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鄭國強  cheng.jpg

 

粵港風水實錄之七十四--

 

 

 

南丫島奪命「攤屍案」

 

 

 

 

   

〔左〕A女士華貴h華孝樓十六樓成獻花煞外貌。

〔右〕A女士睡房床頭窗外見南丫島像一斷頭女性浮屍,三支排煙管成三枝香犯形煞。

 

    二○○三年夏秋之間,有倆母女在觀音堂求了一枝觀音簽,時近黃昏,可能觀音堂各人準備晚飯,所以提議該女士到太歲廟找筆者解簽,求問一事,但並無說明所求何事。A女士一九六○年出生,屬鼠,當時四十四歲,二○○三年癸未羊年,鼠人犯害太歲,所求得簽為四十九簽--店中問病(中簽)。簽文:「天寒地凍,屈屈病痛,想望情深人到問,細細訴情哀,急求神力脫災凶。」筆者直指,此簽雖為中簽,但若是問病則屬大凶之簽。從其山根(疾厄宮)及氣色上看來亦不樂觀。

    A女士聞言悲從中來,表示自己就怕過不了此關,所以前來求簽。哭說不知何故,年頭經醫生證實她患了小腸癌。據醫生表示在醫學上只有大腸癌,而沒有小腸癌之個案,所以不知該用什麼方法來對症下藥,只有參考治療大腸癌之藥物來作試驗,更表示她只有三個月生命。她不甘心自己這麼年輕就死去,更捨不得丟下剛二十出頭的女兒而去,所以求神拜佛,想將生命延長多幾年,更希望有新藥可治療此不治之症。一時間令本人及廟裡員工心酸不已。

只剩三個月命,竟被邀作「相辦」

    A女士除了求神拜佛外,期間睇相算命更不在話下。可惜她遇人不淑,那位面相大師竟在她看完相後,著她每星期一次到他晚間的面相班,給他的學生當「相辦」。筆者不知讀者們看後有何感想,但筆者聽後不禁無名火起。再問A女士那大師有沒有提出為他做風水堪察呢?她說沒有提過。當時令筆者覺得失落萬分,我輩術數中人,不是應有惻隱之心、救死扶危的本份嗎?若果那大師的親人因病只剩下三個月命,他可以每星期叫自己親人,到他的面相班做騷的話,筆者真的欽敬非常。凡事能倒返轉頭,則大道近矣!此位師父是何許人與筆者無關,筆者只是忠於事實真相,在此順便一提而矣!大家看到此個案後,希望能有各界大德來言賜教,使筆者知道日後若遇到相同個案,應如何處理為盼!本人此個案若不幸被那位掌面相大師看到(其實他有登為人造風水之廣告,但他沒有為A女士看風水,所以才作以上稱呼。)的話,希望如溫家寶總理名言:「尋找不足」為要。

    言歸正傳,筆者當時對A女士說,既然有緣到觀音堂(老觀音堂,一百六十多年)求簽,而觀音菩薩亦出簽指示:「急求神力脫災凶」,理應求觀音堂的師父為她作觀音福、拜太歲、求天醫,希望可將時間拖長些,或有新藥物及時研究成功,更可多點時間做自己要做之事及作好一切安排。本人立刻為A女士造了一個對她有利的日課,到觀音堂求天醫、積壽化凶。


               

                 馬灣街渡碼頭長槍形直沖攤屍案,難怪馬灣島上遍地「鹹魚」。


正對南丫島「攤屍案」極之不吉

    後來筆者細問A女士家居佈置中,是否收藏了很多之膠袋。回答說是有很多。最後A女士請求筆者到香港仔華貴L,為她家宅檢查風水並問收費,筆者表示本人出於抱打不平,所以不用計足風水費,只隨意封一封利是給筆者即可。堪察當日,果如筆者所料,其家中真是收藏了很多膠袋,其實這種習慣帶來致癌後果。另外A女士十分愛狗,在一間公屋中竟然養了約八隻長毛西施及貴婦狗。因為A女士家中多狗的關係,所以專門收集街市用後的膠袋來「執狗屎」。更為怕狗隻所發出來的氣味,因此用了各種香水灑在小狗的身上,以為這樣便無氣味散出。怎料因長期吸收了它們的(香/臭)混合氣味,致令A女士得了這種無厘頭的絕症,此乃風水學上的味煞。而神`上的觀音像,正對一條有假魚的風水柱,成水火相沖。最可怕是A女士的睡房,床頭向門犯沖床,易患神經衰弱。由床頭之方向望去,外面南丫島的山形盡入眼簾,但該山形卻是風水上的極「衰」品,風水學名「攤屍案」。從那睡房看去十分像一個女人仰臥(浮屍)在水中央。前面三支排煙長管,竟如三枝香在一個女性死人旁邊樹立,極之不吉。此為引煞入屋,對本宅之女性更為凶應。

 

    書云:「或是胡僧禮佛。錯認拜相鋪氈。或是屍山落頭。誤為謝恩領職。」此外又言:「沙形相似者不可不辨也,如胡僧禮佛,拜相鋪氈,其形亦略相似,但禮佛則其形禿兀,而兩邊多孤露。拜相則其形尊嚴,而兩邊有護從,若非細辨,則或是胡僧禮佛之形,而錯認為拜相鋪氈也。屍山落頭與謝恩領職,其形亦略相似,但屍山僵硬直垂,謝恩貼軟順伏,若非祥認,則或是屍山落頭之狀,而誤認為謝恩領職也。謝氏不達詞意,不識山形,漫以禮佛,拜相山形直言無異,即無異,又何言錯認哉。一說禮佛分手拜,邊輕邊重,前無氈襑,拜相交手,拜圓淨均勻,前有氈褥此說亦祥。」

