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心藍其他文章

                                                             圖、文 •心藍                                                      

抗戰時期中日鬥法事件回顧

 
    在上世紀中國的抗日戰爭時期,曾經一度出現了中日兩國佛門中各為其主的鬥法事件,據說當時由雙方各宗派高僧參與組織了聲勢浩大的「降伏」、「息災」等法會,祈求增加己方威勢,降伏對手!一時間,宗教界乃至法界都參與到抗日戰爭的對抗之中!只可惜這場鬥法事件並沒有被歷史詳細記載,又可能被刻意隱瞞了,目前只能通過一些簡短的記述、法會儀軌和當事人的回憶等等零星資料,才能讓人們逐漸了解整個事件,下面就給大家展示一些這方面的資料,以領略一番這場法界中的中日對抗。

   
關於日本方面的記錄,目前很難查證,皆因日本本來就對侵華戰爭這個話題相當敏感,資料更是不容公開,但幸好我們還是可以從當時的法會儀軌中,查到關於鬥法事件的只言片語,當時日方密修的就有東密的大元帥明王法,說起這大元帥明王法門,真乃是日本的救星。在唐朝佛教密宗法門傳至日本,後來密宗在中國衰微,卻在日本興盛起來,逐漸形成了日後的東密,並且受到天皇皇室的追捧和供奉,到了元朝忽必烈大汗三度出兵欲征服日本時期,當時的日本天皇即緊急召集全國高僧,修行東密傳承的大元帥明王法門,謀求回遮降伏敵勢,結果忽必烈大軍在海上三度遭遇猛烈的 颱風,登陸受阻,大敗而歸。後來大元帥明王法一度成為日本的護國教法,逐漸發展成為一個佛門宗派--太元宗,在日本編撰的《太元帥阿吒薄俱太將略次第》儀軌中,就有這次中日鬥法的相關記載。

    如下圖所示,這份昭和十六年(1941年)的太元帥明王儀軌中,就顯示了鬥法的一些具體內容。首先,日本這次修的是「調伏大法」,即對敵方進行震懾、打擊,以求戰勝、降伏對方。「闔宗龍像 」一詞,即代表這次法會聚集了各個宗派的高僧,規格非常高;法會在「護國寶殿」召開,「期一七日」即代表法會將開七日。其次,通過儀軌的內容,可以看出日本對當時國際形勢的顯得相當焦慮,包括:英美兩國援助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日本稱為「蔣閥」),以及各國抗拒大東亞共榮圈等狀況,日本將之形容為「曠古國難」!在回向部分,可見日本想通過法會祈求的是:「回向出征將兵」,即祈求給侵華日軍增長威勢武力;「回向調伏敵性」,即祈求消除對手威勢士氣以降伏對手;「回向東亞共榮」,這個就是祈求達成日本一直以來戰爭擴張的願望了;

   

              

   

   

   

    以上圖片轉載自傾蓮池博客-「唐密傳承之末法總護法大元帥明王」一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18381532725469#_0

   
1941年左右正是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期,日本密宗高僧在「高野山」修法,企圖降伏摧毀我軍民抗戰的事不久即傳到中國。作為佛教興盛的泱泱大國豈容坐以待斃,國民政府即刻有所反應,國民黨元老戴季陶、林森向蔣介石建議,針鋒相對地在陪都重慶舉辦一場「護國息災法會」,激勵國民的抗戰士氣。於是由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出面,邀請104歲的虛雲老和尚與西藏密教上師貢噶活佛主持這場法會。關於這次「護國息災法會」,以及其他相關鬥法的內容,在中國方面的記述較多,能夠查到的資料有以下這些:

    首先,中國佛教協會關於虛雲和尚與藏傳佛教一文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抗戰時期,虛雲還應邀赴重慶,主持護國息災大法會。在這次法會的《己丑度亡利生息災法會請法師函》的開頭稱呼語中是這樣寫的:輔教廣覺禪師貢噶呼圖克圖(請主壇大白傘蓋道場)、督噶呼圖克圖(請主壇大黑天道場)、虛雲法師(請主壇水陸道場)、能海法師(請主壇大威德道場)。而當時所謂之「護國息災法會」,舉辦地點是在重慶南岸獅子山慈雲寺。法會共有顯教與密教兩壇。上午顯壇是虛雲和尚主持,下午密壇由貢噶呼圖克圖主持,兩壇盛況空前。「正如俗言,人山人海,萬頭攢動者。如欲皈依顯密兩大師而得覿面親授,猶比面見如來而親得教誨者尤難。」

    http://www.chinabuddhism.com.cn/yj/2014-08-13/6460.html

 

