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威信〔耀璋〕    

 

風水矛盾論

                                                         

    筆者自從公開教授談養吾及趙景羲兩位前輩的風水學說,由於行文方便,故以「兩元八運」來作為此學說的題目,但絕沒有以「兩元八運」宗師自居。由於筆者的無私性格,除了在課堂上一一明解之外,更以筆者實例現場解讀操作方法。兼且把趙氏未曾公開之手稿及風水做作記錄一一相贈,故多年來班務尚且過得去。但本港術數界到現在還是門戶之見甚深。筆者所學,除了家傳三合外(廣東鶴山縣堯溪李相山一脈真傳,而本脈亦在明朝出了一位李默齋三合大師,而本族的風水造詣可從鶴山縣多出富貴一覽--其中香港東亞銀行李氏一脈,李國寶、大法官李國能、教統局長李國章),筆者亦對其他風水學說亦一一潛心學習,可說集百家之大成,其中對各家學說更無一句「唔得」之言。

    筆者停寫「兩元八運」,原本以為可以平息一些無謂爭吵,但最近筆者卻聽到、看到一些所謂師父們的言行,矛頭直指「兩元八運」,一說是假學說,又說我的「兩元八運」是真的,王耀璋手上的手稿是假的,我手上趙氏徒弟的才是真傳等等。可以說,沒有筆者公開教授「兩元八運」之前,香港可以說從來沒有人教授這套獨特的玄空風水學說,而牽涉到陽爻九年、陰爻六年就以「地運」見稱、而每運二十年則作為「天運」計算。天運就以「飛星盤起坐山向星」,而以六十四卦就作「地運」計算。

    筆者教導學員、徒弟們都以客觀持平之心學習,兼且術數不是一加一等如二那種必然性,凡有「例」必有「例外」,這是我們「陰陽學說」的相對性。不要以為學懂那些案例就可以橫行天下,不要以為「巽宮水路纏乾」,就說人家有人吊頸死。老子《道德經》云:「道可道,非常道」乃是可以講的、有法則的道理,就不是有用的永盚D理。侃且筆者倡導的「兩元八運」學說,非筆者一人自創,近如談養吾、趙景羲,遠有清朝同治年間的劉杰(著有《地理小補》)、道光年間四川曾懷玉(著有《玄空法鑑》)、近代民國廣東新會盧樸(著有《元運發微》)。而曾正平授吳萬壽「大玄空五行」(詳見《玄空地理逸篇新解》--台灣鐘義明著)之挨星訣亦跟趙氏所傳大同小異。而台灣除了陳夢覺一脈外,亦多有分枝以這「兩元八運」學說行道。那麼多人應用的課題,難道不成學習道理嗎?那麼多的承傳者,難道都是盲目跟從嗎?

    最近學員及徒弟們相繼把《新玄機》一些文章給我看,一位同文質疑「兩元八運」,說怎解釋一六四四甲申年八運之期(三百六十年之前),滿清大旺而入主中原。筆者與學員也在課堂上談論術數之「必然性」,其實也可以不用「兩元八運」去解釋,也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去解釋。首先三百六十年前大旺,何解一百八十年前(一八二四甲申年為八運之始)的八運就大衰呢!道光年間(一八二一至一八五一)正是七運尾八運之期,正是中國(滿清)步入衰落之期,何解兩個八運之期竟是滿清旺衰之分野。何解這時東北方的朝鮮藩國受到日本侵略?又何解此運大旺日本?何解這期間我國受到列強相欺,英法聯軍、八國聯軍、日俄在我們領土(東北)開戰。而南方又出現「太平天國」之亂?

    坐子向午,巽水流經南方而至坤方出水,七運八運就會死皇帝,難道那是反弓水(明明是左水倒右過中堂懷抱水局,如果七八運會死領導人--乾卦亦可作家主--的話,那麼以後不要選懷抱水過中堂之巒頭大局了)?難道女真皇族沒有人識風水?你們知不知道有多少漢族有識之仕在女真人入關前在彼邦為官?一六○四至一六二三為六運,努爾哈赤在一六一六年建立「後金國」(明朝封建州尉),即其祖蔭是在四、五運。如果不是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滿清又要遲多少年才會入關?

    「巽宮水路纏乾,古有懸樑之兆」如果是必然性,那麼佔據故宮後的滿清,基本上沒有大改過故宮結構及風水,何解清朝沒有一個「吊頸皇帝」出現?何解現今八運中國的東北三省還不是十分興旺,年產值還不及廣東、東南沿海省份及上海。

    自從公開教授「兩元八運」後,眼看到這門學說一時風行海內外,更有新加坡學者張成春先生重新輯錄與「兩元八運」之古籍。筆者更加得到同道稱許,贈與一些「兩元八運」古典籍--《地理辨正圖訣》--清戴禮臺(《地理冰海》作者高守中同門)著,更贈與一些別派寶貴資料,使到學問日益湛深,但至今為止,亦沒有一派獨大之論出現。筆者停筆於「兩元八運」,但研究並沒有停下來,兼且「兩元八運」還定期開班。但本人從來不收不懂玄空風水的學員,曾有一位學員未曾學過風水,我建議他先到工聯會學風水,待認識玄空風水後才找我學「兩元八運」。而在此教學期間,更認識了孔紹蘇及關鳳翔兩位前賢的後人,其他們派知識更上層樓。其實至繁若簡,筆者現今以所學能成就一番事業,兼且工餘以教授術數為樂,更身兼多間公司顧問,已是無憾。門派學說之爭已是無聊之極,難道要用我識的三合罵我懂的玄空飛星,我懂的龍門八局罵我懂的八宅法,我懂的二元八運罵我懂的六十四卦嗎?我跟學員說,做風水猶如自由博擊,你上台就是一個目的--打贏。你用太極、詠春、截拳道、柔道、空手道、西洋拳、蔡李佛、……南拳北腿都無所謂。所謂萬法歸宗,只要你是誠心以所學去行事就可以了。〔待續〕(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