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侃諸風水易學研究所

李侃諸師傅其他文章

                                                             文•李侃諸    

 

風水瑣欬 禁忌
                                                         

    趕稿的時候,正值父親節的來臨,大兒子回來探望,在身旁拍了我的肩膊說了一番說話,正好是父親節的大禮物,也好給各位同好分享!

    他大概是這樣說的:「爸爸,請恕我無禮頂撞,我不知道你近日在做什麼,但看到您一反過去態度的文章,實在覺得有點近乎囂張。上天既然讓您知道這麼多東西,並不是要您憑著這些知識去踐踏人家,而是要去扶植一些有緣人。如果人人都容易得到這些知識的,到處都有像您這樣水平的人的時候,哪還用您這般勞氣麼!若果人人都知道八宅法要配合其他用法才神的時候,就會沒有了《滅蠻經》的傳說。須知道每一個人的修為不同,一個在二十樓看風景的人,跟一個在同樓宇的六十樓看風景的人,看到的東西並不一樣。正如小學生學加減數的時候,永遠覺得二加二再加二等於六,是最恰當的理論,絕對是正確的。您告訴他二乘三等於六的時候,他們不一定會明白,亦並不一定會相信您說的是真話。你自己何必要對這些雞毛事情而有損自己的平衡呢!這本來不是我的心裡話,而是我突然覺得上天要我向您說的這些話!」看看時鐘,正是早上五時正,好像如夢初醒,趕忙用筆記下,心中十分愧悔過往的偏激,謹向各位讀者致歉!

    在過去跟師父學藝的時候,得到不時的耳提面命,雖然是零零瑣碎,不能一股腦兒寫下來,但有時想起,亦想與各同好分享。其中一位恩師王老師,從來不肯讓我們叫他老人家一聲師父,往往在人家面前介紹我們是他的學生。他本人是由他的江西師父養大的,情同父子,就是學得太傳統了,他堅持學風水的徒弟是要師父帶大的才算,他本人不想負起養徒弟的擔子。而且傳統的風水師父在徒兒滿師下山的時候,往往就把自己的祖傳羅盤、大中小三個尺碼都交給徒兒為憑證,自己就收山歸隱,不問世事。王老師不想這麼早收山,所以就有這樣的一個堅持!

    莫看小這位看牛仔出身的江西徒弟王老師,原來他的身世來頭可不小。他的父親是德國的外交官,他帶有四分之一的德國人血統。父親因戰亂身故後,他是由母親及乳娘帶著乘坐依莉沙伯皇后號回中國的。年紀稍長的時候,就到香港半工半讀的入了大學,修的是漢學、數論、音樂及歷史。有過目不忘的能事,曾經憑此過人記憶力,與當時的大學經學教授比賽。教授拿出任何一本經書,讀出任何的上一句,他就唸出其下一句,技驚四座!畢業後同時在十三間中學任國文及歷史教師,有空就回國內探望他的師父張道隱。有一年春節回鄉後,他的師父給了他一個錦囊,叫他在夏天把它打開。當他把它打開的時候,堶惇O這樣寫著的一條字條:「今天要全身投入術數行業。」王老師心裡想,我在一共十三間中學教書,你估會失業咩!哈,人算不如天算,那年的夏天,王老師所執教旗下的中學就有九間結了業,王老師唯有乖乖的回鄉接受師父傳授的大中小三個羅盤了。

    在他口中,得知了很多把古老風水理論現代化的高度概括理念。他從來就喜歡教我們丟包袱,把用不著及不合數理的迂腐理論修正,但同時又保留了風水應有神秘一面。

    舉例來說,他教我們在覆古墳的時候,一定要尊重死者及為這先人造墳的前輩地師,千祈不可亂攪一通,墳附近的一草一石,都不可亂搬亂砍。有幾個原因:第一,前人因為比較保守及自我,往往有所謂「封山」之舉,在墳的範圍內下了符咒,若果不慎亂動了一草一石,自己會招來損傷。第二,前人可能以草石為這墳佈局,若果把這些草石搬動了,就會破壞了人家的佈局,間接做了損人的陰德。第三,墳中人的後代子孫生肖,我們往往不知,無故改動了這古墳的草石,可能動了方位上的流年煞位,損了人家的子孫而不知!所以許多前輩地師都有「封山」之舉,不可不知!

 

    原來陰宅有「封山」,陽宅也有「封山」之事。最近從一位前輩口中,得知泰國一位很有名氣而專修財神降的降頭師,在香港為一些娛樂圈人仕下降的時候,就遇上了「封山」的類似事件受了傷,跑回泰國去了。但這都是傳聞,不如下列一則事實的可信!


    八十年代初期,王老師應一位A太太之邀,往菲律賓為她丈夫開的股票金融機構的分公司看風水。當到達的時候,A太太帶他一路觀光一路往目的地前進,期間經過A太太丈夫的總公司,A太太就順道招呼王老師入內參觀,並喝口茶歇歇。

    當王老師第一腳踏進這總公司的門檻的時候,王老師所穿新買的「巴利」p皮小靴,竟然無故整隻鞋底甩脫。王老師腦中靈光一閃,就知道發生什麼事,即時要求A太太叫人搬過一張座椅,放正在公司入口的大堂正中,自己坐上了等著,並叫人把這名牌小靴拿去急急修補。不多時,大堂接待處小姐身後的一幅長約九呎的百葉窗簾,無故的由地下向上收起並甩掉在地上,嚇得接待小姐花容失色,跑了開去。王老師還是坐著不動。接下來,接待位後的落地玻璃竟然齊中斷為兩段,聲勢實在唬人。

    這時王老師覺得三讓之後,應該來些動作也不為過份,當下即刻飛符追尋來者何人,得知是香港元朗某老師父所為。便口中說道:「我這次只不過是順道探訪,為分公司服務,並非為總公司而來,幸勿誤會。」之後,再沒有任何奇事發生,鞋也補好了,便出發為該分公司看風水。回港後,王老師便直入元朗去探訪這位「老師爸」。這「老師爸」也真了得,連忙避席不見。王老師作了三次探訪,「老師爸」避席三次。於是王老師就此作罷,無他,江湖規矩而矣!

    所以,王老師常常告誡我們,風水之門,不可作多事之舉。所謂六親不認,就是事主沒有開口求救於您,您千萬不可逞強,自行出手。因為每個人的緣份及孽德不同,要受夠了才可有機會找到一個可以為他脫困的地師為他消災,要不然,他只可找到一些半桶水的時師為他增加災難,這是天意不可違也。強出頭就要為他揹上他的孽債。

    怪不得有這樣的說法:「十個師父門前過,留又錯,不留亦錯。」為什麼,因為事主孽債未清,留了前九個時師,被害得不亦樂乎,第十個真地師經過了,他又怕會像以前九個師父一樣帶來災難,不敢挽留,於是最終還是繼續在還他的孽債!(本篇完)

WB01343_.gif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