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2019年首宗宗教大醜聞

 

 

 「大寶法王」與女信徒11段談情錄音曝光

 

 

 

    又到要兼顧農曆數日子的歲晚新春了!筆者也像往年一樣在此向大家拜年,祝願大家要乜有乜,唔想要乜乜就飛走,總之活得暢事順心,恭喜恭喜!

▲女信徒聲稱被安排見法大寶王,之後維持五年情侶關係,上床三次

    言歸正傳,大家看此欄旨在看筆者向大家八D乜,談論D乜,今篇八的是這幾天轟動全球佛教界的「大寶法王」溝女傳聞!

    這兩年有關中國佛教的醜聞不斷傳出。去年是中國佛界(顯宗)頭號人物、身兼全國政協常委的北京龍泉寺住持釋學誠涉性侵女弟子,弄至身敗名裂,官職和住持之職全丟了。想不到,2019年一開始,卻又輪到自七歲起已被認證為大寶法王」轉世的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大寶法王被外界視為與達賴喇嘛同為藏傳佛教的領袖之一,在宗教上有極崇高地位,全球至少擁有千萬名信徒。

(《鏡周刊》翻攝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flickr karmapaweb

    根據最先報導這事件的台灣《鏡周刊》報導,去年1215日上午,該刊記者與H女(化名)相約在該刊辦公室見面,聽取H女士述及她與大寶法王交往五年來的折磨和壓力。H透露11年前她在國外唸書時因「宗薩欽哲仁波切」影響而被佛法感動,並皈依佛門拜仁波切為師學習密宗法門。五年後,宗薩欽哲仁波切暗示她應該拜會大寶法王,並安排兩人見面。就在第一次見面後,大寶法王即以工作之名跟H女要了Skype《鏡周刊》報導H女回憶,她最初是和大寶法王在Skype上視訊,噶瑪巴在期間訴說自己被監控、掌握行動的辛酸。後進而將話鋒轉到H女有沒有交過男朋友的話題上,把戀愛經驗甚少的H女士嚇怕並結束了與大寶法王的通話。

    《鏡周刊》報導,H女並透露在2013年到2018年間,大寶法王多數時間都用Skype與她維持上師與情人般的關係,期間,H女也會用微信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討論自己與法王的相處模式。在交往5年期間,兩人發生過三次性關係。H女除提供自己與大寶法王在飯店內的合照外,還有兩人11段共長達18分21秒的對話錄音,內容就如情侶般的對談。

《鏡周刊》照片--H女與法王。

    《鏡周刊》謂據H女提供她與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微信對話紀錄,「當宗薩欽哲知道H女士與法王關係親密後,便開始要H女士幫忙向法王傳遞他的宗教理念,或轉貼對他有利的文章給大寶法王。但H女後來發現,她越來越像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工具,更嚴重的是,看來嚴肅莊重的仁波切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皮條客』,為了達到己身目的,不斷幫大寶法王『物色』女信徒。」「H女在與法王交往過程中承受龐大壓力,經歷過無數掙扎,多次幾乎迷失自我差點自殺時,宗薩欽哲還不停要求她留在噶瑪巴身邊,當宗薩欽哲發現H女對法王的影響力消退時,竟一反過去莊重嚴肅的態度,嘲笑H女是『手段不足』,H女才發現自己只是對方的一顆棋子,最後下定決心結束與法王的關係。

    「在此之前,H女曾傳訊息罵宗薩欽哲是『pimp』(皮條客)」,他竟直接回答『Yes』。之後她質問宗薩欽哲是否仍在幫法王拉皮條,並認為這樣的舉動十分可恥,對方則回『ho ho』。」

    「H女因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因此期盼說出自身的經歷,能讓曾受傷的女性即時清醒,並勇敢站出來,促進藏傳佛教改革,別讓女信徒再成為上師們的玩物。

▲被指扯皮條的薩欽哲仁波切作出的回應

    該刊又指曾致電宗薩欽哲仁波切的翻譯Stephanie,「對方回應,H女對仁波切的指控皆為子虛烏有,微信的對話紀錄也有可能造假,他手中有所有對談內容可供證明,仁波切對於法王的私生活不瞭解,沒有法王私底下聯絡方式,更不清楚法王與H女的關係。」

