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6.jpg                                         文•林聰

藏傳佛教--

乘願再來的聖人

       在上卷《「活佛」不是活的「佛」》一文中,已談過西藏的轉世者情況。這種大修行人(註:筆者並不用「高僧」這個詞,是因為有許多大師及大修行者不一定是出家人)的乘願轉世,後世年幼時能認出前一生的友人及法物,自幼就顯出非凡的慈悲與智慧,再被原寺院或上一世之弟子依傳統考核確認,再依傳統昇座恢復其先世名位的情況,其實並不局限於藏區。這些大行者既然為了利益所有眾生而乘願再來,自然便不會只在藏族中轉生。

西班牙小活佛

       國際知名大導演貝托魯奇的《小活佛》一片中,說及一位西方小孩被認定為轉世者。此片雖然只是虛構的情節劇本,但卻是由一宗真實的事件所啟發的。

 

                                          

           西班牙小活佛曾訪港。圖為小活佛在港參與放生活動時的照片,右為其導師之一的祈竹仁寶哲

       自六零年代,西方的嬉皮士大批大批地湧至印度及尼泊爾等地,一位名叫耶喜喇嘛的西藏高僧開始向他們開示佛法,引發了藏傳佛教大規模地向西方弘揚的熱潮。這股浪潮發展至今未艾,耶喜喇嘛的弟子在二十多個國家創立了近百間西方的佛法中心、禪修中心、寺院及佛法出版社等,在香港及台灣現在也有分會(香港分會是大乘佛學會,台北分會是經續法林),在這些團體中出家的洋僧尼數以百計。

       耶喜喇嘛在一九八四年圓寂。在一九八五年,在一個平凡的西班牙家庭中,有一個嬰孩在雷電交加中出生了。這個小孩出生時,母親沒感到絲毫分娩的痛苦,而且從不哭泣。有一次,母親整天忘記了餵奶,小孩也只會耐心地等待,沒有一點吵鬧或要求。這個小孩不多與兄弟姊妹玩耍,反而喜歡獨自沉思。小孩的母親有一次帶他去一間佛法中心,小孩的舉止便變得奇怪起來。他首先是與西藏人顯得極為親近,然後便私自取僧人的法器把玩,而且使用得甚為熟練。

種種奇怪顯示

       耶喜喇嘛的先前弟子梭巴仁寶哲此時便開始注意他。梭巴仁寶哲在耶喜喇嘛死後,便曾多次請真正有神通能力的人查詢其師轉世之下落,這些預告一致指出轉世者之父名為巴高,母為瑪麗亞,兩個名字顯然並沒有西藏的味道。梭巴仁寶哲在夢中,曾夢見其先師轉成了一個西方小孩,爬在地上,有一對很明亮的眼睛。在一見到這個西班牙小孩時,梭巴仁寶哲馬上便認出這便是夢中見到的小孩。

       仁寶哲召來了小孩的父母,問明了他們的名字,父親名叫巴高,母名瑪麗亞。這時,仁寶哲便詳細追問他們在小孩出生前的事,發現小孩的母親曾夢見耶喜喇嘛手抱嬰孩硬塞在她的懷抱中。瑪麗亞在多年前曾見過耶喜喇嘛,在翻看舊錄像帶時,大家猛然發現耶喜喇嘛當年曾說過一些當時未有人深究的話:「西班牙這地方很好,我願來住一段很長的日子!」又曾對巴高說:「我與你有很特別的緣份,我永不會忘記你,即使我在死後也不會忘記你!」另外有一次,瑪麗亞邀請耶喜喇嘛再度到她家作客時,喇嘛手摸了一下她的肚皮(這種舉止對一位僧人來說,是甚不尋常的),很高興地自言自語:「來!會再來!」。梭巴喇嘛又注意到,小孩的舉止與先世耶喜喇嘛十分相似。

       沒多久後,達賴喇嘛召見小孩及其父母。在一見到達賴喇嘛時,小孩便笑起來,跌跌碰碰的採了一朵白花,再把花獻給了達賴喇嘛。這時候小孩才十四個月大。在見到先世耶喜喇嘛的先師之肖像時,小孩又不需人教,自行頂禮多次,眼中流露出淚光。沒多久後,小孩通過了辨認前世用過的法器及私人物品等考驗,正式昇座繼承了耶喜喇嘛的名位,名為奧色仁寶哲。

