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徹威其他文章

                                                                   圖、文 •徹威 

道教手印與密教(東密)手印意義上的比較

 

前言

    日常生活裡,用雙手或單手做出一些手勢,以達到通訊的目的,很多時也以手勢加強說話的內容。如果以弱聽人士來說,手勢可以說是溝通的主要方式。

    宗教上來說,手勢可以說是很主要的表達其宗教內容。我們在宗教場所所見到的佛像、神像等,基乎都有手勢上的表達。一般來說,都是以該像的衣著外形,面容、坐姿、手勢等去認知該像是那一位神祇或佛菩薩。從該像的手勢可以說是表現該神祇或佛菩薩的特色、標幟,讓人一見就知。以道教或佛教來說,該種手勢就稱為「手印」。

    在宗教儀式上,手印即成為儀式的主要內容。除了不同神祇的標幟外,手印還表達了眾多的意義。不同的意義有不同的手印,與儀式內的其他部份融合為一體,去體現該宗教的內涵。

    手印的存在以及運用,以道教及佛教來說,已經有很久遠的歷史。甚至是遠古一直傳下來的事物。可見得人類雙手的運用,除了生活上行住坐臥之外,還有更深遠的意義。

    本文就佛教密宗(東密)與道教的手印作一個簡介。由於密教及道教的規範以及戒律,手印是秘密的行法,不能隨便傳授,或單獨表現,也不能向未入教的人演示,所以本文內容及圖片,只作簡介式的示意,讀者也不能就此作為學習的對照。

道教的手印(節錄自《道教手印研究—任宗權著2004年版》徹威增潤)

   
中國道教在宗教儀注中,形成一系列特有的道術。內容有念咒及手印,可說是道術的有形部份。有人認為幾千年前,原始人創造的手勢語言符號,經過長期演變,由道教轉變成有特殊思想的手印。道教的手印,在教徒中秘密傳授和運用,獨具宗教思想義蘊,只有道教人士才可深刻瞭解。每個手印有著特定思想內涵,並有故定名稱。不同的手印只在規定的場合使用,有與特定的神靈通訊息的意義。

    道教文化部份是早期巫文化的延續。手印的形成與運用,亦與巫文化有著密切的關係,巫覡的「手舞足蹈」,就是在「巫音」的配合下,用手、臂及足、腿的舞蹈動作來宣示巫儀的內容的。手勢語言符號,各個原始民族都有。起初,只是人們交流思想感情,傳遞訊息的一種簡單方式,並不具備宗教意義或內涵,也缺乏規範,和道教的手印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道藏》中對道教手印的記載很少,且沒有圖片說明,民間流傳的《百訣圖》與道教的手印並非同一回事。在《藏外道書》中收錄的「廣成儀制」中的《青玄濟煉鐵罐施食全集》,才開始有道教手印圖片的記載。然而,道教手印的傳授,向來都是封閉式的口傳心授,一般不對外宣傳,所以教外人對道教手印了解不多。

    早期道教手印又稱「訣」,表明它顯示祖師秘傳的口訣。《道法會元•明光樞要》指出:「祖師必傳訣目。通幽洞微,召神御鬼。要在於握訣。默運虛元,因目之為訣也。」這段話透露了三點訊息,表明手印或訣的意義和作用。一是「召神」,手印是向神靈表示至誠的方式;二是「御鬼」,手印有著鎮伏妖邪的威力;三是「載道」,道士借手印顯示自己「通幽洞微」,「默運虛元」,修煉得道的神通。

    當設壇作法事時,法師首先氣沉丹田,精神專一,也就是「神合其氣,氣合體真」,虛極靜篤之境界,人之精神與天地之靈氣合成一體,方可以發揮不可思議的法力及妙用。在道教中,正一、上清、靈寶、淨明、神霄等道派,在齋醮祭祀、符籙道法各種儀禮中廣泛運用;主張煉養成仙的全真道,亦有運用,金丹派南宗用得更多。道教以手印作為特殊方式顯示道教思想和修道者之內心世界,是很有特色的中國道教文化。

    道術,是道教的宗教行為手段,「道」與「術」從來是緊密結合的,二者相得益彰。《雲笈七簽》云:「道者,虛無之至真也;術者,變化之玄技也。道無形,因術以濟人;人有靈,因修而合道。」畫符念咒,是道教的法事活動,誦經禮懺,齋醮儀式中,均以術為演道的必要環節。道因術而顯,術因道而靈。手印是道教齋醮儀式、誦經禮懺過程所必需,滲透於道術之中,一般不孤立發揮作用。手印與咒往往聯合使用,但咒的意義不同。《法海遺珠》云:「咒者上天之秘語也。群真萬靈,隨咒呼召,隨氣上下。」咒也稱「祝」。《太平經》云:「天上有常神聖要語,時下授人以言,用使神吏應氣而往來也。人民得之,謂為神祝也。」可見得咒與手印配合使用,發揮特殊的宗教效果。

