眾所週知,荷蘭的土地低於海洋,為了應付生存環境,荷蘭的治水工程是世界第一。中國崛起之後,這位專家也來淘金,在香港開辦了一間渠務公司,目的是進軍內地。由於本領了得,業務發展得很快,頭痛的問題郤是工人難請,因為這畢竟是出賣氣力的工作,又是厭惡性行業。不過,薪金郤是很有吸引力。金毛陳自我請纓替他們招募工人,他在低下階層人頭熟,果然幹得有聲有色,深得老闆重用。十多年下來,工多藝熟,金毛陳也學會看圖表,估計要僱用多少工人,工程要進行多少時日。由於我說他「不是專業人,郤做專業事」,他就到處對人說:「劉伯的相法果然了得!」

    有一天,金毛陳帶著西裝穿得畢挺的兩男一女來到請佛堂選購佛牌,店內有幾個熟客正在談天。金毛陳指著那位女士向大家介紹:「這是我的太太,那兩位是她的同事。」其中一位男士遞來名片,是四大黃金珠寶連鎖店其中一間支店的經理。這時候,店內所有人的眼球都被那位女士吸引住了,美麗的顏容和高佻的身材,真可以說是「艷驚四座」。回頭來看金毛陳,大家有一句話幾乎脫口而出:「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金毛陳性格豪爽,嘴巴藏不住秘密,能夠娶個靚老婆,其中因由很快便由他自己說出來。他時常帶領工人進內地做工程,認識了現在的老婆。這位小姐很想來香港,只因隔著一條狹窄的深圳河,始終未能跨越,除非嫁個香港人,就可以如願得償。金毛陳吊兒郎當,人到中年還未娶老婆,為了要來香港,她委身下嫁給金毛陳。來到香港取得了身份證,由於外型不差,被大珠寶金行招聘做櫃面營業員。

    有一天,金毛陳從內地公幹回來,老婆不見了,還帶走了她自己的東西。他覺得事態不妙,打電話到公司去查問,公司說她辭了職。金毛陳猛然想起,前些時候,老婆說要和同事合夥做生意,需要參加本錢幾十萬,他沒有積蓄,老婆慫恿他去借貴利,皆因「愛妻情切」,便遂其所求。如今想起來,這個「人財兩空」的陷阱,老婆早就安排好了。

   
事後,金毛陳還打聽到,老婆在外面早就有個男人,等到那筆高利貸到手,他們便雙雙遠走高飛。使到金毛陳更加惱怒的事,就是律師樓職員找上門來,說是接受他的老婆委托,辦理離婚手續,請金毛陳在離婚書上簽名。金毛陳無名火起三千丈,當然不肯下筆。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金毛陳解不開自己的心結,便到處看相算命,冀求答案,當然也來請教於我。店中熟客告訴我,金毛陳對人家說我看相不準。因為他問過其他師父,有無可能會「破鏡重圓」?看來金毛陳仍然很愛老婆,盼望她回來,只要「舊燕重歸」,他便既往不咎。其他師父都說:「不可能!」甚至連簽文也說:「黃鶴一去不復返。」

   
金毛陳對人家說:「只有劉伯的說法與眾不同,他說我的老婆一定會回來,而且趕都唔肯走。冇可能,冇道理!」

    過了一段時日,金毛陳老婆出走的事,大家幾乎忘記了。金毛陳照常去雞記搓麻雀,食泰國菜館,有些熱心老友還說要替他介紹女友。老婆突然出現了,使到金毛陳嚇了一跳,因為現時她的模樣,三分似人,七分像鬼。原來她在出走之後,發現自己患上癌症末期,醫光了騙來的錢,那個男人也逃之夭夭。如今走投無路,生活也成問題,迫得回來投靠金毛陳。

   
老婆又說:金毛陳當日不肯在離婚書上簽名,在法律上,她仍然是他的妻子,他有責任照顧她,況且「一夜夫妻百世恩」,懇求金毛陳讓她活完這最後的幾天。聽店中的熟客說,金毛陳就因為她這句話,把她送回家鄉,總算是仁至義盡。

    老婆走了之後,金毛陳的脾變得暴燥,和老闆吵架辭職,從此就好像在人間消失了一樣。泰國菜館的黑板上,還貼著幾張金毛陳簽下的欠單。
(本篇完)

 

小啟:身體偶感不適,上期沒有交稿,勞煩多位讀者函電關切慰問,至為感謝。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