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坤南                                                   

風水救港之我見

                                 

                                                

  
   
最近筆者連續受到人家委托,要到大陸替人家尋地安親,就是這樣斷斷續續地來回中港數星期,拖欠稿件兩個月了,首先謹向讀者說句萬二分抱歉。

    近期某週刊雜封面題為「一代宗師風水五招救港」,內文請來三位名家,大談風水方法救回香港經濟之道。筆者門下學生好奇,拿著來問筆者。看過文章之後,筆者亦有個人見解,希望借此與讀者分享心得。


    香港地局龍脈,源於廣東南嶺山系的大廋嶺,山脈東走九連山,入平遠縣,歷龍川江東岸,再崛起蓮花山脈,即現今汕頭地域,沿西南前行,經惠陽,到龍崗鹽田一帶頓起梧桐山,經沙頭角過峽入香港地界,是中國廣東省南龍盡結之地,發達福力非尋常城市可以比擬。但天時氣數之轉變,尚且令人不可觸摸;人世間之地師,由於家數門戶派別不同,對於香港龍局之轉變,亦有不同見解。

                        

                                            匯豐銀行九七後依然發跡未斷


   
有云:香港港島臨海,是屬「鹹水龍」,風煞較大,發得不夠長遠,致令港人及港府財政緊拙。

    關於這點,筆者十分同意港島是鹹水龍結穴,但發福不長遠之說,未敢苟同。若果讀者有《新玄機》二○○三年二月出版之第六十八卷在手,即見筆者曾在「從香港龍局看來年港運」文章中,提到香港島主結龍脈,最後氣止於現今匯豐銀行總行。若讀者心水清,又或是有投資匯豐銀行股票者,自然知道,當今香港琤肏數成份股之中,匯豐銀行的總資產值自一九九七年回歸後,依然不斷膨脹,總市值以雄霸股壇姿態高踞瓻第一位,股價經一拆三後升值兩倍矣。這樣看來匯豐依然發跡未斷,香港龍脈發福不長遠之說,似乎有欠理據。


                                      

                                                    現時董特首的大本營死氣沉沉


   
學生又問:政府總部搬往添馬艦是否上策?

    筆者答謂,此乃下下之策。雖云表面上該地水聚天心,九龍一帶朝山為更加接近。但實際上風水學問以藏風、聚氣為生旺之樞紐,收山收水為發丁、發財之根本。那地一病地脈全無,二病地犯割腳之水,三病風吹犯煞。假若真的在那地建立政府總局,筆者祇判一句:後果堪慮矣!猶自記得,廣東省某漁米之鄉一市,(在此姑且隱其市名,因為在國內,風水玄學術數,始終被視為迷信)因為前數任之領導好大喜功,在魚塘地帶收地填土,興建一個極具規模格局之市政府辦公大樓。又因建築格局上有犯煞之偏差,故自啟用以後,歷任之市領導及辦公之人員,事故頻生。數年以來,前後聘請三十多位風水師傅到來堪察,始終未解其病源。前朝港英政府肥仔彭在任時,仍然風光任滿,強勢政府毫無褪色。若果特首取回禮賓府作為特首辦公室,雖云有中銀大廈之尖刀煞,但中銀大廈早於八十年代中期便已落成,對前港督府構成傷害不算重大。雖是前港督尤德任內身故,可別忘記他是卒於北京,而非在香港府衙之內。何況中銀大廈入伙至今,損人不利己,前後已有二位銀行行長發生事故離任。假若港府肯和中銀商量,運用官地回收條例,循例賠償二、三百億給中國銀行作為搬遷及重建新廈之補償。小小付出,便化解每年六、七百億財政赤字於無形,何樂而不為?

   
香港島東北面石礦場動土,是否破壞香港基本龍脈?