    其次,手印亦會與法器一齊結合使用。道教在齋醮法事中,常用的法器有劍、鏡、印等主要法器,與符籙結合施法。在動用法器的時候,離不開一定的手印。道士在接劍、淨劍、捧劍登壇時,都各有手印。而用鏡、印時亦同時用「訣」。這就是演煉道術時整體的表現。

    再者,手印與太極圖、八卦也互相配合。手印沿自中國上古巫史文化,《周易》亦是中國文化的傳統。道術亦出自巫史文化,故手印與八卦有著密切關係。手的指紋,亦用八卦命名。例如手印中的震卯印、離午印、兌酉印、坎子印、乾亥印、太極印、二儀印等,其命均名來自《周易》。

    另外,手印與存想結合。存想或存神,也是一種道術。施行手印,道士當存想,有特殊的效用。如《本師訣》要求:「兩手大指掐第二指根,存見本師。」《乾亥印》要點:「左手掐乾亥紋,右手持令。天目存『靁』(徹威按:此字並非原字,只是示意)字。」足見道教手印需用咒語、法器、八卦、存想綜合運用,統一發揮效驗。道術可通靈,手印就是道士們行法時的一種可操作的方術,是一種超自然力量的神聖載體。

    在繁多的道教手印中,略加分類,以其效用及基本用途可分為五大類:

    一、 宗教儀禮必需的手印
    二、 召請神靈的手印
    三、 降伏妖魔鬼怪的手印
    四、 祈求神靈為民賜福的手印
    五、 導引信眾修煉得道的手印

    手印分類,其實可以有不同的標準。每一個手印亦並非祇有單一的用途,往往具有綜合效驗。因手印與咒語、符籙、法器、文表、經懺是統一的。不難發現,道教手印文化具有一些特點,與其它文化有所區別。

    首先,突出的超象性,道教手印本身是一種形象,是一種訊息的載體。特別是手印的形象,不同於日常的物象。手印所透露的是道士們對神靈世界的獨到感悟,與人的現實世界生活大不一樣。儘管宗教世界是現實世界的一種折射,但比現實世界更玄妙、更神秘。手印的超象性,正是這種宗教世界的神秘性的一種反映。

    第二,奇特的虛擬性。手印由巫術發展,蛻化而來,有其極大的虛擬本質。為了強化宗教意識,並能令人喜聞樂見,於是虛擬動物,如龍頭、青牛、白鶴、白虎等,也虛擬植物如蓮花、雙劍、三山、北斗等。借用人們常見、習聞形象,強化人們的宗教意識,豐富超象性,增強神秘性。

    第三,普遍的並協性。手印一般不以單一的手勢結構發揮獨立效驗,往往是聯同其它道術和傳道活動如祝咒、符籙、念經、拜懺、化表、揮劍、行印、步罡、噀水、撒米等發揮綜合效應。

    維繫手印的基本道教思想,是萬物有靈的理念和天人感應思想。認為天神有意志,有目的,有善惡感應;神靈能同情人的苦難,關心人的幸福,因人的行為善惡而施予相應的報應。手印乃神靈所傳,專以神通,有誠則靈,有求必應。這是道教施行一切道術的基本信念,手印亦無例外。

    有關道教的手印,內容當然不止上述,但主要都是以道教作為宗教去表現。而特定手印就是要表示道教的思想內容,由來極為幽遠,其宗教上的規約即是結手印的要素。

     

        道教手印


密教(東密)的手印

   
密教由印度的善無畏三藏與金剛智三藏兩位大士於公元八世紀傳到中國,當時是中國的唐朝。密教在中國流傳了不到一百年,其間由日本僧人空海和尚(弘法大師)傳到日本,一直傳承至今。但事實上密教的發展過程可要追溯到公元六世紀左右,當時印度的大乘佛教開始「密化」。密教的發展大概可以分開三個時期。一、初期階段,即是古密教或「雜部密教」大約是公元四至五世紀。二、中期階段,即是純粹瑜伽密教或「正純密教」大約是公元六至七世紀。三、晚期階段,即是由密教分化產生的「金剛乘」或「時輪教」時期大約是公元八世紀之後。本文所討論的「手印」是以中期階段的「正純密教」,或稱「瑜伽密」,之後傳到日本又稱「東密」,為背景。