   
其次,在「虛雲老和尚年譜」中,虛雲大師1942-1943年的經歷,也有這場法會的敘述:

    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壬午一百有三歲
    冬十一月。政府主席林公。暨中央各院部長。派屈映光張子廉兩居士到寺。請往重慶。建息災法會。於十一月六日啟程。到衡岳進香。桂林行營李主任濟深。派許國柱居士來接。到桂住月牙山。四眾歸依。到貴州。寓黔明寺。廣妙和尚請上堂開示。抵重慶。蒙府院及各寺到站迎接。與主席林公。法會長戴公等商定後。在慈雲華岩兩寺。分建法會。
    民國三十二年(1943年)癸未一百有四歲
    一月。在息災法會修懺儀。至二十六日圓滿。主席林公。暨各長官蔣公戴公何公等。分設齋招待。蔣公詳細問法。條列唯物唯心。及神與基督之理。以書答之。在慈雲寺。華岩寺。上堂開示。侍者惟因筆記之。

    http://www.xuyun.org.cn/xuyunnianpu/2017-04-08/620_3.html

    在南懷謹大師的書《人生的終點和起點》中也談到了這一段往事:

    「(美國的)莊嚴寺現在住著一位老和尚,叫顯明法師,東北人。這位法師當年抗日戰爭時,有一段真實的歷史故事。
    當抗戰打了五六年的時候,發現日本人在搗鬼,修降伏法想打敗中國。佛教密宗分有東密、藏密。印度密宗在中國唐朝時到中國的,到了明朝,中國人不大喜歡,就流傳到日本去了。日本高野山完全是修密宗,在中國學術上,這一部分的總稱叫「東密」。中國民間畫符、念咒、捉鬼這些東西,很多都與東密相關。中國正統文化討厭這個,但是印度及中國藏區比較歡迎,日本也保留了這些。
    我們發現日本人一邊打仗,一邊請高野山的密宗修降伏法,要把中國人打敗。所以抗戰第六年時,在重慶,國民政府讓民間發動「護國息災法會」,是一個很大的法事,保護自己的國家,把日本的法力打回去。當時請了兩位大師主持,一個是禪宗大師虛雲老和尚,主持顯教的顯壇;密宗的壇場,請了白教的活佛貢噶呼圖克圖主持。」


   
重慶宗教事務委員會對這段歷史的描述:

    「抗戰期間,禪宗高僧虛雲法師曾在慈雲寺主持「護國息災法會」七天,祈禱抗戰勝利,世界和平,並追悼陣亡將士和死難同胞,設七個壇場。當時國民黨政要林森、戴傳賢、居正等均來此參拜。漢藏教理院附設大雄中學亦曾遷來此寺開辦。此外,還成立了「重慶市僧侶救護隊」,由覺通和尚擔任隊長,在上海參加過凇滬戰役的樂觀法師,亦參加了救護隊的工作。」

    另據其它資料,當時蔣介石為了終止第二次世界大戰,特從藏區迎請了幾位大活佛舉辦法事。當時因為大寶法王年齡尚幼,遂由貝魯欽哲仁波切代他前往。於公元1940年在四川雅安舉行吉祥智慧怙主修持大法會。法會中,於為期七天之食子回遮與拋放驅魔食子時,大地顫動、食子自然起火,成為在座各位眼之甘露。據說個別看見火光中一條威猛黑犬向東而去……

   

   
清尊仁波切,一作清增或親尊仁波切,即蔣揚欽哲奧色,又名八蚌欽哲,也即是現在稱為貝魯欽哲的八蚌寺(八邦寺)法主。是近代震爍藏漢兩地無與倫比的大成就者。其出身皇家、地位尊貴,一世八蚌欽哲的證量無比,曾做16世大寶法王的上師,並曾應民國政府邀請為國師,為抗日做護國息災的法會,會上對日本及日本軍國首腦做誅法,不久即感應日本投降、所誅之戰犯後來相繼陣亡或被國際法庭判為死刑……

    綜上所述,抗日戰爭時期中日雙方鬥法肯定不止一場,而是進行了多次較量。中國佛教顯密、藏漢等各宗派許多高僧大德都參與進來,盡心修法為國家出力以報國土恩,抗擊侵略、祈求和平,在宗教、法界層面做出了許多重大又不為人知的貢獻,實在難能可貴!佛門本清淨,因果卻無情,以上這些冰山一角的零星資料,作為歷史的見證,也為大眾提供了一個契機,以窺探這段隱秘而又重大的歷史事件,以供追憶,思考……

(本篇完 ,2021.3.26)
 

 

心藍電子郵箱:kwiks@foxmail.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