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劉坤 昰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劉坤昰

算八字的生死命數
 

    近年坊間八字命學很是盛行,亦出現各種各樣的新派算命方法,其方法是對是錯,在此不必深究討論,一切留待時間去証明便是。至少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這樣令到玄學界保持興盛,不失為一件好事。

   
八字算命一向有五條必答題,就是:妻、財、子、祿、自身。簡單解釋:

    妻:拍拖,婚姻,時間,關係好不好,第三者。
    財:財運,財富大小,怎樣脫困境,怎樣發達。
    子:兒女人數,生男,生女,時間,讀書成績,升學。
    祿:事業,升職,加薪,做什麼行業最好。
    自身:健康,意外,壽命。

   
在下一向相信,命運者無非因為多生多世以來,過去曾經造過之善業及惡業,所累積而得出今世出生時候之八字數據。算命先生憑著命主之出生時辰八字,從而計算其運程高低吉凶,給予命主作為參考,藉以催趨吉避凶。

    命運並非一條不可改變之計算方程式,其構成邏輯半由宿業半由人。舉個例子生兒育女,數十年前之算命要求,無論用八字、紫微斗數,都十分強調命主會有幾多名兒子女子;時至今天2018年的香港,經濟和生活壓力高漲,年青男女結婚,很多根本不想生兒育女,有些頂多生一名兒女便算交代了,因為連自己未來生活也不容易得到安定,生兒育女再不是結婚後的重要事項。所以八字命理之計算,還要參考時勢情況,不能一成不變的。

   
每當有一個命造,來到面前求問生死大限,在下向來只會提點有否凶險,從來不會直接判定必死之語。因為很多年以前,曾閱讀前輩韋千里先生的「呱呱集」,見識過內文有好幾位名人命造,及斷其生死之年份,有時是準確,有時卻不準確, 所以為免犯口業,嚇壞來問之人,通常只批有凶險、關口阻隔,免得害人茶飯不思日夜不樂。

    至於「呱呱集」之有關內文玆輯如後:

廖寶珊:

    乙巳年,甲申月,己亥日,甲戌時。韋公批曰,卯運七殺猖獗,若不死於辛丑年,乃必死於癸卯年。

    富商廖寶珊,祖籍廣東潮陽,廖創興銀行創辦人。於1956年於香港荃灣區辦學利民,原名為創興書院,1976年學校改名為廖寶珊紀念書院至今。
    1961年發生「廖寶珊事件」,市面流出謠言,令到廖創興銀行遇上擠提。
1961年7月23日,廖寶珊因此事刺激,導致腦溢血不治。1961即辛丑年,這次韋公批算準確的。

馬錦燦:

    己酉年,乙亥月,庚辰日,乙酉時。韋公批曰,巳運末年六十三歲辛亥,諸事不宜矣。

    馬錦燦,亦是潮州富商,大生銀行創辦人。一生行善無數,曾以潮州商會名義,向香港政府申請土地,於和合石及沙嶺兩處,開辦潮州墳場,為貧窮無依之鄉里人士,提供入土為安之所。亦是創建荃灣圓玄學院之大功德主。1984年1月20日下午5時病逝,即猝於癸亥年,乙丑月,癸丑日,辛酉時。今次韋公的批算失誤矣。

    韋公對廖氏及馬氏之批算

徐樂吾之自批:

    丙戌年,壬辰月,丙申日,丙申時。其自批曰,戊運燥土晦火,壽元至此將終,如六十一不死,當至六十三四。

    徐樂吾,乃民初時候名重一時之八字前輩。
個人認為,年月戌辰相鬥終非妙事,天干三朋為忌神當頭,至少兄弟緣分參差,又壬子七殺透天,可惜不能構成食神制殺的上等吉局,更只是有害無益,壬水之凶日後必定為禍甚深。事實於丙申運,國內發生一二八事變,(事件由1932年1月28至3月20日,稱為「淞滬戰爭」。1932年為壬申流年,這年令到徐樂吾幾乎傾家蕩產,蓋七殺忌神肆虐,壬丙互沖再互沖之故也。

