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林聰其他文章

                                                     文•林 聰

藏傳佛教——

 

女巫這回事

 

 

    

    這裡說的「女巫」,是指歐洲範圍的巫師傳統,並不是廣義的,不包括譬如各國的薩滿、巫毒文化、中國跳大神、南洋降頭等等的巫者。

   

    女巫文化很女權主義,血統巫十居其九是女的;男性在西方巫術世界裡,地位相當於芭蕾舞裡的男舞蹈員,主要只是負責跑來跑去不大相干,頂多有時需要托著女主角把她抬起來旋轉啥的……差不多就是這樣的角色。總之,大部分是女的,但也有男巫;我老稱為「女巫」、「巫婆」,只是因為順口。

    女巫文化大概可以從三個方向去講:

1、好萊塢版:西方以基督教、歧視的眼光的講述;
2、女文青版:上世紀中葉歐洲復興版本;
3、老傳統版:古代代代相傳下來的傳統巫。

好萊塢版——

    這是指普通民間對女巫的描述、印像。在這版本裡,大家對女巫的認知為:穿黑衣戴尖帽養黑貓、拜魔鬼、吃小孩、會飛、掃帚遇到教堂鐘聲會掉下來、隔一段時間就搞性愛派對等等。

    這種女巫形像來自電影、電視、小說,而它們大部分又基於中世紀紀錄裡的片言隻語。這些傳說和真東西沒啥關係。這是不可信的了。

    為什麼說這些不可靠呢?基督教主流社會,不論是說民間印象還是媒體描述,對女巫的認知最終主要都是來自中世紀的紀錄,而這些記錄又主要來自基督教獵巫運動時的招供材料。中世紀時,教廷有壟斷性地位,設有宗教法庭等等,獵巫運動差不多就是文革那樣,只要是會製藥、醫病、養貓、不去教堂、非主流的,一律抓去審問、逼供、拷打、輪姦,最後燒掉。如果我們看看當時的宗教審判流程,不難幻想最後的招供那麼不可靠。譬如說,為了「不冤枉好人」,中世紀有一測試女巫的方法:把她們丟河裡,其理論是,魔鬼會守護女巫,所以真女巫會浮,淹不死;如死了,就是好人。檢查完畢,無辜的死了;沒死的,認定為真女巫,拿去燒掉。這不是橋段!招供的流程大概就是這樣。女人一旦被抓,就是各種強姦輪姦折磨。她們很清楚知道,下場死定,趕緊死了是解脫,你想聽什麼精彩內容才能判定我是真邪惡,你要聽什麼我就講什麼……是的是的我們拜魔鬼……是的是的我們天天和魔鬼交合……是的是的我們最愛吃小孩了……是的是的我們會飛……是的是的我們聽到教堂鐘聲會掉下來……是的是的我們久不久就搞性愛派對……只好胡說八道,但求一死而已。這些供詞加上基督教的刻意歪曲附會想當然,成為了現在很多人心目中的邪惡女巫故事。這些都無法作準嘛。這其實是慘絕人寰的事。幻想一下這種反正必死的折磨、輪姦、逼供,不難理解會導致啥內容的「招供」嘛。如果我遇到,你讓我承認什麼都行。

       

     部分電影中的女巫形象(網上照片)

    性觀念比較開放、同性戀等等「罪名」,是有一定事實根據的;她們確實比較開放、我行我素,奉行「只要沒傷害人,愛幹嗎幹嗎」的宗旨。其他的所謂「罪名」,沒多少站得住:古代很多女巫是素食主義,至今還是如此風氣,甚至可能比例更大,吃什麼小孩? 「反基督」」?……她們不反,她們只是不信,而且認為有權不信而已。「拜魔鬼」……女巫文化比基督教歷史要早很多。古代女巫的信仰,很大部分來自基督教出現以前的宗教。她們不是基督徒,根本就不相信《聖經》和基督,所以也不信《聖經》裡說的魔鬼存在;所謂的崇拜魔鬼什麼的,純粹胡說八道+被折磨逼供時但求一死的信口開河+基督教自己想當然,不足信。