大寶法王官網刊登的特別開示

    大寶法王方面,《鏡周刊》指第36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在2019年1月21日落幕,但從1月9日的法會至結束,法王從未露面。而該刊另發e-mail給法王的聯絡信箱,至該文截稿前未收到回應。但在閉關的大寶法王,1月21日晚間在官網發表特別開示,「表示自己僅受過沙彌戒和敬事男戒,並未受過比丘戒。他強調,真正的出家戒不只是可不可做的約束和規範,最重要的是希求解脫、出離輪迴的心。法王另外提及最近沒有他的官方消息,外界便有各種流言蜚語誣賴指責,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誠實對待自己、相信自己,他也會為教法和眾生繼續努力。」

    (以上詳見《鏡周刊》2019-1-23《驚傳違反戒律 大寶法王遭控交女友》(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123soc001) 及《【法王桃花劫】擁全球千萬信眾 大寶法王遭爆交女友》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122soc004/?utm_source=feed_related&utm_medium=yahoo

    有關的大寶法王特別開示甚長,其中是否有甚麼深意,讀者可透過連結前往詳細閱讀分析。第36屆祈願法會點燈祈願法會.法王特別開示:志求解脫、出離輪迴,才是真正出家戒

   

    大寶法王噶瑪巴官方中文網截圖

▲實驗室兩次發表聲明確認錄音檔內的聲音來自大寶法王噶馬巴

    報導刊出後,在台灣社會和世界各地佛教圈子掀起軒然大波,各媒體爭相轉載及報導。亦有許多大寶法王的信徒質疑錄音檔經剪接變造,矛頭並指向為《鏡周刊》作核實的「美商瓦器聲紋鑑識實驗室」。該實驗室之後兩次發表聲明「確認此為連貫的兩方網路對話,送鑑樣本更是完全符合,確認錄音檔的聲音就是來自大寶法王噶馬巴鄔金欽列多傑。」

   
實驗室聲明指出,剪接變造鑑定有許多的方式與技術可驗證檔案真確性,環境背景聲紋做鑑定即可輕易探明每個字詞是否出自於同一個場地、同一個麥克風、同樣的空間、固定的空間相對位置等等,該刊交付的錄音檔案為一連貫的兩方網路對話,聲音記錄遭變造或是合成贋製而成的可能性不高。而此次鑑定過程是根據噶馬巴的多次公開演說內容作為已知語者的樣本,經分析、比對其語言學特徵、基頻位置、共振峰型態、語詞連接和轉折特性、語速、口音、音域動態等參數,並將之與送鑑樣本做比對鑑定。比對之結果為完全吻合,送鑑之疑似樣本與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之聲紋基頻、共振峰型態、口音、語言學特徵等跡證均完全相符,因而下此結論。
 

▲網上冒充文章:「爆料至鏡週刊未刪改之原文」

    事件繼續發酵,在2019年1月29日,《鏡週刊》再發聲明,指網傳大寶法王未刪原文非事實,製作流傳自負文責。

    內文如下:「本刊於2019年1月23日出刊第121期封面「驚傳違反戒律 大寶法王遭控交女友」一文,近日在網路上出現一篇號稱「爆料至鏡週刊未刪改之原文」,經查該文並非《鏡週刊》記者撰寫。本刊刊載內容皆經過查證才報導,並以《鏡週刊》雜誌及《鏡週刊》官網(https://www.mirrormedia.mg/)內容為準,其餘各處發表未經查證之文章皆非本刊撰寫,製作及散布者須自負文責,請各界勿輕信並流傳,特此聲明。」(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90129soc006)

    接下去會如何,事情是否還有餘波,還是如以往類似事件一般,不了了之?

▲「大悲咒水」樽盛潤滑液,台灣名僧所住佛寺搜出吸毒工具、毒品、性愛用品及短片

    其實佛門桃色醜聞何其多,男與女的有,男與男的也有。今次率先報導大寶法王桃色事件的《鏡週刊》,去年11月也曾以多篇文章揭露台灣苗栗縣名僧、「中國佛教會青年會」第8屆秘書長「開泓法師」,不但有吸毒惡習,還在寺廟內以毒品引誘其他出家人一起大搞淫賤派對,甚至自拍吸毒和同性性愛短片,並上傳雲端存檔。當台灣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之後到開泓居住的崇佛寺蒐證,當場起出大量性愛用品,包括壯陽藥、肛門鬆弛劑,更不堪的是,發覺盛載在「大悲咒水」和「藥師咒水」樽內的竟是潤滑液(性用品)等,更當場搜出吸毒工具和毒品。

    《鏡周刊》網上截圖

    嗚呼哀哉,類似宗教界醜聞還有多少?這種種只是冰山一角嗎?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網誌: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