       在小孩正式被藏傳佛教寺院高僧承認後,不少耶喜喇嘛的舊洋人徒弟都甚為懷疑。他們事後都表示:「要相信輪迴,對我們洋人來說已是一番內心的掙扎,但要親身見著活生生的轉世案例,說我們的藏族老師變成了這個洋小孩,是很難令我們真心相信的!」。他們又找機會自己考驗小孩,最終都不得不相信。有一位洋人曾擔任耶喜喇嘛的司機職位,喇嘛曾多次私下叫他把破爛的車牌修好,但她一直沒有辦妥。有一次,西班牙小孩見到了這位耶喜喇嘛的弟子及喇嘛的舊車,便淡淡地幽了這弟子一默說:「你還是沒修好車牌?」這位弟子驚詫之下,話也答不上來,只懂流眼淚。

刻意展示轉世現象

       耶喜喇嘛生前推崇把佛教的神秘面紗除去,喜歡用佛教及佛法接受西方科學的挑戰。在病重時,他刻意選擇在最先進的美國加州醫院內圓寂,讓西方記者見証他的死亡。在死後,喇嘛又戲劇性地轉生於洋人家中,自被注意開始便不斷面對西方傳媒的大規模追訪及刻意挑疑點的眼光,似乎便是有意地讓西方見証高僧轉世的實證。這位小孩曾兩度訪問香港,兩次都受到香港傳媒的大幅報導。他的轉世事跡,被著成了The Boy Lama(Vicki Mckenzie著,中譯本為《少年耶喜喇嘛》)。二○○○年,他到訪台灣,出席了其先世耶喜喇嘛著作中譯本的發行儀式。大部份的時間,小孩在印度色拉寺中接受西藏僧伽教育。

乘願再來眾聖人

       在西班牙轉世者奧色仁寶哲之前,西方也曾有好幾位被正式承認的洋人轉世者。他們之中的一位,生於對東方宗教完全沒有認識的家庭中,自幼不大說話,也未顯示出太多靈異的現象。但在他剛滿成人年齡的生日會後,他留下了一封答謝父母養育恩情的信,便自己找到了去印度,成為了一位僧人,最後被確認出其先世身份。

       現今的轉世者中,也包括了巴西土著、美國土著及港台兩地區的漢人。

       在轉世現象中,也有大成就者轉生為女性的先例,其中包括女成就者轉為男孩、女成就者轉生為女孩、男成就者轉生為女孩等情況。

       耶喜喇嘛的第一批洋僧尼弟子中,有一位名叫冼娜的俄國貴族後代,在死後轉生為藏族男孩,現在便在寺院中修學。還有一位阿貢諾布拉姆,生為意大利及猶太血統,生於美國紐約,年青時雖並無宗教訓練,卻成立了一間教授愛心及處世的中心。遲至一九八五年,她教導的課程內容被寧瑪派現任宗座注意到,發現其講座內容全為佛法開示,最終認定她為十七世紀女聖人的乘願再來,這時候她已年屆中年。阿貢諾布拉姆是首位西方女性被確認為轉世者,又因已屆中年方正式昇座,成為一個傳奇性人物。她的傳記被記載於《在西方轉世》(Reborn in the West, Vicki Mckenzie著)中。這位女轉世者在西方建立了一個六十五公畝的道場,創辦了英語的七年佛法課程及自一九九一年開始,至今未曾中斷過一天的二十四小時世界和平祈願活動。

轉世者未必作僧尼

       在本文結束前,筆者順帶回應一下一個常聽到的疑問:「為甚麼有些轉世者有妻子?」轉世者不一定是出家人,其中有好一些是現居士相而利益眾生的。他們並不是「有妻子的僧人」,而是居家的修行者,並沒有受出家戒,或是因著某種原因而還俗現居士相。

       外蒙古的宗座哲布尊丹巴法王,便是一位居士身份的法王。薩迦派的薩迦天津法王,也是束髮有家室的居士身份。內地的班禪大師、嘉木漾仁寶哲及多識仁寶哲,都是因各種歷史原因而還戒重復居士相的修行人。

       上述這幾位大師,雖並不現比丘的身份,對佛教的重大貢獻及所付出的心血卻是眾所周知而不容忽略的。由此可見,轉世者為利益眾生而乘願轉生為他們各別選擇的地方,以不同身份利益眾生,並不一定在西藏轉生、生為男性、出家而後說法。

       轉世者生為洋人的也有,生為女性的也有,其中有些選擇出家,有些選擇在家,也有些如阿貢諾布拉姆的情況,以佛法的內容但非佛法的名義來教育弘揚,甚至還有很多默默地在利益眾生,不選擇被認定而昇座,反而隱於凡夫當中,不為人知地做其發願要做的事。

(全篇完)

佛教顯密研修院﹝香港﹞網址:www.b-i-a.net/iblphk

林聰電子郵箱:tlim@hkstar.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