    從我認識的女巫,和她對其他女巫的描述,還有她女兒的性格,還有現代假女巫總的來說,女巫除和基督教不太能有共識以外,她們是最普世、最和諧、最不招人惹人的了。她們就是自己幹自己的事,性格很可愛,通常不幹啥害人的事。和佛教、道教、印度教一樣,這只是一種信仰,和「邪惡」沒啥關聯。

女文青版——

    這是一個白人英國公務員Gerald Gardner自己發明的,還包括幾個受他影響獨立發展出來的分支,譬如Alexandrian系統等等。他聲稱具備神秘傳承,可是現在根本沒啥人相信。因為他,女巫迅速發展為一個新興宗教,稱為Wicca(在很多西方國家屬於合法組織,受法律保護;古代女巫根本就沒有女巫教、Wicca這種稱呼)。可是,這裡面的很多理論、儀式,都是東抄西拼來的大雜燴,有些來自埃及信仰,有的來自西方玄術(和女巫本來是兩碼事),有的是儀式玄術(和女巫本來是兩碼事),有的是役魔術(和女巫本來是兩碼事),還有些屬於古代大自然崇拜(和女巫相關但不完全對等),剩下的是自己虛構發明,沒多少真東西。

    現代自稱「女巫」的,譬如會告訴你她身份是女巫的那些女巫,或會在表格「宗教」欄目上填上「女巫」的,基本上全是他那系的毫無根據的假傳承。我稱這個為「女文青版」毫無貶義。的確,這派的信徒大多有點文化,而因為覺得時尚、非主流、女權主義而選擇信仰Wicca。

    這一系或者幾支的所謂「巫術」,現在可以隨便學、自己學、網上學;個人覺得毫無價值、不是真東西。港台教授魔法的巫女,是自己琢磨看書瞎弄,和這裡說的這幫假傳承的後人。

老傳統版——

    這才是真東西。她們和電視裡的女巫形像其實沒什麼相似的。巫婆通常很開朗、愛大笑、樂天、不顧儀態……我就這樣愛這樣……其實挺文青的。

    在古代,她們就是媽媽教導女兒那樣,代代相傳的一些信仰、藥方等等。無法算宗教,也沒具體組織,部分甚至未必認為自己是女巫,只是愛好大自然、有一定的草藥知識、相信因果、相信輪迴,生活按季節行動、相信萬物有靈(應該算多神論、泛靈論、兩極論,但現代有些演變為基督教版的信仰)……等等。當然,她們也有一些祈禱、巫術什麼的。總之就是上述的內容混合一起。

    這類有傳承的真女巫現在也還有,但很少,也不怎麼活動,當然也不宣傳。以前我一個大學女同學的媽媽就是;沒有很特別,就是一個不信基督教的、有些古怪習慣的白人中年婦女而已;不是電影那樣的啦!她們就是延續基督教以前的歐洲人的本來信仰而已(雖然這個詞本來並無貶義,但她們通常並不自稱「女巫」,而說「我們是信『老宗教』的」),不拜魔鬼什麼的。實在要說古怪,她們喜歡不穿衣服……這倒是真的,一有機會就不穿。

    這些歷史傳承下來的女巫,只是一種文化和習俗,很難嚴格區分誰是誰不是。譬如說,如果你家老人家煲老火湯……什麼季節煲什麼……怎麼做……夏天某天要搞三伏灸、冬至張羅餃子、過年讓全家泡柚子葉澡、春節不讓洗頭,偶然還拿拖鞋打個小人啥的。一個這樣的人,在西方中世紀,早就被抓去燒了。

    這種女巫分為兩種:

