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誰是師父?!兼賞奇怪風水壽基

 

       最近玄學江湖是非很多,不,應該說,一直未停過。有時是此起彼落,大部分則是 N帆並舉或番炒又番炒。筆者浸在這行久了,可謂見怪不怪,但有時雙方主角都是真正認識的或fb之友,就算不是,也會是朋友的朋友,fb帖子、江湖傳聞,可謂風聲雨聲聲聲入耳。 其中一單,看著聽著,初初已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後來發覺簡直是多年前的玄學界懸案——「誰是師父」的翻版。

▲讓資料本身說明問題

    首先聲明,棄涉事件的兩位師傅,他倆是否某風水門派的傳人,該門派有否本土(台灣)/海外傳人,該門派是否容許弟子/學生/學會成員公開該派的學問,網上流傳的咭片是真是假等等,均非本文嘗試探討的問題。

    此外,兩位主角與筆者並不真正認識,也無瓜葛,本文用作評論的資料也非由他們交來或轉達。此文刊出後,相信兩位也未必高興吧!

    希望大家明白筆者並非針對任何人,只是想讓資料本身來說明問題。

▲「飛鳳朝陽」穴,墓碑露端倪

    首先先來一張截圖自「些子法張發榮的博客」在 2011-6-6 公開發表的網文。截圖中作者說是號稱「飛鳳朝陽」穴的墓碑上,清楚刻著「三元風水些子學會 張法榮 徐常治 點穴定針」 的字樣,立碑日可看到的文字是「農曆辛卯」(2011年)。

        圖一

        圖二

        圖三  圖四

    再看該個人網誌 2011-6-5、 2011-8-6發表網文的圖片,據張君説,是先後為侯氏兄弟做的兩個壽基。

    這裡看不到福主是誰,但後來該個人網誌在 2012-6-29上載、《香港上水丙崗村侯氏兄弟生基》文中的圖片,已將兩褔主的名字曝光了。

        圖五

        圖六

    該網誌上那張沒有遮去兩福主名字的照片,印證了筆者獲得的一批照片(見圖七),所攝的正正就是張君文中所說為侯氏兄弟做的第二次壽基。

        圖七

    跟著,請看下圖兩個沒有被筆者遮去的名字:張耀忠 徐文康。

        圖八

    張耀忠是誰?據聞就是張發榮。(從該墓照片不只一次刊登在其網誌看來,此說法相當可信)

    徐文康又是誰?康常治是也。文首「飛鳳朝陽」穴墓碑上刻著的徐常治,也是康常治。

    筆者為何如此說,請看以下截圖。

        圖九

    此說亦與康君在其個人網誌「玄空大卦些子法-康常治的博客」,自我介紹欄內提及他其中一銜頭(中華玉清道派-第十三代香港分堂堂主)脗合。而資料來源的同一fb專頁中的相關照片,筆者在沒作任何暗示或事前敘述下傳給圈中人看,問可認識此人,對方的回答是:「康常治」。

    由以上資料看來,2011年 6月中,兩人仍未交惡。從上面「飛鳳朝陽」墓碑,和上水丙崗村侯氏兄弟第二個壽基所刻的名字排位看來,兩人很可能是平輩,而非師徒關係。

    再看康君個人網誌中,2011-11-15上載的文章「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和 2011-11-16發表的文章「假的真不了」,首現火藥味,看到來康君與某人交惡的情況在 2011年11月中浮面。從「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這標題看來,康君與某人的關係看來不像是師徒。某人會是誰呢?

    看了以上資料,大家對兩人的輩份關係,心中可能已有想法吧!

▲十六個人名塞滿墓碑

    本欄的讀者向來水平高,否則對抽絲剝繭式、相對沉悶的文字未必接受得了。至此,讀者可能會問,為何標題會是「兼賞奇怪風水壽基」?

    大家請詳細看看圖八。黃色格所遮蓋的是兩位福主的名字。兩位師傅的名字附近,各有六個較細的名字,即現用橙色格所遮蓋者。換句話說,全個墓碑上共有十六個人的名字。除侯氏兩兄弟外,其他十四個人在此壽基的造作中是甚麼腳色,是地師嗎?但碑上已有「三元風水些子學會指扦定針」的文字。十四個地師的名字佔據了墓碑上這麼大的空間,是否有點不尋常?是褔主對墓葬完全不懂嗎?卻也不是,筆者手上有一資料,其中一位福主早在 2005年已具名為其侯氏先人墳墓重修造葬定針。

     筆者忽發奇想,會否這碑上顯示的十六人其實都是……!

    難道這是該派的作風?張君在其網誌曾上載其「祖師」曾子南的壽基照片,碑上的確有密密麻麻的其他名字,但全都是姓曾的。但圖八的奇怪風水壽基,碑上除了侯姓兩福主的名字外,張姓者2,梁姓者2,譚姓者3,黃姓者1,雷姓者1,徐姓者1,甘姓者1,郭姓者1,李姓者1,廖姓者1。

▲兩個侯氏壽基均沒刻日期

    另一有趣的地方,張君為侯氏兄弟做的兩個壽基,都沒有刻上日期。會是因為壽基所在位置屬非法、政府不容許下葬的地方嗎?但第二個壽基的位置正正就在上水丙崗村(侯姓村落)後面山坡,而兩位福主中其中一位(曾為先祖造葬)曾當(不知是否現任)丙崗村的村長。據知情者說,丙崗村是侯族的原居地,他們是有權葬在祖宗山地的,壽基、棺葬均沒問題。

     那麼會是石碑工人漏刻了日期嗎?就算是第一次刻漏了,總不成第二次也是如此吧!

    是該派特色、不刻日期嗎? 那就不得而知了。

▲前後矛盾的說法

    還有一點很奇怪,本篇文首的粉嶺彭氏「飛鳳朝陽」,墓碑上明明是刻著「三元風水些子學會 張法榮 徐常治 點穴定針」,但張君在  2012-5-2上載的《大福人得吉應(徒弟的同事,天天見面)》一文,卻說「此墓由點地到完山,全是本人手筆。」

    吓,既是如此,為何當日造碑時除了自己,也會同時刻上另一人的名字?最初在其網誌上載( 2011-6-6)及其後提及此墓時都沒有提及,其中會有苦衰嗎?

▲如證實資料是假的,請告訴我

    若問粉嶺「飛鳳朝陽」和侯氏兩個壽基的網上照片會是假的嗎?侯氏第二個壽基,筆者手上已有由其他人拍攝的一輯照片,大家實地堪察時也不難找到,不會是假的。另外兩張照片也相信不是假的,本刊讀者中,「行山友」眾多,如有發現,敬請告訴我,必定代為澄清。另,基於職業操守,相信沒有人會在有關實物上動手腳吧!(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網誌: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