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宮廟達人.大威其他文章

                                                             文 •宮廟達人.大威                                                      

真假靈媒 

             
    最近聽愛人說,她的一位同事到某私人宮壇去問事。那間宮壇的主事者在與何仙姑「通靈」後,不僅沒太正面回答她的疑問,還將其斥責了一頓,說神明對她很不滿,更「預言」其活不過四十幾歲。弄得這位同事恐懼發愁得連哭了好幾天。這件事情讓我聽了挺生氣的,姑且不論這名宮廟靈媒的修為如何,也不管她是否真的與「何仙姑」通靈,但從這名靈媒的言辭表現可以斷定,正信的正神是絕不會採用謾罵、威脅和恐嚇的方式來應對信徒,更不會對信徒心存不滿、甚至是帶有詛咒色彩地「預言」生死。一個人的命數本屬天機,若是正神怎麼會輕易的「泄密」?難道這位「何仙姑」不怕自己泄露天機受到天律的嚴懲嗎?

    正信神明的願力,本身就是通過指點迷津,解開信徒的疑惑和心結,化解信徒內在的痛苦。因為慈悲是神明濟世渡人唯一的宗旨,無論是道教、佛教還是其他宗教,都是如此。而以上說到的這位「靈媒」之所以會有如此卑劣的「通靈」表現,只能說明兩個問題:第一,這名信徒所「通」到的絕非何仙姑;第二,這名靈媒本身就是個坑蒙拐騙之徒,其本身行為是對神明最嚴重的褻瀆,也必定會遭到天律因果的嚴懲和制裁!

    更何況,這名靈乩所通的「神明」是八仙中的何仙姑。而遍觀八仙當中每個人的原型履歷,唯有「何仙姑」這一神明的歷史形象、成仙履歷和傳承雛形是最模糊不清的,為何偏偏這名通靈人就能夠和傳說中的「何仙姑」搭上線呢?這進一步證實,這名靈媒乩童所請來的必定不是正信真靈。或者壓根就沒有請到什麼神明,是自己一套裝神弄鬼、騙吃騙喝的鬧劇!這種「靈乩通靈」和「乩童上身」的現象在民間很多宗教場所並不罕見。

    現在坊間宮廟很多所謂的「神明降駕」、「請神上身」和「乩童起乩」等現像很多請來的未必都是正神真靈。首先這些乩童靈媒「請來」的神明角色:比如濟公、哪吒三太子、齊天大聖、關聖帝君、玄天上帝甚至觀世音菩薩本身就存在著疑問。首先,乩童上身基本上是回答信徒是否有財運、身體是否健康以及婚姻、事業方面,甚至是彩票是否會中獎等問題。若僮身借由「請神上身」請來的是正神的話,上述已然屬於領悟宇宙大道真諦,最起碼也已經了悟解脫生死,位列仙班的神明會為了塵世信徒「雞毛蒜皮」的小事特地下凡來指點迷津嗎?根本就沒這個必要,因為這些問題本身就是眾生的癡心妄想,以及所要面臨的功課,神明怎麼會去操心信徒們盲目又雞毛蒜皮的小事呢?

    甚至有些宮壇裡面,所謂的「濟公師父」一天就會以好幾種角色身份「降駕」在某乩童的身上,還要抽煙喝酒帶墨鏡。若有點判斷能力的人就應該發現,這種借由「神明上身」的作秀,本身就暴露了乩童甚至說宮廟人員本身對於宗教甚至對於神明本身行為所呈現出來意涵的曲解誤讀。請問若請來真是濟公師父的真靈,已然是修得真體,十八羅漢中降龍羅漢的轉世之身,難道還會幹出喝酒、抽煙甚至給信徒算命算中獎號之類條條違反佛教禁忌戒律的事情嗎?濟公師父在其事跡中的犯戒實際上是「借假修真」,通過製造假像來迷惑、點醒真正沒有悟性的眾生,並非是真的違反戒律。相反,濟公師父一生早已了悟無常,怎麼可能會拿犯戒律的行為開玩笑。由此也說明被「神」上身的乩童們,實際上自己是露了馬腳了。

    更好笑的是,有的乩童靈媒自稱是「玄天上帝」降駕。實際上這更是沒有文化不可信的愚昧表現。首先,「玄天上帝」信仰本身是北方玄武信仰的「擬人化」,按道理講「真武大帝文化」最早應該是星辰崇拜文化,是周天中「北方玄武」的像徵,只不過後來由於古代政治統治需求被「擬人化」了。但是若宮廟的辦事人員就這麼模仿著真武大帝神像那般手裡拿把劍光著腳圍個圍兜就開始裝腔作勢,那才是真的笑掉大牙呢。因為他們所請的絕對是小說裡看來的「神」,純屬杜撰出來的,這穿幫可就穿大了。

    還有的乩童靈媒請的是哪吒三太子的法駕,但是請下來的「太子爺」無一不是表現得嗲聲嗲氣甚至還得吸奶嘴、玩玩具、喝「哇哈哈」之類的飲料,這一看就知道是扯淡了完全是小人書看多了憑自己瞎想胡謅模仿自己兒子的表現扯出來的形像。試想,中壇元帥三太子爺確實是孩童的蓮花化身,但實質上其本身是印度神明的中國化演化,同時即使按照《封神演義》裡的記載,遠在商周時期的三太子早已在滅紂保衛戰中磨礪為中流砥柱的戰神級棟樑,是有修為的天庭大神,位證大羅金仙。怎麼可能像個幼兒園沒斷奶的孩子一樣在廟裡開玩笑辦事呢?這簡直是無稽之談!我始終覺得類似這種「神明上身」的鬧劇,本身就是對神明最大的不敬。敬神本身就要帶著敬畏的心情、虔誠的態度,帶著對天地宇宙萬像科學理性的態度去觀察、分析、實證。