    1. 血統巫(Blood-witch)——這種應該佔了絕大多數,譬如說95%那樣的感覺。通常是家族女性長輩是,然後傳給後代。

    2. 後天巫(Made-witch)——如果我當年成為那同學媽媽的徒弟,那麼我就是這種。誰也沒統計過,也不可能統計;這種未必萬中無一,但肯定沒多少。

    血統巫,通常就是媽媽或外祖母是女巫,然後傳給下輩;通常都是女系的,而且很多時候隔代,但祖母也行,只是似乎較少而已。傳承情況包括很多方面:

    1. 學問和技術上的:譬如草藥知識、護身符製作、怎麼下咒、遇到鬥法怎麼辦等等。其實,很大部分學問並不算巫術,相當於北京老人冬天畫那個九九梅花圖啥的;法術啥的只是她們文化習俗裡很小的部分而已。

    2. 血脈遺傳的能力:有一些情況,是兒孫輩小時候就開始出現一些情況,顯示先天遺傳了一些能力,那麼長輩就會教她們,讓她們繼承。雖然不是全部情況都是這樣,但血統巫往往小時候就有點特別,譬如能看到別的世界的東西、從小預感很準等等,再加上和那長輩特親近,很多時就會自然形成只教外孫女A,但未必教B的情況(這也包括了B本來就不太親近外祖母的因素)。所謂的「教」,別想著上課的情景,不是這樣的。實際情況中,大概就是譬如說婆孫一起去花園採藥磨粉……小輩看著幫著,慢慢就學到、繼承了。幻想一下,一個小女孩,她從小圍著婆婆,感情最好,老愛去廚房找婆婆聊天,一下課就鑽廚房看婆婆做飯,問這個問那個,偶然也幫忙,婆婆也讓她瞎搞。慢慢地,婆婆老了,讓小女孩兒幫忙做些小事。再後來,婆婆更老了,光說不幹,指揮外孫女動手。最後,這小女孩長大了,婆婆死了,家裡做飯的責任,自然落到小女孩兒身上。這沒有什麼繼承典禮的嘛,就是很自然的一種代代相傳的傳承,自然到她們連「傳承」、「教授」這些形容都不會用。

    3. 物品上的傳承:血統巫通常繼承了歷代祖輩累計的各種材料,包括一些寶物,譬如幾代用過的法器、難找的基礎材料,甚至千金難求的寶貝(譬如類似中國的真的雷劈木、泰國的樹精木這類傳說中的神器啥的)。所以,很多物品也不必自己煉製,甚至譬如傳說中的精靈,可能也是家傳。這並不是婆婆說明家族小精靈現在傳誰,而是自然形成的。譬如說,日本一些老宅子或者老家族,有種座敷童子,類似房子或家族守護靈(其實就是女巫的精靈一樣的概念)。以前本來是婆婆負責供養的,其他家人可能不關心,甚至可能根本不相信。後來,婆婆死了,外孫女自動自覺上供(可能婆婆晚期已不親手搞,一直都是外孫女負責),就這樣自然繼承了;誰也沒提過「繼承」這個詞。
知道了以上三點,就能明白,後天巫和血統巫在許多方面根本沒可比性。這不是努力就能達到的,涉及遺傳、天分、薰染、材料乃至一些無形東西的繼承。撇除特例,後天巫永遠無法和血統巫相提並論;男的在這方面永遠無法和女的比。

    所以,如果要學,必須找到真的血統巫或起碼後天巫才對樣。自己搞怎麼搞都不是那回事,頂多只能圖個感覺良好。

1960-70年代經典美劇:——     

    我都有記憶,當時香港播放叫《家有仙妻》,說一個女巫嫁給凡夫,她娘家很不以為然,老來搗亂。

    當時很受歡迎,女角成為女神,但播了兩百多集。很多現實中的女巫對劇情的外行很不屑,但都承認這劇改變了很多人對女巫的觀念。

    這套影響也是很大的。一些電影裡偶然會出現來自它卻、懂的自然懂的東西。

    我老婆愛追劇,家裡有整套劇集。1960年代的《家有仙妻》太經典,2005拍了套電影,但劇情挺巧妙的。它不是翻拍,而是另外一個故事:好萊塢翻拍經典,找了個普通人來演女角,可是她真的是個女巫,然後男主角愛上女主,麻煩外母那些經典角色以這方式重現。

