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吳佩孚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佩孚 

玄學術數生涯隨筆-- 

 

 

漫談測字之玄妙 

  

 

    筆者作為星相業者,時刻都感到光榮和滿足。這是應有的正面心態。因為筆者深明術數的意義,最終能達致利民利國的功效。每天都能幫無數人解疑渡苦,從業們是值得自豪的。能夠學以致用去謀生,試想是多麼幸福的事呢。所以筆者從來都很投入工作,從沒有做鶡皝鶡瑼漱葴A,亦不斷學習思考求進,因深怕有日會成為被淘汰的一群〔無生意上門自然便淘汰也〕。其實術數之種類法門何其多,筆者從不貪學,一向推崇「術科專攻」之道。試問博而不精又有何用呢?

    在命理範疇上,筆者較喜歡用八字命術。常常有人問:「究竟八字命術與紫微斗數兩者何為較準呢?」這問題,筆者十三歲那年亦請教過師傅,還記得恩師當時回答:「準與唔準係在乎人鴷豪限蚻陛A並唔在於用何種術數。如果修為高的人擲銀取公字亦可吉凶立判。別以為紫微斗數命盤字多,八字命盤字少便覺高低。有時寫一個字亦可斷準別人命運,更勝八字紫微合參。」

    十三歲的筆者當然不明師傅所指的乃測字學。一時間答不上口,接著師傅命我寫一字於白紙上,說要斷我今天之際遇。筆者想了想便寫下一個「女」字於白紙上。師傅看了看便說:「你找我之前是否俾阿媽鬧過?」事實正是為零用錢捱鬧。何解呢?「因你寫這『女』字的緣故。因你既無姊又無妹,家中得個阿媽,即『女』字旁加一『馬』字,而馬沖正你這隻肖鼠。你點會唔捱鬧呢?總之今日凡係女人都同你過唔去,你想想是不是。」筆者確實這天當衰,在學校課室擲粉刷擲中個女同學,而她狀告班主任,筆者隨即多了一個「缺點」,而班主任確為「肥女人」一名。

    由這一刻開始,筆者便迷戀上測字這一門占卜術。往後日子雖然亦有研究文王卦〔筆者九一年跟隨台灣宋英成老師習命,文王卦乃其所授,因宋老師認為文王卦理能與八字命術融匯互通,兩者亦可互補長短,當能將命理修為推至更高境界〕,但近年筆者多以測字應世,始終較喜歡這門瀟洒方便的占卜術。

    在寫這篇稿之前三日,筆者在一「行家」命館處參與定期研命聚會。當天相約五人聚會於下午二時三十分,但逾時仍有兩名「同道」未現身,突然一位在{的「同道」遞上一紙對筆者說:「佩孚,考鴽A吧,你看紙上那字,猜猜他倆會否失約。」白紙上寫著一個「晶」字。筆者從這「晶」字推測,認為他們會在當日三點後陸續出現,而且其中一位「同道」會帶多一位朋友前來,合共三人,亦會先後而至,應先來一位,其後兩位結伴同來。

    出題者帶笑追問何解。筆者亦沒有賣關子立將見解說明:「老兄,張紙乜都冇得幾個『日』字〔即『晶』字〕,即見『日』為即日可見之象。在日字中加『人』為『申』字,申時也,亦即是日申時可見。因『晶』字有三個日〔陽氣〕,三人之象。又何故先後而至呢?因『晶』字先見一個『日』行頭後見兩個『日』跟尾之故。」

    那麼,這個新朋友也是男性嗎〔因日子為陽〕?筆者惟認為未必,因「晶」字較女性化,很大機會係女士〔除非此君為王晶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很快又到三點鐘,仍未見人,兩位「同道」開始緊張期待。捱到三點二十分,電話都未響過。出題者禁不住問:「佩孚,緊張嗎?似乎今次失準了呢!」筆者笑道:「何須緊張呢,時候尚早也,縱使今次失準又何妨呢?又唔會有人將今次失準寫成文章流傳萬世的。就算有人咁大整蠱都好,豈非也有名呢!」

    筆者慶幸今次冇失威,三分鐘後其中一位遲到的人出現〔此君當然係男人而且有鬚〕。再過六分鐘,期待已久的兩人亦終於出現。至此三人真的在申時之內到齊。「同道」帶來的朋友身穿短裙,美艷非常,證明「晶」字真的比較象徵女性。此艷女年約三十,身段迷人,在{人畜早已被其迷倒,但筆者最有興趣的還是她的姓氏。原來此女姓陳,「陳」字之中恰巧亦伏著「申」字。莫非真的上天註定,是日申時筆者要見陳女嗎?陳小姐的出現亦帶出很多精采情節。筆者下回定當細訴。請呀!  (全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