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乃濟 

 

琤芼行的風水    

     

   

 

 與陳中岳老師隔別已有二三十年了。他那時在中環永和街某號的二樓,開了一間古董店,我們最後的一次見面,便是在他的店堙C

 這天,恰巧有位朋友到訪,請陳老師替他看相。陳老師知道我平時喜歡研究掌相,便推薦我來代勞。我替這位朋友看過相之後,陳老師說:「老弟,你可以掛牌了。如果有人問:這個牌是誰發給你的?你就說:陳中岳。」

  陳老師如此肯定自己有資格發牌給後輩,那是因為他在玄學界中,有著豐富經驗和崇高的地位。由於他看風水享有盛名,便被人忽略了他在相學方面的高深學問。

    提到陳老師看風水,便不能不說一宗鮮為人知的軼事。

    相信許多人都去過琤芼行,這間銀行有一個特色,就是早期開設的分行,門口都向著十字路口,而不像其他店鋪,門口對著馬路。這種特色,就是聽從陳老師的指點。

 琤芼行在中環建造總行,當然也請陳老師去看風水。在動工之前,陳老師囑咐大門仍要向著十字路口,入門之處還要放置兩座短的自動電梯。由於工程要有好一段時間才能完成,陳老師打算日後才加以詳細說明。


 在琤芼行建造期間,台灣邀請陳老師去替副總統孫科尋覓一塊風水寶地。因為孫科的母親,也是國父孫中山的原配盧太夫人在澳門的墓地,也是請陳老師看風水的。

 陳老師為孫科尋覓風水寶地,足跡踏遍了整個台灣,轉眼就過了一年。這時候,琤芼行總行的建築就快完工了。銀行的主事人當然要找陳老師來作進一步的指點。可是,所有寄往台灣的函件和拍去的電報,都像石投大海,全無音訊回覆。原來台灣方面不想陳老師分心,把他的所有函件和電報都扣住了。

 銀行的主事人記得陳老師曾經囑咐過,大門要開向十字路口。銀行位於海邊干諾道中與德輔道中電車路的中間,有兩個十字路口。干諾道中行人稀少,不及德輔道中的車水馬龍,若從生意興旺和方便顧客這兩方面著想,門口當然是開向人流密集的德輔道中。入門之處的兩條短電梯,也依足陳老師的吩咐特地建造。為了方便顧客,這兩條自動電梯是一條上一條落,這很符合服務原則。

 琤芼行總行開幕以後,陳老師完成了任務從台灣回來。他去到新銀行一看,便即頓腳嘆息。因為他的原意是:大門開向干諾道中那邊,面對維多利亞海峽。兩條短電梯都是向上開動,顧客由中間的樓梯下來。這是「雙車戽水」格,就好像鄉間的腳踏水車一樣,因為中國人以水為財,這種格局是財源滾滾而來,無窮無盡。如今大門開向德輔道中,這邊無水可戽。況且一邊電梯上,一邊電梯落,便不成為雙車。惟是一切已成定局,已無補救的餘地。


    琤芼行的業務一向興旺,惟是經不起一場擠提風潮,被匯豐銀行冷手執了一個熱煎堆。這是否與當年未能依照陳老師的指點有關呢?風水既被稱為玄學,這種玄之又玄的事情,那是信不信由你。如今舊事重提,只不過是向讀者提供一段茶餘飯後談話的題材吧了。  (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