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方亮初    

易氏十年一次的回鄉掃墓遊記


    2004年10月30日,一連兩天,為元朗白沙村易氏宗親,每十年一次回廣東鶴山市沙坪鎮玉撟鄉,拜祭祖墳的盛事。我早年在玄學雜誌上和易氏鄉親的口中,已聽聞易氏祖墳的名穴,如
「明蝦出洞」「醉翁舞袖」「朝仙崗」等佈局之氣勢,和巒頭形態的優美;今有幸榮獲易氏鄉親邀請一起前往參與,學員們亦都紛紛要求前往參加勘察,大家對這難逢的機會都感到雀躍萬分。

        

       筆者〔左〕與元朗白沙村村代表易漢猶攝於「明蝦出洞」名穴

「明蝦出洞」日月守水口

    第一天﹕早上,我帶同學員十數人,隨著易氏鄉親在落馬洲過關後,經過了三小時的車程便到達廣東鶴山市沙坪鎮玉橋鄉。午膳後稍作安頓,便跟隨鄉親到鄰近高明市黃坭塘村—易公始祖順之的墓園弔祭。此墓便是鶴山名穴「明蝦出洞」了。視察周圍環境,來龍和外巒頭,已被叢草所遮,而量度墓碑坐向得庚山甲向69度,比起易氏族譜和九三年重修的文佈所記錄之申山寅向兼庚甲,便有所不同了。

 族譜內有一名家「抱璞齋主」,於1985年9 月25日曾發表一
「明蝦出洞」的文章,並繪一圖如下。其內容撰寫『脈由雲浮縣的雲霧山迢邐而來,入高明縣南境,至井頭墟附近,正脈中行,右邊有「石水」大溪,左邊有「沙水」大溪,兩水夾送,兩邊大山纏護,正脈起伏跌頓,脈出中心,此所以為貴格也。在形止氣踵而結穴處,連起數角,到頭開鉗,好像一隻大明蝦,穴結蝦頭,穴前兩邊小水像蝦鬚。「石水」和「沙水」兩大溪合襟於穴星面前約二里。而「沙水」橫過穴前成環抱之狀。水口有二小石山,其一則圓形像日,其一則半形像月,術家謂之「日月守水口」。如此形局,應該是發巨富,出顯貴,開大族的上等墳地。』

          

     易氏族譜所載的坐向為庚山甲向76度,與原坐向已有不同。

   
 此墓造葬於玄空學上的下元八運,距今約708年。上圖所記載的坐向為庚山甲向76度,與原坐向亦已不同,是否因年代的變化,或重修時所取的差異,則不可而知。最近一次重修於1995年乙亥歲次仲秋吉日,為玄空學的下元七運。現觀外巒頭環境,比記載上有很大的改變,墓前的兩條溪流已變成兩個池湖,但依然是一清一濁。至於其來龍,則因時間關係,未能仔細量度和欣賞。

    隨後我們並到易氏宗祠、玉橋鄉及東坡亭等參觀,了解到易氏部族在過往之年代堛熊o展。

      

    2004年10月30日拜祭元伯公之「醉翁舞袖」之人龍其中一部份。

醉翁舞袖」難得之上佳穴

    第二天﹕早餐後,我們先到鶴山市大雁山公園,觀看風景和龍脈的走勢。大雁山風景優美,山上建有一座紀元塔,在塔的高層可遠眺附近的環境,前望為鶴山市,在左邊山頂有一湖,風水學上稱之為養蔭龍池,落脈於鶴山市方向起金星結穴(即午後勘證的「醉翁舞袖」)。

      

     易氏「醉翁舞袖」為難得上佳之穴。


 午膳後,是我們此行的重要環節。在村長的安排下,我們跟隨帶備祭品的千多村民,像一條壯觀的人龍,爬到大雁山上易氏二世祖宋九門提督元伯公之墓園拜祭。此穴名
「醉翁舞袖」,據易氏族譜,原葬於下元九運,坐向為乾巽向,來龍、巒頭、青龍、白虎砂手如一醉翁揮舞衣袖,橫案為一字文星,形像桌面一樣,案後有重重朝山,形態優美,為難得之上佳穴。

 村長說這墓園因年久失修,曾在1994年甲戌歲次,即三元九運之下元七運,作簡陋的重修。坐向不改,惜元運不同,原本屬好的局便變成上山下水了!數據之不同,所得的效果便不一樣,難怪後人村落之間意見便多分歧了!


       

    筆者攝於「朝仙崗」墓前。

「朝仙崗」劉氏墓園

 匆忙拜祭、勘證後,馬上前往另一上佳墓穴,即「明蝦出洞」易公順之之原配夫人劉氏的墓園,葬於「朝仙崗」。量度坐向為坤山艮向56.5度兼申寅,但可惜1998年仲秋重修墓穴時,遺漏了為拜堂上安放出水口。經多位父老要求下,我亦遂其所願,略盡棉力,為其開一「甲」水口。

 在劉氏夫人墓穴附近還有其他易氏墓穴,可惜或是日久失修、或是周圍環境開山闢路,都已有所改變,故在這堣ㄩ伓埥。

 祭祀後,鄉親在易氏宗祠內,廣宴二百多席酒菜為此盛會慶祝,氣氛熱鬧非常。酒過三巡,各人都懷著盡興的心情乘車回香港去。

      

    攝於玉橋鄉易氏祠堂。


後記﹕

 在這難得的機會中,隨著易氏鄉親祭祖,到廣東鶴山市沙坪鎮玉橋鄉勘證,可以參看到前輩名師尋龍點穴、呼形喝象的功夫,為易氏家族打開了七百多年的局面,子孫繁衍,迭出巨富,風水之力真不可小看。唯可惜時移勢易,開山劈石,廣修道路,龍脈斷裂,巒頭破散,真令人感到可惜,可惜!難道莫非是天意………或是人為………?! 
(本篇完)

方亮初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