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慈山寺義工被「施捨」罰站「觀禮」?

 

 

    過去幾天,環繞香港佛教界、術數界、八卦界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有點不知從何說起,且讓筆者慢慢逐一道來!

▲慈山寺義工被「施捨」罰站「觀禮」?

    首先是以巨型觀音像為標誌的「慈山寺」,在前幾天(2019年3月27日)舉行住持晉院陞座、慶祝開光典禮暨佛教藝術博物館啟用儀式 !李超人三父子、特區行政長官林太和中聯辦高官一同主持開幕。這可算是佛教界的盛事也,據一些傳媒報導,觀禮嘉賓有二仟人。

    有人滿心歡喜,但據筆者所知,也有好些由慈山寺開幕至今一直對該寺滿腔熱誠、今次取得入場券往觀禮者,結果卻敗興而返且一肚子氣,感覺不被專重!

    點解?因早早前往,眼看貴賓一車車進入,他們卻要在寺門外苦苦守候,看不到住持陞座儀式。據知貴賓都是持有邀請咭的,早上7時已可進入,可以看到陞座儀式,還有兩封利是。那些持入場券的,卻要早上九時半才可進入慈山寺範圍。進場嘉賓都坐在大殿樓梯下臨時搭出來的座位上觀禮,持入場券的卻只能聚在大殿外面草地,有圍牆隔開,大部分儀式都看不到。且沒有座位,要企足幾小時,直至全部儀式於12時結束為止。期間有工作人員圍著他們,除非去廁所,否則不可離開草地範圍,仿如困獸鬥般。據在場者觀察,儀式完成後,主要嘉賓直入博物館參觀,次要嘉賓先到五觀堂食齋,他們這些「閒人」只每人獲發一個包、一瓶水、一本普通刊物(非特刊),還要等待至下午一時半才能進入博物館,但載客返火車站的旅遊巴在12時就開始運作送人離開。結果這班曾與慈山寺關係密切的朋友,無癮之餘很多乾脆乘車走了,算是白行了一趟。

      慈山寺慶祝開光典禮暨佛教藝術博物館啟用儀式」入場券截圖

    要知道,慈山寺這盛事的入場券不是公開派發的,也非路人甲乙丙可以拿到的,這群為數五、六佰的「閒人」,手上的入場券都有編號,據聞要在慈山寺有職位或當義工,每人方可有一張配額!

    筆者細看這種入場券,沒提住持陞座儀式,且說11時半才可進入。但因慈山寺之前在fb不斷宣傳有網上直播,義工們希望早上入場觀禮也是情理之中。而且進入後招呼他們呆站的地方,卻是在大殿圍牆以外,很多人物、儀式根本看不到,這算是「觀禮」嗎?

    如此招待曾為該寺出心出力者,不如不「施捨」這入場券好了!沒有希望,就沒有失望吧!

    之前已聽聞不少在慈山寺任義工的朋友說,寺方對他們很多限制,且感覺很「大細超」。筆者的看法是,每間機構都有他們的處事方式,合則來不合則去,也不便說些甚麼!

    又有傳聞,謂該寺之前專門搞了個慰勞義工的派對, 但只邀請明星及VIP義工出席,一般義工無份參與。事情傳出後,不少一開始已在這裡當義工的,心中很不是味兒!

    有份出席派對的那些VIP義工,不知可會包括那些據聞經過6個月課程嚴格篩選、符合更超大學碩士課程要求的60位該寺「佛教藝術博物館」的導賞員在內呢可?

    筆者心想,如果以運行一間企業的心態來運行一間「佛寺」,難免給人市儈、階級觀念重、只重視「優質義工」的感覺!或許,是大家都弄錯了,這只是一個富豪表現他對佛法喜好的私家法壇(家廟?)和私家庭園,但與其這裡大部份時間閒著,地方也大得一家用不了,也就公開讓大家參觀參觀吧!僧人和管事者都只受命於老闆,身分其實等同職員、家臣,最重要是交到堂皇「靚數」,又管甚麼「眾生平等」或是否「用完即棄」呢!是耶?非耶?

▲寶福山一度全山禁燒香,現今菩薩有些可受香有些不能!

    講開慈山寺,又再八一單以佛道作道具的機構——寶福山。寶福山向來只是一骨灰龕場,但也有佛像「睇場」,也供奉地主、四面佛等。但自去年(2018年)8月起,寶福山上突然不可燒香和燒蠟蠋,據說是為符合政府規定。龕前不再設香爐。但客戶當年購買龕位時,早已收足直至地契完結的所有年月管理費,內容包括每日晨昏上香的呀!很多客戶即因這些服務才購進龕位的呀!