    當然,也有人說,有不少「降駕」後請來的所謂「神明」預言的內容都很準而且有些還有應驗。我的認為是,有些靈媒乩童確實是有「請」到靈來附體,但是請來的「靈」來路正不正很可疑。筆者認為這些靈一般分為幾類,一類是尚未投胎、沒有歸宿的魂靈。這種靈也是最低級的,他們的方式就是平時寄宿在某些已經「退神」的神像裡面,通過尋找有靈異敏感體質的僮身,假借「神明」之名讓僮身為他開壇辦事。

    這種方式的「上童」一般都是前期乩童或者靈媒體質者本身有正常的生活工作,突然有一段時間事業工作家庭運氣一團糟,患上怪病甚至會幻聽或者夢中看到有所謂「神」來指示逼迫其為他辦事,否則就威脅讓他家破人亡之類的。實際上試想若是正神會做出如此自私自利和殘忍的事情嗎?神明需要刻意要求人開壇辦事嗎?美其名曰「普渡眾生」,實際上就是這些尚未轉世、沒人供奉的無主眾生希望通過借由這種方式,為自己求取香火供養和能量。

    另一種是屬於級別比較低的游仙或者有較長時間修為的「動植物靈」,實際上也就是屬於北方比較常稱呼的「狐仙」、「黃仙」、「常仙」之類的「仙家」,在薩滿文化和大陸北方的出馬仙、堂口仙文化中,是最常被「請」來辦事的「仙靈」。不過實質上,這一類別的靈體,就是動植物甚至器物的精怪體。換言之,日本陰陽師安倍晴明所稱呼和召喚的「式神」就類似此類。而所謂「游仙」是寄宿在某些宮廟裡面接受正神引渡過,生前有一定宗教或民俗信仰,但沒有真實修為,同時也沒有重新輪迴的眾生。

    相比之下請這類上身的「靈」降駕的時候「花樣」很多,不是操法器割自己舌頭、敲打虐傷自己的身體以顯示實力,就是非常會吃非常能喝舉止乖張,性情多變。這種靈體一般只能在傳遞一些靈界的信息,一旦有信徒來問事,他們一貫的回答就是犯到了哪路鬼神,或者是哪位冤親需要燒衣服燒紙錢之類的。總之會以一些玄乎的方式來回答,過程伴隨著嚴重的打嗝、唱歌、哭泣或模仿神明動作之類的,實際上很多去「找神」給信徒問事、治病、開符和溝通亡靈的儀式,大多是這類靈在作用。

    比較高的一類就是正規宮廟中的五營兵將護法,正廟地靈公等,有些若是古老正統,比較有歷史、香火興旺的大廟正廟,甚至還能請到諸如「王爺神」的真靈降駕。當然為數不多,不過畢竟中華神明體系中的「王爺神」有不少是歷史真實存在的人物,其真靈下盼不是沒有可能。當然在我看來,以人身作為「附體對象」的王爺神駕現像,同樣少之又少。

    絕大多數王爺神的冊封修為年代已然接近百年,甚至千年。其是否有進一步的冊封和超生天界無從查考。但這也是大廟正廟算守護級別很高的正靈神祗,其展現的身份一般也不會以類似「三界大神」的身份來展現,最多以王爺神或者城隍神等身份來示現。相比之前兩種,這類靈的「起乩」表現方式,一般若是宮廟守護兵將上的僮身,會以不斷嘔吐直到吐清肚內穢物為止才會正式上身,而若是更高一級的神明會以不停打嗝一直持續到不打嗝情況才算「起乩」成功。當然,真正所謂「正神乩童上身」的宮廟宮壇非常有限,因此也出現良莠不齊的問題。

    實際上真正神佛級別的天尊菩薩神明高靈,一直都生活在無極大羅仙境中,因為已經脫離輪回因果,遠離欲望牽纏,修行證得金身果位,就沒必要再來下凡插手信徒雞毛蒜皮的閑事,只要遵循天地宇宙因果法則調和陰陽進一步升華提升和無形指引就行。事實上「依附人身」的行為本身就是低級靈比較會做的事情,相反,若是正神有傳下旨意,一定不會與人有肢體的接觸,就算需要代言人和通靈人傳遞信息,頂多也只會通過靜坐禪定通靈請示,或者是通過笅杯、簽詩的方式來直接說明聖意就行,有些類似手機或微信傳達資訊一般,若簽詩笅杯無法解讀或完全說明的話,才會委托正廟靈格較高的正信守護靈,以乩童形式說明。

    因此真正和神明溝通的靈媒問事者,其特點就是沒有怪異的「上身」表現,始終飲食清淡且行為得體,常保持身體整潔清淨,每日有定期的誦經功課,一般只會通過笅杯或者簽詩來輔助問事判斷,最多是以冥想通靈來獲得神意,而且述說的內容不會要求信徒花大錢或者牽扯怪力亂神無中生有的東西,相反只會點出信徒最核心的問題關鍵,給出最合適科學的處理建議。

    雖然當下乩童靈媒之類的良莠不齊,但是乩童問事本身就不該是信仰的主流,畢竟,無論是道教的三清道祖、佛教的釋迦牟尼還是鸞堂的五聖恩主公信仰,其本質就是引導眾生過健康、正信、努力奮進的生活。能夠通過信仰檢視自我,反思自我,提升自我,問心敬神。這才是正信宗教的核心所在!若哪一天遇到類似滿嘴胡言亂語跳大神的現象,請無視。正信的、科學的生活處世才是信仰的關鍵(本篇完)

 

宮廟達人.大威電子郵箱:conanchan168@126.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