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侃諸    

 

我與李氏玄空學結的緣及感受(下)

                                                         

    (續上卷)

    其實在早期驗証了李氏玄空學的效應,事實上是歡喜得太早了,因為在七運的時候,它在我所學到而有效應的其他風水理論上,分別不大,只不過是更簡單地列出了有關每一運的零正方位上,每個運的挨星所關的山向,作為風水的實踐工具上,有多一層錦上添花的作用。

    學理上,坊間的「李氏玄空學」就類似一般八宅法一樣,把八大方位分作兩片:「乾坎艮震先天之卦配以後天洛書六七八九之位為一片。另外一片巽離坤兌先天卦體配以洛書四三二一之位。」當每一個元運時,其中一片是正神的時候,另外一片就是零神所在。每運以運星入中飛佈九宮,單數運順飛,雙數運逆佈。凡洛書數「五」所到之宮,是謂之大金龍之當運零神,而在「五」所屬的「一片」就是該運其他三個零神所在。這樣在每一運之中就簡單地配出了四對零正。

    舉例來說:八運運星八入中逆佈九宮,七到乾,六到兌,五到艮(八運大金龍正零神宮所在),四到離,三到坎,二到坤,一到震,九到巽。又因為五到艮八宮,所以運星764所到的同一片的後天離宮乾宮及兌宮都是零神宮,宜見水,佔氣口或流通之所。其他另外的一片震巽坎坤四宮則作為正神所在,宜作實地見山之所。

    此外更有挨星的二十四山分別配作天地定位(即寅午戌相對之申子辰),雷風相薄(即乾甲丁配巽庚癸),山澤通氣(即坤壬乙配艮丙辛),與水火不相射(即巳酉丑配亥卯未)的四大局山水配對。其中乾挨申子辰卯,坤挨午酉寅戌,震挨甲癸申巽,巽挨丁庚寅乾,坎挨子未卯巳,離挨午酉亥丑,艮挨坤壬乙辰,兌挨艮丙辛戌。上述各卦代表該宮卦運之挨星為旺山,例如艮為八宮卦,即八運所挨之坤壬乙辰為旺山,其對沖之位為旺向,而又以合拾之運卦挨星為旺水。各運的父母卦正位零位如下:一運子午,二運寅申,三運甲庚,四運乾巽,六運辰戌,七運辛乙,八運坤艮,九運午子。而太歲法則以龍、山、向或水與年月日的干支成為三合、六合或相沖者為吉凶之應驗,加上紫白訣、飛星訣等斷之,以原宮為主,飛臨之星為客,而七星打劫法則一運可劫至三運,用甲山癸山申水。四運可劫六運用辰山巽水亥水,七運可劫至九運用艮水丙山辛山之局,合用之則可,此為該學說之梗概。如附圖所示,圖的最外一及二圈是代表所應的人物,而貪巨祿文武破輔弼是代表廿四山所挨的挨星及卦運。談氏的《地理辨正白話註釋》有更詳盡的解說。


             

 

搬新居驗証八運運星逆飛的真偽

    不覺又到了一九九六年,八運的開始。筆者早就與張師兄準備了要真正驗証八運運星逆飛的真偽,選擇了適當的新居搬入以配合元運的變化,我選了艮門坤房、乾兌來氣的房子,張師兄選了兌門坎房、艮方來氣、坤廚的房子作實驗。兩所房屋的內外虛實零正都依照當時所學到的「李氏玄空學」八運挨星及零正配合,以觀其效。我並且將這事情告訴了陳鏡堯師傅。他說:「真好,這是去蕪存菁的年代,你們能夠親身體驗,才不致誤己誤人,到時候,有緣就找我吧!」這樣,當一切部署就緒,擇了良辰吉日,兩師兄弟就這樣做了「白老鼠」,搬進新居做實驗去。

身體漸出問題卻總驗不出原因

    住進新居之後,初時一切都沒有異樣,但大半年下來,發覺身體都比以前瘦損了,張師兄的生意也開始淡了不少。不覺又過了一年到了一九九七年,有一天清早起來洗臉時,發覺左邊的嘴角有一點下傾之象,連忙往醫生處檢查身體,但一切結果正常,而本人更比以前飲食小心並注意運動。過了大約三個月,到老師處操練粵曲的時候,老師問我是不是臨場膽怯,我說不是,但老師說我拿曲詞的左手抖得很厲害,我才發覺左手無名指有點麻木並且發抖。到醫生處檢查又是一切正常。在這同時,張師兄就患上了說話開始時重字的毛病。雖然當年是五黃到兌,但一切化煞功夫已經早就做妥,又沒有什麼動土裝修之舉,心想,這「李氏玄空學」就要露底了。依然照住如儀。