     

       

     愛情 電影、電視劇集中顯現的女巫形象(網上照片)

    真女巫並無組織,也不到處對人說自己是女巫啥的(雖然現代信仰自由,但西方還是基督教主流社會,而且她們在古代吃過大虧),主要就是家傳,類似家族傳統、民俗。傳統真女巫有的有鐵刀,主要用來壓門口外,不算是林正英拿著行走江湖殺妖打鬼的那種法器。有些儀式需要用刀,但那就是普通刀而已,廚房隨便拿菜刀、餐刀就是了。

    西方能看到的、到處生怕人不知道自己是女巫的那些,是上世紀大概60年代一個英國人用各種不同派系的玄學,加點凱爾特名詞,再自己發展,拼湊而成,並無傳承(他自己說有)。

    真女巫大部分時候,需要用鍋就廚房找個鍋,需要用刀就廚房拿把刀,傳統並沒這些商品,而且視為笑話。這個誰都能推論出來,她們歷代是被獵害的嘛!怎麼可能家裡各種各樣巫術專用品,一把小刀上面還刻著標誌,甚至刻著「巫婆專用刀」?老外最多這種弱智商品,塔羅牌盒子上面寫著「塔羅牌」,佛教供水的杯子上刻著中文字「佛教」,特好笑。如果不理解這個現象,會以為他們都是老年痴呆症,擔心不知道東西叫什麼。

女巫道德觀、下咒道德觀——

    「害人的法術反噬」之說,應該是好萊塢巫術(這是女巫界取笑民間各種亂搞、巫婆聞所未聞的內容),但巫婆有個《「三」的法則》任何事情,包括幫助人的法術、害人的法術,和與法術毫無關係的人事,譬如好心腸壞心腸好行為壞行為都會三倍回來,類似佛教因果但她們信仰會「三倍」(1960年代佛教開始傳播西方,很多女巫語言習慣都受影響,現在很少說《「三」的法則》這詞了,索性叫Karma)。佛教說法是,如果沒有幹什麼去逆轉,業力會不斷增長,一直滾雪球,最後可以變很嚴重後果。女巫的信仰是,沒有什麼雪球增長之說,從沒聽過,就是三倍,沒有道理的,就是這樣。是的。女巫做事,譬如用法術,包括旁門左道或者表面上害人的事,都會考慮,這事情後果自己是否能承擔。這個「三倍」的概念有點複雜,很難說清楚。這不必然指法術的三倍,而是指事情的本質的三倍。譬如你幫助別人,是好事情的三倍。如用對人有傷害的法術做好事,譬如對方是壞人,強奸殺人放火啥的,用法術解決不好的人,她們認為由於行的是正義,三倍回來的是好事,譬如「正義」。如傷害人是為害人、個人利益等,三倍回來的是負面的事。

    我得說明,她們說的「正義」,和世俗定義未必一致。她們的道德觀類似這樣(這沒有明文規定,也未必大家一致,這裡也不是完整名單,只是列一些而已):別人不惹你,別去欺負別人…….別人惹你,別讓他好過……先撩者賤,打死活該……不傷害別人前提下,我愛幹嗎就幹嗎,別人怎麼看,隨便,別再把我們燒了就行……別人只要沒影響我/不傷害其他人,愛幹嗎幹嗎....別人也是江湖混口飯吃而已,大家都不容易,毋須踢爆……差不多是這樣吧?!

