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沒有盲公陳,就沒有《新玄機》!


    準確一點來説,筆者三十年前敢單人匹馬、膽粗粗創辦《傳奇雜誌》,全因盲公陳!

▲出版盲公陳運程書成創業契機

    筆者的本業其實是書籍出版,十多歲起已在書局當編輯。卅多年前,李居明出版《奇聞三周刊》創刊號後反應甚佳,遂找我加盟(由第二期開始),本也是看中我在出版書籍方面的經驗。但因創刊期間規模尚小,我也得負責採編事宜。記得當年第二篇或第三篇訪問稿就是專訪盲公陳,另一位是林國雄。其實加入《奇聞》前,我只在十多歲時為《時代青年》寫了一篇三千字的訪問稿,僅此而已。任職《奇聞》初期,因人手少,除了李居明署名的文章和專欄作者的來稿外,幾乎全本雜誌的 採訪文章都出自筆者之手,但總不成篇篇都是「文.駱思嘉」吧,於是當年我同時以幾個筆名寫稿。之後公司遷了新址,也請多了各組同事,我就主力負責編務和指派記者工作,已很少外出採訪了。

   
記得某天,公司兩位老闆李居明和徐雋偉想找盲公陳商談出版運程書事宜,囑我致電代約時間。他們上門拜訪當日,我並不在場,不知他們談了甚麼,但後來再沒消息,看來是談不攏吧!未幾盲公陳主動邀約我到他處,原來是找我出版運程書。由他口述,我筆錄,並由我負責出資及之後所有出版發行一切事宜。難得他如此信任我,實在感激,自然馬上應允了。(之後共出版了廿多年的《盲公陳運程》。)

月出兩份月刊,是這行業選擇了我

    事情發展至此,相信大家也明白,我難再留在《奇聞》了。於是在1991年尾確保所有工作順利交接後離了職,結束了我在《奇聞》三年多的打工生涯。1992年初正式創立公司,是年5月《傳奇雜誌》正式創刊,屬月刊,16開本,逢一號出版。半年後再創辦了《玄機》,也是月刊,32開本,逢十六號出版。公司並兼賣風水用品。

   
公司最高峰期也只聘用了三位同事,一採訪,一製作,一門市銷售。因筆者一直以來都沒當術數師傅的打算,沒有這方面的收入補貼,所以要同一時間從事多項工作(包括自己出版及代客編輯出版運程書)以增財源維持公司運作。這類小眾雜誌賺到的只是名氣,筆者不當術數師傅,也就無法將這些虛名轉化為實利,但還是孜孜不倦的在做,所以説,筆者其實是個大笨蛋!

    筆者向來都只是一頭很勤力的耕牛,從沒打算成就甚麼事業。只是有甚麼道路出現在面前,就選擇當時看來最理想的!所以説,其實是這行業選擇了我。

▲沒有盲公陳,就沒有《新玄機》

   
及後因打算移民,筆者把兩本雜誌賣掉了。(在當地只留了一月辦妥證件就回來了。最後在限期前再沒赴彼邦,也就失了居留資格。)年多後,因曾協助大馬報章邀約了幾位香港師傅發表文章,但他們在香港卻沒法看到,實在不好意思,遂在 1997年7月1日出版了《新玄機》創刊號(紙本),至今 24年了。坦白説,24年前,沒有盲公陳運程書的每年收入貼補, 筆者未必有此膽量。

    及至看到互聯網的發展勢不可擋,2年多後我嘗試把《新玄機》部分文章放上《新玄機》網站供讀者免費閲讀,建網時花了一筆不便宜的開創費用並每月多了不少製作費。 當時只懂用電腦收發電郵(之前公司的電腦由購買至因太落伍要報銷,筆者連開關掣也沒接觸過 。)5年多後,筆者決定要將《新玄機》全面轉為網上版,遂開始學習電腦知識並自習網頁製作。及至 2005年8月,《新玄機》不再出版紙本,這方面的經濟壓力才告消失。一轉眼至今也已16年了。(當年差不多時間轉為網上出版的小雜誌也有一些,之後都全消失了。)所以筆者説,沒有盲公陳,就沒有《新玄機》,所言非虛!

▲一切獨自承受,儍更更堅持做認為對的事

   
自卅年前出版雜誌以來,這麼多年,表面看可能是手揮目送,輕舟已過萬重山,但當中獨自承受的壓力、猜疑,對未知將來的徬徨、恐懼,非筆墨能形容。大家相信都明白,這些都非為得溫飽而必須面對的,要賺錢還有很多其他途徑吧!

    有時想想,世界聰明人太多了,總要有些儍蛋儍更更去堅持做一些他/她認為是對的事情!

把這一刻凝住,是對作者、讀者盡責的表現

   
創造刊 24年後的今天,親手為《新玄機》劃上一頓號(詳情請看本卷「編者的話」),心,其實是很痛的,就如把親生仔的雙手及雙腳縛起來。下此決定前,內心也經過一番掙扎,但想到術數的種種範疇,精髓處都涉及預測,俾能趨吉避凶(面相中的氣色也是如此)。如果撇除了這方面,術數研習者與從業員,也就與心靈導師、心理輔導員沒有分別了!但現今香港,純粹學理上的預測,不知道何時又會忽然被視為犯了禁!

    筆者寫文章,向來討厭被規限,同樣地,也不喜歡去規限人。《新玄機》自成立起,都是無黨無派,歡迎投稿的。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善匯百川,一直是筆者心中緊執的宗旨,更何況《新玄機》的來稿,很多本身都已是浩瀚的江河之水。另,筆者寫文章這麼多年,很明白寫作過程其實也是學習、溫習的過程,而且文章很多時也是迫出來的,每月月尾的交稿期也隱隱然起著鞭策作用。也的確,看得出很多作者的文筆流暢了, 眼界寬廣了。雖無希企,但總的來說,筆者也曾從香港術數界賺到一些,提供一個自由研習、培育場地也算是一種回饋吧!但要筆者拿著一把虛無飄渺的尺來為稿件設限或審核,筆者不想也不懂。

   
把這一刻凝住,希望保住歷年近五仟篇與玄學術數相關的文章,似乎是最理性的做法,也是對作者、讀者相對盡責的表現吧!然乎,不然乎?

▲期盼《新玄機》有重新活躍的一天

    在這可能是最後一篇的《玄圈八一八》,筆者本來打算把積累和已搜集了的資料寫成文章,包括香港一間一直默默耕耘的弘法寺院,以及在六月初親睹的一場完整、有解説的喃嘸渡亡法事,但因怕凝住的這一刻、文章會相對較矚目,不肯定會為他們會帶來更好或更壞的影響,最後還是決定就此打住!

   
如大家仍有興趣看看筆者講些日常瑣事,或偶爾發吓噏風,可參看以下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或將在不久後再度活躍的網誌: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筆者在月前已構思在「面書」(Facebook)及以上網誌寫一連串短文,敍述筆者自十多歲入職書業及之後轉當術數雜誌編輯三十年來所遇見的知名文化人及術數界名人,希望透過一鱗半爪以反映部分當年的實況!各位有興趣的話,日後可要多留意留意了!

    就此別過,祝願大家身心康泰,如事吉祥,並期盼《新玄機》有重新活躍的一天!

(本篇完,2021年6月30日)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