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乃濟 

 

宏船法師的移門大法    

     

   

 

    新加坡的普覺寺很出名,已經去世的主持宏船大法師就更加出名。在一九八三年的夏天,筆者由當地報界朋友帶領,前往普覺寺參拜,有幸得見宏船大法師。


                                      101-1.jpg  宏船大法師


    宏船法師當時已是八十四歲,還很健康,臉上笑咪咪的,毫無高僧的架子。朋友告訴我,他是福建人,是新加坡佛教徒的精神領袖,也是新加坡佛教總會的主席,當地福建人都很親暱地叫他做師公。


    據說普覺寺以前的規模很小,由於宏船法師曾經對一位年青人指點迷津,此人後來發了達,捐贈千萬元坡幣擴建寺院,普覺寺才有現在的宏偉規模,也成為當地家傳戶曉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宏船法師會看相,惟是他不輕易替人看相,反而喜歡看風水。普覺寺重建時,他親自主持寺院風水的規劃。不但把寺門的方向改變了,還把大門漆上紅色,並叮囑大門不能完全敞開,只能夠開到某一個角度。他自己的睡床也時常更換位置,據說是避免邪魔的干擾。

    不但新加坡本地人來請宏船法師看風水,就是不知風水為何物的外國人,也都入鄉隨俗的前來虛心請教。宏船法師看風水有一個獨門絕招,就是改變門口的方向,經過這麼一改,以後的情況便完全改觀,這就是宏船法師名震遐邇的移門大法。

    最使人津津樂道的一個故事,是宏船法師替著名的凱悅酒店看風水。在一九七三年,凱悅酒店的生意很差,新調來的總經理戈蘭基感到束手無策。酒店的業主八十五歲的富豪張先生,是宏船大師的信徒,有個法名叫做光淨,曾捐獻大筆金錢給普覺寺。他向戈蘭基建議,邀請宏船法師來看風水。


    宏船法師來看風水時,酒店門前的噴水池由於日久失修,沒有噴水。因為酒店的生意不好,修理費用又很大,便任由它擱著。宏船法師主張立即修復噴水池,戈蘭基半信半疑的照著辦。修復的那一天,上午十點恢復噴水,下午兩點便接到電話,有一架珍寶客機載來三百八十多名旅客,問凱悅酒店是否可以接待?這批豪客住了四天之後,酒店的生意便越來越好。這時候,德國籍的戈蘭基深信中國的風水道理,把宏船法師當作活神仙。

    以後,宏船法師在凱悅酒店的風水上給予不少意見。最奇妙的卻是,他吩咐在酒店另一邊的Nutmeg路,要留下一個出口,日後自有用處。當時大家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悶葫蘆婼瑼漪O甚麼藥?

    到了一九七九年,凱悅酒店的生意越來越好,必須擴充業務,便買下毗鄰旁邊的一塊土地,建造新廈與舊廈相通。到了一九八四年,擴建工程完成時,才想起宏船大師當年的吩咐很有道理,因為所留下的出口,正是新廈與舊廈相通的地方。於是大家都奇怪,難道宏船法師早已預知凱悅酒店必會擴充業務,而且會買下Nutmeg的那一塊地?

    以後我到新加坡去,每當路過普覺寺時,腦海中便會泛現宏船法師那張慈祥笑咪咪的臉孔,不禁雙手合什,暗誦法號。 (全篇完)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