   
達到同樣目的有不同手段,所以說內行人會先看對方用甚麼招數。舉個例子,譬如我認識的那位裸體媽媽,幻想她對別人閒話而被下咒了,如果她和那人鬥法,她看到對方對她用的是蜂蜜瓶路數,就會知道,這人就是想和平解決問題,或者先禮後兵,反正沒有一上來就一拳,那麼大家懂做人。可如發現我背後說你壞話,你一來就出重手,譬如「Goofer粉」……我就是亂說話,怎麼也罪不致死啊?!哪怕玄術江湖,也得講理的啦!那麼,可能事情鬧大了。她可能覺得你想我死,那麼最好還是你死吧。又或者,她覺得你這女巫有病, 是業內害群之馬,然後決定替天行道啥的。

    除非你刻意祈願要害對方,否則,把邪惡的能量放還來源者,不算旁門左道。把一個對你或者你家庭有危害的人「移走」,不算旁門左道。

Calico,玳瑁貓——

    英國人稱為「錢貓」,能保佑、招運。日本人,尤其海員,也相信它有特殊的神奇能力。

    女巫認為如果家有一只,還能防魔、擋邪術等等。這其實才是真女巫的標配,黑貓不是。 符合Calico定義的就是。似乎是基因奇怪的,通常雌性。

    黑貓其實並非女巫的標配

五芒星——

    五芒星

    一些女巫不是常用五芒星符號嗎?女巫其實信仰很寬,大部分(或者說,起碼我認識的那些……即「一個」)很普世唯獨特痛恨基督教,但譬如網上這個美國老女巫卻是基督教信仰背景的,總之傳承很大差異,不是全部都用五芒星,但很多都用)。

    然後,如同佛教裡也有一些看兩本書就出來瞎搞的人,玄學界也有這樣的假內行扮權威。美國有個人自己憑空發明了一種叫「薩但教」的信仰,它其實和魔鬼毫無關係,也無傳承,主要就是反假道學、基督教的半宗教團體而已,但無論如何,主流保守社會都討厭他們,所以,倒的五芒星給外行的印像不好。有假女巫謂媾她們白巫用正立的,倒立的是魔鬼教或黑巫。其實這樣說有啥意義?在現代自由世界,愛幹嗎就幹嗎,怕人說就別當女巫嘛。而,從基督教教義來說,白巫同樣也是旁門左道啊!如果再來一次獵巫,是不會認為白巫黑巫有區別的嘛。不論黑巫白巫,能點得著的就是好巫。所以,這些假女巫真的有點弱智,而且完全沒知識、完全外行。

    五芒星正常是正立的嘛。倒立的是啥情況呢?那是在去處理一些不好的東西的時候用的,譬如除障、解除別人下的咒等等的儀式上,就會這樣做。還是那句話,不同宗教裡,很多元素、做法、原理其實共享。在佛教密法裡,譬如修獅面空行母還是什麼除障法時,念咒的時候,念珠是倒著、逆向數的……平時我們用念珠不是先自己、向裡面撥動的嗎?現在是向外推出去。這種逆數的原理,其實和把五芒星倒立,是同一種「逆向」的信仰,就是要把一個東西(譬如障礙、別人下的邪術)逆轉嘛!懂看的,如看到女巫畫這個倒立版的五芒星,就會心中有數她大概是在幹什麼法事了。不懂的、沒學問的就會亂說……這個是黑巫什麼什麼……真女巫,有好人,有壞人,但世界上根本沒有「黑巫」這門派。(待續)

 

(註:此文章是林聰先生之前於國內平台發表的文章。因可讀性高,在徵得其同意後,再刊於此。)

林聰,生於香港,留學期間任大藏寺法台祈竹寧波車義務譯員及助手;為重建寺院,歷年多次出入藏區,創辦希望小學及藏醫義診所;首位外國人成為日本京都三十三觀音朝聖「大先達」者。《傳奇》、《玄機》、《新玄機》、《溫暖人間》、《星島日報》宗教版早期專欄作家。《與西藏有緣》、《一步一如來》、《京都朝聖書》作者,其著作暢銷於兩岸三地,《與西藏有緣》被部分院校納入輔助教材,《一步一如來》榮登國內當當2011年暢銷榜旅遊類第5位;並有《甚深微妙》等佛教譯著二十餘本。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