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佩孚 

術數生涯隨筆-- 

 

 

 

地域生災人命福力減半 

 

   

 

    常言道:「生死有命;富貴由天。」這句話已是道盡了人生的無奈,悲喜禍福是可以隨時發生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天意之難測人力是無可挽回的。執筆的這段期間,社會上各個慈善組織也正忙於為南亞而賑災。眼看各地災區屍橫遍野的慘況,試問又會有哪位流著熱血的人不動容呢?故此香港雖為彈丸之地,也能在極短時間之下籌集到天文數字的善款,香港人的慈悲心可見一斑。歷史告訴我們,香港是很少遇上大型天災的,證明了香港也實在是一片福地。此次海嘯發生過後,有傳媒朋友詢問筆者,大災之後罹難人數多達十幾萬之眾,這些人是否全都命該這樣呢?這個問題也正如在空難事件中,往往會全機人罹難,這也是否全都命該呢?筆者的答案是否定的,即是這些罹難死者當中有人是命不該死的,那麼又為何會陪死呢?莫非真的命理無憑是假嗎?其實命是有數的,只可惜人命渺少,試問以個人的命數又怎能測度出天災人禍的大劫呢?地運、國運的影響力永遠是大於個人命運的,正是地域生災,身處其中的人命也會瞬間福力減半。最終能否真的逃過大劫,還是看祖上的福蔭厚薄。

    依筆者論命的經驗來看,一般歲運沖戰太過,或驛馬星歲臨為忌沖剋喜用神,或陽刃(陰刃)受到歲運沖合之年,也不適宜出遠門旅遊的,否則也會多生意外災殃之險。正是安份在家災不易致,(災難之數便不會易於應驗)然而也可以在沖剋犯劫嚴重的歲月以「捐血行動」化解之,這正是選擇性地「應數」,務求能把災殃的嚴重性降至最低,也屬於趨吉避凶之道的一種。

   
在災難發生後的兩天,有一位李小姐找筆者求助,原來他的哥哥也在布吉失了音訊。李小姐的哥哥是一九七四年生的,即甲寅年,今年太歲坐驛馬沖他,而他的命局也是忌金的,筆者只好命其再出一字以測其兄之吉凶。李小姐出了一個「雞」字以測。筆者一看之下立叫不妙,「雞」者金也,只會加重其兄命局之忌。再看這個「雞」字看似「難」字,看來其兄已是遇「難」了。及後很快便傳來其兄在布吉罹難的消息!(全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