    筆者語謂學生,此安達臣石礦場,早於一九六零年前後開始採石礦,屈指一算,已超過四十年歷史。老香港市民,或年紀比筆者再大一把的朋友,都知道這是事實。難道這個石礦場就是破壞香港龍脈之主因?筆者所知,香港經濟自七零年初麥理浩爵士上任後,大展宏圖,經濟發展一日千里,為什麼那時候沒有人提出安達臣石礦場採石動工會破壞風水呢?有此語者,祇是對香港本局風水行龍之架構未熟悉而矣。其它的太歲略頁壎[臨,祇為參考,並非其中之元凶。若按香港本身龍局而論,它主局坐坤向艮,遠朝為飛鵝山,九龍半島一帶之山脈,祇為拱護龍局之城牆,為本身龍局屏障,作藏風聚氣之用。故此四十多年開採石礦,基本上對香港整體大運並無損傷,若論開山劈石損人丁,它最多是損及秀茂坪、順天、順安之居民健康而已。


    

                                                      從港島海旁遠眺九龍半島


   
又問:填直海岸線,或大幅填海,是否影響香港政府及港人財運?

    其實填海是否一定會壞及本土財運,在某程度上,筆者不反對這個理論。事實上,每一次香港政府以大規模填海以獲取土地時,香港亦會隨著填海工程展開後之一兩年內,發生經濟挫折之情況。但亦可以說,祇要香港政府不要把維港填成一條窄河的話,香港的財源是不會絕死的。

    真正令香港經濟走下坡者,主因是香港主局龍脈之明堂,被前港英政府有意或無意地破壞了。皆因當時之政府有關部門,放寬了維港龍脈明堂前大廈的高度限制,引致龍局明堂閉塞,於是水就不上明堂。明堂不見水,財源自然大極有限。於是乎,自一九九七年後,政府及大部份市民,都要承受缺財之苦。但是否每次填海都會帶衰香港?也未必完全百分之百。戰後五六十年代,香港的灣仔區,是國際著名紅燈區,酒吧舞廳,甚至企街小姐林立。以風水學角度而言,當時灣仔區海岸線旁土地狹小,巒頭上既犯翻裙煞,又犯割腳水,於是陰陽交錯令灣仔區成為大名鼎鼎之紅燈區。隨著時移世易,踏入七十年代中期,大規模填出灣仔新填海區之後,陰陽差錯的形煞亦自動消失了,逐漸灣仔紅燈區事業亦被其它地區取而代之。這樣子,填海亦未必是一件百分之百壞事。

    學生們求學心切,再問:

   
有建議將啟德機場建郵輪碼頭、直升機場,甚或建隧道通往西貢。這些建議是否有助打通下元八運之氣?

    筆者語謂學生,歷來風水之學問,自唐宋兩代發揚光大,一直是以龍經為骨幹,三合理氣為用。至於玄空挨星,紫白飛星之學術,祇為風水入門之基礎。舉例在香港歷見名墳,發福不止三兩個元運者比比皆是。凡以玄空挨星紫白飛星判大地風水之吉凶,就連匯豐銀行總行也判輸了。但匯豐在港紮根超過百年,按每二十年一運計算,已超過五個元運,什麼玄空挨星紫白等等,祇是數據上之參考,並不是陰陽二宅佈局定吉之首要重心。至於這些提議,筆者祇認為龍經之竅門尚未解決,這些無謂花錢項目,徒令財政赤字百上加斤,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矣。

   
吾師嘗言,娑婆世界,一切玄學、風水、術數、天文等等,祇是凡塵中人類極力用智識方法去探討天數之變動,或祈求追近天數之邊緣。但人有人算,不如天算,風水術數祇是有為法,亦是世間之法,始終有不完滿的地方。假若香港氣數要經歷下挫的過程,任何人亦不能以螳臂抵擋時代之巨輪,甚或以任何方法扭轉既是天上已定之劫數。強如一代宗師亦不可違反天意。

    至於因為風水學問上各門各家派之準則不同,所產生之不同觀點角度,有時確是產生是誰非之論,但是這裡不是說哪家長哪家短之地方。唯是筆者某次曾在外地與同業者為風水之事互有異議,但筆者祇提出一方法,不如由主家在神前上香,問過天上菩薩,然後擲三次聖杯。假若筆者錯了,便是錯了;假若筆者對了,便共勉之!

  

                                                                                                               (本篇完)                     

劉坤南電子郵箱:email@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