    密教最大的特色是「即身成佛」思想。佛教其它教派都認為成佛是一件要經過相當長時間修行的事,一般都說要經過三「大阿增祇劫」。「大阿增祇」是多至不能計算的意思,「劫」是計算時間的單位。大底一劫等於宇宙一次「成、住、壞、空」的時期。所以「三大阿增祇劫」是指無量長的時間。但密教提出只要依著密教修行的方法,於人在世的此一生,可以就這個色(物質)身而成佛,稱「即身成佛」。這個說法基本上與其它佛教教教派有很主要的分別。

    密教「即身成佛」的理據是認為一個人本來就是佛,覺知個人自己內心,本具成佛的必然性,只要「如實知自心」,即可還我本然,成為佛「覺者」。惟是要達到這個境地,必需由密教的教義而知本有具足之理,對於宇宙人生真義的自覺充份實踐,以達圓滿之地,加上修持上的「三密加持」而達佛果。

    「三密加持」是密教獨有的修持方式。密教認為人日常的生活,乃至到生命本身,都不出身、口、意的活動。身、是指行為活動。口、是指語言活動。意、是指思想活動。如是者身、口、意在沒有覺性的活動之中,就叫身業、口業、意業,或身、口、意三業。三業(沒有覺性的活動做成的因果力量)就是輪回的因,要擺脫輪回成佛,就要將身、口、意三業轉為身、口、意「三密」。由修「三密加持」而成佛的就叫「加持成佛」。具體而言,「三密」就是「手結印契」為「身密」,「口誦真言」為「口密」,「心住三摩地(定境)或心住佛的境界」為「意密」。如此就將身、口、意三業統一而顯現本有的「覺性」成為「三密」,與佛菩薩的身、口、意相應,達到互為加持,而得不可思議的悉地(成就)。所以密教認為「三密具足」,是成佛的主要條件。

    依此之故,密教的手印實在是「三密」之中的身密,又稱為「印、印相、契印或印契」,梵語是「母陀羅」。但事實上佛教使用手印的根據可以追溯到公元第一世紀左右,即是釋迦佛在世之後五百年左右。當時開始建造佛像,大底都是以釋迦牟尼的尊像為主,而特別的是這些尊像的手勢。例如坐像是以佛入定的姿勢為主,雙手疊於身前為「定印」。站立的尊像則右手伸出手掌向前為「施無畏印」,左手垂下手掌向前即為「與願印」,而雙手合掌也是手印,亦有坐像右手垂下指尖著地的「降魔印」等。發展得較早的「阿彌陀佛」則有「九品往生印」。如此,不同的佛菩薩就有不同的手印。亦可以見得印度古文化堶悸滲型擗]有不同的手勢,雖然它們的意義有所不同,但也可見手印文化發展自相當久遠的年代。印度文化發展自公元前七百至一千年的「吠陀經」,一般稱為「吠陀文化」。

    密教的根本經典《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大日經)•密印品》云:「……說如來身密之印,(佛)次告金剛手,有印名如來莊嚴,具同法界標幟,一切佛以此為莊嚴故,得成如來法界之身,若有眾生行此法者,以印加持故,亦同如來法界身也。此印者即是法界之標幟。以此印故標示法界之體即名法界幢也。」可以見得,「印」是有比較廣泛的意義,而手印是「即身成佛」重要的行法,是法界的標幟,對一切密教行者進入成佛的境界,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密教另一本根本經典《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金剛頂經)》將印的意義作更廣泛的表達。一切佛的真言、佛的標幟、佛身與及佛的手印,都屬於這個範疇。《金剛頂經》將「印」分為四大類:

    「大印」即本尊身(本尊是密教行者個人所依止的佛菩薩),包括其形相、特徵、種子字(種子字是每一個佛或菩薩以一個梵文字來代表)。
    「三昧耶印」即代表象徵物(例如觀音的蓮花)、法器等的手印。
    「事業印」即代表本尊本誓事業的手印。
    「法印」即本尊真言或俗稱咒語。