   
韋公書內補徐樂吾充,按樂吾先生,固以心臟病之不治,而死於六十三歲戊運戊子年。這一次,前輩徐樂吾先生的自批是準確的。



        書內對於徐樂吾之紀述

韋千里之自批:

    辛亥年,辛卯月,庚子日,庚辰時。自批曰,乙運大不佳,當死於六十年歲乙卯年。

    韋千里,乃民初八字命理前輩,父親韋石泉以算命問卜為業,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文學系。16歲左右喪父 (大約丁卯年 ) 。韋千里本來有機會進入上海海關工作,月入一百二十個大洋,待遇可謂優厚。因為父親韋石泉老先生乃職業命師,一早推算出自己壽元不長,果然在韋千里畢業之前去世,以致韋千里很早要擔負持家責任。韋千里從小對命理這門學問極有興趣,跟隨父親研究命學,就讀大學期間,寫成《千里命稿》一書,有「命學界才子」之譽。再加上早熟的韋千里早就為自己算好了命,自知「富貴皆無大望」,在種種因素綜合之下,韋千里毅然在報上刊登廣告,以「韋石泉」之子的名義,開始掛牌算命的生涯。

   
1936丙子年「西安兵變」,蔣介石被楊虎城及張學良發動兵諫,拘禁於西安。宋美齡專程拜訪韋千里,問卜丈夫的安危。韋千里當時用六壬神課占卜,告知宋美齡,蔣先生無生命危險。宋美齡心中有數後,便決定親赴西安營救蔣介石返回南京。經此一事,令到韋千里聲名大噪於上流社會。在下分析:流年丙子,丙火加會於年月干上辛金,貴人登門遂而名滿天下。

    韋千里不僅為蔣介石、宋美齡批斷過八字,也為當時許多政要、軍閥、名流、富商巨賈批過八字。有記載的名人就有吳佩孚、閻錫山、宋子文、章太炎、杜月笙、梅蘭芳、花月影、顧維鈞、閻錫山、何應欽、楊杏佛、周信芳、張大千、鄭正秋、麒麟童、洗冠生等,其客人層面及人數之廣多不勝數。

   
事實韋千里於甲申大運末,1988年12月12日(農曆十一月初四),即戊辰年甲子月辛丑日在香港病逝,享年77歲。今次韋公的批算再失誤矣。

書中韋公對自己命造之批算

筆者點評:

    韋公於算命之成就,我等泛泛之輩望塵莫及。惟是對於其自身命理卻有所誤解,見自知富貴皆無大望一句,在下感慨萬分!

    這是普羅大眾對於命運哲學之無知,一般人習慣用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去看待自己或別人之成敗得失,與及未來前程。從來卻甚少人,肯把這句古老名言,倒轉去解讀;

   
「一讀書、二積陰德、三風水、四運、五命」

    古人又有名言:「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又云:「種善因,得善果」,一個人由出生的一刻,其八字只是未來成敗得失之參考,並非硬性絕不可以改變;若果命運是完全不可改變,那麼走去問卜算命,就完全失去意義。舉例說有男子命中忌神遍佈,局中又處處刑沖;少年容易誤交損友以旁門左道為生,是否必定一世犯官非刑獄?只要他肯洗心革面改過向善,捱完了所犯的刑法之後,官非刑獄自會遠離不再沾上身。

   
同樣地一個人即使八字入面,顯示命中難富。若然此人肯去克己修身,上恭下敬,謹言慎行,廣做布施,與人和善,讀書修學,懺悔宿命之罪業,念經禮佛回向冤親。經過歲月漸漸洗禮,即使不能達到大富之境,小康之富亦非難事,能否做到只是存乎一心!

    既然每一個人的命運都可以改變,更何況是壽元長短,行善積德之人多有高壽,算命先生的招牌自然會被打爛!

    所以作為命運批算學者或學子,為人家算命,宜導人向善努力向上,多學習善知識,以減輕或消除宿命之惡運。切忌批死人家前程、壽元、六親。這樣不止有犯口業,更令自己凡事常遇「交通燈」,被人家胡亂「點紅點綠」延誤大事。

    謹慎!謹慎!

(本篇完2018年8月 ) 

劉坤昰網址:www.liukunnan.com.hk

劉坤昰電子郵箱:Enquiry@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