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佩孚 

術數生涯隨筆-- 

 

 

 

不怕輸才會贏 

 

   

    筆者作為一個玄學家,時刻都會運用術數進行各式各樣問題的預測。這些求教的問題裡面,當中有些大至關乎國家興衰總統選替的,也有些只是尋找小狗失物等的瑣碎事。大家別要以為預測「大事」時的難度要比「小事」為高,而準確度卻遠比「小事」為低。其實事情不論大小均有其不同特性各有難度的,而預測上的準確度也與事情大小沒有直接關係,往往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令人更難預料。此番話亦正好說明,任何一種術數預測也並非萬試萬靈每斷必準的。大家可能以為筆者有意摔破自己的飯碗更打算轉行吧?事實上,筆者並沒有否定玄學術數的價值,只是用了較為理性客觀的態度去對待這門學問吧!正是學習自卓宏老師一向治學的精神:「信而有據;不可執迷。」

    儘管理智告訴我們不可百分百相信術數玄學,但它偶發神驗的精采,卻不能不令人為之著迷。近日恰有一造命例,筆者在論斷過程上頗能表現出運用「觸機」的神妙,故此在這裡想和大家分享一回。

    女命生於一九八○年五月二十日(舊曆)

命造排列如下:

 

    才      庚  申〔年〕

    殺      壬  午〔月〕

    日元   丙  子〔日〕

              X  X〔時〕


   大運:8辛巳  18庚辰  28己卯  38戊寅  48丁丑  58丙子



    這個命造的主人李小姐在月初向筆者求教,可是她未能提供正確的出生時辰,故此只能排出三柱命造結構。其實在筆者所認識的「行家」當中,有不少數是習慣對於不完整的「八字」拒絕作出評論的,原因是他們總認為四柱干支環環緊接字字珠璣,也許一個時辰的分別便會改變整個命局的精神取用,所以只得三柱的「六字」一律拒評,全出於害怕出錯的自我保護心態,其實也是人之常情,皆因社會名聲得來不易,正是越有名的「行家」論命時越見保守,說話上每多留有後著,令人深感模棱兩可。其實這種畏首畏尾的消極表現,只會令論命的功夫不斷退步。正如筆者明白到術數並非萬能的無所不知的,所以筆者不怕「輸」,每次面對不同的命例都會小心分析大膽斷言,哪管它是四柱、三柱,還是只得一柱呢!不過先要重申一點,不怕「輸」並不是表示常常「輸」,筆者多年來論命的準確度是高於九成的,也就是誤差是少於一成呢!

    說回李小姐的命造,看看筆者如何「大膽」分析吧!首先筆者要求李小姐出一字以助卜測,於是她在紙上寫了「字」字。筆者當即心感「字」字乃「穴」下埋「子」之象,而「子」正巧是命局的夫宮。原局已帶子午之沖,分別為日元和七殺的羊刃互沖。再者今年太歲干支甲申,申金合動子水沖午火,甲木乃偏印具奪食神之凶,也應著「穴」下埋「子」之兆,故筆者第一句說話便對她說:「你今次找我批命最主要是想知感情事吧!還有幾天已是立秋,看來你與男友的一段情已經是告一段落了吧!而且你在農曆三、四月也曾打掉了胎兒,是嗎?」答案正如筆者所料,她在己巳月墮胎,辛未月和拍拖已近五年的男友分手,今次原來是希望筆者能用和合法事修補與男友之間的緣份,及超渡打掉了的胎兒。在李小姐三柱命造裡面,筆者也看出幾點特別的事象:

    (一)生母早逝,父再娶;

    (二)與父親和後母關係自幼惡劣不佳;

    (三)小時候被熱水灼傷身體,至今身上隱蔽處還留有傷疤;

    (四)早在十二歲便失身,對方是近親男性。(其後她證實是比她年長十六年的堂兄。)

    以上各點的事象,到底理在哪處呢?讀者們值得深思。

                                                                                                              (全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