    這可見得手印不是獨立運用的行法,而是「三密加持」統一的修法。

    從實際行法方面說,結手印主要是雙手手指作指定動作做出不同的形態。又需從「印母」開始,所謂「印母」是有十二種合掌與六種拳,是開始結手印時的基本手印。每個手指又有固定的名稱。例如右掌名「慧」,左掌名「智」。由小指開始至大指依次是名「地、水、火、風、空」。密教經典上行法的儀軌中描述手印就是根據這些名稱。例如「披甲護身印」是「二手內縛(印母拳)二火立合,二風鈎二火後不著,二空相柱押二水。」又例如「如意輪觀音心中心印」是「二手外縛(印母拳)立合二風蹙中節如寶形,二空並立,二水立合,二地以右押左相交。」行者根據這些描述就可以作出正確的手印,如此可以結出無量的手印。再者,手印可以配合法器如念珠、金剛杵、香案(爐)、供杯等一齊運作修法。

    至於作用方面,基本上有:

    一、 潔淨,以手印清淨供品、法具、甚至地方。
    二、 加持,以手印加持人、供品、法具等。
    三、 禮拜,以手印作禮。
    四、 供養,以手印將供品獻上諸佛。
    五、 結護或結界,以手印除去內外魘障之法。
    六、 鈎召或迎請、撥遣或遣送,以手印迎請或遣送本尊。

    最基本的行法有十八道建立法式,又叫「十八契印」,「十八道儀軌」。其內容結合十八個儀軌次第,全都是以手印、真言、觀想(三密加持)三種事相,加上不同法器,成立修行程式。

    如此,種種手印的運用,就是表現密教獨特精神內容之象徵。所以行者如能徹明手印的意義,及把握了標幟內容,即能直參密教的神秘體驗。如果不知手印旨趣,則如入寶山空手回一樣,得不到密教的真諦。

    密教對於傳授密法方面有極其嚴格的規定。未入壇「灌頂」者不可以擅自學密法,就算已經接受「灌頂」的行者,未得其「上師」親授的密法,也不可以擅自修習,否則犯「越三昧耶罪」。所以一般未獲「灌頂」的信眾,是不能依照經上的描述去學,就算是學了修法也不能相應。密教行者在公眾場合作法時,例如為亡者作法事,所結手印是不可以讓其它人見到,應該將雙手用「海青(法衣)」的大袖蓋著,然後結印,是不可以公開演示的。

     

      密教手印

結 語

   
總的來說,道教的手印與密教的手印都是它們修行的元素,也是修持的內容。兩種手印在形式上沒有很大的分別,都是以單手或雙手的互相交疊,用手指作出種種形態,再配合真言咒語、法器、觀想或存想,以達到與靈界、法界溝通的目的。在道教而言,達到與靈界溝通是手印常用的目的。密教來說,手印是「三密加持」之「身密」,配合「口密」與「意密」可以達到「即身成佛」的理想,而手印的「身密」不會與其它兩種分開,否則是不能達到這個目的的。至於道教行法與密教行法,使用手印幾乎是同一式樣,當然所結的手印不一樣,但意義及作用上是相當接近的。

    密教與道教一樣,手印是本教的秘密,不會隨便公開,亦不可以除便傳授,演示,有著極其神秘的宗教色彩。教義上密教與道教有著異同。密教是佛教一支,固然是以成佛為最高目的。道教則以達至人神合一為最高理念。就社會性而言,道教的為民祈福、導引信眾,與密教的大乘思想——普渡眾生,可以說是為善社會的一個共同點。儘管形式上有很多不同。就其儀禮、經教、修行、行法,甚至密教的佛菩薩與道教的神靈神仙有很大的不同。在以一雙人類的手去做出種種手印以達成種種類似的宗教目的,可以說是沒有分別。這是一個極其有趣的共同點。而且手印的來源,都可以追溯到個別的上古文化。道教可以追溯到的中國的巫覡文化時期,而密教也可以追溯到印度的「吠陀文化」上古時期。兩個宗教與兩個古文化有著如此相同的特質,確是有著研究的價值。

    亦可以見得,從宗教的神秘性來看,手的活動是可以代表一種抽象的宗教意念。亦可以作為一個人整個物質身體的代表。個人的物質身體與天地宇宙方面有著不可分離,息息相關的互通境界。這不只是宗教性的,而是一種大自然本然具有的境界。通過手印活動,就將這種境界顯現出來。其實人類的生活,離不開一雙手,一切事物,都是手的創造及運作。手與人的生存、生命、生活都是一個整體,宗教活動只是突顯了其中的部份。(本篇完)

 

參考書目:

《道教手印研究》 任宗權著
《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 南懷瑾著
《密教印相》 (日)布施淨慧監修
《密教思想與生活》 (日)栂尾祥雲著悟光上師譯)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