 

    更云:「尖鎗本凶具。遇武士以為奇。浮屍固不祥。逢群雅而反吉。」又言:「穴前橫伏沙形如鎗之尖者,本為凶具,若遇武士如武公,大坐將軍按劍等,形則反有用,而為奇矣。浮屍山現,主溺水路死之兆,固不祥矣,若逢主山如群鴉飛集寒鴉下田等形,則屍為鴉食反成吉矣,此亦類推,取譬之意,非真謂鴉食也,蓋穴為主沙為用,若得為我所用,雖凶亦吉也。」

 

    根據以上二段文字表示,雖有特殊例子可救浮屍山形,但A女士之陽宅又怎能與大結地相比呢?燃眉之急:

    一、立刻將觀音像相對之水柱拿走。

    二、將床頭對調,一來收財位之爭,使其睡得安寧。二來不用看見遠方的攤屍案,眼不見為淨也。

    三、儘快將多隻小狗送給朋友代養,或自己搬到朋友處暫住療病。

    四、用白醋多碗,放在不同之角落處,將味煞盡收於無形。

    以上四項,A女士唯第三項做不到,因為她十分喜愛那些小狗,更因有丈夫關係不方便搬出外面暫住。我輩風水家最痛苦者,莫過於找到問題所在,惟主家半信半疑,改一點無關痛癢之事,大問題反而不大重視,莫非命也?如此這般,在去年二○○四年甲申年,筆者收到A女士病逝消息。雖然比醫生所斷的三個月命長了約一年,難道已是風水補救的極限了?死者已矣,筆者知道消息至此時已兩個月了,心情才漸告平靜下來。痛定思痛,決定用假名方式公開出來,讓有類似此風水成煞的讀者,宜重視處理之,更希望此案例能警醒同行,對風水之案例應盡力而為,從多方面考慮及補救,俗語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公開個案盼起警醒作用

    記憶所及當年麥榮耀師父在電視節目上,指出李海泉墳墓之青龍方為臭溝水所患,使大兒子李小龍及大男孫李國豪英年早逝,死於非命,是傷長房及男丁之根源。經此一說,李海泉之墳墓被其後人重修及遷移後,其後人及女兒李香凝近年成就均見吉兆。不管麥榮耀師父當時目的為何,此番斷語一出,對電視機前的觀眾及李海泉的後人,定起警覺作用。麥師父你係得鵅I又如梅愛芳、梅艷芳姊妹均死於子宮頸癌之事,梅艷芳身邊謀臣眾多,若有人能提出研究一下其祖先山墳的話,可能不至於死了一個又一個。

    言歸正傳,A女士八字如下:生於一九六○年八月十一日,農曆閏六月十九日寅時。

女命

 

           庚  〔年〕  癸食神

           甲  〔月〕  庚比劫  壬傷官  戊正印

    日元   〔日〕  己偏印  丁七殺  乙偏財

             庚  〔時〕  甲正財  丙正官  戊正印

 

大運:1癸未  11壬午  21辛巳  31庚辰  41己卯  51戊寅


    此造(辛)金生於(申)月,陽刃當令,兩透比劫(庚)金,身旺喜財官(木、火),而忌土、金、水,秋金之命,當取時支(寅)中(丙)火為用,(甲)木為喜神,四十一至四十五歲行(己)土年支(子)水,腎臟及排洩系統易染病。○四年甲申月柱犯伏吟,時支天地沖,(寅)中木、火、土受制,天乙貴人被沖,(申)金陽刃重逢,身強刃旺,危機四伏。○四年巳月犯三刑,申月流年、流月沖用神,丑月合子及沖日支(未)土木庫,大限之期。假如A女士肯搬開暫住,能否過關,則未可預料也。


               

                    深井浪翠園第一及第二期,大部份單位正對一攤屍案。青馬大橋更直插其下腹。

 

青龍頭另一「攤屍案」

    筆者準備寫以上個案時,剛巧有另一女客甄太,想買青山公路近深井燒鵝的浪翠園中高層向海單位,使筆者想起該處正向亦有一攤屍案。(因筆者以前曾造過二個風水個案)當筆者分析過後,甄太又想在該區居住,所以筆者介紹他們夫妻倆,到青龍頭麗豪花園頂樓連天台一單位。並加以分析:一來可避見攤屍案,二來收汲水門逆水來朝,三來見遠方山頭有一金星從中冒出,像旭日初升,吉兆。其中書房正向收到遠方青衣島的筆架山,名利雙收,問題不大。


  

〔左〕筆者為甄太所挑之單位,陽台及大廳收汲水門之水聚天心局,及青馬大橋成華表鎮水口,大吉之宅。

〔右〕甄太之書房正對遠方一字文星及案外貴人〔金星〕,利文書喜慶之象。


    同是攤屍案之個案,一個已死,一個避過,難道真是福人有福慧?世事何其巧也。最後考考大家眼光,青龍頭的攤屍案是男性抑或是女性呢?請請!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masterc@public.szptt.net.cn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