      

    (左圖)寶福山2018年8月9日的通告   (右圖)當時寶福山上各龕堂的前香爐全遭移至檯底並蓋著。(攝於2019年2月24日)

 

     

    (左圖)四面佛和寶福山上下的神佛前的香爐均遭蓋著或撤走。   (右圖)大殿後的韋馱菩薩消失了,魚池遭填平。(攝於2019年2月24日)

    山上的「大殿」之前更已關閉裝修良久。本年2月初所見,大殿後的韋馱菩薩被拆走了,前面的魚池填平了,以往的辦事處正改建為另一龕堂。是以不燒香來換取政府批准改圖則嗎?

   

    香爐重新被放在檯上了。會只是暫時措施嗎?(攝於2019年3月31日)

 

   

    地藏王前又可上香了!(攝於2019年3月31日)

 

     

    (左圖)寶福山寶塔前的大香爐至今仍被蓋著。   (右圖)大殿旁的辦公室正改建成龕堂出售。(攝於2019年3月31日)

 

   

    已封閉維修了很久的寶福山大殿!(攝於2019年3月31日)

    今早前往寶福山,發覺他們又可以讓人燒香了!會是暫時的嗎?地藏王又可以受香了,但寶塔內佛前的香爐仍然覆蓋了!四面佛那邊,因他們封了那邊石階作緊急通道,沒法接近距離觀察。為何這個可供香火,那個卻又不可,準則何在?!?!豈有此理!

▲東華三院寰宇殯儀舘假天花製造超低樓底無視道家殯葬儀式需要

    跟住這單料,也是與先人有關的。話說最近屬下中學、小學、幼稚園都事件多多的「東華三院」,其轄下新裝修完成剛開始營業的「寰宇殯儀舘」,又被批評為室內設計離地,沒考慮殯儀業界的實際需要。

    事緣筆者在fb(《面書》)一名為「黑白灰藍」的殯儀業專頁中看到以下的照片:

   

    相中所見,有關蓮花壇要掀開假天花才能放置。(fb「黑白灰藍」專頁圖片)  

 

     版主在刊登照片的同時,這樣寫著:「不是蓮花壇太高,而是殯儀舘修葺後加設了假天花!破地獄除了破地上瓦片也可能順手破假天花,先人”警醒”方向提高!

   
「來自同行的寰宇殯儀舘真實圖片:細如鑽石山殯儀舘房間也未有這種情況,上一手「福澤」更加未發生過,看來師傅們破地獄揮舞柳旛及火劍要特別小心,家屬也不能要求太高!」

    其他友人也留言謂:「高的(指主科、高功)坐蓮花困難」、「用短劍破地獄應該會較好」、「用手指會仲好!」、「用生果刀啦」、「唉,錢,又識加……」!


   
大家看後覺得如何?很可能,以後所有供寰宇殯儀舘用的蓮花壇都會改矮一些,破地獄的師傅被迫轉少幾個圈又或每次都派身裁較矮小的師傅上陣吧!

▲COMPANION」巨型吹氣公仔被嘲似浮屍提早離場?

    也真巧,跟著一單也被指意像與「先人」有關。話說好多潮人趨之若鶩的「COMPANION」巨型充氣公仔,於上月(2019年3月)22日「殺」入維港,在金鐘添馬公園對出海面浮著。「COMPANION」以其「XX眼」聞名,是國際知名藝術家KAWS的代表作。香港非這批公仔兄弟/姊妹周遊列國的第一站,去年7月首先到首爾展出,當時躺臥在石村湖的一隻長28米。今年1月,一隻36米的COMPANION坐在中正紀念堂。今次來港的一隻身長37米,是KAWS至今最大型臥姿藝術作品。是次展出獲得旅發局資助,展商投資過千萬元。

    躺在維港的COMPANION,好像不像之前訪港的巨型黃鴨仔般受港人歡迎,好些以「攤屍」、「浮屍」來形容!筆者初見時也打個突,攪咩呀?之前未見過首爾的,但看過坐在台北的那隻,軟軟的仿如冇腰骨般,冇神冇氣,但總好過XX眼(合起眼)攤係度。以打咭計,要影齊兩個XX,也有D難度。及至某報晚上浮臥相一出,黯淡燈光下,「浮屍」感覺更加明顯!!

   

    被嘲似「浮屍」的香港站COMPANION巨型充氣公仔

    若問,點解要攤唔坐,卻原來原作者創作時希望港人可以放鬆吓,並像「COMPANION」一樣,抽少許時間躺下看看天空!

    唔知是否與輿論認為「唔老黎」有關或真的是天氣有關又或這充氣裝置有其他問題,在維港展出幾日後,主辦單位突然宣布,由於天文台預測天氣不穩,為免影響展出狀態,並顧及看護此裝置的大量海事工作人員的安全,大會決定提早於3月29日結束香港站行程,提前抽氣後收走。

    就這樣,旅發局的贊助又泡湯了,唔怪得COMPANION」由出生以來一直都冇眼睇你地班友仔喇!

▲「跑馬有輸贏,輸贏天注定」?

    最後這張馬經專欄的照片,是讀者發過來的。文中所述的主角究竟是誰呢?是否真有其事?咁複雜嘅嘢,唔好問我!!!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網誌: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