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六十七:

 

惠東「祥雲湧日」穴

 

 

                               

                           筆者為小郭所點之「祥雲湧日」正向,大局坐西向東

 

 

    深圳楊先生為筆者多年熟客兼好友,為人孝義重情,當年從政時筆者已批斷他將來會棄政從商。其時楊先生並不在意,還以為筆者是「吹吹水,唔抹嘴」之流。豈料不出兩年,楊先生果然放棄政界職務,利用自身關係,進入一間營運公司,當了營運經理。值得一提的是兩年前本人因機緣之遇,在上環太平山街找到理想位置,準備成立一間太歲廟,也正是需財時,所以筆者就發動自己的熟客捐助善款,楊先生就是當時捐募者之一。當時認捐每位太歲為壹仟元正,怎料楊先生將父母、兄弟、妻嫂、女兒連自己共認捐了八位太歲,更二話不說先付了三仟元善款。奇事於第二天立刻發生,由於楊先生父親當時身體欠佳,楊先生就叫父親趁當日是初一,不如到住所後面山上的弘法寺燒燒香,祈求身體健康。當楊父上完香回家後,突然昏迷暈倒在地上,而此時家中又無人,但當時楊先生不知何故心血來潮,一心要回家拿點東西才發覺父親出事,於是立刻將父親送院急救。送院途中,其父更曾經心臟停頓過約幾分鐘,幸好楊先生回家將父親及早送院,才奇蹟地清醒過來,還問楊先生為何他會在醫院呢!

    後來楊先生拿同認捐餘款找本人,驚歎世間事如此奇妙。筆者表示其父經已避過一劫,大可放心。

許冠傑拿神佛開玩笑大不敬

    而此事也令筆者想起當年許冠傑在尼泊爾拍攝《衛斯理傳奇》一片時,感染高山症在酒店昏迷,後來亦因劇務人員折返酒店而得救如同一轍。亦可能許冠傑之八字為天上三奇甲、戊、庚貴格,而命不該絕,可見世事多變,行善自有善報。奈何近期許冠傑在重開演唱會時,中途開玩笑說要將關帝掉進大海,大大不敬也。孔子曰:「敬鬼神而遠之」,此事有傷口德。何況紅館每晚更有逾萬觀眾觀看他演出,此事有誤導之嫌,更為罪過!希望此舉不會對其現時健康有所影響,也不會有因果上的損害則幸什矣!許冠傑八字分析如上:

       戊 子     癸正印
  

      庚 申

 

      甲 午

 

      丙 寅

 

4庚午  14己巳  24戊辰   34丁卯   44丙寅  54乙丑

 

 

 


    一、年、月、日干為天上三奇貴格。

    二、甲木生於「申」月,論命身弱,喜年支子水,化殺生身,成殺印相生局。

    三、月干「庚」金生申祿,早起聲名。

    四、甲日干時支「寅」為其祿神,日祿歸時成格,號「青雲得祿」。

    五、廿一歲後行北方水運,以印化殺生權,富貴雙全開始。

    六、三十六至四十歲行子水運,沖午火月支,一九八六丙寅年(三十九歲)驛馬沖月提,「申」金殺星,詩云:「沖提者十有九傷」,外地拍戲出意外。

    七、五十六至六十歲行「寅」木祿神,雙祿臨身,二○○四甲申又逢驛馬年,重出歌壇,名利雙收。

    八、二○○四甲申流年與大運「寅」木大運交戰,防農曆七月走動中受傷。


    九、許冠傑八字年月支是子、申會水,日時支午寅會火,水火相沖為忌,因此一生宜防水、火之病患。

得天時地利人和機緣必定大發

    回說楊先生捐了善款後,除了父親健康好轉外,他本人的一切事情也均全面轉順,所以他夫妻每年都親自到香港太歲廟點全年塔香,祈求一家順景,和氣生財。而楊先生經過幾年努力及他為人忠實,使其岳丈對他另眼相看,將深圳二線外之石油氣代理權交予楊先生發展,因他岳丈是深圳特區內石油氣總公司董事,因而可以全力支援楊先生。但特區外發展不及市區,所以大部份住宅、工廠及員工宿舍多數沒有石油氣管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住戶是用石油氣罐送貨上門,所以這種行業可說是前途無限。他只需改變營銷手法,及用最好的方法去擴展市場及領導市場,到時想唔發都幾難。楊先生現時所處的形勢其實是三才學中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者,再加上一條大借助公式配合(岳丈關係),所以筆者斷言他將來必大發。如在風水選點、定位上加以研究,應可早著先機。筆者更表示可為楊先生免費處理其祖墳風水,當他真成大富之人後,才出單據收風水費。但這事碰巧讓楊先生的好友小郭知道了,在小郭的懇求下,楊先生要求本人先幫幫他好友(現時不順),但本人只應允先為小郭研究其命理及住宅風水再做打算。首先是小郭八字之正財、正官、正印支藏干透而交祿交貴,筆者深信小郭所說近期運氣欠順,應與風水有關。後來安排到小郭家中堪察,果然風水內外局均犯煞,缺點如下:


巒頭理氣犯大煞無法解救

    一、大門入口正對一窗,屬財來財去,起碼要用假山、盆景或圖畫遮擋化解。

    二、客廳與飯廳在設計上有不協調感覺,宜將飯廳改放在陽臺旁,較為適合。

    三、有一洗手間正對其中一房,易生疾病,要長期關門。

    四、主人房床向只能有一個方向擺放,但窗外巒頭風水不理想,對面房屋樓角沖射入房成煞。

    五、大坐東向西,二○○四年入運,因勘察當天在早上十點鐘,筆者向陽臺外看去,赫然有光亮刺目之感,很不自然。細心一看,原來是對面幼稚園的不袗招牌之反光,西方屬金,為白虎方,成刺面煞。二○○三年癸未年,三煞在庚酉辛兌宮成煞,巒頭理氣均犯大煞,比白虎開口更嚴重,強金必剋木,易傷眼及肝臟,難怪小郭的外婆在去年突發肝病逝世。此點本人認為風水是無法解救的,因為外來形煞不外遮、擋、攔、化,如用遮、擋之法,只有將明堂封塞,宅中人前途無望,更使屋內成強烈的陰陽對峙效果,可謂:「執粒糖,輸間廠」。如果用其餘的風水化解:如放三叉、八卦、水晶、龍骨樹等風水物品的話,後果可能更差。因此就憑這一點,筆者極為主張小郭應另找風水屋,以免破壞先天八字之優點。

    後來小郭在深圳香蜜湖附近找到一個單位,因此相約筆者到現場堪察,小郭十分奇怪為何筆者一入屋,就對此單位的內外局都瞭如指掌,如前面香蜜湖之聚水局,遠方發展銀行大廈文筆正對,連廚房都收到後面樓宇天臺的花園,所以前後位置都可說風水、風景均佳。原來此單位就是二○○一年筆者和內子曾經想買的風水屋之一,只為內子認為超過一萬元一平方太貴,所以無買下來,豈料後來被一富商收歸成名下物業,但近期該富商急欲套現,所以將此還未裝修的單位,低於六千元一平方讓出套現。小郭可算「冷手執個熱煎堆」,證明屋地都同樣有緣份可說。


  

  〔左〕小郭村口見文筆峰,下見倒地木,旁為屏土,為木、火、土相生局,宜在村口立牌樓,收旺卦,定能丁財兩旺。

  〔右〕小郭第一祖墳,明堂容千軍萬馬,朝案向穴塲,惟嫌穴點太低。

 


惠東點「祥雲湧日」搶富貴

    由於小郭能有如此福份及機緣,筆者決定隨小郭回廣東惠東鄉村堪察他的祖墳。首先堪察其曾祖母之墓穴,此穴來龍有氣,明堂廣闊,朝山包拱,表面不俗,惟覺點地之地師,點低了一段後靠,使左右夾耳十字不對,而後靠星頭不起及太貼無化氣,成淋頭水沖背,子孫有敗絕之險,正向遠朝無端被人開了一條小路正沖穴場。根據以上兩點,筆者推斷一九九六年丙子年犯太歲沖山,有傷人之患。小郭表示一九九六年死去一個屬馬的姊姊,這便是巒頭理氣同犯煞之後果。在堪察期間被小郭找到一個遺失多年的女性荒塚,筆者贊成由小郭出錢修墳,本人最多做一單虧本生意,希望為自己積一點點陰德也不錯。


  

  〔左〕第一祖墳之左青龍砂抱穴,相片右後方為新找到之百年舊墳處。

  〔右〕第一祖墳之右白虎方,金星兩座,旺權力及三、六、九房後人。


    第二個祖墳犯點地過高之誤,書云:「風吹頭,子孫愁」。究其因由,原來山下有泉水聲響,所以當時地師點高一點交差,但還是水聲震天,犯風煞及聲煞,出悲淒之事,不吉,無可取,宣搬走。


  

  〔左〕小郭第三祖墳後靠不照,前堂積滿黃泥水,有浸骨之患,墳式為反手砂,子孫遠走不回之象。

  〔右〕第三祖墳前面松樹正對成煞,遠方朝山小路正沖,一九九六丙子年、屬馬之三姊,得急病死去。


    第三個祖墳亦點穴太高,後靠根本不照,最可怕的是無定水口位。當天剛下過大雨,立時見黃泥水浸穴,成陰屍之地,子女見刑傷、夭壽等事。坐庚向甲收(革)四卦,黃白錯收,如用本山宜改收天火同人(九)再變爻補救,但此墓之巒頭不對。


  

  〔左〕「祥雲湧日」旁之官擔,書云:「官擔、衣幞、行李,必需貴賤隨龍。」即龍吉為吉,龍凶為凶

  〔右〕「祥雲湧日」附近之吉地个字出脈,為另一結地福地,尚待有緣。


    小郭請求筆者幫忙補救,筆者見附近堂局可取及小郭確是社會棟樑之才,因此答應。隨後筆者用了十多分鐘時間研究,並向下走約十多步路及在方向上偏右一個山,即坐酉向卯的天火同人(九),再抽爻換象搶點富貴,令巒頭正向見兩邊龍虎交牙,之玄水走及正朝金星東起之象。筆者根據整體條件,可視此地為小結之地,為其喝象:「祥雲湧日」。看此山造葬後,小郭及其子侄有誰個「跑得快,好世界」!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