    一九九八年,二入中,年五黃到艮,我發覺我的左手麻痺情況加多了,左腰開始酸痛,兩肩十分疲倦,往中西醫檢查,都查不出病因。張師兄的生意卻大不如前。

    一九九九年,一入中,年五黃到離,夏天的時候,張師兄在一次到機場貨運站提取入口海鮮時,突然輕微中風。頑固的他,住了三天醫院就當沒有發生任何事,一切生活如常。而這時的我,晚上失眠,血壓上昇,醫生說有輕微的高血壓症,提議吃血壓丸。但我自問生活飲食一切正常,堅決不吃血壓丸,只是時常到醫生處檢驗。這樣又過了一年。

    二○○○年一整年,張師兄的生意開始虧本,但身體沒有太大的倒退。但筆者本人生活從來不愁收入,所以財政的驗証就不能作準,但身上的痺痛就比以前嚴重,甚至平時所練的氣功大小周天也不能運行如常,整隻左手及右手拇食二指都麻木得很,左腿開始有一點不能伸直。

    二○○一年,八入中,五到坤,二到艮,我知道這一年是決定性的一年,堅持要實驗下去。春三月的一個早上,我起床後到浴室洗澡完畢的時候,左腿突然失去支持身體的能力,左腰肌肉劇痛,整個人根本就不能從浴缸中爬出來。我知道事態的嚴重性,連忙給張師兄通了電話,他是有我家中鎖匙的。他趕過來把我扶出浴缸,穿好衣服,並通知我的另一位練氣功的師兄邱君。邱師兄到來之後,因為我當時寸步不能行走,他即時給我在天靈蓋及腰腧穴過氣大約十分鐘,我才可以勉強走路。去到醫院,醫生又驗不出什麼病來,只給了些藥油,便促回家休養。

    在家中休養期間,我就給陳鏡堯師父通了一記電話。他就這樣說:「李兄,你現在明白我以前說過,『李氏玄空學』是有一個鎖訣的秘密是真的吧,所以這就叫做去蕪存菁。但礙於你不是本門中人,詳情不能相告。這樣吧!怎樣鎖的就怎樣去解,以你的基礎,應該會明白的。其他以後再說吧!」

「李氏玄空學」去蕪存菁的鎖訣秘密

    陳師父既然透露了玄機,我當時即刻明白,立刻電召兒子從加大回來幫手搬屋,找了一間屋子的佈局與當時所住的完全相反的住進去。同時。四出訪尋名醫,但當時中西醫及大醫院的骨科專家都幫不了忙,我還是最終要拿枴杖走路,半邊身僵硬,雙手連簽名提款也差不多發生問題。這時候,陳師父突然到訪,叫我在子位放上一個闊口水瓶,內盛清水,這便走了。筆者依照指示,在子位放了一瓶清水。大約一星期左右,筆者到田心h與友人飲茶,路經一所西醫醫務所,本想進去買一些維他命丸並作檢查。誰料這醫務所相當清閒,醫生竟捉著筆者詳談。期間,該醫生提議筆者到威爾斯醫院看腦神經科,並給筆者寫介紹信。後來威院的專科醫生給筆者找出了病因,原來是頸椎移位壓著了神經線,提議筆者做頸椎椎間盤切除手術。筆者明白這是生死攸關的手術,但自問平生無虧,立刻同意做手術。後來手術証明十分成功,筆者又回復當年的活躍。

厚禮拜師體現師徒間「仁」的存在

    出院後,立刻找陳鏡堯師父,跪地拜師。至於奉上的禮金五萬塊,有市井之徒認為不當,說是這也不一定學到好東西。誰不知,中國古來拜師求學都是要對老師奉獻禮金白米之類作見面禮。第一這是禮數,至於禮厚,是表示誠意,亦代表對老師的信任。而陳老師收禮後把禮金全數捐送國內落後地區作教育基金,這是他給筆者間接做善事的義舉。而這關乎師徒之間的這個二人之間的舉動,就包含了仁的存在。這就是筆者平日信奉的「明師致知」的智。用厚禮師若果被視為不當,難道用甜言蜜語騙取了人家的秘本之後,就反臉說「再見也不是朋友」的舉動是正當的求取知識之道,就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有料的東西麼!一笑。

    其實風水學問的得著與否,並不是爭著說「我是第一個公開教授這門學問的人」「我是第一個言明什麼二十年的一個天運,跟卦爻算的是地運」所可以代表這個人真的懂得其中真理。反之,更把這個人其實一點也不懂其中真道理的事實表現無遺!至於如何論說,將來有機會再談!(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